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故事:重生記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2月11日】

曉春窗外響留鶯,
晶露潤寒枝。
連天衰草皆是,
好葉比西施。
芳淚墜,
野蟲吃,
無人識。
護花惜玉,
雨水恩澤,
良善來時。

詞牌〔訴衷情令 〕

阿娟這樣感慨自己的從前:
「曾經的我奸猾、爭強好勝,所以三十歲時就操勞出一身的病,膽囊炎、長期失眠、眩暈症和心臟病等,為此我常年吃藥、輸液。
一次竟然暈倒在廁所,不知過了多久,意識中聽到哭聲,我努力睜開眼,看到兒子在哭,丈夫和我二哥站在旁邊很是著急。」

一、得法修煉 走出苦海

阿娟的丈夫小雷心地善良,也很能幹,因為妻子的病,他每天操心犯愁,無心干好工作。

孩子更因擔心失去媽媽,每天放學回來先來看看,生怕母親死去。

阿娟愛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更捨不得這個苦心經營的家。可真不想再這樣拖累了他們。

於是胡思亂想,突然想到了一個朋友,她心眼兒好,家庭條件也不錯,離婚後單身一人,對自己和丈夫都關心,經常的幫助。

如果她和丈夫組成家庭,一定會對丈夫和孩子都好,自己呢就找個尼姑庵出家去,能活的更好,不能活就死在那裡吧。

有一天,阿娟痛下決心,對小雷說出了自己的「安家定庭之策」。小雷聽後很生氣,道:「你是不是吃錯藥了?!」不許她再胡說,讓妻子只管安心養病。

一九九七年快過年時,阿娟陪丈夫去加工廠加工,途中看到一家診所,想起要過年了,就進去買了一些過年期間需要的藥品。

一次阿娟到這家診所輸液,和診所的大夫慧玲聊了起來。她得知阿娟才三十多歲,就建議儘量少輸液,這對身體不好,並給其介紹法輪功,說這功法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還說,如果有緣分,看看這功法的書都能好。

阿娟聽後半信半疑,更覺的奇怪:別處的大夫都巴不得你多吃藥,多輸液,他們好多掙點兒錢,這家的大夫倒好,竟然建議自己少輸液。

當時就覺的這人心眼好,就請了本《轉法輪》。

回家後拿著《轉法輪》就躺那兒看,不知不覺就睡著了,而且睡的還挺香。

阿娟可是個長期失眠的人,能讓自己睡個好覺對她來說可是大好事,於是決定修煉法輪功。

學法煉功後再也沒吃過藥,身體卻越來越好。身體好了,心情自然也好,別提有多高興啦!

因為她不但終於擺脫了病痛的折磨,渾身還有使不完的勁兒,可以幫丈夫幹活養豬了。

看到阿娟的變化,全家人都走進了大法修煉。

二、修大法 做好人 家境興旺

修煉後,阿娟才意識到曾經奸猾的自己做了很多壞事,才知道在這個道德下滑的社會如何做個好人、多為別人著想。

從此,養殖餵的飼料再也不摻對人體有害的添加劑,都是自己配置的綠色安全飼料,出現死豬就埋掉,絕不流入市場。結果是不但沒少掙錢反而豬場越來越紅火,有時一賣就是五、六萬元錢。

無論對待家人還是外人,阿娟一家都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

二哥從小智障,用農村土話說就是有點傻,分家時就把他分給大哥照顧,把父親分給了小弟侍候。二哥雖然是智障,但也知道好壞。

大哥大嫂對他不好,他就恨他們,有時就磨刀磨槍的,看大哥的眼神都冒火。大哥大嫂很害怕,多次找到父親哭訴,父親沒辦法就叫阿娟把二哥領回家。

從此二哥成了阿娟家中的一員。一家人對二哥很好,也解決了家裡很多不必要的糾紛。阿娟也做了一個修煉者應該做的,為此大哥大嫂始終認可法輪大法太好了。

修煉後,阿娟和家人的身體和心態都變好了,其養豬場也成了當地小有名氣的龍頭企業,來參觀的人很多,曾上過當地的經濟電視台,接受過記者的採訪和大會的表彰,一時間成了這個地區的名人、首富,很多人都知道她們是修煉法輪功的。

