酌古鑒今:作惡殘忍,燒頭香也不成!(數文)

林靈 整理

【正見網2018年05月05日】

一、周太史驅鬼怪

周用修,是江西瑞昌縣樓下村人,現年五十多歲。他早年喪妻,現在有子有媳,日子過得很不錯。    
    
這一天,有位五十多歲的老婆子,來到周家,登樓把周用修的長媳叫到面前,對她說:「我是你婆婆呀,你不用害怕!」周家的長媳感到很詫異,心裡想:我嫁到這周家來,從未見過有什麼婆婆!

周用修聽說後,急忙趕到樓上,要見見這位老婆子,但老婆子不肯與他見面。周用修的長子,前來相見,老婆子也不肯見面。但老婆子飲食、起居和常人完全一樣,全家也安然無事。
   
不久,有些關於老婆子的流言蜚語,四處傳揚。老婆子一怒之下,就離開了。但是,從此以後,周家的生活逐漸困頓。而且家中所存的布匹和糧食,本來是收藏在大柜子裡的,鎖得也很牢固。一天打開一看,裡面的布匹、糧食,已不翼而飛,柜子空空如也!與此同時,樓下村人,卻經常看見一個老婆子,在周用修家大門附近,出售布匹、糧食。這樣過了三年,周家已經一貧如洗。周用修急得沒法,只得把家中經常失竊的情況,報告官府,官府無法可想。又請了巫士驅妖,也沒有什麼靈驗。
   
這時,與周用修同族的太史(官職名)周厚轅,正巧回鄉度假,抽空到周用修家拜訪。沒想到,那老婆子在周厚轅到來之前的一天,就離開了周家。以後也總是這樣,只要周厚轅要來作客,老婆子就提前悄悄地離去。周用修終於明白,這老婆子害怕周厚轅太史,於是就請他來驅除鬼怪。
    
周厚轅應周用修之請,用朱筆,在黃紙上寫了一篇檄文,焚燒給樓下村的土地神和社神。檄文說:「陰陽異路,實出一理。如果沒有陰司倒也罷了,要是有陰司存在,則小小的一個樓下村,有土地神、社神兩位神明在,卻聽任一個老婆子興妖作祟,不聞不問。現請你們在三天之內,把老婆子驅逐。三天不成五天,五天不成七天。到時毫無效驗,就說明這裡沒有真正的土地神和社神。那還用什麼香火祭祀!我將命人拆了你們的廟,毀了你們的像!」
    
周厚轅太史把這篇檄文,焚燒給兩位神明後,就渡江訪友去了。過了一個月,周厚轅訪友回來,又經過樓下村。他坐在小轎裡,打了個盹兒,朦朧中好像看見漫山遍野都是人群,男女老少都有,人疊人的,約有成千上萬,都擁來觀看。有兩位須長二尺的老人,立在周厚轅的轎前,默默無語。周厚轅猜想:這大概就是土地神和社神了。一驚之下,就醒了。
    
周厚轅馬上命令隨從,抬轎進村。這時,周氏家族人等,都來向他祝賀,說:「您焚燒了檄文後,三天之內,老婆子就悄悄離去,再也沒有來過。」沒等眾人說完,周用修也匆匆趕來,向周厚轅磕頭致謝,並請他再寫一篇文章,慰問並感謝那兩位神明(土地神和社神)。從那以後,樓下村就太平無事,百姓安樂。

由此可見,善良的貴人(如周厚轅),乞求神佑,若乞之有理,神必應允,相助。但是有些人求神不靈,那得內省、找原因:或所求自私、無理,或有口無心,或「平時不燒香,臨事抱佛腳」,或妄求非份…

二、作惡殘忍,燒頭香也不成!

民間風俗,凡是給神佛燒香,以清晨第一枝為頭香,最為虔誠,也最靈驗。如果燒的是第二枝香,便是對神佛有些不敬了。
    
山陰有個沈某人,為了表示對神佛的虔誠,一心想著要到城隍廟去燒頭香。但是,他屢次早起,卻總落後,都被別人搶了先。為此,他悶悶不樂。沈某的弟弟,知道這件事後,就預先通知管理香火的人,請他不要一清早就開門接納香客,非要等得沈某到了,再開廟門,這樣就可以使沈某燒到頭香。管香火的人答應了。
    
