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改變觀念

河北唐山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9月13日】

我是一個悟性低、人心重的、不精進的大法弟子。長期以來由於自己不靜心學法,不能時刻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做正法的事常人化,導致我的修煉路上魔難重重。

2009年,由於自己修煉走形式,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非法判刑三年,給大法造成很多損失。同時自己身心也受到很大傷害,遭受了各種常人難以承受的酷刑迫害,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回家了。

回家後我以為那麼艱難我都闖過來了,應該沒有什麼麻煩了吧。可是修煉不像我想的那麼簡單。原來家庭關更不容易過。在2013年底,我去兒子那裡看孫女。我想:「我是修煉人,處處都得做好。」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兒媳總是挑我的毛病,甚至還惡語刺激我。開始我總是忍著,可是後來矛盾越來越嚴重了。當時我也悟到是師父利用她去我的執著心,我雖然也向內找,可心裡放不下,我每天也寫日記找自己,心裡還是放不下,總是站在常人的角度上去想,不改變自己變異的觀念,只找表面,所以放不下。總覺得自己委屈,整天以淚洗面,精神狀態一天不如一天。簡直要崩潰了。我甚至還埋怨師父選錯了人,我不配做師父的弟子。因為我達不到師父的要求,就像師父在《轉法輪》裡講的:「作為一個真正有決心修煉的人,他能夠忍受的住,在各種利益面前能放下這個執著心,能夠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難。所謂說難的人,就是他放不下這些東西。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什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 」最後以一場激烈的爭鬥而告終,我回家了。

回到家,我本以為我沒有氣可生了,可是丈夫同修也是給我提高心性,看我不順眼。我想:「我怎麼到哪兒都受氣啊?」我還是不在法上悟,覺得很難受,度日如年,簡直不想活了,還是以淚洗面,走不出誤區。經過一段時間的靜心學法,我終於找到了問題的根源:「原來自己還有各種各樣、強烈的人心,如嚴重的求名心、爭鬥心、妒忌心、不讓人說的心、對錯心、較真心、顯示心、委屈心、不為別人著想的等等人心。是師父在利用他們給我提高,我應該感謝他們。我一下子感到渾身輕鬆。現在我們婆媳關係融洽了。家庭和睦了。而且兒子、兒媳和小孫女都得法了。我們一家人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蕩中!在這裡,我真心感謝師父的一路呵護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同時我代表全家叩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去掉人心,電動車顯神奇

去年臘月二十九晚上,我和丈夫準備去做真相,可是丈夫在那天下午突然出現腰疼的假相,我當時也沒有給他添正念,只是說:「你別去了,我自己去。」他說:「沒事兒。」就這樣我們倆很順利的做完了真相。在回家的路上,由於對面的車燈太亮而看不清路,電動車撞到了一個石墩上,當時我後背很疼,我心想「沒事兒,」我果然一會兒就好了。可是電動車被撞壞了。我立即與電動車溝通,命令它正常行駛,可是車還是不動。我馬上悟到是自己有問題,趕緊向內找,本來電動車幫我們做這麼神聖的事,是我們不小心把它撞壞了,我反而還命令它,是我不對、也不善。我馬上改變觀念向它道歉,我說:「對不起,我剛才不應該用命令式的口氣跟你說話,希望你把我們帶回家。」我請求師父加持並在心裡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另外空間干擾我們回家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等一切邪惡因素,剛開始還有點不順,後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順利的回家了。

與同修交流並向內找,我發現我還有怕心、夫妻情、歡喜心、做事心等,是這些人心讓魔鑽了空子,通過這件事,我懂得了做大法救人的事是莊嚴而神聖的、是嚴肅的事情,不能摻雜任何人心。

最後我誠心謝謝師父的呵護與救度,同時感謝同修們的幫助。

因層次所限,如有不妥,請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