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交流整體提高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5月15日】

2015年,我地幾個協調人同時遭到了邪惡的非法抄家、綁架,給同修帶來了很大的壓力,使很多項目都停滯不前,原來做資料的同修也把機器搬走了,學法小組也解散了,放資料的同修家也不敢放了,也有的同修不敢講真相了。總之我地同修處於一種茫然不知所措、無奈的狀態。

此時我地一直在外地的兩個同修及時回來了,積極參與協調,師尊的《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經文剛剛發表,通過學習師父的新經文,大家增強了很多正念,認識到了大法弟子肩負著巨大的責任和使命,尤其是對大法法理認識的比較好的弟子,更是應該走出來,走在前面,去幫助那些怕心較重、對大法法理認識不足的學員。面對當地的實際情況,同修這種比較散、怕的狀態,我們看在眼裡,急在心上。我們幾個同修通過切磋,覺的應該與各片同修交流,使大家整體提高,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找回修煉如初的感覺和狀態。於是我們立刻行動起來,通過幾次的小型切磋交流會,同修的心性很快提高上來。

通過敞開心扉的交流,同修們各自也都找到了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和執著,克服怕心及時的成立或恢復原來的學法小組,在做三件事上形成整體,互相配合,做的得心應手,正趕上發放真相檯曆的大好時機,同修比學比修,真相檯曆發放的很及時。我們鼓勵同修及家屬參與訴江,幫助同修整理訴江狀及時妥投,把城裡和鄉村整個鋪一遍訴江小冊子,讓世人感受到全球起訴江澤民的盛況,以便做出正確的選擇,得到大法的救度,有個美好的未來。

有多位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踏踏實實的實修過程給我的印象很深,他們對大法純真、堅如磐石的心時時感染著我,把他們當時的交流現整理如下:

老年同修甲:當年83歲,到公安局、法院等地方去講真相沒有怕心,用他自己的話說:剛開始也害怕,當進到公安局時一跺腳,一下就把怕心解體了。一次找到國保大隊長講真相,老先生的純善打動了國保大隊長,講完之後國保隊長把他送出很遠,而這個國保隊長以後就再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最後調到別的部門去了。在金錢利益上老同修放的也好,只要聽說證實法的事缺錢,他就毫不猶豫的拿錢。周邊縣城有誰遭到非法綁架,同修都願意找這位老同修,一起去講真相,營救同修。

同修乙:女,81歲,在家裡她兒子經常打她,老太太被兒子打瞎了一隻眼睛,被兒子打昏死過好幾次,有一次竟然被打了三個多小時,就是不讓她修煉。可是同修依然堅定修煉毫不動搖,沒辦法自己出來過。她原來一個字也不認識,後來求師父幫助,現在大法書籍和各種資料都能看了,雖然那麼大年紀,只有一隻眼睛能看,可是眼不花,耳不聾。同修說:我能背四五十本檯曆,近的地方給別的同修做,我到遠的地方去。同修走出去十多里地。有一次她走不動了,坐下來想要有個車子就好了,結果就來了一個騎自行車的,幫她推進屯子。等她發完了,就又有一輛汽車給她送回家。她說有多少我都能發出去,我看見有貪圖便宜的要好幾本,我不給,我得給他們講明白真相才能給。老同修還說,我有低保錢,我用不了,我自己種菜吃,不用花錢,我省下錢來救人。有一次她自己拿出兩千元錢給資料點。東北的冬天冰天雪地的,路很滑。老同修從來不顧慮這些,救人的腳步從未停。

同修丙,被非法綁架到勞教所,剛一進去不明白怎麼回事,結果被邪悟的人騙了,簽了五書。同修回去後,覺得身體象要著火了一樣,同修知道做錯了,趕緊發聲明隨著思想匯報交上。有同修說,你回家再聲明吧,同修說不行,那就不一樣了。結果她就成了邪惡所說的反彈的了,省里來人提審,同修說:「《轉法輪》這本書你們可能比我都看的多,你們說說有沒有一句話讓人學壞的?!」當時來的人誰也不吱聲,結果不了了之。同修說:我不怕,怕啥呀,我從開始到現在就沒說過不煉這句話,我不能給自己留下污點。

老同修丁,將近80歲了,一天天出去講真相,從不耽誤。自己背上檯曆出去救人,在大街上總能看見這位老同修的身影,幾天就能拿上一摞三退名單。同修說:我要一天不出去,就像缺點什麼似的。

同修戊,在我們當地鋪資料,真是認真的在做,她承包的一條街,一家不落的在做,而且資料疊的平平整整,美觀大方。無論白天黑夜,一兜一兜的背著資料去發放。而且周邊農村,她和另一個同修都走遍了,挨家挨戶去講真相勸三退救人。

在我們地區,像這樣的同修還很多,就不一一列舉了,他們各有所長,在20多年的實修當中,走出了自己的修煉路,他們沒有轟轟烈烈的壯舉,更沒有誇誇其談的豪言壯語,甚至談起話來很平靜,好像是不值得一提似的,但是他們就是信師信法,聽師父的話,就是堅信師父,師父怎麼說就怎麼做,不打折扣。我認為這就是他們的偉大之處。

通過這次交流,我們都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找到很多應該修去的人心。在修煉這條路上應該勇猛精進,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

由於文字水平和層次所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