一天清晨,沈某來到城隍廟,見其他燒香的人一個未到,心中大喜,連忙點了香,躬身叩拜。誰知他剛磕下頭去,就趴在地上起不來了,跟隨他的僕人,忙把他抬回家中。

沈某一回到家,就被鬼魂附體了,大聲喊叫道:「我是沈某的妻子。我生前雖在妻妾之間,有點爭風吃醋的行為,但也不是犯了死罪呀!我丈夫不安好心,趁我生小孩子的時機,買通了接生婆,將兩根鐵針,放入我的產門之中,把我害死,而且瞞得家裡上上下下,沒一人知道真相。我告到了城隍神那裡,城隍神說我丈夫陽壽未盡,不予審理。上月關帝路經這裡,我上前喊冤,城隍神又說我衝撞了關帝的儀仗,把我捆綁起來,塞到了香案底下。幸而天網恢詼,我丈夫來燒頭香,被我捉住。這回是要叫他償命了。」

 沈家的奴僕,一聽是女主人顯靈,都紛紛前來,叩頭拜求,又燒了上百萬的紙錢,還許諾要請高僧念經做法事,為她超度亡靈。但沈某之妻卻說:「你們也太痴心妄想了。我死得那樣悽慘,豈肯就此罷休?我去叩見天官,把城隍神縱惡、沈某作惡的事,統統揭發出來,請求天官懲處。像這樣的事,豈是你們燒幾個紙錢、超度一下就能了結的嗎?」話音剛落,沈某就一頭從床上裁了下來,七竅流血而亡。    

世上作惡殘忍的邪佞歹徒,必遭惡報無疑。燒頭香也不成!

三、烏魯木齊城隍到任

乾隆四十一年,烏魯木齊修築城牆,在地下挖出一塊唐肅宗至德年間的殘碑,上面有「金蒲」二字。這才知道這個地方在唐代叫金蒲城,現在的《唐書》卻寫作「金滿城」,這顯然是寫錯了。
    
烏魯木齊修築城牆時,還同時修建了一座城隍廟,動工後第三天,都統(官職名)明亮(人名),做了一個夢,夢見有個儒冠打扮的人,來見他。這人自稱姓紀,名永寧,陝西人,昨天經天山之神推薦、玉皇大帝詔准,將出任烏魯木齊城隍,所以特來拜見地方長官(即都統明亮)。
    
明亮夢醒之後,覺得這事很奇怪。當時畢秋帆(人名)正在陝西做巡撫,明亮就寫信請他代為查詢紀永寧其人。畢秋帆為此特地向各州、縣發了公文,命令各地詳細查明此人的情況。但結果是,各地在籍人口的紀氏百姓中,都沒有查到有個叫紀永寧的。
    
當時,正好嚴道甫在修撰《華州志》。有個姓紀的人,拿了一份家譜來,請求把他遠祖的事跡,編入州志。嚴道甫翻閱這份紀氏家譜,「紀永寧」這個名字,居然在譜。但這人是明代中葉的貢生,一生也沒有什麼顯赫的功業,只是嘉靖三十一年華州地震時,他曾捐款埋葬了四十多名地震死難者。嚴道甫就馬上寫信,把這個發現,告訴明亮。明亮收到這封信的那天,正好烏魯木齊城隍廟落成。證明紀永寧確實到烏魯木齊城隍廟來上任,當城隍了。

紀永寧生前,曾捐款埋葬了四十多名地震死難者,這一功德,也被神靈記載,並予善報,任為城隍。可見善有善報,絲毫不差!

四、佛家勝地不可侵

從中國的後藏往西南方向走四千多裡,就到了一個叫務魯木的地方,也就是佛經中所說的中印度。據說,中印度是世尊釋迦牟尼居住的地方。那裡,有用金銀建築的宮殿,與佛經上所記載的沒有什麼差異。宮殿外面有個大水池,面積有一百平方裡。水池裡的白色蓮花,大得像鬥,散發著陣陣清香,附著在人的衣服上,一個多月後,還能聞到香氣。這就是佛經上所說的阿暫池。
    
阿暫池周圍的廣大地區,氣候雖有冷暖變化,但都和內地三四月份差不多,稻穀一年兩熟。那裡沒有金銀,當地人做買賣都是以貨換貨。中國的達賴喇嘛,每隔五年就到務魯木(佛家名勝之地)來朝拜一次。
    
據說雍正初年,鄂羅索人曾出兵一萬,又驅趕數百頭兇猛的野象打頭陣,向務魯木進攻,企圖占領這個地方。世尊活佛就念起禁咒,驅使幾千條毒蛇巨蟒去抵敵。鄂羅索人心中害怕,提出停止交戰,那幾千條蟒蛇頃刻之間就不見了。世尊活佛對鄂羅索人說:「這些蛇是你們的貪噁心所引來的,不貪惡,就消失了。」並告訴鄂羅索人,中印度地廣人稀,要他們每隔十年,就向中印度選送五百童男、五百童女,讓他們長大後自由擇配,在這裡生息繁衍。一直到現在,還是如此。

