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千載法緣之一上古聖緣

文/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6月27日】

題記:因《艱辛尋法》系列是從地理和階層(包括行業)寫歷史輪迴,本系列就從時間、朝代順序來寫。讓我們一起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正法修煉機緣,在正法的最後時刻真正的精進。這兩個系列互成經緯,顯得全面與完整。

本系列肯定有很多不足之處,希望大家多多指正。為此先謝謝大家。

記得我多年以前去被稱為「盤古開天之地」的盤古殿,望著清代建造的盤古的塑像就在想:盤古神(或者叫盤古大帝)為了讓宇宙中的不夠好的生命能有一個回去的機會,而被上邊的神派到這個低層次之中,開天闢地,耗盡了一切。在地球上歷經多次神創造的文明之後,終於在本次文明時期,他被這茬人類所認知。這在人中是多麼的漫長與艱辛的歲月呀!

從人間的文化遺留來看,盤古傳說在本次文明時期最早流傳於西南少數民族,等到後來才被漢族所用。而西南少數民族保留了最原始的一些文化內涵。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對此有講法:「我可以告訴你,中國西南的少數民族為什麼那麼多,而且和中國近代五千年的文化好像也有隔絕,其實這些人是五千年文明以前留下來的人種。」(《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從盤古開天闢地之後,隨著神派下的伏羲、女媧氏、有巢氏、燧人氏、神農氏直到炎黃五帝這個時期,時間很漫長,但神的智慧一點點的通過分子構成的人間事物(包括人與動植物等等)而浸潤到表面上來,讓人對外界自然有了認識。同時也讓山川河流也有了其文化內涵。進入文明時期之後,文化內涵更加豐厚了。

因為一切都是宇宙大法所造就的,那麼在人間的一切安排同樣都為將來在今朝人們能認識法做鋪墊的。包括地上的山川河流以及動植物群落的布局與安排。

概括的說了這麼多,我們就說說在這漫長歲月中的幾段故事。

在我們一般人的想像中(中華)上古神話中的諸神,幾乎都在現在的中國大陸的西南或者西北一帶。其實不然。因為這個時間跨度相當的大,長達上百萬年甚至更長,地球板塊在這期間也是多次變動。因為他們流傳下來的事跡都是片段甚至被後人改動過的,與實際情況相差很大。

在盤古開天之後的一段時間裡,地上雖然有了山川河流與一些植被與動物,但還不是很豐富。因為要在這裡傳宇宙大法,一個宇宙中的神的智慧可不夠,更何況有那麼多的神都想參與其中,為的是在今朝被救度。那他們就自然的在地球創世時期將自己的特點與智慧留在分子構成的這個世界中。

其中有一個神覺得以上似乎還不夠,就親自下來看看這裡的環境。因為當時造人的時機未到,人間還不適合人類生存。他雖然也得披個分子構成的「外衣」來,可是他畢竟有自己的辦法在這裡生存。具體不能詳述。

因為在宇宙中神的智慧也是有限的,不是所有的事情都知道。當他來到人間一看這裡的很多因素都是不同神弄來的。他能夠通過某一事物看到其來源或者某位神所安排的,這讓他大開眼界。真的想不到在人間能夠有那麼多的神參與「規劃」、「設計」與「安排」(當然這都是現在的詞彙,為的是形像的表達出神的所為),這也讓他看到了這裡的一切安排都是極其特殊的。他在想:都說將來在這裡要傳這個宇宙的法。那我經過多少次在那個層次的劫難循環,用神的時間來說都是無比的漫長,也不知道宇宙大法是啥樣的。那我來到這裡看到這些,似乎多多「關注」這裡就會有希望看到自創世以來都沒有見過的宇宙大法洪傳的壯觀場面。

後來當他走過一座高山之上,覺得這座高山與之很有緣,就駐留在這裡。時間一長,因為表面上被分子構成的因素浸潤的過多,就成了一個巨石。他的元神同時也希望在這裡守望著大法洪傳人間的那一刻。其心其意天地為之感嘆!

