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 大法化解二十年母女仇恨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6月23日】

憐憐的命可真苦,比黃蓮都苦。五歲時,父母離婚,主要原因是母親不願意伺候癱瘓在床的奶奶。離婚後,母親帶著妹妹去了北京,後來組建了新的家庭。父親在外地上班,「不能」照顧癱瘓在床的奶奶,沒辦法,六歲就開始照顧奶奶,給奶奶接尿等事。

憐憐上學後因為要照顧奶奶,總是遲到,奶奶病重時,上學更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從來沒有好好上過課,老師對其很是同情但也沒有辦法,就這樣小學二年級就被迫輟學了。

後來父親續弦找了繼母,可是弦而不賢,繼母非母,進門後,從來沒有照顧過婆婆,因為嫌其髒。過了一年後,繼母就隨父親到其外地單位生活去了。

爺爺因為有小老婆,對原配也是不管不顧,姑姑、叔叔他們也是很少去照看自己母親。這年憐憐才七歲,照顧奶奶的重擔幾乎就落在了她一人身上。

啊!一個七歲的女孩,失去了母愛,還得照顧癱在床的奶奶,什麼心情啊!日子過的一天不如一天,時常飯都吃不飽。奶奶看了,即心疼又著急,但是沒辦法,每天都為孩子哭。

從那以後,因為過份的憂慮與精神壓力,其身體就出現了問題,開始是胃疼,後來各種病都來了,本來應該是快樂無憂無慮的童年,卻因為父母的離異導致其失去母愛、承擔家庭重擔、失去上學的機會。每當看到別的小朋友們快快樂樂的背著書包上學時,其幼小的心裡就埋下了對生母的怨恨。

十四歲那年,奶奶去世,繼母立馬帶著弟弟妹妹回來了。

說句題外話,如果來生來世奶奶與憐憐又轉生在同一家或一個新環境,你想想奶奶得如何報答憐憐啊?所以人啊!當你不滿父母或親朋對某某為何特別好時,千萬別妒嫉,因為你不知道他們前世的血淚恩情。

一九六四年,憐憐十八歲了。其生母把她接到了北京生活。因為從小沒有和母親在一起生活過,沒有得到過母愛,所以跟母親一點兒感情都沒有。又想起她那時為了逃避照顧婆婆的責任,把一個女孩扔在家裡,使其獨自承擔起照顧連成人都難承受的照顧癱瘓患者的義務,吃不飽飯等諸多苦難,心中充滿了恨。

常想:「小時候我那麼苦,一點兒都不管不看我,等我長大了,能掙錢了把我接來了!」

因為心裡不平衡,怨恨,所以,有一點兒不順心,就跟母親打架罵人。憐憐上班後,每個月發了工資母親都要過去。為此,更加與母親爭鬥寸步不讓,結下了更深的仇恨。

一九六六年腥風血雨的文革時期,憐憐結婚了,第二年生了兒子,丈夫在外地工作,不能照顧家裡。一個人忙不過來,就叫母親幫著照看兒子,可是她不管。所以,憐憐對母親就更有意見了,恨也越來越深。

那時憐憐與母親住在同一小區,卻從不來往,娘倆不能見面,見了面跟仇人似的。只要一見面就開始罵,互相對罵,越罵越難聽,什麼難聽的話憐憐都敢罵出來,小區裡的鄰居都知道其家庭矛盾的原因。就這樣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了。

黨文化就是仇恨文化,從霸占中國前後天天的教育都是仇恨,共產邪教講:咬碎了仇咬碎了恨,咬碎仇恨咽肚裡,要讓仇恨在心中發芽!但是敵人沒了恨誰呀?恨,這種精神物質也是生命啊!就得恨公婆恨父母恨兄弟姐妹恨鄰居朋友唄!哪個邪教達到這種惡毒心態!

