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 蕩蕩師恩(一)北京國際法會

大法弟子 小葉


【正見網2019年05月13日】

 引子

一九九九年五月,在澳大利亞雪梨即將召開國際法會。我遇上兩位瑞典來的同修斯萬和咪咪,我們剛巧住在當地一位同修家裡。

活動期間,一位北美來的負責人看見斯萬批評說:「你不好好在瑞典洪法,到處追著師父干什麼?」

斯萬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我,我內心壓力也大了起來,原本高高興興的來見師父,來參加法會,結果現在卻很糾結,很沮喪。

一天,這兩位同修回來得很晚,並很興奮的告訴我,他們今天去了雪梨的著名景點——藍山。

三姊妹山

斯萬和咪咪是開著修的。他們說剛到半山腰就感覺到了巨大的能量(這時當地同修插話說,是因為大法師父九六年的時候曾經去過藍山清場),到了藍山的著名景點三姊妹峰,三座山峰用意念跟他們進行了溝通:

我們在這裡已經存在上億年了,如果山峰不崩裂,我們的元神就永遠出不來。

真羨慕你們今生能有人體,能親耳聆聽主佛的講法。

它們再三囑咐斯萬和咪咪:

無論大法師父在哪裡講法,只要有條件都萬萬不要錯過;無論大法師父在人間講多少次法,比起茫茫宇宙的時空來看,都是少之又少並轉瞬即逝,是無比無比珍貴的,所以你們一定要珍惜,一定要抓住機緣!

聽了斯萬和咪咪的講述,我們大家沉默了許久,心潮起伏:我們無比感嘆自己有人體的幸運,又無限惆悵苦等人身的芸芸蒼生……

******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弟子。在我二十幾年的修煉歷程中,最令我難以忘懷並感動至深的就是我追隨師父求法的日子。在這期間我親眼目睹,切身感受了大法師父的無量慈悲與苦苦救度。這不僅是我個人的偏得呀,也是天上人間所有生命的共同受益。

今日寫出來以獻給輝煌的 5.13,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記憶北京國際法會

一九九六年十月底十一月初,秋高氣爽的北京迎來了第二屆法輪大法國際交流會。與會者有四百多人,以海外學員為主,他們分別來自香港、台灣、新加坡、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法國、德國、瑞典、瑞士……。法會期間,師父正在美國的亞特蘭大,為祝法會的圓滿成功,師父特意寫來了賀詞:

廣度眾生
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六日

心明
為師洪法度眾生
四海取經法船蹬
十惡毒世傳大法
轉動法輪乾坤正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六日
於亞特蘭大

十一月一日晚,我正準備就寢,大腦突然接受到一個信息:明天師父要來。

這下我可興奮起來了,激動的幾乎一宿沒睡。那時的我剛剛走入修煉不久,還沒有親眼見過慈悲偉大的師父,也不懂什麼功能不功能的事情,心裡將信將疑:師父真的會來嗎?師父在美國呀!

第二天上午在地壇公園參加法會活動的時候,我見到老學員就會悄悄的問:「今天師父會不會來?」他們都回答我:師父已經為法會寫了賀詞,師父在美國的亞特蘭大,趕不回來。

不知為什麼,我就是覺得師父會來。於是,當大家在地壇公園方澤軒的小院裡進行修煉交流的時候,我雖然也在聽同修的發言,但眼睛卻緊緊盯著大院的門口。

直到下午五.六點中的時候,我看到研究會的工作人員接了一個電話,然後就緊張匆匆的安排著什麼。我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喜上心頭。我確信師父真的要來了,但我不敢聲張,內心卻暗暗高興,並焦急的期待著。

吃晚飯的時候,不知為什麼就是不上菜,似乎在有意拖延時間,大家很無奈的東拉西扯著。而我卻不怎麼說話,心緊張的怦怦直跳,我知道師父正在向會場趕來。

「師父來啦!」

不知誰喊了一聲,大家立刻歡呼雀躍起來,蜂擁著湧向門口。這時一位輔導員大聲喊道:「請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去,這樣對師父不禮貌。」於是大家又迅速跑回座位,站立鼓掌,恭迎師父的到來。

師父微笑著走進來了,我看到師父啦!師父穿一件淺灰色風衣,是那樣的高大、偉岸、親切、慈祥。師父站在飯廳的中央,很高興的對我們說:先來看看大家,大家別激動,一定要吃好吃飽飯。飯後都到前廳去,我給大家講法。