阿娟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恩賜。如果沒有法輪大法,也許自己的墳頭都長草了。

三、遭迫害 一貧如洗不氣餒

這時,共產邪教教主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開始了。

江澤民一心想當神,要人們像崇拜毛澤東那樣崇它,沒想到黨員幹部們,卻把它和宋淫亂的事傳遍全國。

江澤民總想聽別人讚揚自己,結果到處讚揚法輪功與師父的聲音,把江澤民差點妒嫉死。同時它聽說各大部委的高官都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比包公還包公,江大貪污犯哪能睡著覺,非要除去法輪功,藉此打擊政敵。

共匪逼迫阿娟放棄修煉法輪功。阿娟表示:這絕不可能!我的命是大法給的,我全家人的健康和好的生活也是師父賜予的,做人不能忘恩負義。

一天夜裡惡警突然闖進其家綁架了夫婦,小雷被非法判刑五年,阿娟被非法判刑七年。

一夜之間,一個養殖專業戶,幸福的小康之家變的一無所有:什麼都沒了,豬、狗都不知哪去了;

孩子兩次失學,有時流浪在外,後來被好心人收留;

智障的二哥成了流浪漢,每天靠在垃圾里找吃的,靠撿破爛為生,成了街邊有名的小髒人。

過年了,家家戶戶團團圓圓,兒子和傻二伯只有抱頭痛哭。

這就是共產邪教危害社會的鐵證。

五年後,小雷回來看到的是:處處一片荒涼,別說豬舍,連住的房子都快塌了,兒子和二哥幾乎不敢相認,二哥瘦的皮包骨,一股風都能吹倒,家裡什麼都沒有,沒吃的、沒喝的、沒燒的……。

小雷沒有傷感,沒有消沉,去野地里割人家丟棄的玉米稈當柴燒。

因家住在溝邊,有人不要的破家具扔到溝里,就拆了當木頭燒。

有一次小雷竟然拆出好幾百元錢,那時這幾百元錢對他們家來說來的可真是太及時,但小雷想到自己是堂堂正正的法輪大法弟子,毫不猶豫的在找不到失主時就把錢捐了出去。

他們確實需要錢,但他們要走正路,這是師父教廣大修煉群眾的。

共產邪教因霸占國家,可肆無忌憚的搜刮剝削百姓,只要有十幾億人質在手,共匪就可盡情的吃香喝辣聲色犬馬。把百姓剝削的窮困不堪,反過來給點救濟款,讓你感恩戴德。

而廣大法輪功群眾得靠自己勞動生活。沒吃的,小雷就把家裡能換錢的東西清理清理,統統拿出去換了幾千元錢,買點吃的,剩餘的錢買了一輛三輪車開始拉活兒養家。

小雷能幹又講信用,而且收費比其他人少,漸漸的人們都很信任他,他的活兒就多起來了,五十多歲的人拉著大板子往七樓扛,有時干到半夜。阿娟回來後全家出動一起工作。

四、善心待人  深受信任

為了能多掙點錢重建家園,阿娟去給人當保姆,伺候一個病中的老太太。

老人是某支書的母親,得了腦出血,大小便失禁,有時弄的到處都是,衣服上、床上、被子上都有。她的兒媳婦嫌臭,就把老人住屋的房門關上,以免臭味跑到走廊和他們的屋裡去。

阿娟用修煉人的心態看問題,不抱怨,也不嫌髒,對待老人就像親人一樣,隨時擦除、清洗身體,換洗衣服。

阿娟知道大法能救她,有時間就給老太太念大法書,讓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果然,老人身體恢復的很好,漸漸的不那麼累人了。但是她的兒媳婦卻是信教的,信的不是正宗的基督教,而是馬列共產邪教為迷惑眾生搞出的偽基督教信徒,表面上讓人們信耶穌,其實是讓人們信反神的共產黨。

