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千載法緣之二 謫仙法緣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7月13日】

夏商周時代被稱作青銅時代,這三個時代神展現各種神跡幫助當時的人們進一步走向文明。在這個過程中,下到人間來的生命也是在不斷探索著生命的意義。神也不斷的在點化著人們,守住善良,等待歷史的最後時刻——宇宙大法在人間的洪傳。

我們就從夏、商、和西周時期各舉一個例子說明等法的艱辛和主佛的慈悲。

關於夏朝的事情留下來的史料很少,以致有人懷疑在歷史上是否真的出現過這樣一個朝代。這是文化斷層造成的。

關於夏王朝的事情為什麼被歷史湮沒了而沒有留下過多的文字記載?簡單的說,原因之一是因為神的過多參與,為的是讓上古先民早日進入文明社會。當時的神跡很多。後來很多高層的神覺得直接留下神的文化,是過於破迷。得讓人們在迷中做好,提升道德,才能看到神跡的顯現。這也是為了馬列以及無神論入侵中國而鋪路的一個方面。如果當時的神跡都被人們記錄下來,中國人信神的底線會很高,到這茬文明最後時期,馬列和無神論入侵中國的時候,就不會那麼容易讓人們接受。有些神怕控制不了局面。所以就故意把夏朝的歷史湮沒了。

我們說說三位神在天界犯了錯誤而被貶下凡之後尋法的故事。

(一)

有一位神原本在天界極其輝煌,後來因為做錯一件事情而觸動更高層次的神,而被貶下凡間。因為他原本很輝煌,在人間特別是正逢夏朝時期,各種瘴氣和一些不甘退出歷史舞台的不好的神弄過來的負面能量也很多。地上的人們活得非常的艱難。各種疾病、瘟疫此起彼伏、太平氣象少之又少。

雖然來到人間也是經過洗腦,原有的本事不能給了。但畢竟是在夏朝,一些神跡允許顯現。他也能知道一些自己原來的事情,在別的生命面前可以展現出一些神跡;當他看到人間這個樣子很難受,同時覺得自己的命運很悲苦,總覺得應該還有真正脫離這個苦海的方法。

當時有很多的神來到這裡,雖然他們用不同的方式表現自己的能力。但畢竟在人間還會有很多的迷和各種限定因素。神通不會展現得那麼大和如意。

這位神此時表現的很謙遜,他找了很多的神甚至包括看上去有些智慧的人去問,人間能否有真正可以回天的大法?很多的神都茫然不知。有的只是說,在依稀的記憶中好像在我那個層次中聽說過,在將來的人間會有宇宙大法傳出。生命到時候只有得到了那個大法的救度,才能真正的返天界。而且似乎整個宇宙都要來個徹底的更新。別的我就記不得了。

他一聽心裡一震,雖然對方說的事情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但畢竟燃起了他心中回升的希望。

於是他在幫助我們先民進一步完善生活與社會關係的同時,自己也在尋找、等待那讓生命真正回天的大法在世間的洪傳。

這種等待是漫長的更是艱辛的。心在煎熬中度過,那種苦的滋味只有自己能體會的到。

在那個時期,一般百姓的壽命有的很長,一二百歲的都有,但有的生命的壽命很短,三四十歲就去世的相當的多。這主要是因為當時很多上一次文明時期的因素沒有完全肅清,控制上次文明的舊神以及宇宙低層那些搗亂的因素還在起一定作用的緣故。而上天所派下的神雖然有人身,但其壽命相比普通的人要長得多。那些普通百姓,其實也是上天有意安排那時下到人間,為將來正法做鋪墊的,他們與教給、教化他們的神其實只是角色不同而已。

有一次他把心中的苦惱對一位長者說了,長者寬慰他說:「如果不嫌棄,你就在我這裡等待大法洪傳的那一刻。我雖然年邁,但我還有兒子、有孫子,我們一家會供給你衣食的。雖然沒什麼好東西,但我們有這顆心。如果將來你真的找到那可以解脫的回升之法,別忘了告訴我一聲。」

