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我的幾個故事

大陸大法弟子 麒麟


【正見網2019年02月05日】

明慧網上登了很多震撼人心的故事,這裡我講幾個身邊的故事。許多年過去淡忘了許多細節,可回想起來還是很震撼。

1、去勞教所的同修

 許多年前,出差到北方,聽同修講的故事。

迫害開始後,當地有一個老同修,對為什麼被迫害一直想不明白,對勞教所同修被轉化更不理解。

有一天,終於想明白了,我們被迫害是他們警察不明白大法好,同修被轉化是同修被嚇糊塗了,這樣不行,我得跟他們說說去。先去勞教所說說,勞教所在哪裡,不知道啊,於是問師父,「師父啊,我怎麼能去勞教所呢。」第二天,一個警察開著車帶著大隊書記到他們家,說,「跟我們走一趟。」她問:「去哪裡?」,「去勞教所」。她一聽,那個高興啊,「謝謝師父,我可以去勞教所了。」無任何手續將她關進去了。進去後,逢人就講,同修,一個一個的歸正了,警察一個一個都明白了。有一天,有個人對她說:「別講了,這裡有監控的攝像頭」,她不明白攝像頭是干什麼用的,那人就跟她說:「警察通過攝像頭可以看見你的一舉一動」,她問那人說:「那我講話警察能聽到嗎?」那人說:「能啊」,她很高興,就衝著攝像頭講真相。某一天,煉完功,想想勞教所里的所有人都明了真相,沒啥事了,心裡就跟師父說:「師父啊,我要回家了。」第二天,還是那個警察開著車帶著大隊書記把她接回家。沒有任何手續。

回家後,她在她家的小賣部上掛了一塊「退黨中心」的牌子,有天,有個外地人看到後就報了警,警察來了,對那外地人說,「是你報的警嗎?」那人說:「是」。警察說:「罰你兩百塊錢」,那人以為聽錯了。警察說:「沒錯,就罰你,等哪天法輪功平反了,錢再還給你。」

 2、   講真相的同修

許多年前,有一次到外地出差,有兩個同修到賓館看我,有一個女同修是第一次見面,不善言辭,靜靜的聽我們交流。走的時候我送她們。事情發生在我們到達一樓出電梯的時候,我們剛出電梯就有五個企業高管模樣的人進了電梯,這時走在我前面的那個不善言辭的同修突然轉過身,對那五個人講真相,在電梯關門之前將五個人全退了,然後優雅的回過身來與我告別。天那,這麼短時間裡,還能講真相?還能講成?還能退了那麼多?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我連講真相的意識都沒有。什麼是差距。這巨大的差距,讓我蒙了好長時間。事後,我仔細回想她講真相的過程。她問第一個人,「你是黨員團員還是隊員?」第一個人回答,「我是黨員」,她接著問,「我幫你取個什麼什麼名字把黨退了好嗎?」,對方回答:「好」。問了五遍,退了五個。那五個人就像五個聽話的小孩,在回答姐姐的問題。

3、沒有安全概念的同修。

有一天,一個同修說她們小組的一個同修,一點也不注意安全,講真相不分場合不分地點,見人就講。希望我和她交流安全問題。我欣然領命。見面後,她很高興,沒等我開口,她就開始講她是如何得法的,如何克服困難去北京證實法的,如何正念闖出魔窟的,如何講真相救人的,體會到師父為我們 、為眾生的得救如何心急的,自己在講真相方面是如何做的不足。滔滔不絕的說了兩小時。最後希望我給她提提意見。面對一個把三件事溶入了生命本能的大法弟子,我張口結舌。從見面到分手,我沒說出一句話來,心中只有兩個字「差距」。

4、去監獄的同修

遇到一個外地同修,講了他的一個故事,他們當地有個很堅定的同修被在監獄迫害了很多年,傳出的鳳毛麟角的消息很讓同修們擔憂,於是,他決定去監獄探望。到了監獄,警察看了他的身份證說:「按規定,不是直系親屬不能會見。」(該同修因為堅定不轉化,家屬也不讓見。)他說:「我是代表某某地區的大法弟子來看望他,今天一定要見到他,否則我們不放心,我知道你做不了主,請你們能做主的領導來。」層層請示,最後監獄長出面解釋無效,破例同意會見,結果被迫害的同修不明事情緣由(兩同修之前從未見面),拒絕會見。監獄長說,「你看,是他自己不願意見你」,他說:「他不出來見我,那我就進去見他。」面對如此坦然平和的同修,監獄長再次破例同意,監獄的門為他打開,十一道鐵門打開後,看到了同修,坦坦蕩蕩地和同修交流了一個多小時,監獄長親自送出。

5、沒錢的同修

有一個同修,從勞教所回來。失去了工作,家庭矛盾當時很激化,迫於無奈,懷揣著僅有的五百塊錢外出謀生,干什麼虧什麼,可三件事一直沒停,半年後的一天,兜里僅剩十塊錢。

他想,今天過後就沒吃沒住了。怎麼辦,想不出辦法,想不出乾脆不想了,先講真相,講了一天真相,北方冬天的傍晚,他真是饑寒交迫。此時,看到一個大個子向他走來,他想又來了一個聽真相的有緣人。他剛一開口,大個子說,「別講了,我本想給你講真相的。」遇到同修了。大個子把他帶回了家。在大個子家住了快兩年了。(在同修幫助下一有了工作,衣食無憂,順便講下大個子,大個子夫妻都修煉。家裡房子多,同修開玩笑說他是宋江轉生,同修有困難,從不推辭,因各種原因,在他家住過的同修不知有多少,他還總是在關鍵時候出現。真是及時雨)。半年後,當我再遇到他時,他告訴我,他現在有錢了。有了幾百萬,最多一天賺了五十萬。我以為他在開玩笑。「就憑你,論學歷--中專,論體力--就那小身板?」我取笑他,他象個小孩似的得意洋洋的說:「你以為錢是你賺的?都是師父給的,師父看我聽話,就給我了」

6、用心背法的同修

很多年前,有個同修,他用了很大的精力在研究,佛經,易經,大法。研究哪個說的更有道理。有一天,突然明白了,大法太好了,於是,他白天學晚上看,只要有時間就學。不知學了多少遍,三個月後,《轉法輪》通篇會背。終篇不遺一字。

7、面對邪悟的同修

有個同修給我講一個故事,在外地有一群二三十人的邪悟的人在聚會,當地一個同修,把他帶到會場就離開了,他不明就裡,當知道是一群邪悟的人時,已無退路,於是就跟他們交流一下,各說各的,相互不服。他知道靠語言是無法說服他們,他提議,「師父說:重大問題看明慧網的態度。我把你們說的話記錄下來,發給明慧網,看明慧網怎麼回答。」於是,他把他們的話記錄下來,核實無誤,利用現場電腦發給了明慧網。並把自己電話號碼留下,可以打電話給他諮詢明慧答覆,然後離開。過了幾天,明慧沒有答覆,可有幾個人陸續打來電話,告訴他知道錯了,走了回來。

8、被車撞的同修

再講一個小故事,有個同修騎電瓶車被小車撞翻了,一點事沒有,她很高興,準備和司機講真相,看著緊張的司機,她安慰的說,「沒事,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司機立馬回答:「我已經三退了。」她先是一愣,接著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