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人貴有自知之明(數文)

金川


【正見網2019年09月08日】

一、人貴有自知之明

《韓非子•喻老》記載:

楚莊王準備進攻越國,杜子(人名)進諫說:「大王您為什麼要去攻打越國呢?」楚莊王說:「越國政治混亂,百姓困苦,軍隊又弱小。」
 
杜子說:「我擔心人的智慧,好比是眼睛:能看到百步之外的東西,但卻看不見自己跟前的睫毛。大王您的軍隊,自從被秦國和晉國打敗之後,已經喪失了好幾百里的土地。這就說明:您的軍隊很弱小。莊躋這個強盜,在楚國境內,東偷西搶,但官吏禁止不了他,這又說明:大王您的國政,非常混亂。大王您國內的兵弱、政亂的局面,不在越國之下,但還想去攻打越國,這就說明您的智慧,像眼睛一樣,看不見自己跟前的睫毛(意謂:無自視之明,無自知之明)。」

楚莊王聽後,沉思,醒悟,便打消了要去攻打越國的念頭。
 
認識事物的困難之處,不在於知彼,而在於知己。故曰:「能清楚地認識自己,就叫做聰明。」

【賞析】

看他人的短處和缺點,一目了然。看自己的缺點和不足,則迷迷糊糊,這是楚莊王的弱點,也是人們共同的弱點。所以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所以說,人貴有自知之明。
 
不要把自己想像得如鮮花一樣美麗,若要百戰不殆,必須知己知彼!

二、美與丑

《韓非子•說林上》記載:
    
楊朱經過宋國,再往東去,住到路旁一家旅店裡。他看到:店主有兩個小老婆,其中那個長得丑的,受寵尊貴;那個長得美的,卻被輕視和冷落。

楊朱問店主:這是什麼原因?旅店的老闆回答說:「那個長得漂亮的,她自己認為漂亮,但我不知道她美在哪裡;長得丑的,知道自已丑,事事謙虛勤勉,我也就不覺得她丑了。」
    
楊朱對身邊的弟子說:「行為高尚,而又不自以為了不起,這樣的人,無論到哪兒,都會被人認為是美的。」

【賞析】

美,既是客觀的,也是主觀的。自己長得美,便不注意修養,結果被人認為是丑;自己雖長得丑,但注意修養,突出內在的優良品質,因而被人認為是美。可見內在的美,更重要。
    
謙虛本身是一種美。鮮花很美,卻默默無語。
    
三、要選擇能發揮自已長處的地方

《韓非子•說林上》記載:
 
有個魯國人,自己會編織草鞋,他的妻子則很會織一種白色絲綢。他們聽到有人說:「越國好賺錢!」便想搬到越國去居住。

有人對他說:「你們到了越國,一定無法謀生。」
    
這個魯國人問:「為什麼呢?」    
    
那個人回答說:「草鞋編出來,是為了穿在腳上,但越國人個個都打赤腳;白絲綢是做帽子用的,但越國人全都披散著頭髮。以你們的長處,跑到不能發揮你們長處的地方去,要想不窮困,那可能嗎?」    

於是,這家魯國人,就在當地生活,安份守己,勤勞治家,越過越興旺。

【賞析】
 

魯國的那一家人,不能說沒有一技之長,他們在魯國還可以一展其才,但如到越國去,則會落得個生計無著。所以,一定要選擇能發揮自已長處的地方。注意有無社會的需求,再看是否能發揮自己的專長。 一個準備向社會推銷自己的人,絕不可在屋裡閉門造車,而無視窗外的風雲變幻,滄海桑田。    
    
 四、黎丘奇鬼

 《呂氏春秋•慎行論•疑似》記載:
    
梁國的北部,有個黎丘地區,那裡有個奇鬼,善於模仿人的子侄兄弟的模樣,專干害人的勾當。鄉里有位老者,去趕集。喝醉了酒回來,在路上,遇見了奇鬼。黎丘奇鬼,裝成他兒子的模樣,扶著他回家,在路上苦苦地折磨他。老者回到家,酒醒後,責問他的兒子說:「我是你的父親,難道可以說不慈愛你嗎?我喝醉了,你在路上苦苦地折磨我,這是為什麼?」

他的兒子哭著,磕頭說:「冤枉啊!沒有這回事呀!昨天我到邑東討債去了。別人可以作證。」老者相信了他兒子的話,說:「唉!這一定是那個黎丘奇鬼乾的,我早就聽說過它了。」第二天,老者特地又去集市上喝酒。希望再遇到那個奇鬼,殺死它。這天,一大早,老者就上了集市,喝醉了酒,他的兒子擔心自己的父親,回不了家,就去接他。老者看見他的兒子,以為又是奇鬼來了,就拔出劍,刺死了他。老者的理智,被裝成他兒子的奇鬼所迷惑,而殺死了真正的兒子。

【賞析】

俗話說: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世上的事,倘若都如此簡單易辨,就好了。唐三藏也就用不著眼花繚亂於真假美猴王,而請仙人來驗明正身了。生活中,人們常常迷惑於事物的似與非似之間,就連賢士,也難逃此惑,所以楊朱也曾哭於歧路,墨子也曾泣於染絲。似是而非的假象,使得是非難識,真偽難分,也使黎丘奇鬼之流,得以披著似是而非的外衣,擾人心智,以假亂真,為害人世。所以遇事不要為一時的假象所迷惑,而輕易地下結論,應該仔細審辨,不能真偽不分,打偽不成反害真。

近有共黨,花錢收買黑社會惡徒,化裝混入香港群眾中,亂搞打砸搶的破壞行為,造成惡果,栽贓陷害示威者。這種性質與黎丘奇鬼相同,可惡至極!中共一貫做假,不弄虛作假,它便活不下去!

