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大法路

北京大法弟子 山鈴鐺


【正見網2018年12月18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們好!

我今年五十七歲,一九九八年年底得法,修大法已有二十年了。我這一個滿身業力的家庭婦女修煉了宇宙真善忍大法,真是太幸福了,用人間的語言無法形容,謝謝師父。下面我來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

一、學法後身體健康

我原本是毛紡廠的職工,由於自小體弱多病,在廠子上班沒多久就幹不了活了,我媽說「我閨女身體太差不來上班了,我們得保命。」我就在家裡一直是爸媽養活我。到了結婚的年齡我出嫁了,嫁到離家不遠處的鄰村。我的生命也從那裡有了變化。

九十年代末,法輪大法傳到我們村,家裡的小叔子和村裡好多人都走進了修煉的行列,最多時村裡有一百多人修煉法輪功。由於我的身體有病,非常的痛苦,小叔子得法後就來給我介紹法輪功,他家是煉功點。我半信半疑的到他家學法煉功。第一天師父就給我下法輪,我清楚的感受到法輪的旋轉。當晚師父還給我淨化身體,胃疼、拉肚子,身體好多的反應。第二天身體的不適神奇般的就好了。要擱以前胃疼得好幾天都不好,還得吃好多的藥。這次沒吃藥就好了,身體非常輕鬆。我之前風濕病、腰椎盤、腎病、肝病、膽囊炎、中耳炎、萎縮性胃炎、十二指腸潰瘍、血壓低,血色素六點多、血壓低、胸膜炎、偏頭疼,美尼爾綜合症、失眠等二十多種疾病。我那病多了,大夫說我這身體「雜勞」(病太多了,都混到一起去了),治不好了,回家想吃點啥吃點啥吧。我的胃連大米飯都消化不了,每天只能吃稀的、軟的食物。修煉大法沒多久這些病就都好了,我就把之前的一抽屜藥都扔垃圾堆了。從此以後身體一次病也沒得過。我知道我修煉了,我有師父管了。

二、迫害開始後我堅定修煉法輪大法

1、第一部份 證實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們集體學法也受到了干擾。電視二十四小時不停的給大法和師父造謠,毒害世人。我們就開始向世人講真相,告訴世人修煉大法受益的情況。

同修買來彩紙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到了晚上,我們調好漿子到處去貼。市里同修送來的真相資料和傳單我們就夜裡挨家挨戶的去發。把真相傳單貼到各村人多的地方。當地派出所警察找我們大法弟子,央求我們別再去貼了,把他們累壞了。我們就跟派出所警察講真相。

2、第二部份  為師父鳴冤 被非法關押毒打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我們看到電視上報導中共江澤民邪惡勢力在通緝大法師父。我們當地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去中央信訪辦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到了信訪辦門外還沒進去我們就被拉到警車上了,各地的派出所都在那裡等著劫持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我們被劫持到縣城的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

在看守所不配合警察,不背監規。在被關押十多天的時候,警察把我帶上手銬叫出去,原來丈夫出車禍了,我大姑姐來保釋我,為這事還請警察吃飯、送禮。警察同意放我但是必須得寫保證書,我不寫,警察就開始打我。我被帶著手銬無法反抗,惡警打了我足足五個小時,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一點。由於我不配合邪惡,不寫保證,我又被警察繼續非法關押。

到了看守所號里,我身上穿的棉褲,棉襖都濕了。看守所沒暖氣很冷,晚上睡覺的時候鋪兩個褥子,奇怪的是,上邊的褥子乾乾的,但是下邊的褥子反倒整個都濕了,都擰出水了。那裡邊不讓晾,早上起床還得疊四四方方蓋好,但是晚上的時候褥子就幹了。從打那時候我的風濕病就徹底好了,大法太神奇了,謝謝師父。

3、第三部分 還有身孕上天安門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我和當地同修不約而至來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為大法鳴冤。當時我懷孕兩個多月。在天安門廣場打開橫幅喊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我們被警察按住,抬著扔到警車上,最後被扔上警車的是Z同修,警察一下就把他扔到我肚子上了,要是擱常人早就不行了,可我一點事也沒有,這都是師父在保護。後來我們被非法關押到縣裡的拘留所,我們當地的好多同修都被關押在那裡,我們大家商量用絕食的方式反迫害,不放我們走我們就不吃飯。

