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緣分

清風


【正見網2019年06月09日】

我們遇到的人往往和我們有著很深的緣分,我們應該珍惜善緣,同時用在大法中修煉出來的大忍之心來化解惡緣。

我某一世是一個耍猴的,和另一個人結伴(以下簡稱A)帶著一隻猴子行走江湖,嘗盡人間酸苦,後來我們一起尋找修煉正法未果,最後約定誰找到了正法一定想方設法 告訴另一個,而另一個無論如何也要等待。

生生世世,我們在輪迴。

這一世,我有幸得遇大法,而A則在人中沉淪墮落,賭博,酗酒,吸毒,販毒,坐牢,出來後又販,被抓進看守所,這次面臨的是死刑,但是A明白的一面沒有忘記我們的誓約。

我在發資料時不小心被抓,訊問後關進看守所,正好分到A在的那個監舍。A是那裡的牢頭,簡單問了我的情況後,A說看到我覺得很面熟,原來A在我打工的單位不遠的地方干過,見過我,所以對我很尊重,對法輪功的事情也很有興趣。有一次我和A講真相,講完後告訴A我來到人間就是幹這個的。A當時說了一句令我極為感慨和難忘的的話:「你知道我來人間是干什麼的嗎?就是為了在看守所等你」。A對我講真相從來不管,甚至有一次在新聞聯播開始前用了半個小時要我給同監室的人講法輪功,我坐在最前面,大家都坐的筆直,非常認真的聽,我講了基本真相,上一次被迫害的經歷,人們都很感動。後來有人對我說你講的真好。

那隻猴子(以下簡稱B)生生世世也在輪迴,這一世因為騙保被抓,也在這個監室,和A關係很好。看守所的在押人員要做一些簡單的手工活,B負責檢驗。我那一世對B時好時壞,這一世他也這樣對我,有時候我做的東西看都不看就過,有時又千方百計的挑刺,平時在監室有時很誠懇的請我吃東西,有時又對我罵罵咧咧,特別不好的是有次我在勸退問到他時他大聲表示不退,並且大罵我,幾乎要打我。A一看要出事,出來打圓場才沒有出問題。 有人看不下去,告訴了主管民警,主管民警找我,問有沒有人欺負我,說聽說有人把我當猴耍,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才隱約地回憶起了我和這兩個人的宿世姻緣,也明白了為什麼我遇到耍猴的總是臉紅心跳,不由自主的避開,就是因為那一世帶給我的傷痛太深。

其實A還有一個任務就是來考驗我的修行, 這一幕真是拍電視劇也拍不出來。

有一次我會見律師回來後不久,就發現環境似乎一夜之間變了,好些人一下子對我罵罵咧咧,推推搡搡,總之是一些很使人難受的事情,其中B最為過分,沒有韓信忍胯下之辱的那種韌性真是不行。我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依然嚴格按照修煉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無論別人怎麼樣都不動心。有一次,一個人幾乎是絕望的對我說:求求你,就發一次火吧。後來有和我熟的私下告訴我,A趁我不在時和人打賭,說誰能夠把我搞的發火就輸十個雞腿,這在看守所是個很大的誘惑,難怪有人這樣對我,我守住了心性。有人對我說,你不是脾氣好,是沒有脾氣。另一個人說你的忍我佩服得五體投地,而B的話則是「搞不過你,像打在空氣上一樣」。我離開那個監室的時候,B會見去了,我讓人給B帶話祝他有一個好的結果,那人很不理解:B這麼欺負你,你還祝福他?我笑笑。

 我兌現了和A的約定,也善解了和B之間的惡緣。

另一世我是個江湖醫生,因為用錯了藥致死了一個人,這一世他轉生為看守所的醫生來找我索命。看守所每隔一段時間要量一次血壓,我入所的時候測試很正常,但大約三個月後測偏高,於是A給我開藥,我不吃,他就告訴了主管民警,主管民警叫人強制我吃,而且給我藥量很大,在血壓降下來之後也不給我減。這樣大約一個星期後的一天,我服完藥後不久頭昏噁心,昏倒在地,醒來後極度虛弱,當時我的第一念是我不能死,還有許多的事情要我去完成,我默背《論語》。很快另一個醫生來給我做測量,一量血壓高壓比正常的低壓還低的多,就幾乎沒脈了。他知道後才害了怕,但依然沒有放過我,只是藥量減了很多。但他也很快遭了報,沒有幾天,主管民警在查房的時候告訴我們某醫生得病,又過了幾天說他病重再也不會來上班了。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現世現報來的這麼快。

我出來後把此事告知了家人,父母怒不可遏,要找他算帳,我把他們勸住了,告訴他們他已經受到了懲罰,也就可以了,我寬容他。

師父慈悲加持,我還了他一命。   

在看守所里還發生了許多的故事,我有做的好的,也有做的不好的,但總的來說跌跌撞撞的走了過來,我珍惜遇到的人,把他們對我的不好看成是對我心性的磨練,不修煉的常人是理解不了更不可能做到的,因為大法與我同在。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