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重大車禍,竟安然無恙

黑龍江大法弟子 清蓮

【正見網2018年05月15日】

我一九九六年得法,得法時只有十二、三歲,沐浴在大法中已經有二十二個年頭了。我非常慶幸自己是大法弟子,感恩師父給我的無限慈悲呵護。法輪大法日這天,把我遇到的超常經歷告訴大家以弘揚大法,作為弟子對慈悲偉大的師父最好的禮物。

我從小身體就不好,得了甲亢這個怕累的病,還經常伴有心律失常。正是活蹦亂跳的年紀,別的孩子整天的跑啊,跳啊,而我,去趟公園這麼短的路,都覺得心慌氣短,渾身乏力。後來非常幸運地修煉法輪大法,纏繞我多年的病不翼而飛,我也能和其他孩子一樣幸福、快樂地成長,不但擁有健康的身體,還可以正常的結婚,生子。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是星期六。我像平時一樣下班,到家已經快一點。可是,剛到門口就聽到了女兒的哭聲。我趕緊開門,一進屋就看見丈夫用被子把孩子的頭捂得嚴嚴實實。我吃驚地問他:「你在做什麼?」他這時已經被孩子整的心煩意亂,把孩子塞到我懷裡說「哄女兒睡覺!」我很生氣!就拋了一句「用被子蒙著孩子,氣兒都喘不了,能不哭嗎?!」

我心疼地把孩子抱到小屋,哄她睡覺,孩子一直和我說耳朵疼,我就問「怎麼疼的?」「好像有東西掉進去了。」我用可以發出亮兒光的扣耳勺仔細地給她看看,沒發現任何東西。可是,女兒還是一直地哭。我抱著女兒,給她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兒剛開始還是哭,過了一會兒稍有好轉。漸漸的我也累了,竟不知咋睡著了!

不知過來多長時間,我被女兒的哭聲吵醒了。可是,這次孩子哭的更厲害了,我慌了。繼續給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怎的,這次念,她卻哭的更厲害了。這時,丈夫急了,連吼帶叫地過來,把女兒抱走,又把她的頭塞到被窩裡,用被子把整個身體蓋住。我和他理論「孩子這樣捂著,是喘不過氣的,怎麼哄睡覺?!」他聽我這樣說,就更來勁兒了,把哄孩子睡覺的氣兒一股腦地往我身上撒,還說一些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

過了一會,我看孩子始終哭,還越來越厲害。我說:「這樣吧,抱孩子上醫院看看,是不是孩子不小心把東西弄到耳朵裡啦?」他竟回我一句:「沒事兒,死不了!」我抱起女兒說「我帶她去看。」他最後只好跟我一起上了三輪電動車。

去醫院的路上,他淨是謾罵大法的話,還詛咒讓車把我撞死。快到醫院門口,我把車往左側並道,左轉彎往醫院繼續行駛。突然,聽見丈夫大喊:「快踩剎車!快踩剎車!」就在這節骨眼兒,不知道從哪兒竄出一輛麵包車,迎面撞向我倆的小型電動三輪車,車被慣力衝出十多米遠,翻到在地。這時,我幾乎快失去意識,只看見有五、六個男人,一起把車推起來,耳朵聽見丈夫在喊:快看看孩子怎麼樣了?我這才意識到,出車禍!

第一念我馬上想到:我是修煉大法的,我和孩子都沒有事!肯定沒有事!一邊和孩子說沒事兒、不要害怕,一邊檢查孩子和自己有沒有受傷,最後確定真的一點事兒都沒有,心裡一下子明白是師父在保護弟子和孩子啊!立刻感恩師父。本打算不讓肇事司機賠錢,心想車壞就壞吧!剛要讓他走。這時丈夫大喊:我有事兒,快打電話叫爸過來,我快不行了!司機愣了一下,說:「你媳婦兒和你女兒坐在前面,她倆都沒事兒,你怎麼會有事呢?!      

我趕緊打了急救車,把公公和我父親也找來了。我們一起到了醫院,丈夫做完檢查後,醫生說「需要馬上做手術,是氣胸。兩根肋骨骨折,鎖骨骨折。」醫生事後弄清楚了這起車禍的整個過程,都感覺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因為我和孩子坐在駕駛室裡。我在右邊,孩子在左邊,出事兒時整個車翻過去,我的身體還壓在孩子身上。可我和孩子連一點皮兒都沒破,孩子除了大腿稍有些淤青,整個過程孩子都沒有哭。

一個月後,交警通知我去取車,看見車子損毀的一幕,我頓時流下眼淚:兩個車胎報廢,車龍骨整個變形,車窗玻璃粉碎,車門凹陷並郎當著。心裡不住地感恩師尊對弟子和孩子的呵護。感謝師父又一次救了我們娘兒倆!

丈夫平時就牴觸大法,污衊師父,因為我和女兒修煉,才沒造成嚴重的後果,並神奇般地躲過一劫。而大法卻給了丈夫重新做人的機會。

弟子一定會在修煉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不管路途多麼艱險,一夢醒來,見朝霞。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被指正。

弟子跪拜師尊,為師尊祝壽!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