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偉大法偉大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7月11日】

——記在關鍵時刻恩師救了我的命

在今年5月13日早上8點鐘左右,我還未吃早飯便騎著電動車給同修送《明慧週刊》和《正見週刊》。在回家的路邊有賣架柴的小鋪(就是架西紅柿豆角用的那個細竹竿),我想順便買上一捆,以前也在這裡買過東西。

過去一推鋪門還沒開門,再看他的前門上掛著一把鎖,沒鎖上。我便摘去掛鎖,計劃進院裡喊賣主買架柴,剛推開門就有一隻大狗跑過來逼近我狂叫,我以為站一下可能它不敢上身咬,主人聽見也會出來。不料它叫了兩聲看我不動就撲到我身上咬,院裡的狗聽到咬聲突然又撲過來兩隻大狗,三隻狗有咬上身的有咬下身的,就像看那動物世界那個斑馬被幾隻老虎撕咬一樣,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撕咬驚呆了,我便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想往門口退,可是談何容易,被三隻大狗撕咬的不能動彈。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自己在手足無措茫然時,手裡突然有了一根大約一米多長的木棒,我當時力量倍增,揮舞著木棒猛烈的打向撕咬的三隻大狗,那狗夾著尾巴拚命往院裡跑。這時主人才出來了,不問我咬傷情況,而是一直埋怨我不給他打電話而從前門走。當時只是催促我趕快到醫院打預防瘋狗咬傷的針,說回來他也出點錢。因為他看到了我兩隻手腕被咬破的傷痕,身上咬傷的因為穿著衣服看不到。(他知道我是退休職工。)我說我不需要打什麼針,我修煉了二十多年也沒有打針吃過藥,我不會有事的。(因為前幾年就給他講過真相,已經幫他做了「三退」他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我讓他給我拿出架柴來,付了錢,把架柴放到電動車上,騎上車就回家了。

回到家裡感到很後怕,放下架柴後,簡單的告訴了一下老伴剛才發生的事情,(老伴也是同修)忙到屋裡看身上咬傷的情況,共有五處明顯的傷口,上身一隻手腕上一個傷口,下身就在小腹部位右側丹田部位有兩寸多長的一道血痕,左側陰囊部位有小孩手掌那麼大的一塊黑青在往出滲血,差一點就傷到睪丸,這兩個部位都是來取命的。可見舊勢力太狠毒了。(也許是還了生生世世欠下的命債)右大腿外側咬了一口也未傷到骨頭。

要是沒有恩師保護就沒命了,因為當時在三隻大狗撕咬過程中根本動彈不得,自己手裡一直要是手無東西,後果不堪設想。現在也想不清手裡木棍的模樣,當主人出來時,手裡的木棍不知不覺就沒了。究竟他門洞裡有沒有木棍還不知道。正如師父所說:「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  [2]

那天吃過早飯後,所有被咬傷的地方基本上就不疼了,平時紮上一根刺還要疼一陣子,而咬傷這麼嚴重,短時間就不疼了,也沒影響做任何事情。不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對弟子的保護和替弟子承受一切,弟子早就沒命了。真是對慈悲偉大的恩師救命之恩無以言表,無以報答。只有用最大的努力把慈悲偉大的師尊用巨大的承受和付出延續來的時間利用好,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由於初次投稿,肯定有很多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