由於經常的仇恨,憐憐心煩意亂,怨天尤人。就開始學抽菸、喝酒。每天抽一包煙都不能解氣。煩了又抽又喝,就這樣,搞壞了身體。

特難受,每天吃藥也不管用。最後沒辦法,到醫院去檢查,這一檢查不要緊,什麼病都出來了,什麼肝病、膽結石、胃腸炎等。沒過一年,右側乳房又長出一瘤,一年動了兩次手術。

一九九七年,左側乳房內又長出一雞蛋大的瘤。醫院大夫讓其馬上手術。手術押金要先交五千元。那時候工資也不高,憐憐著急上火,痛苦萬分。

正當心灰意冷走投無路時,煉法輪功的鄰居小晴在院中看到她後,道:「阿姨,看您臉色很不好,面黃肌瘦的是不是有病啊?身體不舒服吧?」憐憐道:「要死了!又長瘤子了!」就把病情簡述一遍。小晴聽後也很著急,道:「阿姨,你煉法輪功吧,這個功法特別好,只要您真心實意去修煉,保證您的病會好起來的。」

憐憐道:「住院做完手術,再和你一起煉吧。」小晴道:「您今晚來我家看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看完九講課後,您若覺的沒什麼,您再去醫院去做手術吧!」「那好吧。」

就這樣,當天晚上憐憐就去了,當時還有七人一同觀看。憐憐專注的看著李洪志師父講法,次日,再拿起煙抽,就覺的不是味兒了,抽起來特別難受,因為那時她不知是師父給其淨化身體,就接著抽,真的抽不進去。

次日晚,再去小晴家,要看師父第二講法時,跟她講不能抽菸了,小晴特別高興,道:「阿姨您真有緣份,師父已經管您了。還沒有講到抽菸喝酒那課,您都感受到了,都不能抽菸了。您真有緣份,快點兒修吧,不用到醫院去做手術了。」

憐憐聽了以後也特別高興,也不想去醫院做手術。二十多年的菸癮,有幾次想戒就是戒不掉,只聽了一次師父講法就戒了,真是太神奇了。從此每天都學《轉法輪》煉功,按真、善、忍的標準提高自己的心性。

修煉沒多長時間,酒也戒掉了,不知不覺中,肝病、膽結石、胃腸炎等病都不翼而飛,特別是乳房瘤也消失,走路一身輕,身體非常舒服。

一天在學《轉法輪》一段法映進心中:「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裡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象常人一樣。在單位裡,在其它工作環境中也是一樣,搞個體也是一樣,也有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不可能不和社會接觸,至少還有鄰裡之間的關係。」

「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象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

憐憐一下明白了修煉人應該如何對待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何況是自己的母親。

漸漸的……漸漸的……對母親二十多年的仇恨,逐漸的化解了!其實也是個痛苦反思的過程。憐憐主動的跟母親聯繫,在自己並不富裕的情況下,每月開支後送些錢給母親,家裡做好吃的,也給端過去。

母親也十分震驚,做八十回中國夢,也夢不到憐憐能變的對自己這麼孝敬!很感慨的道:「這個大法真能改變人啊。」從此走入了大法修煉之路,母女彼此都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提高道德。不但母女之間二十多年的積怨就此化解,多年不來往的親妹妹,也開始來往了,也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小區鄰居們驚奇不已,傳為美談,都見證了這對母女的巨大變化,不少人因此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隊伍。

就這樣全國有上億人修煉,化解了多少永遠無法解決的恩怨,公安部國務院領導們都知道,當時社會前所未有的穩定,犯罪率急速下降,所以國家體委大力推廣法輪功。全國到處是讚揚李大師與大法的聲音。

想想屁大點功勞都得攬到黨的頭上的中共與妒嫉心極強的江澤民能受的了嗎?非要除去而後快,只有你道德敗壞了,他才能美其名曰教育你,才能在百姓面前裝正神。一方面用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破壞道德,另一方面在媒體大吹特吹打掉了多少犯罪團伙,維護了群眾的安全,從古到今沒一個這麼惡毒的邪教。中共為什麼從來不敢讓各大媒體討論誰敗了中國人的道德啊?!

註:此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