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興安風采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4月13日】

本文要記述的經歷涉及到大興安嶺、小興安嶺和外興安嶺及北端支脈,延伸到楚科奇半島、堪察加半島、黑龍江及其支流流域及庫頁島,國內部份不包括松嫩平原。興安三嶺一年四季色彩分明,非常的壯美,植被和動物非常多,國內這邊因為長時間的亂砍亂伐,森林覆蓋率減少了很多。

說到外興安嶺的北端支脈及堪察加半島,很多人從考古學的角度來看,覺得與中華文明的關係似乎不是很大。其實不然。請看下面的研究成果:「經過學者長期參與研究後,現在一般都認為,印第安人是蒙古人種的一支。大約在一萬二千至一萬五千年前,從亞洲東北部通過白令海到達阿拉斯加,又經過長期的不斷遷移和推進,終於散布到南北美洲的全境。近來還有一些認為,除蒙古人種外,有一部分印第安人是屬於澳大利亞的美拉尼亞人種。」

「印第安人的分布非常廣泛,種族也非常複雜。各個部落和種族間,各有自己的語言,膚色也不盡相同。他們分布情況大致如下:從北部的愛斯基摩人,加拿大的Algonquins,美國的Iroquois;在墨西哥則有阿茲堤克人、托爾堤克人;在下墨西哥和中美洲有瑪雅人;加勒比海有Arawaks;在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及周圍各地有Chibchas;在秘魯、厄瓜多、玻利維亞等安第斯高原有印加人;阿根廷和巴拉圭則有Guaranis,而智利則有Araucanians。」(以上引自《美洲古文明》)

1863年,一位叫布·德·布爾的學者,在西班牙馬德里皇家歷史學院檔案館裡,發現了300年前蘭達主教所記載的瑪雅人的許多傳說,稱從「海上神路」來過12個高文化的民族,他們帶來了先進的文明。在中美洲尤卡坦半島上居住著瑪雅人,他們自稱是「三千年前由天國乘涕竹舟經天之浮橋諸島,到科潘河畔種豆麥黍粟的農民。」這裡的「海上神路」和「天之浮橋」正好暗示了殷人的東渡之路。打開世界地圖,可以清楚地看到,由東海經朝鮮海峽,到日本列島,到千島群島,經勘察加半島南端,到北太平洋的阿留申群島,直達阿拉斯加,其間島與島的相距,大都不過十幾二十海里,真正是一座座「海上神路」和「天之浮橋」。(引自:《中華先祖開拓美洲》阿波羅新聞網)對此,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曾經在《美國法會講法》中有如下論述:「瑪雅人的文化,很多人都說與現在的墨西哥人有關係。其實跟墨西哥人根本就沒有關係,他們只是西班牙和土著人的混血兒。而瑪雅文化是在上一個歷史文明時期的,那個人類已經在墨西哥毀滅了,只有少數人逃離了。但是這個瑪雅文化與蒙古人有直接關係。」

綜上材料可以看出,外興安嶺以及北端支脈包括以南入海的地方一直到楚科奇半島是古黃種人(蒙古人種)和中華文化中的殷人到達美洲的通路之一,所以在這個過程中肯定會有上古文化或者殷商文化的遺留。所以我將其納入大中華文化圈。

那麼對於黑龍江極其支流流域,古文明文明發展就相對高一些。尤其是黑龍江主幹道南岸,而黑龍江下游、烏蘇里江以東和庫頁島這裡的古文明發展慢一些。

黑龍江在中國的王朝時代中,經常被當作流放的地方。大面積開發較晚。大興安嶺是鄂倫春人居多,庫頁島是赫哲人族常去的地方,他們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長期處於原始狀態。

後來的山東人中經常有一句話「跑崴子」,並傳說那裡有海參,就是到海參崴那裡謀生。後來在清末,河北、山東人「闖關東」,帶來大面積的開發,以及中共統治時期,在五十年代末,因人為的產生大饑荒所造成的大批江蘇、遼寧、山東等地的人進入。人才越來越多了起來。在靠近興安山脈附近人還不是很多。在大興安嶺腹地出產黃金。

