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漠北雄渾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4月12日】

本文要寫的經歷主要發生在阿爾泰山以北、以東到外、大興安嶺以西的廣大地區,這包括現在哈薩克斯坦與俄羅斯交界附近地區(原來的唐努烏梁海地區、外蒙、內蒙古大部)俄羅斯亞洲部份的西部。地形以山地與沙漠為主,貝加爾湖為主要湖泊,也有幾條外流河和內流河,黃河從內蒙中部穿過。外蒙古地區是亞洲寒潮發源地。當地以畜牧業為主。種植小麥、馬鈴薯等。因為寒冷與風沙的侵襲人口密度較小。地理上基本概況如此。

在歷史上這裡曾是突厥、匈奴、蒙古等部族所生活過的地方,這個地區在歷史上發生的故事有漢朝時蘇武在北海(今:貝加爾湖)牧羊和昭君出塞等等故事。

在這一帶,蒙古國的色楞格河、土拉河、鄂爾渾河等流域以及北杭愛省、布爾干省、東戈壁省境內發現舊石器時代遺物年代都在大約2-1.2萬年之間;在今俄羅斯境內的庫拉馬二號舊石器時代遺址,遺物距今5萬年;(資料來自《東北亞史》)在內蒙留下的人類早期足跡就更多。咱就不一一列舉了。

根據譯自英國的出版物:《DK兒童歷史大百科全書》一書P23頁中記載:大約公元前5000年,中國黃河流域的居民從西伯利亞進口玉石。由以上資料可見這一地區也早就有人類活動和文明的存在。

對於中華文化圈內的各地本土文明我們還需要交代一下:在現在的考古發現中,在中華文化圈內新舊石器遺址很多,這些遺址之間有的互相之間有著繼承和影響關係,有的就是相對比較獨立。我所知道的史實是:創世主在地球表面山海地貌形成,並穩定之後,劃定了在某個範圍開創「中華神傳文明」為了最終在人間洪傳宇宙大法鋪路和奠定人認識法的文化。因為這個區域很大,創世主直接安排與開創了中心區的文化發展,而一些邊緣或者輔助區,那是創世主指定或安排某些神去造人、開創文明、安排人在那裡生活,等到創世主所開創的神傳文化的核心部份發展到那裡的時候,再融入中華神傳文明系統之中。神安排事情是非常多元與複雜的,絕不是簡單的繼承和DNA傳承。

說到DNA這類的基因傳承,現在人用基因圖譜來研究人類的起源和發展,現在持這種學說的人認為人類祖先發源地在非洲,是由一個最原始的女性「夏娃」而產生的。這類論點被媒體一再渲染。已經被很多人所接受。

但我對這種說法持保留態度。因為宇宙是一個智慧體,在宇宙中我們修煉界的人都明白,是分很多層次和境界的,在不同層次與境界中都有不同狀態和能力的生命。這裡的很多生命我們都可以叫做「覺者」或者「神」,然而在不同境界中都有不同境界對生命和物質的不同要求。正如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論語」中說:「大法還造就了時間、空間、眾多的生命種類及萬事萬物,無所不包,無所遺漏。這是大法真、善、忍特性在不同層次中的具體體現。」

那麼在人這一層次中,大法賦予所有參與造人的神所造出來的人,也是符合「人」這種生命將來得法的物質構成。所以才出現人類的不同種族基因圖譜非常相近的現象。舉個通俗一點的例子:父親拿出一塊泥分給幾個哥兄弟,讓他們按照自己的樣子捏泥人,那他們捏出來的泥人,肯定在外表上很相像,但又會有點差別。但物質構成上算得上是一種。

從遺傳學角度來看,我們都知道近親結婚後代患各種疾病或先天殘疾、痴呆的比例非常的大。那麼如果人類「單」元繁殖,後代自行婚配,那不出幾代就該毀滅了。再加上那個時候環境非常惡劣,人的壽命也很短。所以人類從一個原始人發展起來的學說根本無法成立。所以我們在傳說或者史書上說的,某個部族受難之後只留下一個人兩人去自行繁衍,根本就無法成立。事實上都是神要留下某一部族,讓某個人遇到其他人,然後在從一個小群體結識更多的群體,這樣一點點的逐漸繁衍,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人丁興旺」、「智力超群」。

而且這裡還涉及一個問題就是當其他的神看到創世主有如此系統安排,在中華神傳文化圈之外安排那裡生命存在狀態的神如:耶和華,有的也安排他們的生命與中華文化圈內的生命產生各種交集(貿易、戰爭等等方式),為的是讓他們的生命也有機會到時能聽懂大法、明白生命的真相、從而得法,也是結緣的一種表現。這樣一來很多事情就變得更為複雜。