後來過了很久的歲月,在此山中的修道人修行開悟,能量發生震動,將這塊巨石震碎。他的元神離開巨石的時候,還戀戀不捨的說:我就想在這裡見證宇宙大法洪傳的那一幕。此時宇宙中的主佛帶著萬道霞光展現在他的面前,告訴他,他有此誠心可以在將來宇宙大法洪傳之時當主佛在人間的弟子,直接跟隨主佛修煉,回升。當然如果不想等那麼長時間,可以暫時做低層空間的護法,保護著那些來到人間的神,讓他們在尋法、與法結緣的時候不受干擾與不被觀念所左右。說白了就是用他的能力把將來要得法的生命用法緣牽的牢靠一點。

他當時雖然選擇了後者,但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主佛念在他對法那份誠意之上,讓其在今朝當成一位大法弟子,在宇宙大法中修煉、回升。

時至今日,他對法的那份心意依舊在神仙界中傳頌著。

剛才提到的那位修道人,其實也是盤古開天闢地之後來到人間的,因為當時還沒有造就人這一層次的生命,他來到這裡就是想用自己的親身實踐給神仙以證明這裡是可以修行、並開悟的。讓更多的神更加有信心來到這裡、或者參與這裡的事情,為的是更好的為宇宙大法在這裡洪傳而鋪路。

來到這裡就得拋下神的光環與能力,雖然當時在沒有人這層的生命之時要求不是那麼嚴格,但在地上與神仙界的情況是無法相比的,這裡的環境很惡劣、一切都很粗糙,很表面化。就如同長期生活在江南水鄉中的人一下子落到了沙漠深處一般,環境迥然不同,神來也得去適應。他抱著為宇宙大法在人間洪傳而鋪路的決心和信心來到這裡,在那座山中修煉,經過漫長的歲月和磨鍊,終於成功。因為能量的衝擊而把另外那位神身體化成的巨石震碎。其實這也是這兩位神在人間結緣的一種方式。更是讓更高層的神看看下到人間來的一些表現,哪些可以留下來,哪些不能留下來,留下一種參照與經驗等。

這個時期各種神來的也很多,大多數都是抱著正念而來的,因為他們心念非常的正而誠,最終都得法了,有的甚至直接被正法同化過去,獲得了永恆。當然也有來干擾與破壞的。

我們再來說說女媧造人之後的情況。因為在人間有人和無人這是兩大階段。當地上真的有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的人之後,就意味著為宇宙大法在人間鋪路正式走上了軌道,前邊都是環境的鋪墊。這才開始進入文化、人文上的鋪墊,這屬於核心鋪墊了。

因為畢竟剛開始做人文上的鋪墊,分子這層「衣服」還沒有什麼內涵,對外界認知的很少,自我防護力也很弱。當時人類的生存是相當難的。

這個時期也來了很多神,因為他們是安排給人奠定一些文化基礎、教給人生存能力的,所以他們雖然有人身,卻會有一定的神跡。如有巢氏、燧人氏,神農氏等,這是人們能知道的。其實還有很多神幫助、引領人們走過那段黑暗歲月。只是由於人認知的局限和不想沖淡有文字之後的文化奠定等各種原因,而沒有流傳下來,這也是神有意安排的。

我們現在都覺得小孩出生之後就會吃奶,這是生命與生俱來的本能。其實這是分子這層「外衣」(身體)有了這樣的內涵所致,這是歷史奠定的結果。而在剛開始造人的初期,因為分子這層外衣沒有這些內涵,所以什麼都需要神去安排,去教導。反過來說,神來到人間用人身做了此事,也同樣是其修行的一部份,同時也算是為將來宇宙大法洪傳奠定了基礎,也是大功一件。

因為不同的時期與地域都有不同的神造就不同的人,當時各地區比較封閉,人們流動性不是很大,對生存技能掌握的也各有千秋。其中有一個地區上面派下一個神來教人們把石塊打磨成各種工具,用來狩獵和切割食物。

在當今人們看上去非常簡單與粗糙的方式,在上古時期,卻是非常的費心費力的事情。因為他們是從一點文化奠定沒有而發展起來的。因為很多人掌握不好要領總是把手和身體(包括內臟)弄傷。此時外界環境還是比較惡劣,死人的情況屢見不鮮。有的甚至一個族群被猛獸吃了,或者一個群體因疾病而死,這些事情太常見了。此時的人沒有那麼豐富的感情,很冷漠。後來隨著神的不斷教導人們為了生存習慣於群居生活,各種感情因素也逐漸的豐富起來。