本文所要敘述的經歷發生在現在的加格達奇附近。在秦漢時期,一位年輕的獵戶在追逐一隻東北虎的途中迷路,老虎也不知所蹤。在森林裡呆了半個多月,也沒有走出莽莽森林。後來在夢中林辰夢到只有找到一條河才能回到家。結果林辰一直向北走,走到了黑龍江,沿著黑龍江一直走,在半路上遇到一些當地人,林辰向人們打聽回家的路,當地人告訴林辰說,林辰方向走反了。林辰無奈穿越小興安嶺,到達嫩江邊的時候,林辰已經累的實在走不動了。家雖然離這裡很近了,但自己實在需要休息一下了。林辰也是因為走的路過多,饑寒交迫,病倒了。還好,遇到幾個熱心的人幫林辰找當地會看病的人,用一些土辦法將林辰治好了。林辰除了說些感謝的話,沒有別的謝謝人家的。後來人們知道林辰原來是個獵戶,就讓林辰教孩子們狩獵的方法。

有一次林辰正教幾個孩子練習狩獵的方法,十分不巧的是,不知從哪裡來的一個中年人,林辰一箭就將中年人射死了。林辰這下可著急了。連忙找來人將中年人醫治,結果位中年人還是沒有活過來。這下子林辰非常的傷心難過,為自己的過失而自責。林辰找來棺木將這個人裝在裡面,準備向對親人一般,停靈幾日過後下葬。結果在要下葬的前夕,林辰聽到棺木中好像有動靜。此時林辰的膽子也很大,就打開棺木一看,原來那位中年人還活著,而且氣色很好。

林辰把中年人從棺木中拉出來的時候,林辰發現中年人的身體怎麼這麼輕,好像沒有重量一般。中年人笑了笑:我弄這一通,沒有把你嚇到吧?林辰勉強說:只要您沒事就好。說完到屋裡拿出吃的和喝的讓中年人用來補補身體。

中年人也不客氣,一邊吃一邊說:「你肯定覺得我被箭射中怎麼沒有死?即便是當時一時死亡,弄到棺材裡,也得悶死了,但我還是活得好好的。林辰一聽覺得這一切都不合常理,試探性的問:你不是凡人吧?中年人大笑道:你因為追東北虎而迷路,後來做過一個夢吧?路過黑龍江時遇到幾個向你指路的人吧?這些都是我的安排。我是雲遊於興安三嶺(大、小及外興安嶺)的修道之人,繼承我師父這一門已經有六十多年了,這還不算我跟隨師父多年,我今天一百三十多歲,因為修行的緣故,從外表上看我算作中年人,也會些小術(如:詐死之類的);因為你我之間有緣,所以我用那隻東北虎引你入山林,讓你迷路,在夢中點化你找到黑龍江,在路上安排幾個人讓你走到這裡,我也好與你接上今生的緣。

林辰一聽覺得這位修道人來頭不小,就問,我的家人情況現在如何?那位修道人一笑,在你走入森林後的不久,他們就都進入下一次的生命過程了(當時沒有輪迴這個詞)。林辰開始愣了一下,馬上就反應過來了,他們是不是都過世了?修道人說:是這樣。他們因為與你的緣份就這些,了了之後他們就要與別人結下一段緣。得到修道人的確認之後,林辰悲傷的大哭了一通,並要立刻回家,操持家人們的葬禮。修道人說,他們早已過世,屍骨都被野獸吃掉了,你上哪裡去找屍骨呢?更何況人生在世都是虛的,不要想太多。不如你跟我雲遊在這興安三嶺周圍,好好的修道,也不枉在人世走上一回。

林辰一聽也覺得有道理,就擦乾眼淚,慢慢平復一下心境,拜修道人為師一起雲遊在興安三嶺的範圍內。

林辰在雲遊中才知道,興安三嶺中其實也有很多修道的人,他們都具有很多的神通,來歷也非同尋常。後來當林辰師徒二人走到黑龍江下游、庫頁島的時候,發現這裡的生命很有意思,他們與鄂霍茨克海中的一些神有來往,對生命的認知和感悟與高山地帶的神有很大不一樣的地方。

當林辰他們沿著外興安嶺北端支脈走到舍利霍夫灣旁邊的堪察加半島附近的時候,林辰們看到當地的一個部落,不但有海岸漁獵特點,似乎還有點中原文化的遺留,林辰師徒一起走向前去找一個人問個究竟,那人說我們是殷商時期東進過程中遺留在這裡的人。