望著師父我使勁兒的鼓掌,巨大的幸福和快樂包容了我,時間和空間似乎都凝固了。突然,我腦海里出現了一個念頭:「師父怎麼這麼象我的父親呀!」此念一出,嚇了我自己一大跳。我當時還不懂得緣份是怎麼回事,只是驚訝於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飯後,大家集中到了前廳,迫不及待的盼望師父快一點兒講法,並請求師父多講一些。這時研究會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大家,師父是從機場直接趕過來的,師父還沒有吃飯。聽了她的話我心裡酸酸的:是啊,師父在每一件事情上都為弟子著想,而作為弟子,我們又在哪一件事情上真正為師父著想過呢?!

為了讓後面的學員也看得見看得清師父,師父把椅子放到了一張大桌子上,然後身體輕輕一躍就坐到了上面,還問後面的學員看得見嗎?大家高興的使勁拉長了聲音回答:看——得——見,並熱烈鼓掌。

接下來,師父講了四十多分鐘的法,學員們都屏住呼吸,如飢似渴,全神貫注的聆聽著,整個會場安靜極了,只有師父洪大的聲音在天地間響徹。{詳細內容見《各地講法一》(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

雖然只是四十多分鐘的講法,但師父卻講了很多很高的法理,據老弟子體會,這是師父在國內講法最高的一次。


李洪志師父在北京法輪功國際法會上講法.北京地壇公園方澤軒(1996 - 11 -2 )

在講法中師父提到為什麼安排大陸學員先得法,海外學員後得法。是因為海外學員根基好,在常人中都是高學歷,雙碩士,雙博士的很多,師父一講他們就能聽的懂。如果安排他們跟大陸學員同時得法,大陸學員會趕不上他們。

師父還再三囑咐我們一定要珍惜這個法:你們別看公園裡這麼多人,但他們走不進來;即使走進來,他們也聽不懂,還會出去。是因為沒有那個緣。你們是有緣得法的,所以一定要珍惜。

講法結束了,學員們以長時間的熱烈掌聲向師父表達感謝。師父跳下桌子與學員們親切握手,交談。學員們圍著師父開心的笑著,笑的合不攏嘴,誰都不捨得讓師父離開,都想讓這最幸福的時刻延長一秒,再延長一秒——

講法後,師父與弟子們親切交談

在工作人員的再三提醒下,學員們才依依不捨的讓出一條通道請師父先走。走出廳門,師父幾次回頭,幾次揮手,向眼巴巴望著他的我們告別。

我們仍靜靜的佇立在門口,目送著師父,直到師父高大的身影在夜幕中隱去——

走出地壇公園的大門,已晚上十點多了。此時月光如水,照耀著寂靜的大地,照耀著沉睡的街道,也照耀著歡欣鼓舞的我們——

 花絮:

(一)法會休息期間,我和北京的藍站長等同修正在說話。一位十幾歲的台灣小女同修一下子就蹦到了我們面前,手指著我們的臉興奮的說:欸,你們臉上都有法輪耶,你(指藍站長)是藍的,她(指我)是紫的,……

在師父的講法中曾經提到過大法弟子中有一部份是授記弟子,授記弟子就是在額頭上授有一枚法輪印記。

(二)這天我帶的是美能薘相機,不巧電池用完了。我又感覺到師父一會兒要來,這可把我急壞了。天已將晚,周邊的商家都已關店,況且美能薘需用特殊電池,很難買到。看到我焦慮沮喪的樣子,一位修煉時間較長的同修告訴我:別著急,到時再試試。我悟性很差,心想:明明沒電,試什麼呀?!她又點我:到時候再說。結果等師父來的時候,我真的拍了十一張照片。

(三)師父講法後,學員們把師父團團圍住了,我根本擠不進去,也看不見師父。我急了,就站到了椅子上,清清楚楚的看見了師父,還拍了照,心裡別提多高興啦。

後來據說一位研究會的工作人員非常生氣:這象什麼樣子,一點禮貌也不懂。

聽後我很委屈,也有點兒害怕,糾結了很長時間。

九七年四月初,一位剛剛參加完舊金山法會的日本同修,特意打電話把我叫到她北京的家裡,告訴我說:她們在一家小餐館的門口等到了師父。師父還提到了我這件事情,但沒有點名,她感覺師父是在講我,她叫我不要起歡喜心。師父說:我不看她的行為,只看她的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見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