佛家勝地,應該敬仰,不可侵犯。這是禮佛祈祥之道。    

五、相馬術神奇,易經更神奇

來文端公(公是敬稱)自稱是伯樂轉世。他的兩眼,炯炯有光。相起馬來,也確有獨到、神奇之處。
    
來文端公任武英殿大學士,兼兵部尚書,管上駟院事。這「上駟院」掌管宮廷用馬,每次挑選馬匹時,往往駿馬聚集,百十成群。來文端公只需用眼一瞥,就能馬上說出每一匹馬的優劣;即使是一些不為人注意的小毛病,他也能一一指出。那些販馬的人,都感到驚奇,認為這來文端公簡直像個神仙。到了七十歲後,他常常閉目養神。但只要有馬從他身邊經過,他一聽馬的叫聲,就能判定這匹馬的好壞,甚至連馬匹的毛色,有什麼疾病,他也都能說得絲毫不差。
    
皇帝乘坐的御馬,也都由他選定。一次,有幾位內侍衛,為皇帝精選一匹馬,又經過上百次的試驗,認為已有絕對把握,準備進獻。那時,來文端已經老態龍鍾,眼皮下垂。他用兩個手指撐開眼皮,看了看那三匹馬,立刻就說:「一匹可用,另外兩匹不可用!」經過重新試馬,發現那兩匹,果然暴烈難馴。
    
有一天,來文端公在內閣閒坐。這時,史文靖公騎馬從外面回來,到了內閣門外,下馬就說:「我騎的這匹棗騮馬,真是太好了!」來文端公聽了後說:「好是好,但您騎的是一匹黃膘馬,而不是棗騮馬,您為什麼要騙人呢?史文靖公一聽,馬上就說:「剛才我確實說錯了。但您閉著眼睛,怎麼就知道是黃膘馬呢?」來文端公只是微微一笑,不作回答。
    
又有一天,梁文莊公到內閣值班,稍為遲了點兒,他說因為所乘的馬飲多了水,跑不動,所以遲到了。來文端公就說:「依我看來,您騎的馬不是傷水,而是飲水時喝進了許多水蛭,所以病了。」梁文莊公馬上請獸醫診治用藥,果然排瀉出幾升水蛭,馬病就好了。    
    
來文端公曾對侍讀(官職名)嚴道甫說過:「我二十歲時,曾因事被官府監禁在長安門外三十多天。我閒著無事,就研究《易經》的乾、坤二卦,從中領悟了相馬之道。但這只能心領神會,卻無法口授。」

為什麼只研究《易經》的乾、坤二卦,竟然領悟到了相馬之道?這說明易經太神奇了!
    
六、「這是怎麼回事啊?」

金壇地區人於雲石,在翰林院任職時,要把父親接到京城來贍養。但是,其父於老先生,卻獨自前往京城。一天,他走到半路,天色已晚,四周荒無人煙,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家客店,就進去投宿。可是,店主人卻說客房已經住滿,無法安排,請他另覓住處。於老先生因為附近沒有其他旅店,再三請求店主,留個方便。店主猶豫了很久,才說:「小店後面倒是有一間空屋,那是小兒幼年讀書的地方。後來小兒不幸夭亡,我不忍再到那間屋子去,所以長年空鎖著。客官如果不嫌,就委曲暫住一夜,不知意下如何?」於老先生因無處棲身,只得接受店主的這個安排。
    
於老先生進了那間屋子,只見四壁都是灰塵,布滿了絲絲縷縷的蜘蛛網。又見案几上放著數卷殘書,其中還有一本八股文的文稿。他隨手翻閱了一下,發覺文稿的文辭,竟然與自己兒子的一模一樣。再往後翻閱,又發現後面的鄉試、會試文稿,也與兒子鄉試、會試時的文章,完全相同。於老先生大為驚訝。
    
這時,忽然有一道光亮,從窗外照進屋裡,借著光亮,於老先生見對面的石壁上恍惚有「於雲石」三個大字,就舉燭前往察看,卻是「千霄石」三個字。於老先生剛轉身回屋,又突然聽到背後轟隆一聲巨響,回頭一看,那石壁已經倒塌,「千霄石」三字也不見了。
    
這一夜,於老先生驚疑不定,一夜都沒有入睡。第二天一早,他就離店趕路。到京城後,見到兒子,就把他在客店裡的奇遇,詳細地對兒子說了一遍。於雲石聽了,不由得面容失色,一下子昏倒在地。於老先生急忙呼喚家人救治,但於雲石已氣絕身亡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於老先生,大惑不解。看來,有些神奇的事,常人是弄不明白的。

(均據清代袁枚《子不語》)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