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煉法輪功的人真好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2月28日】

玉蘭有一個頭痛病,黃曆六月間都要包頭巾、戴帽子睡覺,痛起來的時候,起不了床,做不了家務。九六年七月,頭痛病又犯了,躺在床上幾天都起不來、痛的厲害,吃了三個療程的藥也不見好。她想:丈夫阿盛胃病那麼嚴重,一身的毛病,一煉法輪功就好了,脾氣也好了,我也來煉法輪功吧!又不用花一分錢。

玉蘭煉法輪功才幾天,頭不痛了、好了,從此再沒痛過了。她覺的這個功太好了,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一夥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

九九年九月底玉蘭和阿盛到北京去證實法,到北京燕郊租了一個房子,那時南來北往的同修很多,有時他們租的房子住了七、八十人,大家一起學法煉功。有時只有幾個人,也一起學法煉功;呆了一個月,玉蘭就回來了。

幾天後,阿盛到天安門證實法,被非法關進了看守所,遭法院誣判兩年監獄。二零零零年四月份的一天,玉蘭又去了北京,到了信訪辦,對屋裡的人道:「我是來上訪的,為什麼我們學真善忍做好人被抹黑為邪教,難道吃喝嫖賭才是正教嗎?」未能多說就被綁架回了原籍,關進了婦教所四十九天。出來時,家人又被共匪勒索了三千元現金,沒有收條、也沒任何手續。

(一)「煉法輪功的人真好!」

阿盛有三兄弟,父母把老大留在身邊,老二被過繼給遠房親戚,阿盛被過繼給無兒無女的五叔,五叔倆口子就是玉蘭的公公婆婆。九八年婆婆去世後,八十歲的公公就和她們一起生活。九九年之前,公公學法煉功,身體很好,九九年打壓後,因害怕共匪就不煉了,身體就開始不行了。

公公在世時,大嫂有時會來看公公,看到玉蘭對公公這麼好,她觸景生情的道:「你怎麼對公公這麼好?!公公有這麼好的八字,碰到這麼好的媳婦。我怎麼沒公公這麼好的八字,我的幾個兒女,沒有一個有你這麼好的。」說著就大哭。

玉蘭道:「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是我師父要我按真善忍做個好人。」

她又道:「我四、五個兒女沒有一個有你這麼好的。」

玉蘭道:「你兒女沒修大法,如果修大法也會有這麼好的。我為什麼對公公這麼好,是因為我天天讀《轉法輪》,才知道人要做好人重德行善才是對的。」 大嫂來三次哭了三次,每次都道:「你怎麼對公公這麼好!煉法輪功的人真好!」

外人看到玉蘭忙裡忙外的,每次就問:「你怎麼對公公這麼好?他是你的親生父親嗎?」玉蘭:「他是我的公公。」

他們道:「我們應該聯繫電視台讓你上電視報導,讓大家來學習你。」

玉蘭道:「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們的師父要求我們廣大修煉人要無私無我處處為別人著想,何況是我的公公呢!不必上電視台,也不必打廣告,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共產黨的電視台只能歌頌吃喝嫖賭的黨員們,不但不會表揚我們,還極盡抹黑我們大法。」

(二)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比給我錢更好

玉蘭在鬧市區有一棟兩層樓的房子,鄰居要蓋新房子,沒有地方放攪拌機,他們就商量,把玉蘭家旁邊的小房子拆了,放機器攪拌砂石。玉蘭二話沒說,同意了。玉蘭出入沒有路走,水錶也被他們損壞了,還占了家裡一些地基,也影響家裡採光,玉蘭也沒有怨言。心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一定要替他人著想。

大法弟子有容人之量,可常人卻不同了。後面的鄰居見新房子影響了自家採光,要他把房子拆了,男老闆急的幾夜沒合眼。這樣一對比,他們就非常感激玉蘭,道:「你這人太好了,我們占了你的地基,補償一點錢給你吧!」

那時玉蘭家生活確實很缺錢,但是她分文不要。

玉蘭對那老闆道:「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是李師父把我這個曾經很自私的人,變成講道德的人。你們不用給我錢,只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來也愛幫助別人,比給我錢更好!」

