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中國大陸的黨文化教育

控訴


【正見網2019年07月20日】

我是1988年的中國高中畢業生。父母、和社會對中共教育本質的無知氛圍,把我的教育完全推給了中國的學校,從不教育我做人、生存的道理。於是我小學就不負眾望,從二年級開始每年都是班級第一名,而且每門功課都是100分,一直到小學畢業。所有人都說我學習好、有出息,所有老師都以我為驕傲,獎狀貼滿了我的家裡,親戚朋友都很羨慕。

這種出類拔萃一直到初中畢業,在初一,老師因為我學習好經常對我讚不絕口,並直接包辦入了邪惡的中國共青團,那時入團要有資格的。

像我這樣的高才生,完完全全是中國教育體系的教材栽培、培育出來的,完全做到了中國共產黨育苗的預期效果。中國絕大多數的人們都會認為我會是個好人,應該內孝外恭,與人為善。

可是他們都大錯特錯了!而且與他們的認知完全相反!在中國學校課本的栽培下,我從小學4年級就否定了「好人」的思想,認為世界不能用「好人」、和「壞人」來劃分。這正是中共的思想——不分好人、壞人才能在鬥爭中打擊任何人,它們通過學校課本這個精密的系統完完全全的灌輸給了我。

到初中、高中後,初中、高中的課本系統的灌輸給了我愛黨、以黨為母親,這是基礎思想,一直在潛意識裡影響到我40多歲還沒察覺,特徵是,無論發生多麼恐怖的事,我首先會不自覺地站在中共邪黨一邊,自動信任中共各級政府。

而在這愛黨思想之外,就是對父母、對親戚、對鄉鄰的「六親不認」!唯我獨尊!自命清高、誰都不如我!我真心看不起任何人,儘管我要錢沒錢、要權沒權、要勢力沒勢力,一無所有一個窮光蛋,但是我卻誰都看不起!這種思想的人有什麼用呢?在愛黨的基礎下,正是中共最容易控制的痞子、流氓啊,具備最大的戰鬥力,能夠做到毫不留情地打爹罵娘、批鬥群眾、黨指到哪就打到哪。

然而,我卻從來不認為自己是痞子,反而認為我最好了,因為社會上的痞子與我區別太大了,幾十年後我才發覺中共教育系統栽培出來的痞子之陰險邪惡是社會栽培出來的痞子望塵莫及的,我打人沒有任何徵兆、從不管有理、沒理,還美其名曰「穩准狠」,而社會痞子還要講講道理才動手。聽到別人說我講歪理、反說反有理、正說正有理,不論任何情況都是我有理時,我得意、自豪極了。你們正常人啊,能想到嗎?邪惡是以「邪」為榮的!

今天中共所乾的對內那些邪惡事、對外間諜、偷盜、耍手腕、強詞奪理事遭曝光後,西方很多人一直認為中共會感到羞恥,卻想不到這些事中共都認為是強大的榮耀事!是它的本事!看它多厲害!很多人就是無法理解「邪惡是什麼狀態」?「好人是什麼狀態」?很多好人把自己的好人行為推論給中共,認為中共也會這麼做,怎麼不想想「羊喜歡吃草」,而「狼它會吃草」嗎?邪惡以「邪」為榮,好人以「好」為榮,這道理應該明白的啊。

我能看到我的問題,是在十幾年後,由於修煉的緣故,我開始向內看自己,把我的性情和其他人的性情一比較,我突然看到了原來我是最不好的人!所有學習差的人、沒受過教育的人的心靈都比我好的太多了!他學習差,就受中國教材的毒害輕,因此心靈就沒有我邪;他沒受過教育,就只能接受社會的大眾化教育,而社會大眾化的道德氛圍比中國學校的課本好的太多了,儘管社會氛圍也是被中共不斷的敗壞著。

而在這「六親不認」的思想之外,是我對生活的一無所知,沒有任何謀生的概念,也沒有養家、掙錢生活的概念。這正是中共悉心通過學校課本栽培給我的「奴隸」狀態!我完完全全是一個財富一無所有、營生門路一無所知的「光杆奴隸」!中共利用這樣一無所有的赤腳奴隸搶天下、搞鬥爭、搞運動、對內鎮壓、對外呲牙,真是得心應手啊!

我連使用衛生紙擦屁股都不知道,一直到30多歲都不知道,因為沒有從課本上學到過!只知道用作業本那又滑又硬的紙來擦屁股,中國學校栽培給我的思想就狹隘到這種程度!

這就是一個每門功課都出類拔萃的中共高才生的形像。我完全是中國教育體系栽培的結果,沒有接受過任何家庭教育、和社會教育,完全從中國學校里脫胎出來。今天還有人大聲疾呼發展教育,他們就不去想想中國教育的內容是什麼樣的邪惡東西?也不會去想歷史朝代的教育內容又是什麼?更想不到中共用邪惡的內容替換了古代教科書中修德立身的教育內容!今天支持中國教育的人是不是罪大惡極的中共幫凶呢?無意中在幫助中共用邪惡的黨文化荼毒中國的孩子們。

有人拿起中國學校的課本,單挑一篇看,說「這也沒什麼呀,有的還叫人做好事」,他就想不到所有中國學校的課本的內容有多少?他看到的那篇文章有何份量?根植在何種基礎之上?那劊子手還穿的人模狗樣,沾滿血腥的刀背、刀把上還繡一朵花呢,可是這更增強了它殺人的快感和舒適。所有課本內容綜合起來、形成的整體思想是個什麼東西?他想到沒有?這些所有從幼兒園到大學課本的內容加上學校氛圍,幾十年如一日的浸潤著白紙一張的孩子們,其綜合效果是什麼?我就是例子。

而天安門屠殺大學生後,中共又改變了教育的總體設計思想,把學生、校園變成了縱慾的妓院,中共強化了對學生縱慾的潛移默化,只縱慾狂歡、不管身外任何事,同時學生又什麼營生都不會,那些中共高官、太子黨、官二代的生意門路中共更是刻意封鎖,使學生完全被蒙在鼓裡、一無所知,那麼學生十幾年付出巨資、整個青春的心血就只學到了邪惡、流氓的中共黨文化——亘古以來,還有誰能比過中共之毒!所有容易掙錢的門路、好的掙錢的門路中共全部對學生、對大眾封鎖,而中國最下層的那些殘枝末節的苦力活,中共也不願主動介紹,這樣學生、大眾多數成了對正常文化、對掙錢立身茫然無知的人民了,這正是中共最容易控制的人群類型。亂倫是為人不齒的邪惡,當毛澤東認陳露文為女兒和情人,陳露文說毛澤東亂倫時,毛澤東竟然得意的開懷大笑!這就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流氓邪噁心態!那些徒子徒孫的認馬、列、毛、江為爹的活摘器官的中國官員、幫凶其卑鄙、流氓、邪惡、嗜血更是邪惡鼻祖毛澤東也自嘆不如。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