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5月21日】

昨晚做了一個夢:一家三口,我、妻子、兒子在一家商店裡。兒子在櫃檯前買了一把梳子,我也選了一把較小的梳子買了,一起裝在塑膠袋裡。可是離開的時候,看見孩子拎的袋子裡裝了四對兒大小相配的梳子。我問,買這麼些木梳干什麼,他說送給同學的。到這兒夢就醒了。

我儘管對兒子管教很少,但是骨子裡對孩子有很深的親情!記得送孩子上大學,在學校與孩子分別時心裡沒怎麼難過;可是回到家裡後,看到孩子臥室里擺放的生活學習用品,一下子聯想到跟孩子在一起的生活畫面,好像孩子一下子遠離了我們(其實學校離家也就是幾百公里的路程,交通也很方便)。驟然有「揪心」的感覺,就是老百姓講的想孩子啊。

兒子平時不太願意與我交流,什麼事情都找他媽商量、辦理。按老百姓講話就是跟我不近乎。我跟他主動交流,經常有「熱臉親在冷屁股上」的感覺。我想是不是孩子通過這些表現在幫我,去去對孩子的親情呢?這個夢一下子提醒了我!

孩子用錢買了一把梳(疏)子(疏遠兒子);我買了一把小梳(疏)子,就是說儘管我有意去掉對兒子的親情,可是疏遠的還不夠(小梳子)。兒子在幫我,教我要疏遠他。為什麼買四對兒呢?是告訴我:「我悟到的兒子平時不待見我是因為心理對兒子親情太重,因該放下親情,在心理疏遠兒子」這麼悟是對(四對)的。

到這我以為此文寫完了!正趕上中午12點發正念!發正念過程中腦袋裡閃出一念:夢裡兒子將梳子送給同學,是不是點化我,讓我把夢境告訴給同修呢?這一下我警覺了,發正念時出現的念頭是不是干擾呢!自己認為「悟對了」是不是有舊勢力安排的因素呢?

按照以上寫的,我又向內找!發現孩子的表現就是我內心執著促成的。「親」、「疏」是反義詞,我們知道常人黨文化思維就是走極端,「非親既疏」。孩子平時花銷比較大,消費觀念與我們差距很遠。越想讓他節省,越適得其反。即便我們在當地屬於中上等工薪階層,可是感覺到供孩子上大學很吃力(中國大陸人把供孩子上學視為三座大山的一座;另兩座大山是老百姓看不起病和買不起房子)。孩子花銷大和疏遠我,使我因為「錢財的執著」及「孩子的疏遠」而對孩子產生怨恨心!再深挖就是妒忌心。由此而產生疏遠孩子的心!我買小梳子(儘可能少花點錢,卻讓兒子產生反感而疏遠我),舊勢力安排孩子買大梳子,而且多買幾把送人(喜歡多花錢而讓我反感而疏遠兒子),讓父子心理產生隔閡。讓孩子遠離大法弟子,不讓孩子有接近真相,獲得救度的機會;讓父親心灰意冷,產生放棄救度孩子的心!寫到這,我流淚了。舊勢力的安排何其毒也!不對照法向內找真容易上當啊。

這個夢剛醒來,我瞬間的反應就是開頭寫的想法。這就是舊勢力安排的個人修練,遠離親情,自己修好了就行了。看來這夢就是舊勢力設的陷阱,想把我局限在個人修煉中。

那麼怎樣對待夢呢?在這裡我想和大家一起學師尊在(《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到一段法:
「弟子:如何區別您的點化和舊勢力的干擾?

師:師父和有些正神會點化你,這一點是肯定的。但是往往對你來講,都是為去你們的執著或者避開危險,是為了你的修煉。邪惡因素的干擾往往都是順著你的執著、你的歡喜心、喜好心、各種人心假點化,完了你會更高興、更執著,走入歧途,還說是師父叫做的,往往是這樣。其實呢,怎麼分辨?有的人說我就是靠託夢修煉,我說那是胡扯。(眾笑)執著夢中點化不是修煉、是入邪道。大法弟子就是守著大法這部書,以法為準。你在夢境中也好,你在其它環境中也好,你都得用法去衡量對與錯,才能不被干擾。我沒有留給你們這種修法:你們都不用修了,法身告訴怎麼做怎麼做。我不承認這是修煉。大法弟子不會人人在我身邊,我告訴你們的是「以法為師」,有這部法你們就知道怎麼修。」

對照師尊講法,我清晰的悟到,這個夢就是舊勢力邪惡因素順著我的執著進行的假點化,如果不對照法向內找,就極易入邪道啊!師父說:「無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親」、「疏」都是私心!「親」、「疏」都是情啊!常人用情呵護孩子;我們修煉人則應該用慈悲救度孩子,救度世人,而不是疏遠。

一點小感想,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幫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