這位上天派下來的神,雖然明白很多事情,可是畢竟他還有這個人身,很多時候也會受傷,只不過他與他人相比不容易那麼死掉罷了。

一次山洞外面下大雨,上古時期的大雨,怎麼說哪,比現在天氣預報所說的豪雨要大的很多。有兩個人回來晚一些,在山洞口被雨水沖走。他當時仰天長嘆:上天如此對待世人真的是太殘酷了!隨著一陣陣的霹雷與颶風,原本堅固的山洞,如同壘卵傾覆在朝夕之間。他雙膝跪地祈求上蒼,請上蒼開恩,為將來多留下一些人種。

不一會兒,風雨逐漸的平息,天上出現一道彩虹,人們都爭相出來觀看。只聽得不遠處似乎有小孩的啼哭之聲。人們跑過去一看,看到不知從哪裡來的幾十個小孩在那裡啼哭。人們爭相抱回去撫養。此時他明白了,上天自有好生之德,神的法力是無邊的。

後來因為這個族群染上疾病,大多數人毫無徵兆的在一夜之間都死了,只有兩三個人還沒有死,他想盡辦法也無濟於事。於是又開始向上蒼懇求,希望人們能早日康復。結果這下子死去的人不但沒有活過來,沒死的人也都死了。

他心裡很難過,但在此時他心底沒有任何埋怨上天不開面兒,而是覺得自己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而自責。他就離開了原來的地方。後來他走到一處很遠很遠的地方想靜靜的呆一段時間。有一次他在這裡看到一群飛鳥,覺得很好,就找來食物放在那裡,結果這群飛鳥就經常在那裡盤旋,不走了。其中有一隻領頭的,腦門上有一撮紅色的羽毛。有一次當他再一次出去回來的時候,沒看到一隻鳥,正在狐疑的時候,卻發現一群半大孩子(少年)在那裡玩耍。這群孩子裡邊有一個孩子腦門上有個紅色的印記。

此時他面對外面雙膝跪地,感謝上蒼的再造人類之德。此時主佛帶著無比威嚴的神采從天而降,那陣式是他哪怕作為原本那一層次的神所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主佛對他說了一些肯定與鼓勵的話,最後希望說如果他希望將來在宇宙大法洪傳人間之時,願意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可以給他機會。他很高興,他回頭看看身旁的人,對主佛說,他們能否也能有機會?主佛微笑著說,將來得宇宙大法者必須有人身,至於說人身中的元神是誰,那就看他們的造化了。說完主佛在眾神的護衛下騰空而去。

他目送主佛和眾神離去,久久回不過神來,此時他的記憶打開很多。但能力因為人間的特殊性,無法過多的發揮,而且與此時的人也無法過多的溝通。他只能把這一切都深深的埋刻在心底。他明白一旦主佛說了,那就會成為事實,這是最為神聖的珍貴聖緣,是連各層諸神都渴望的聖緣。

後來他在奠定本次文化的歷程中也經過很多磨難,但無論經過什麼,這份銘刻在心底的記憶讓其永遠堅守著那份期盼與等待。等待著宇宙大法洪傳之時,能當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今生他出生不久就得病,病來的很奇怪,經常一病不起,但過幾日又好了,反反覆覆。弄得家人很頭痛。直到有一天他突然看到《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現名《法輪功》)封面上師父照片的時候,他頓時想起來從前的事情,和今生為何總是有莫名其妙的病,一切都是為了得法而有意安排的。得法之後,他非常的努力精進著。這些就不細說了。

在炎黃五帝時期,這個階段是中華文明史的重要階段,這個時期中華文明有了質的飛躍:有了文字,有衣服穿,會建築簡單房屋,能夠有辨別方向的方式與能力。更難得的是,被稱為中華文明的「人文初祖」的軒轅黃帝留下了人通過修煉可以達到返本歸真的修煉文化。同時一些神仙以人身來直接教化人們如何通過修煉而達到回升的境界。

此時連人們構築城池也會得到上天的點化,據傳堯帝建平遙古城,是通過一隻烏龜而得到的啟示。

當今有的人容易把神農氏和炎帝混為一談,其實嘗百草的神農和炎帝根本不是一個人。(《史記》上有「神農氏世衰」字樣)炎帝屬於神農氏族系中的最後部落聯盟首領。嘗百草的神農是神農族系的始祖。混為一談是文化斷層造成的。