就這樣他在長者家住下了。這一住就是六十載。他也見證了這個家庭經歷無數風雨的歷程。是凡家裡有大難的時候,他都會用神通化解掉。但有一點,當需要考驗他是否真的有那麼大的耐心在等法或者這個家庭需要新老更替的時候,那也會出現一個大難,而這種難就無法化解。只能硬撐過去。

有一次他在長者家裡,突然天降颶風,加之巨大的冰雹,他想用神通制止這場災難,可是當他運用起來的時候,卻發現根本就不好用。只能眼睜睜看著房子被颳倒,莊稼被砸死。

有一次他出去辦事,路上遇到颶風,他藏在一個低洼地段,沒有受傷;可是長者被颶風捲起來摔在一棵大樹上,死掉了。

類似的事情在這六十年裡出了很多,但無論出現什麼,這家人依舊對他十分的敬重。這家人相對於別的人家也有了很大的福份。生活上逐漸的好了起來,人丁興旺,也很健康。

在這六十年的時間裡,他也教給長者家和周圍的人以各種技藝和正確認識自然界,但他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真正回升之法,他真的是上下求索,結果沒有找到。

最後很失望,因為人中的事情他已經基本完成,該轉入下一個輪迴了。當他的元神出來的時候,他看到一幕:似乎是一尊無比偉大的佛,手持一個圓狀的東西,從天際漸漸的下到人間,眾神都跪著向其禮拜…….這一幕雖然不是非常清晰,但卻永恆的印在他的生命的最深處。他當時就發願無論在人間等待多久,都一定要等待大法洪傳的那一刻!

後來他轉生過山神、轉生過出家人,甚至當過雞,不管怎樣,千般輪迴也沒有磨平他的信心,萬種苦難也沒有湮沒他的記憶。

還好今朝他轉生在了東北,直接參加了師父的面授班,當他明白了這一切的時候,真是感慨萬千。下決心一定要好好的修煉跟師父回家。同時為了感謝當年長者一家收留了他六十年,他今生也算是歷盡艱辛找到長者一家(都轉生成人了),把大法洪傳人間的消息告訴給他們。他們也相繼得法,只是有的後來又放棄了,很可惜。

(二)

商朝的時候我們先民的版圖就已經擴大了好多。夏朝的時候人們以「小聚居」為主,不同地域的人聯繫的不是很緊密。而到了商朝的時候,隨著王權的進一步強化,人們聯繫的也比較緊密一些了,人們對自然的認識和生活方面的能力都加之有所提高。甲骨文在此時已經基本成熟了,在這樣一個環境裡一位神也是犯了一些錯誤被貶到人間。

他來的時候,發現這裡的人怎麼與神的形像類似呢?但所作所為與神的境界和行為相差甚遠。有的人所做的事情極為粗俗。他十分不解,但一時之間又找不到神來問個明白。

後來他來到了黃河邊上,正在打坐,就聽河神與別的神對話,那個神說:你(河神)一定要守護好先民們,讓他們在這裡能得以順利一些的繁衍生息,我也會與周圍的山神土地以及其他的神溝通,必須守護好這些百姓,因為雖然他們生活在這裡,但卻是神按照自己形像造的。他們也都是神來的。在這裡他們為的是等待一件大事。這裡面的因緣以後你自然就會知曉。

他聽了一頭霧水,因為是那位神對著河神說的,他也不便多問。後來他就遊走於華山與泰山之間,也接觸到了很多各類神仙,他也把聽到的事情說給他們聽。有的甚至告訴他自己聽說過的事情:「在天界的一定層次中,流傳著宇宙因存在的時間太長而出現了敗壞,宇宙的主佛要以一種全新的方式在人間洪傳宇宙的法。歸正整個宇宙。只有到時候得到宇宙大法者,才能真正的得救。」

「具體什麼時候能開始在人間洪傳宇宙大法呢?」他追問。可是對方搖搖頭表示這個問題無法回答。他開始很沮喪。後來發現人間的一天在神來看是很短的一瞬。他後來想,不管時間長短我就在這裡等待吧。等不到大法洪傳那一天決不離開。此心真的是震撼天宇!

