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是師父救了我

北京大法弟子 明亮

【正見網2018年06月21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那年是一九九六年,我的身體極度差,低血糖,天旋地轉的,頭痛、萎縮性的、過敏性的鼻炎,夜裡睡不著覺,出不來氣。醫院說看不了,沒辦法,找來一個看風水、看病的。我家來的這個大仙兒,他說會看這個病,我就給他幾百塊錢叫他給我看病,吃他給的藥,當時低血糖就好了,從此我就特別相信他,給他介紹好多病人,那個病人真是多多的來,沒有多長時間,我的病又犯了。又給他錢,吃了藥好了。再後來犯病,給完錢,他給我藥,我沒吃,把藥給扔了,病也好了,我發現我的病是他害的,真是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 「哪個來看病的人要給錢少了都不行,讓你腦袋疼,」。從那時起我的身體他給附體了,沒有好受的時候,身體一點力氣都沒有,說冷就冷,說熱就熱。這可怎麼辦呢?請神容易送神難哪,誰能把我這附體給拿下去呀?

就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我的一個弟妹來到我家。那年是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弟妹到我家轉一圈走了,沒說什麼。我覺的她好像有事沒說,晚上我就到她家去了,她說她學法輪功了,病都好了,身上都是氣機了。她說:你也學吧。我說:我也學。那天晚上她給我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我晚上十點鐘拿回來的,一口氣看到夜裡一點半鐘,我把書往那一放,往床上一躺,小肚子鼓起來了,轉上了,當時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第二天我就問老同修,他說緣分要是深的,當時就得法輪了。第三天我把書看完了,師父從頭到腳把我身體所有的附體都清理出去了,從此我再也不怕那個大仙兒了,我一看這法輪功師父一定是真佛。

那時村裡還沒有煉功點呢,我就叫我老伴帶我到縣城買了一個錄像機,請了一盤煉功帶,跟電視學煉功動作,還沒學會,師父就給我下了氣機,真是一個指縫一個指縫的轉,修煉一段時間後,我真實感受到了師父在法中講的無病一身輕,我覺得這功法太好了。

我就找以前找大仙兒看過病的,叫大仙兒害過的,叫他們也學法輪功,我還給他們請《轉法輪》。可是有的人剛學幾個月,江澤民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利用手中的權利迫害法輪功,那時我真是想不通,這麼好的功法不叫學,做好人都不行,我真是心痛,我下定決心一定要一學到底。

因為我家是旅店,從那時起警察三天兩頭來騷擾,警察越騷擾我學法輪功就越堅定。在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一的晚上,我給學法晚的同修送一本師父的各地講法經文,被不明真相的人給舉報了,不一會兒來了七、八個警察,把我團團圍住。不明真相的人一進屋說:大姐,你看誰來了。我當時說:江澤民來我也不怕。警察說:你干什麼來了?我說:串門,難道我串門還得找警察報告嗎?警察說:串門行,今天別煉功。我說:今天就是串門。警察灰溜溜地走了。那時還不知道什麼是正念,可能是我說「江澤民來了我也不怕」這句話就是正念了。從那天晚上回到家往那一躺,大法輪就在我身體轉了三天三夜,師父把所有不好的物質都給我拿下去了,從此以後我就像變了一個人。

還有一件事,在二零零零年春天,輔導員說:大法弟子簽名按手印寫上身份證號,狀告江澤民,我村大法弟子全都訴江了。後來警察都背著槍來的一個個的審問,問誰組織的,大法弟子都說沒有組織。那個時候真是沒有怕。

今後我一定按照師父的法去做,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做到修煉如初。我們全家二十八口人全都退了,親朋好友,街坊鄰居也都退了,他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都得了福報。今後無論還有多長時間,路還有多長,我一定跟著師父一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一定要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