如果我們走入西南少數民族,就會發現他們有的民族供奉的祖先竟然是蚩尤。而在我們中原民族的印象中,蚩尤是一個反面人物。怎麼能成為西南民族供奉的祖先呢?!其實這就是我們自己認識的局限。

前面提到西南民族的歷史來源,那麼在我們本次文明的初始時期,也可以說是他們文明的末期,這個時期他們的文化中肯定會有些變異與不好的。那麼當新的文明發展起來的時候,原本的文明自然不會甘願退出主戲台,就會產生文明之間在「意識形態」中的對立,從而用戰爭的方式來解決。從這個角度而言,炎帝和黃帝之間兩個部落聯盟的征戰是在一個大意識形態內部的征戰,而與蚩尤的征戰卻是新舊意識形態文明之間的征戰。表面上是人在打仗,其背後有很多的眾神參與。(這方面《上古神話演義》中有著很生動的描述,縱然不完全是真實的,但也可以從中反映出一些當時的情形來。因為作者也是根據一些歷史上的記載而發揮整理的。而且原本成書在民國時期。)

因原有舊文明與本次文明的初始時期相比力量還是很大,就通過征戰,讓神給本次文明開創的文化得以快速的傳播開來。所以炎黃兩個部落聯盟通過征戰之後合併,後來打敗蚩尤之後,合併了大半蚩尤原有的部落。還有一些遺留,在今朝作為歷史記載與見證。

因為本次文明的開化初始始於炎黃,加之後來他們的後代遍布四方,再後來的人自然也就把自己叫做「炎黃子孫」了。這也是神有意給今天的人安排的文化傳承之一。

當我們一提到自己是炎黃子孫的時候,無形中就會想起炎帝家族祖上神農氏為人能認識百草而親自品嘗,最終為了人類而獻身的故事,同時展現神的慈悲與無私;黃帝造福於人間之後在黃山駕龍飛升的故事。這方面我個人覺得這是神讓我們生活在中土的人們千百年來銘記著自己是「炎黃子孫」的根本意義所在。因為只有銘記著這些,今朝當宇宙大法在人間洪傳之時,法緣再度接上的時候,才能徹底點亮我們心底那份期盼與祈望。

起承轉合,當年主佛以黃帝的身份親臨中土開創了中華文明,今朝主佛以普通人的形像將宇宙大法在人間洪傳,這是何等的慈悲!其中的艱辛與坎坷又有誰能真正懂得呢?!

很多時候當我看到歷史上的一幕幕師父所受的苦,忍不住的流淚,有時實在忍不住了,我就哭著問師父,為什麼要為眾生那般承受?師父總是微笑著說,一切只是為了讓你們到得法的時候容易一些……

今朝我們如果不好好修,真的對不起師父為我們的承受與付出!!!詳細的不能寫,請大家原諒。

在這個時期,原本安排西南民族文明的一位神,他原本是想保護自己的舊的文明成果而下世,開始在蚩尤軍團裡面。後來他發現自己的文明成果到這個時期有很多弊端甚至魔性的東西。而當他看到炎黃軍團,特別是看到黃帝和他身邊的人,那份純淨是他所沒有的。於是他帶人投靠了炎黃軍團。

當黃帝在黃山飛升之後,他參加了把黃帝飛升之後所留下遺物葬在喬山的歷史性活動,讓後來的炎黃子孫能有個紀念尋根之地。因為只有文字或者文化上的遺留還不夠,必須有對應的實物,才能讓這份文化長久的影響著後世的子孫。

參加完了之後,他自己就隱居一座高山中修行,在修行過程中他多次看到過黃帝過來看他,點化他。並對他說了開創本次文明的根本意義。他聞聽真的如同被灌頂了一般,一下子對很多事情都明白了。

後來他也接觸到幾位修煉有很高成就的修道人,對他們講述了自己的經歷,大家更期待能在今朝真正的得法,隨著主佛回歸。

在後來的輪迴中,主佛多次化作不同的身份找到過他們,點醒他們。以致今朝他們才能在人中真正的得法修煉。有的時候和他們聊起得法的不容易,大家都很感慨。縱然今朝有的人在人中有著諸多不如意,但大家都明白能在這裡得法,作為一個生命而言就是最大的幸運!

這正是:
千載法緣聚今朝
得法修心紅塵笑
萬般苦難志不移
緊隨師尊上九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