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時刻都在身邊保護著弟子

北京大法弟子 歸真

【正見網2018年07月01日】

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身患多種疾病,風濕性關節炎、胃病、高血壓,怕冷、只要風一吹,渾身發癢、起疙瘩,又沒錢治,真是苦不堪言。學法後,這些病都好了。

一九九八年我又相繼出現泌尿系感染症狀、小便出血、發高燒十多天不退,我愛人害怕了,非要送我上醫院,還說:如果你不去,嚴重了你娘家賴我可不行。我說:這是在消去我生生世世做得不好的事而產生的業力,有師父保護我,保證沒事的。結果我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次針,十八天全好了,是師父保護我闖過了病業關,我才有今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開始迫害打壓法輪功,造謠污衊法輪功,我想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對祛病健身有奇效,這麼好的功法,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為什麼不讓煉呢?我多次上北京天安門打橫幅,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可我十多次被北京拘留所和懷柔拘留所關押,是師父保護我,出現血壓高達二百多才沒被勞教。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我在鄰村一家床上用品廠子做小工,在回家的路上,有一位鄰居騎摩托車把我給撞了,當時我的腿就不能走路了,左眼撞成黑紫色,腫的都封上了,眼角下面都變形了,右眼也撞青了,這人一看撞得那麼重,要把我送醫院去。我從地上爬起來說:「沒事的,把我送回家吧。」到家我就叫他們回去了,他們給我送營養品我們也沒收。是我丈夫做飯、看孩子,承擔起家務。我沒吃藥、沒打針,在家養了一個多月就好了,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替我承受了痛苦,還了業債。沒有師父保護就沒有我的今天,謝謝師父對我的呵護,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

二零零二年,我們地區資料點少,我什麼資料也看不見,我心裡急,就自己寫真相資料到周邊的村子去發,用一角錢、兩角錢、五角錢,外邊是錢,裡面是真相,寫的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等等。結果在花錢的地方,被一位老太太給舉報了,來了十多個警察和鎮裡的幹部,他們讓我上警車,我不上,他們就把我抬上車送到了看守所,還抄了我的家,搶走了大法書,非法判了我一年零六個月勞教。在勞教所我出現了嚴重病業,通知我家屬要保外就醫,我丈夫不接我,怕花錢。結果二零零三年七月出現了薩斯病毒瘟疫,提前三個月就放我回家了。還有很多危險的事,在師父的呵護下,都是有驚無險的走過來了,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二零零三年我們村兩位大隊幹部到我家讓我寫保證書,我堅決不寫。我說:我要寫了保證書不僅害了我,也把你們給害了。我說法輪功不是x教,一百過個國家都在學煉,是江澤民小人心理妒忌迫害法輪功,如果人人都學法輪功,都做好人,國家能有這些貪官腐敗嗎?他們沒說什麼就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一四年,鎮裡的六一零和政法委還有兩名大隊幹部來我家,其中有一位是我家親戚,他對我說:「舅媽您要寫了保證書,我們永遠都不再找您了。」我鄭重的對他說:「我不但要對我自己負責,同時也要對你們負責,法輪功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迫害好人是有罪的。我要是沒有師父保護,早就沒有我的今天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他們看我這麼堅定,什麼也沒說都走了。

二零一五年我寫訴江狀以後沒多久,派出所的民警又到我家來找我,一進門就問:你寫訴江狀了吧?我說:「我是寫了,最高法院發布通知,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憲法規定信仰自由,煉法輪功是合法的,沒有違反國家法律。天安門自焚是騙老百姓的,是江澤民一夥導演嫁禍法輪功的。我沒違反國家法律,這個保證書我是堅決不能寫的。」他們沒說什麼就都走了。

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1]我就走出去講真相,我講真相面對的什麼人都有:有外出打工的、市場賣菜的、村裡綠化街道的、市場賣香的、賣學生文具的、賣水果、賣衣服的。師父說:「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你要想讓他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你就去講真相。」[2]其實:我做的那點事,也都是師父的法身在做,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而已。今後我要多學法,修好自己,要救更多的人。最後,讓我們用師父的一段法《洪吟二》〈怕啥〉共勉: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

層次有限,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