林辰想了想說:「當時殷商留下來的百姓就算不願意當周朝的臣民,但他們是怎麼知道沿著這裡就能獲得生機呢?這裡是很冷很冷的呀!」那個人說,我也問過我的前輩,前輩說,祖上流傳下來的說法就是在他們的時代以前,他們的祖上早已測量了要去的那個地方(指美洲),知道那裡的情況,為的也是給咱留條後路;同時因為當時人們都相信占卜、和祭祀之類的(即後人說的「殷人尚鬼」),卜卦告訴他們要沿著海岸邊的點點(島嶼)走,吉利。

我們的祖先就是這樣過來的。到這裡有幾位病倒了,因不想連累大家,就留在了這裡繁衍生息,後來也就有了我們。

聽到這裡林辰好奇的問修道人:師父那您是否知道那些當初測量的人們是得到了怎樣的啟示,才去做的呀?要知道這距離可是很遠的呀?!一路上有這麼多艱險,能否活著回來都不好說。

修道人想了想說,剛才我問我的師父,也就是你的師爺,他老人家說,等到我們這塊陸地最東邊的時候才能明白此事。我現在只能說殷商遺民有的是經白令海峽而到達的(美洲);有的是在這個半島(堪察加半島)東面的阿留申群島到達的(美洲)。

他們辭別了當地人,沿著外興安嶺北端支脈一路走去,在路上的不同地方也都遇到了少量的殷商的遺民和當地土著人。也了解了很多關於上古時期的事情和當地的情況。

咱長話短說,一路風雨走到了白令海峽旁,在這裡他們看到了很多與眾不同的生命,往來於兩個大洋之間(太平洋和北冰洋),修道人說這些生命據我知道都是屬於海洋裡面的神和其它生命。

他們在這裡呆了半個來月,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直到有一天,他們下到半島下面,接近海峽水面的地方,天空中來了一陣雲霧,雲霧很大,看不見周圍的東西。不一會兒從雲霧中突然顯現出一塊動感十足的幕布來,在幕布上,他們看到有很多的神和人一起勘察陸地的樣子,他們在勘察時不用尺子,而是用他們特有的東西,將兩山的距離測出來,山的名字有的是當地山神給起的,有的是人們約定俗成的叫法,有的確是神命名的。這些詳細的不能說的太明了。

過了一會兒,那個銀幕上顯示:一位很高層次的神,非常威嚴的出現了,地上的神和人都跪倒下拜,那位神手上拿著一卷帛書。向天空一揚,帛書在天空展開,上面有幾個字:「得法回天」。一會兒這一幕就消失了。

又過了一會兒出現一個聲音,修道人一聽忙跟林辰說:「這就是你師爺。」他們一起跪在地上聆聽著教誨。只聽那聲音說:「剛才出現的那位很高層次的神,在我們神仙界叫做法輪聖王,將來在幾千年之後,法輪聖王將要到人間傳法。我聽說,凡是得到法輪聖王所洪傳的大法才能真正的回到天上。歷史上的一切都是為了鋪墊。你們今天所做的也是為了奠定將來的文化。所以你們要珍惜,特別是將來遇到法輪聖王所洪傳的大法的時候,更要珍惜,千萬不要錯過機會。要知道在神仙界很多神都將下界得這個大法呀!」說完那個聲音就消失了。

林辰和師父彼此相約今後一定要好好保持住對大法的正念,到將來得法的時候,彼此喚醒,互相提攜,一定要在大法中好好修煉。

後來林辰轉生在法國、俄羅斯等歐洲國家比較多一些。

今生,林辰在大陸的北方轉生成女兒身,和那位修道的師父轉生的男生在大學中看對眼,自然就成了一家。後來林辰得法,她丈夫雖然沒有得法,但在這麼多年的迫害中也承受很多,對大法修煉者的幫助也很大。這些都不細說了。

這正是:

興安三嶺苦追尋
了悟謎團知所云
輾轉紅塵結前緣
今朝得法更精進

文後說明:《山海經》在流傳的過程中,因為人間了出現文化斷層,上古時期的事情後人很多都無法認識和理解了,這也是神為了讓今天的人們認識到自己的局限性而刻意把真相隱藏起來。到了一點點揭開謎底的時候,就會有人出來一點點的破迷。當然在這個過程中真假都有,各種角度都有,就看人怎樣選擇和看待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