如果從立足於實證科學的考古角度而言那經常會出現認識上的誤差。比如某一個族群有100個是華夏子民,有10個是外來人,但經過戰爭或者天災,只有5個華夏子民和8個外來人被埋在了一起。而這座墓葬在當今被發掘出來,人們就會誤認為這個族群外來人居多。這類的事情是常有的,所以我們通過考古只能知道歷史上一些零星的片段,而無法知道整個全景。就好比一部完整的電影膠片被剪斷、弄亂和遺失了大部份一樣,再組合起來與真實完整的那部電影,那差距可就太大了。

這些咱就不多說了,只說,在中原民族處於商朝時期,某個因為戰爭或者遊牧等各種原因北遷和東進的部族,當他們遇到當地的人時,那就是時戰、時和,因為那裡很冷,到了貝加爾湖畔,這個部族已經筋疲力盡,而且很多人都身染重病。此時大家對前途都很悲觀。(本篇主要說外蒙和其以北尋法的故事,關於內蒙尋法的故事請參見《輪迴紀實:草原尋法》)

在部族中有一位叫阿雅的女孩見到部族處在危難之際,來到貝加爾湖畔,跪在那裡哭著祈求上蒼能給部族一個出路。正在祈求的時候,從貝加爾湖中心的位置冉冉升起一束白光,慢慢的來到阿雅的近前,阿雅先是一愣,望著這束白光不知所措,過了片刻,白光暗淡,裡面有一位身著白袍的老者出現了。這位老者非常慈祥的望著阿雅,阿雅看老者如此慈祥,覺得他不是壞人,就對老者說:「我們的部族再這樣下去就有覆滅的危險,怎樣才能挽救他們的性命呢?」老者一笑,我有辦法救他們,但我有一個條件,因為你與這裡有緣,你需要留下來。」阿雅為了挽救部族,也就答應了下來。白袍老者隨著阿雅走到了部族百姓之中,給他們治病、療傷,和傳給他們在這裡生活的各種技能,並引導他們到一個離這裡不算遠也不算近的廣袤草地(相對而言)去遊牧。這樣這個部族也有了繼續生存下去的希望和前景。

阿雅就留在了白袍老者的身邊,白袍老者先後帶著阿雅走遍了這裡的群山,也見到了一些神仙和修行的人,他們對她說了很多關於修行的道理,當然阿雅也吃了很多的苦。最後阿雅被老者帶到了貝加爾湖的湖底,在湖底,阿雅看到了很多地面上看不到的景象和事情。這裡也是一個非常豐富的世界。一些神仙在這裡生活的很熱鬧。

時間一長,阿雅和神仙們都熟悉了之後,阿雅問他們為啥在這裡呆著?神仙們說,這裡是將來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宇宙大法中心之地的北方屏障,(整個人間都是創世主洪傳大法的地方,眾生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得法、修煉,中土只不過是「中心」或可叫「主戲台」罷了。詳情請見法輪大法系列經書)

我們在這裡駐守,是為了防止一些從北方極地來的妖魔禍亂中土。(他們說的更為確切的表達是北方極地所對應的空間,那裡有很多不好的生命,守護在貝加爾湖(包括山上和湖中)那裡的神算作守護中華神傳文化圈最外圍的,當然加上外興安嶺、阿爾泰山。)阿雅一聽心裡一震,馬上問:那創世主什麼時候在能在中土傳大法呢?神仙們說,那好像得等幾千年之後。阿雅頓時很鬱悶。白袍老人寬慰她說,你可以一邊學著修行,一邊等呀!阿雅聞聽覺得也有道理。於是在這裡與那些神仙們學習修行的方法。也具備了很多的神通。

因為她具備很多神通,也經常去看望她的部族百姓們,經常為他們排憂解難,大家都叫她神女。她也把所知道的在幾千年之後在中土會有創世主下來傳宇宙大法的事情告訴了百姓們。百姓們也都期盼著這一天能早日到來。

因為阿雅不願意離開這裡,所以在後來的輪迴轉生中,在這一地區轉世的次數還是比較多的,後來隨著這裡文明程度的不斷加大,阿雅的境遇也隨之改觀很多。

在秦漢時期這裡是匈奴的地方,在此時,中原帝國與匈奴發生很長時間的戰爭。在這個時期發生了「蘇武牧羊」和「昭君出塞」的故事。而阿雅在這兩個故事中都扮演了很重要,但非常讓後人忽略的角色。具體是什麼不用細說。