她見阿娟為人怎麼這麼好,就勸她信基督,阿娟表示自己有信仰,真善忍與聖經是相通的,自己雖然沒修煉基督教法門,但是法輪功師父認可耶穌是正神,對耶穌也是尊敬的。

她因為阿娟不信中共搞的偽宗教而生氣翻臉,背地裡找了個保姆就突然結帳辭退了阿娟,說要多給一百元錢。阿娟沒要她那一百元錢走了。

 

阿娟心裡有些苦澀,她家辦事太不近人情,太不懂道理,老人在最難伺候的時候是自己辛辛苦苦照顧她,使她身體很快好轉,不求感謝,但連個招呼都不打就這樣趕人……。

保姆工作不難找。過了一段時間,阿娟正給另一家看孩子呢,忽然接到大隊書記的電話,說還讓其去侍候自己母親,表示趕走阿娟後老太太很不高興,道:「這些保姆哪個都不如煉法輪功的那個好,我就要那個煉法輪功的!」

沒辦法,大隊書記只好又來找阿娟,並說會給比別人家高的工資。阿娟道:「我現在給別人家干呢,得新僱主同意才行。」他們兩家經過協商,阿娟就又回到老太太身邊。

阿娟對其道:「我想教老太太煉法輪功,這對你媽恢復健康是最好的。」

大隊書記道:「只要我媽高興,你就教她吧。」就這樣,老太太通過煉法輪功,身體恢復的特別好。

一天惡警又去其家騷擾阿娟,沒找到人,就來到大隊書記家。

大隊書記在路邊遇到警察,對他們道:「你們可不能動她,她是個好人,她得伺候我媽。」

惡警沒聽,還是進了屋。

老太太看他們來了當即翻臉道:「你們如果把她帶走,我要有什麼事你們負責!她這麼好的人,你們抓她干什麼!」

警察一看帶不走,就讓阿娟去另一個屋,遭到拒絕,老太太也不讓娟離開她身邊。

警察一看沒辦法,就又讓阿娟簽字放棄法輪功還得辱罵批判師父與大法真善忍,娟仍然拒絕,老太太也不讓簽。

惡警理虧沒辦法,就說要星期一去派出所送去一千元錢,老太太一聽,拄著拐棍站起來道:「她哪來的錢?沒錢!你們干什麼,她犯了什麼法?你們這麼好心解救痴迷的人?」警察一看只好作罷。

現在老太太八十多歲了,身體健康,滿面紅光,每天學法煉功,見人就說大法好。她的整個家族,幾十人都從阿娟和老太太身上見證到了大法的超常,都認同大法。

五、事事為他 時來運轉

阿娟家附近有段路坑坑窪窪,尤其是遇見下雨、下雪天很不好走,其家雖然條件不好,但大法弟子要替別人著想,這對夫婦就利用閒暇時間自費把那段路鋪好了,看到別人走著方便,夫婦心裡也很高興。

