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疼的背後有應該要修去的人心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6月20日】

早晨起來,左上牙疼,逐漸的厲害了,左臉好像有點腫的感覺。於是我開始善解,可善解了一會兒疼痛絲毫不減。我又發正念剷除,不僅不管用,疼的倒厲害了。於是我冷靜下來,開始向內找,牙疼與修口有關,一定是在修口上有漏。

這一找,真發現了問題:昨天傍晚,妻妹在家族圈裡發了一個孫女學羊叫的視頻,我看後想:「這有啥?」就把自己孫女的視頻也發到圈裡。這時妻妹表揚我孫女說:「長大了,漂亮了。」我也發了一句話,誇她的孫女:「長大了,會學羊叫了。」發完後我憋不住樂,覺得挺搞笑。當時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直到牙疼才反思這件事,一下子發現:我的話裡有不少人心:孩子學羊叫還拿出來嗮一嗮?那算啥?我讓你看看我家孩子?能耐比你家孩子如何?事的後面有很強的爭強心、不服心、妒忌心、取笑人的心、色心……我趕緊發正念清除這些人心,感覺去掉了不少東西。真是靈驗,牙疼馬上好多了,臉也不腫了。

可是,過了一會兒,牙又開始疼,比開始還烈害。這是怎麼回事呢?我想,一定是還有人心沒找到。於是,我繼續向內找,忽然想起:早晨起來後,一個作家朋友給我手機發了一條微信:他的一個作品正在參加全國大賽,讓每天幫助拉票,還發了一段作品內容。當時我想,相處挺不錯的,作品也有水平,就點了一票。這時,圈裡有人給他作品評價:說作品如何好。我一看,別人發聲了,我倆挺好的,也不能沉默呀?就寫了一句評語也發了過去。細想想,我這事做的不對。我幾次給他講大法真相,他雖不反對,但也不信。常人給他拉票行,我能這樣做嗎?除了面子和人情外,還有個原則問題:他的作品寫的是一個戰爭故事,裡面有黨支部、指導員、黨文化東西很多,是歌頌惡黨的東西,不歌頌惡黨不給你出版。我給他拉票,等於是承認它、肯定它,大法弟子能隨便肯定一個東西嗎?給一個對大法態度不怎麼樣人拉票,還假惺惺的評論人家作品怎麼好,這站到哪去了?這「真」嗎?我們只能正一切不正的,遇事不能連想都不想就順過去了,點滴都是境界。

想到這裡,我把他的作品拉票群刪掉了,對他的那句評語也刪掉了,我心想:把這句評語從表面到微觀全部清除,不允許邪惡以任何理由鑽空子,為惡黨貼金的作品我不承認它。

之後,牙疼徹底好了。

有同修說:「手機、電視、電腦是三大魔」,一點不假。有時拿起手機,一看有什麼新奇事,就想點開看看?親戚朋友發什麼信息,也想評論幾句,好像自己比別人高。其實這恰恰是應該修去的東西,常人不就這樣嗎?常人每天手機不離身,樂在其中,大法弟子如果不突破這種狀態的話,那和常人有區別嗎?我發現,這種現象雖然很平常,但突破很難,表面上看沒什麼,大家都這樣,一天天過的挺好,似乎沒什麼錯,這恰恰是應該警醒的地方,這絕不是大法弟子應有的正常狀態,一個修煉人的境界不能總是徘徊在這個狀態上呀?!

個人淺悟,意在交流,並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