咱就藉此機會說說「蘇武牧羊」的真正意義。蘇武在北海(貝加爾湖)牧羊,堅持自己是漢臣這一思想不更改。表現了一種對大漢王朝忠貞的信念。其實從神傳文化的角度而言,蘇武此舉是讓匈奴舉國上下的人們了解漢文化的精髓——忠貞的表現,為了這裡的人們能到時候認識創世主所傳的大法做鋪墊。

漢朝被稱作「禮儀之邦」。做事情都很講道理和禮儀。匈奴人當時卻很野蠻,打仗逃跑別人不會恥笑。而漢文化中卻對此認識不同。忠貞方面也是如此。

蘇武在這裡不是一年兩年,他在這裡堅持了十九年,這就不是簡單的堅守信念就能解釋的了得。其實在這個過程中貝加爾湖的山上與湖中的神都對他有很多的幫助。他的身邊的人子對他也是很敬佩與支持。才能讓他在那個極其苦寒之地堅守了那麼多年!

說了蘇武,咱不能不提李陵和司馬遷糾葛。如果沒有李陵(飛將軍李廣的孫子)帶著五千漢軍攻打匈奴,被俘的事情,也就沒有太史公司馬遷為李陵仗義執言而受宮刑,在身心的痛苦中寫《史記》了。李陵雖然如同他的祖父李廣一樣英勇善戰,但天不隨人願,孤軍深入,雖然殺敵無數,卻敵眾我寡,在匈奴單于要撤兵的關鍵時刻,李陵卻被叛徒出賣,被俘。也許當時投降算作權宜之計,後來所發生的事情與誤會,與漢武帝大怒之下的做法,讓李陵無法回到大漢。蘇武來到這裡出使,本意傳達漢武帝通好的意向,卻因屬下干涉匈奴內政而受牽連,蘇武被扣押在匈奴。李陵因為與蘇武在(漢)朝中時很要好,就多次相勸蘇武投降匈奴。蘇武都沒有答應。即便蘇武被流放到北海牧羊,因那裡無人,一度靠吃積雪和挖鼠洞吃老鼠為生,十九年都不改漢臣本色,讓李陵和匈奴單于都十分的佩服。

李陵這個角色,我覺得就是上天給他安排的,要不很多事情事情發生的都是那麼湊巧,讓他非常的無奈,讓他的一生看起來很悲催。看來也是人力所無法為之的事情。就是讓他與蘇武一起演繹一段故事,從而襯托蘇武的忠貞與浩然正氣。(參考資料和文獻詳見附錄1)

再說王昭君,本來長的傾國傾城,怎奈那個畫師卻是貪圖財物之人,昭君未給,就將昭君畫得丑一些,結果匈奴單于向大漢提親,昭君主動應詔,願意遠嫁匈奴,昭君帶著一種和親的使命而來,其實更帶著家鄉(湖北)和中原的文化內涵而來,和親讓兩國不打仗,這也是世間人們能看得到的意義。實質上同樣是奠定匈奴人對中原文化的認知,從而為今朝得法做鋪墊。阿雅在這兩件事請上都起到了很好的橋樑作用;同時對蘇武和王昭君在思念中原時起到了安慰的作用。

因為阿雅經常在內陸苦寒之地輾轉,後來神就讓阿雅在明成祖時期,陪著鄭和下西洋,看看大海和感受一下熱帶的風情。因為她的很多因素與她的部族連帶一起的,她們一起都曾轉生在熱帶,但因為她們最初是在那苦寒之地出現的,加之在轉世時發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所以今生她們就在莫斯科得法。這些就不一一細說了。

這正是:
部族為活向北遷
極地苦寒遇神仙
忍苦等待千載緣
終遇大法快回天

附錄:

1、該段參考的資料有《史記》中的「李將軍列傳」「太史公自序」、《資治通鑑》卷二十三「漢紀十五 孝昭皇帝上」、「圖說天下.探索發現」系列《歷史真相》「將軍百戰身名裂」一文,及《中國那些事兒——秦漢》中的篇章:「李陵叛投匈奴」和「蘇武牧羊」。

為什麼寫一兩段文字要查這麼多書籍呢?因為不同書籍對一件事情的記載角度不同,取捨也不同,所以要綜合起來看,而且要事出有依據。

2、還有,為什麼在輪迴類的文章中我要用一半甚至更多的篇幅寫不同地區文明發展歷程和某種文化意象的內涵呢?因為我覺得一個生命在尋法的過程中離不開這些。人們常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個水土,就不僅是單指這個地區的自然環境。人文歷史環境也是對人們的影響很大,而且各地文明發展的過程本身也是為了奠定今朝的發的文化內涵的。所以我就在這個輪迴系列中寫了各地的本土文化和文明發展歷程等。希望讀者能理解我的用意。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