其家和鄰居家中間的路很窄,鄰居家是做水果生意的,他家拉水果的農用車開不到院裡,只能把車停在胡同口。

所以丟水果是經常的事,有時有人還故意把西瓜之類的水果弄破。

阿娟夫婦知道後,就決定自拆重建院牆,加寬路面,讓他們能把車開到自家院裡。鄰居感激不盡,再也不擔心丟水果的事兒了。

阿娟坦言:「如果不是修煉大法,我是決不會這麼做的,這可是我家的宅基地,況且現在城郊的地都很值錢的。」

經過幾年的辛苦付出,夫婦終於在自家的大院蓋上了兩大排房子,這在村子裡也是很醒目的。

在村民看來,其家落魄到這個地步是很難再迴轉的,沒家破人亡就不錯了。

沒想到幾年的光景家業又起來了,用他們的話說,「我們沒經歷那些事,都沒能力蓋上你家這麼氣派的房子,你們被共產黨整成那樣,卻沒耽誤過好日子!」 所以很令鄉親們羨慕。

這一切有力的證實了修煉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在師父的教導下都是實實在在過日子的好人,好人有好報。而共產黨才是危害社會的邪教,歷次運動害的無數人家破人亡。

也有妒嫉的壞人,跑到大隊說煉法輪功的把自家院子都蓋滿了房,意思是「非法建築」。

村幹部回復道:「你們如果都能趕上煉法輪功的就好了,人家最起碼肯干,能幹,心眼好,修煉法輪功的蓋房咋干涉到你了?」

阿娟的大伯哥是高級教師,夫婦修煉大法前兩家矛盾很深,他們被共匪偽法院非法判刑,遭到迫害,他們對法輪功很不理解,這麼多年對弟弟不理不睬。

阿娟家蓋上房子後,正好他們做買賣需要庫房,阿娟就無條件的把房子讓給他存貨,省下了他們租庫房的錢,就這樣逐漸轉變了他對大法的看法,他發自內心的說:「這法輪功太好了,我要是國家領導,我就讓所有的人都煉法輪功,都變成好人。」

那個智障傻二哥在大法的薰陶下也變的聰明多了,什麼活兒都會幹,幫了很多忙,人變的善了,對大哥的怨恨也逐漸化解,一次聽說大哥得病了,他急得一直念叨大哥快點好吧,遇到警察來就趕緊給通風報信,那個過去的「小髒人」不見了,六十多歲的人,大家都說他像四十多歲,阿娟一家人都很喜歡他。

六、點滴小事中證實法

這麼多年,大法已融入阿娟的生命中,那種從法中修出的善貫穿到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進貨時發現貨主多找錢,夫婦從不貪占,都會如數退還。

有一次,貨主多找了四百元錢,回家後仔細一算才發現,就給他們打電話說明情況,把多找的錢給他們送了回去。

貨主感動的道:「我做買賣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多找錢還給送回來的。這年頭,你們這樣的人太難找了。」

有一次小雷在一個大院見到一個塑膠袋,打開一看整整七千元錢,就滿院子喊:「誰丟錢了?」

失主對他道:「這錢是我用來進貨的,如果丟了,不但進不了貨,還不知多久才能掙回這些錢。」他千恩萬謝。

前幾天,夫婦騎摩托車去辦事,在路中間發現有個女孩站在一輛轎車旁很著急,前後有不少人停下來詢問,其中還有一個警察,但問完都走了。

夫婦騎到跟前時,那個姑娘懇求道:「求求大叔幫忙給我點油吧。我出來時沒注意車沒油了,現在停在這兒動不了了。」

小雷一看自己的摩托車也沒多少油了,就道:「姑娘,你別著急,我去給你打點油來,你先等著,我一會就回來。」

小雷找到附近的加油站給她買了汽油回來加上,姑娘特感謝,非要多給錢。

阿娟心想:救人救其本質才是最重要的。就藉機講起大法美好真相,道:「姑娘,大冷的天,我們也很想快點回家,也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我們是學法輪功的,師父告訴我們要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做事為別人著想,所以才幫你這個忙。」並叫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姑娘聽後點頭。

每一個大法弟子遇到這種事都會這樣做的,都在平凡的點滴事中實踐真善忍。

有人很佩服夫婦,阿娟告訴他們道:「你們知道是什麼力量讓我們遇到這麼大的難不消沉,堅強的走過這場磨難嗎?就是法輪大法,因為大法已深深紮根在我們的心裡,大法讓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返本歸真。」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