五、要識廬山真面目,切勿置身廬山中

《韓非子•說難》記載:

宋國有個富人,天陰下雨,把房子的牆給淋塌了,他的兒子說:「如果不把牆修起來,肯定會有強盜的。」他的鄰居家的一位老頭,也這樣提醒他。

結果,這天晚上,真的被壞人偷走了很多東西。這個富人家裡,都認為自己的兒子,非常聰明,料事如神,而懷疑鄰居家的老頭,與這次偷竊有關。

【賞析】

自己的兒子和鄰居家的老人,兩者建議相同,都是正確的,但是,被盜之家,卻「智子而疑鄰」,足見人的判斷,很難排除個人的感情色彩,做到客觀公正。

要識廬山真面目,切勿置身廬山中!
    
六、蒙鳩為巢,危矣哉!

《荀子•勸學》記載:
    
南方有一種鳥,名叫蒙鳩。它用毛髮把羽毛編織起來,做成鳥巢,又把巢,結在蘆葦花上。大風颳來,蘆葦花折斷,鳥巢傾倒,鳥蛋打破了,巢中的小鳥兒,也摔死了。這並不是鳥巢做得不完美,而是蘆花不堅韌,使其如此啊。

【賞析】

《勸學》篇「蒙鳩為巢」故事之後,有一結語,點明了它的寓意所在:「故君子居必擇鄉,游必就士,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也。」說白一點兒,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蒙鳩遭難,並非它的巢做得不完美,而是它選擇的寄居地--易折的蘆花,使它受此大劫。

環境的選擇,絕非兒戲,物如此,人亦然。人能改造環境,能「出污泥而不染」。但在很大的程度上,首先是環境影響了人,「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泥,與之俱黑」,所以在發揮主觀能動性的同時,還是應該選擇一個好的環境,多近「朱」,少近「墨」,常入「芝蘭之室」,少去「鮑魚之肆」。這樣,才有利於我們人格的培養和完善。

當前之急,是快速三退,棄離共黨,保命要緊!
   
七、十位相馬者

《呂氏春秋•恃君覽•觀表》記載:
   
古代善於相馬的人中,寒風(是人名)是觀察馬的口齒,麻朝是觀察馬的面頰,子女厲是觀察馬的眼睛,衛忌是觀察馬的鬍子,許鄙是觀察馬的臀部,投伐褐是觀察馬的胸脅,管青是觀察馬的嘴唇,陳悲是觀察馬的腿腳,秦牙是觀察馬的前身,贊君是觀察馬的後身。大凡這十個人,都是天下善於相馬的人。他們觀察馬的部位,雖然各不相同,但都能抓住馬的某一特徵,從而判別馬的骨節的高低,腿腳的快慢,身體的強弱,馬的才能的高低。判斷得都很準確。

【賞析】

十位相馬者,都是從局部特徵著眼,觀馬、品評馬的優劣,都很尊重事實,了解真相,觀察判斷準確,受人讚譽。

但是,另有六個盲人摸象、揣度象的模樣,卻遭人恥笑。這是何故?依據局部特徵來推斷整體本質,是認識事物的一種方法,若進行客觀科學的推斷,便能得出符合實際的正確結論;若想當然地主觀臆斷,則只能得到背離真相的荒謬看法。十人相馬是管中窺豹、可見一斑;而盲人摸象,卻是什麼都沒看見,只是瞎摸,瞎說而已。

共黨的所謂調查研究,都是盲人摸象,瞎摸,瞎說。共黨就是最怕真相!

八、相劍者,爭什麼?

《呂氏春秋•似順論•別類》記載:

有兩個人相劍,發生了爭論:    

有個相劍的人說:「白色表示劍堅硬,黃色表示劍柔韌,黃白相雜就表示劍既堅硬又柔韌,這就是好劍。」

和他抬槓的人說:「白色表示劍不柔韌,黃色表示劍不堅硬,黃白相雜就表示劍既不堅硬又不柔韌。而且柔韌就會卷刃,堅硬就會折斷。劍既容易折斷,又容易卷刃,怎麼能算得上是利劍呢?」

劍的本身沒有變化,可是有人說好,有人說不好,這是人為所致。所以,如果能明白的辨別,則可以制止妄說;不明白的話,連堯與桀也辨別不了誰好誰壞。這是忠臣所憂患的,賢者不被任用的原因。

【賞析】

同是一把劍,相劍的人,根據劍的顏色,振振有詞地說是一把好劍,抬槓的人也依據劍的顏色,頭頭是道地說是一把壞劍。真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理更長,似是而非,令人莫衷一是。

同樣的道理,忠臣可以被視為奸賊,而奸賊也可以自詡是忠臣;能人可以被人說成笨蛋,而笨蛋也可以自誇是能人。這類顛倒黑白、混淆視聽的事,在社會上難道還少嗎?人們在聽話的時候,可不能沒有自己的知人之明啊!

中共是一貫顛倒黑白的。但他們害怕擺事實,看真相。香港人民一提到客觀調查事實真相,他們便嚇得發抖!立即反對。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