在絕食第三天的時候,惡警把我們絕食的大法弟子都弄到外邊,強制我們上操場上跑步,警察的目的是看我們的身體情況。我們大家都非常精神。等到第五天的時候,警察怕出事,就開始給我們灌食。當時我在號里坐在第一個的位置,正在跟大家說一起背師父經文,正說著,所長就開門進來了,問我們「你們到底吃不吃飯」。我站起來說「我們回家吃,不吃這裡的飯,我們不是犯人」。沒來得及穿鞋就被所長支使的五個當兵的小伙子抬到一個屋子裡,離灌食的床還很遠一下就把我扔上去了。我就坐起來反抗,他們按下我繼續灌,我掙脫他們,他們又繼續按住給我灌,後來也沒灌進去。就把我單獨關到一個廁所裡邊,廁所的水龍頭還是壞的。腳下一地水,還沒穿鞋,大冬天被涼水泡了六個小時,下午四點多還讓我回到號里。這次我被非法關押了半個月。

在這次被非法關押期間,雖然身體還懷著孕,我想我是師父的弟子,一切都歸師父管,我絕食,中午就感到恍惚中師父給我肉包子吃。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給我補充能量。

4、第四部分  師父保護,孩子順利出生

為了躲避迫害,我躲到鄰村的一個老同修家。同年十二月我的孩子出生了。當時老同修不會接生,我馬上就要生了,而且還難產臍帶繞住孩子脖子,老同修急的到外邊去找人。正好剛到門口就遇到了一位會接生的W同修。W同修正好有事要去辦事,本來不打算從老同修家門口這條路走,打算走另一條路。這真是師父的安排。W同修進屋時孩子都出來一半了,W幫著把孩子接生出來,拿起剪子就把臍帶剪斷了,剪子都沒消毒。

這個大法小弟子真的是師父在看護,從天安門被警察綁架同修砸到我的肚子,又到拘留所絕食遭受各種迫害,到出生臍帶繞脖子,在師父的加持下一切正常,孩子非常健康。要是沒有師父,都不知道會出現什麼後果。這一切都謝謝師父。

5、第五部分  生完孩子十天被警察綁架

生完孩子在老同修家住了三天我就回家了。生完孩子不到十天,我就又和同修一起出去做正法的事,北京的冬月非常的寒冷,下的雪還沒有融化。我拿著漿子,把一張張的寫有大法真相的標語貼到各路口的電線桿上。為了加快速度我用手抓漿子往牆上、電線桿上擦,走了幾個村子的路。我沒有留下任何的後遺症,身體也沒有任何不適。

第二天派出所又去家裡找我,讓我去一趟派出所,我不去就被派出所硬拉上車弄到派出所,警察問我是不是我貼的,我就不跟他們說話,不回答他們的問題。警察讓我寫保證書,因為我不配合,又把我非法關押到縣裡的看守所一個月。當時天氣很冷,家人不知道我被關押到哪了,沒有人給送被子,在那裡我吃了不少苦,等於是在「監獄」里做的月子。

這麼多年的修煉中,為了證實大法我吃了不少苦。我因為堅定修煉,被派出所警察到處的抓,我住過山洞,在野地露宿,到處跑,到處藏,被非法關押記不清多少次了。但是無論多苦,多難,我都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如果沒師父,沒有大法。我不會健康的活到現在。我沒什麼文化,但是就知道做好人沒錯,修煉大法是最正的,就這一念使我從迫害開始的邪惡中走了過來。

隨著陸續的學法和多學師父的新經文,我知道了修煉的根本目地,也知道了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從來沒摸過滑鼠的手現在能正常上明慧網、下載、列印、製作同修需要的各種大法資料。這幾年在師父的看護下平穩的走到現在。

我們是有誓約在先的正法弟子。無論修煉還有多久,我都會堅定的跟師父修到底。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報謝師恩!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