因為最初他是在黃河邊上知道的一些消息,他索性沿黃河上走,直到走入黃河源頭的地方。他找個山洞打坐入定。開始了生命中的等待。原本他想就在這裡等待。可是上天卻沒有這樣安排。當他在這裡坐了一百多年之後,就安排他進入輪迴轉生,換一種方式尋找與等待大法的洪傳。

今朝他雖然歷經魔難也終於得法了。這些就不細說了。

(三)

在西周時期,神給人定下的禮樂制度基本完善成型,人們的文明程度也達到了一定水平。為了後世用文字記錄下歷史做了很好的鋪墊。這個時期,巴蜀的茶已經向中原進貢(「茶」在神農嘗百草時期被發現)這種影響中華以致世界文化發展的物種此時也算得上正式登入史冊。(以前都是傳說,沒有正式的歷史記錄,當然或者到目前為止早前文字記錄還沒有發現)當然還有其它方面(如衣、食、住、行)也達到了一定水平。

人們的活動範圍更加擴大,人們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江淮流域文明的火種也逐漸的興旺起來。在這個時間段,一位神在參加一個神仙聚會的時候,因為心生分別之念而不符合那一層次的標準而被貶謫下來。

下來的時候第一站就到了長江邊上,就是現在的三峽。當他望著這滔滔逝水,也十分的感嘆,特別是看到兩岸的峰巒疊起,就想雖然這裡與天界的山河無法相比,但在人間也應該算作奇景了。此時正巧有幾個人乘坐一葉小舟順江而下,他心中升起對人的憐憫:人在偉大的自然力面前,是多麼的卑微與渺小呀!

後來也算是雲遊四海,也與海中的龍王打了幾回交道,目睹了人中的悲歡離合,看過了很多紅塵中的事情,他覺得人真的很脆弱,當遇到一些悲喜之事的時候,人們的心就隨之起伏,有的甚至為之喪命。真的不值。

在這個過程中他總是在想,難道這層的人就為了在生與死之間的掙扎和輪轉嗎?有一次他帶著這個問題來到了海邊,正在思考著,忽然在海中出現了一位海神,那位海神說:「三年之後你回到你來的第一站,在午時你看江的右邊的峽谷,你會得到答案的。」他說:「為什麼是在那條江右邊的峽谷,而不是別的地方?」海神笑著說:「因為你與那裡有緣嘛!現在人間的江河與山川,其實都是來源於不同層次,而物質裡面的真正載體,如山神、河神等也許都有其更高的來源。因為那條江和兩岸的山神與其他相關的神與你有很大的緣份,所以我才叫你去那裡等答案。將來他們還需要你的幫助呢!」

他拜別了海神,三年之後又來到了三峽,在中午的時候,他往右側看了看,發現那裡就如同展現一個方圓很大很大的螢幕一般,一會兒出現周朝都城的情形,一會兒出現朝代更替的樣子,一會出現後世王朝的興盛與衰落的過程,一會又出現在黑壓壓的烏雲籠罩的地方,甚至有一隻張牙舞爪的紅龍在人間行惡,他在遲疑的時候,發現這種景象又變了,在黑壓壓的烏雲上空逐漸的出現一朵祥雲,一尊巨佛出現,光芒萬丈的掃盡陰霾,往下的場景就是地上有很多人通過向巨佛學習,而身體也變得輕飄與空靈,最後隨巨佛冉冉升空。

看完這些,他終於明白上天在人間造人的真正目地和意義所在了。

既然海神說我與這裡有緣,那我就在這裡等待,等待巨佛在人間洪傳大法的那一刻吧。於是他走入了三峽右側的山峰中,在那裡修煉,直到明朝時期,他才願意轉生成人,在今朝終於得到這萬古難遇的法輪大法在人間的洪傳。當他今生從新去三峽的時候,想起這些,就對三峽兩岸的群山高喊,我來告訴你們今生我終於得法了!那裡的山神與其他眾神都表示很高興。他們也願意同化大法。

這正是:
青銅時代開正史
為法鋪墊行神事
謫仙下界歷魔難
得法歸真在今日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