無人時,玉蘭望著天上的太陽自語:雖然現在經濟困難點,但總會過去的,陰雲永遠遮不住藍天。老闆與家人從此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其家爺爺有一個腳痛的毛病,念了腳都不痛了。確實溝通宇宙中的良性生命與能量對人身體太好了。

鄰居新房子建好了,一個鄰居對玉蘭道:「你簡直傻的像一頭豬,地基都讓給別人,也不要錢。」玉蘭只是笑笑。另一個鄰居對新房的男老闆道:「人家對你這麼好,你也得回報一點,幫她把打穀場打好。」 不久,老闆真的幫玉蘭家把打穀場打了厚厚的一層水泥,還幫其家做了一個防盜窗。這不是玉蘭的初衷,她只想為他人好,可卻得到了他人真心的尊敬與回報。玉蘭本想給錢,但是當時確實拿不出錢,只有在心裡謝謝人家了。

(三)誠念「法輪大法好」的神奇

有一次,玉蘭帶孫女在戶外玩耍,一個小朋友把其孫女的頭上打了一個雞蛋大的包塊,象石頭一樣硬。玉蘭沒惱沒怒就跟孫女道:「我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溝通宇宙中正的生命與能量。」不到一分鐘,包塊消下去了、平了。

有一天上午,小女兒打電話來,要玉蘭馬上到醫院,因其女兒發燒、嘔吐。婆婆正帶她在去醫院的途中,要求快去幫忙。玉蘭趕到醫院看護孩子,其奶奶去掛號,她就跟外孫女道: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孩子當時不念。玉蘭又拿出一張護身符,道:「我們就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越念聲音越大。

等奶奶掛號回來,一齊去見醫生,醫生量體溫、聽肺部,都正常,就道:「你們回去觀察,下午有異樣再來,我還在這裡。」三人上了公交車,其奶奶道:「孩子臉色變紅潤了,不嘔了,真怪事了!」玉蘭:「我們剛剛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了」。奶奶把孩子帶回了家。玉蘭也回了家。下午,打電話過問外孫女的情況,其奶奶道:「孩子好了,沒事了,都吃稀飯了。」

(四)明真相的世人

一次跟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士講真相為她三退,玉蘭問她貴姓,她連忙把手機打開讓其看,道:「我叫這個名字。」玉蘭一看是「白蓮」,就道:「一朵潔白的蓮花,人如其名,好。」用白蓮為她退出了黨團隊。

有一次,跟一位男士講真相,講到了江澤民,男士接過話道:「江的父親江世俊是一個日本漢奸,他本人是一個賣國賊,做了好多壞事,貪腐治國,傷風敗俗,迫害佛法。沒幹一件好事。」 他比玉蘭講的還全面。

玉蘭問:「你怎麼知道這麼多?」男士道:「我看了《江澤民其人》這本書才知道的。」玉蘭問:「三退了嗎?」他道:「沒有。」玉蘭道:「幫你退了好嗎?」男士道:「好!」

二零一七年,馬列共產邪教「十九大」的時候,要基層幹部對法輪功人士搞所謂的「回訪」。

第一次來玉蘭家三個人,玉蘭夫婦就跟他們講真相。當講到:「江澤民不是好東西!」時,那些幹部也道:「他確實不是一個好東西。他吃飽了撐的,沒事整法輪功連累我們!」過了二十多天,又來了一個,他看到了客廳里掛了一塊「真善忍」的匾,玉蘭就指著匾上的「真善忍」道:我們就按照真善忍做人不好嗎?那人道:「好!」就走了。

其實許多作為黨、政、機關人員,當然知道法輪功修煉者都是好人,他們只是為了現實中那點蠅頭小利,被脅迫上了江澤民的賊船。法輪大法慈悲,網開一面,機會一給再給。

但是邪惡之徒機會卻越來越少了。那些落馬的老虎全是迫害大法的江澤民血債幫成員,最近兩年習近平集中清理血債幫基層幹部。這些年那些死不悔改的邪惡之徒,出車禍得怪病,家人跟著倒霉的數不勝數。神的慈悲善良是不可褻瀆的。

以上僅是玉蘭修煉中的小故事。

親愛的朋友,您如果想了解法輪大法的美好、玄妙、殊勝,請您親自上法輪大法的相關網站去了解,或去尋找您身邊的大法學員索取大法書籍吧。願有緣人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