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經濟之父「澀澤榮一」 獨奉孔子為師(四)

劉如

【正見網2018年07月17日】

——讀《論語與算盤》驚悟儒學真諦

如今天下皆知,日本商企界整體上講社會貢獻,講誠信,其實這就是儒商的理念在日本的再現,這正是近現代商界領袖澀澤榮一一生實踐孔子的教導,在日本商界領域所打下的道德基礎。儒家講的是奉公無私、憂國憂民的君子之德,因此,無論你從事什麼行業,為官或經商,都要做到「達則兼濟天下」,這是儒生最大的心志和抱負。人生的價值和意義就在這裡。而誠信,正是基本的人品。也就是說,儒學的最終目標是實現濟世的理想,而具體行為,遵循仁義與誠信。澀澤榮一充分領會儒學真諦,在日本起步創辦資本經濟實業的時候,在經商領域實踐了孔子的教導,才有了今天的日本。

賺錢是為了社會貢獻

澀澤榮一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一生不把孔子的教導當作理論來學,而是學到什麼就對照自己的生活,把《論語》所說的所有教導,統統運用到自己的一言一行中,全部付諸實踐,因而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他雖然也認為,經商賺錢理所當然,賺不到錢的商業行為,就不是真正意義的商業行為,但是,你賺錢的出發點,你賺錢的目的,絕對不能處於個人的私心,也就是說,賺錢本身沒有錯,你不能賺錢,說明你的工作沒有盡責,等於沒做好你的本分工作,但是賺錢是一回事,為何要賺錢又是一回事,也就是你的出發點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民眾和國家的富裕,性質就完全不同了。

如果把為了自己獲利而作為最終的目標,以此為經商的目的,為自己個人的獲利而為,就是違背君子的人格理想,也就是違背孔子憂國憂民,為整個社會民眾,為民生擔心的精神,那麼,這樣的商業行為,這樣做生意,辦企業,就是自私的,賺來的錢不為民生考慮,不為社會做貢獻,就會變成僅僅為了個人利益而活著的市井小人,那麼就不會得到世人的尊重,當然就會被人鄙視,不僅如此,君子賺錢,取之有道,一定要講究道義,這樣的經營,就是偉大的事業。也會受到世人的尊重。這就是儒商的真諦。

他一生都在踐行孔子的教導,在晚年時他一再對晚輩們勸導,要把賺來的錢回饋社會,這些講話被錄下來整理成的書,就是這本《論語與算盤》。(這個書名,是編輯根據澀澤榮一的各種場合的講話,綜合他的主旨——講究經營要與孔子的《論語》結合起來,在儒家道義的基礎上進行活動的精神而定下的。)在書中,記下了他真實的原話和思想。他在「修養不是理論」一節中,這樣勸導後輩企業家:「所謂修養的目的,並非為了自己個人,而是必須為一城一鄉,進而為社會繁榮和國家的昌盛做貢獻。」

他面對當時商人自私自利的心態,曾對一個剛大學畢業、向他請教的某富豪的兒子說,也許他說實話,對方的父親不會高興,但他還是要說真話:「財富其實是依靠社會民眾得來的,應該積極參與社會的救濟與公共事業,盡力做出貢獻。這樣社會就能健康發展,大家都能受益,產生良性循環,這些必將回到自己身上,自己資金的運用才會暢通無阻,十分穩定,相反,富豪們如果無視社會,以為脫離社會也能獲利賺錢,漠視公益事業,必將引起公憤,與大眾發生矛盾,失去民眾的支持,才是最大的損失。這樣自私,對民眾對自己都不會有利。所以在追求利益的同時,不要忘記回報社會,履行道德上的責任和義務。」而且他自己就是這樣實踐的。

踐行孔子的「泛愛眾,而親仁」

直到晚年,澀澤榮一都依然為社會國家日夜操勞,尤其體現在接待來訪者的態度上和認識上。他對人不分身份貴賤高低,也不分事情大小,只要能為社會盡力,有意義,他就去做,平等待人,不厭其煩地幫助別人。平易近人,十分謙卑。實際做到了孔子說的「泛愛眾,而親仁」。

在「富豪於道德上的義務」一節中,他說,即使呆在家裡,也會有人找上門來,儘管人們出自各種目的,甚至居心叵測的都有,但是他都親自接待:「不管是什麼人,我都親自與他們面談,因為世界很大,能人賢者很多,儘管會有居心不良之輩,但如果,不問清詳情就拒之門外,就會失禮於賢人。我認為這是我的義務,因此,我不設任何門檻,誠心地以禮相待,如果提出過分的不合理的要求,就明確拒絕,但如果是合理的,有意義的,就力所能及地幫助。」他說人們把接待來訪者當作是很厭煩的事,尤其是富貴名流人家,不願見客,這樣是無法履行對社會的義務和責任的。

他還說過:「我在從事經營時,總是牢記這份工作是國民所需,一定要合乎道義來經營,即使事業本身微不足道,個人獲利微薄,但是只要是國家需要,社會需要的事業,我就會樂此不疲,十分快樂。因此,我將《論語》視為商業的聖經,努力不偏離孔子指示的正道。」他始終以此為經商的出發點和根本目標,賺錢不為個人的私利,事業必須是對整體社會有意義的才去做。這些,都是他晚年用以培養和告誡後輩的真實講話。

實際上,他做到了「泛愛眾」,用他的經營來愛護民眾,來實現孔子濟世救民的理想,也證實了他這樣行商不僅沒有損失,反而眾望所歸,獲得了當時日本國民極大的尊重和敬仰,國家為此給他這位不願進入官場為政的民間商界領袖,以莫大的榮譽,授予他子爵的爵位,理由就是他為民族的富強,為整個國家和社會的經濟繁榮,做出了巨大貢獻。

當時他的身影出現在日本所有的領域,銀行一詞出現在日本,就是他的開創。此後保險、造船、紡織、郵政,商科大學,福利院等等,幾乎一切今天看到的資本經濟的各行各業的構架,都在他的指導下創辦和完成。人們只要有志於做任何事業,都會找到他,請他監督領導,大家信任他到了難以置信的地步,因為人們從他的成功與修養看到了,幾乎聽從他的勸導的,都會走向興盛,而不聽忠告的,幾乎都失敗了。其當時的威望就到了這樣的地步。看似奇蹟,實則是他不擇不扣發誓一生要以孔子的教導來指導經營、辦事業,從不為了解決一時困難,而放棄道義原則和經商為公的巨大胸襟帶來的必然結果。

誰敢踐行孔子的君子之道,用之經商,誰能做到多徹底,誰就能成就相應大的事業。這就是澀澤榮一一生給出的啟示,他的成功,就是對儒商價值的證實,對儒商究竟在中國古代具體是何種概念的再現。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