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 賜福我全家

東北鄉村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9月13日】

說起法輪大法對我全家的好處,那可真是說不完道不盡,我們全家人都受到了法輪大法的恩惠,下面簡單的舉幾個例子。

逃離鬼門關的我

過去的我,年紀輕輕患有重病,常年躺著,不能下炕,膽囊炎、腎結石、從小就跟隨著我的頑固性頭痛、十七八歲就開始有的心臟病、動脈硬化……成天打針吃藥也不見好,醫院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藥物對我來說就是一種精神安慰,吃了不好使,不吃心裡更沒底。那時的我身體別提有多糟糕了,就說有人敲門,我去開門,都得緩兩起才能到門口,七老八十的人都比我強。過去,因為丈夫對我極度不好,怕我離婚時常恐嚇我殺我全家,實在沒路的情況下,我曾四度尋死未遂,喝耗子藥,吃安眠藥,是醫院出了名的常客。

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得法三四天,我所有的病一下子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我這輩子似乎第一次感受到,法輪大法太神奇了,現代發達的醫學解決不了的疑難雜症,學法輪大法三四天就徹底康復了,當時,光中藥我一下子就扔了一土籃子。因為我的情況在當地很出名,所以人們到醫院的時候和醫生聊天經常提到我,在法輪大法蒙受冤屈的這中情況下,醫生是這樣回答大家的:「別的咱不知道,但是這個病的事是真的,她煉功沒有病了是真的。」修煉後我一趟醫院也不用去了,得法二十二年來,我一片藥沒吃,一次醫院沒去,一針沒打,我活得很好,而且我們全家都受益於法輪大法。

這些年很多人被中共電視構陷大法的節目宣傳的對大法產生誤解,說煉法輪功不吃藥,這個說法是有誤的,就拿我來說,不是不吃藥,是病好了不用吃藥,或者偶爾遇到麻煩不用吃藥就能好。有一次突然早上起來就不行了,因為走血很多,人起不來了。而我下午三點半還得到打工場所接班, 事出突然,家中無人,我在師父法像前跪下來求師父,弟子實在過不去這關了,我下午還要接班,不能耽誤常人正常工作,給同事們帶來負擔,請師父幫忙讓我過去這關。這時是早上八九點鐘。到中午十一二點就好了,不走血了,下午三點半我就是好人一個,正常上班去了。只要誠心相信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讓人好病的速度是什麼也趕不上的。就說這個事,我要是去醫院指不定折騰多少日子呢,還不一定見好。可是我只是求了一下師父,幾個小時就完全好了。

因為修煉大法,我身體很好,所以我才能象現在這樣幫襯孩子。多年來,每周五晚上到周一早上,去子女家幫忙家務和照顧孫兒和外孫們,女婿和兒媳婦都對我們非常滿意。兒女們剛結婚的時候,他們由對大法不理解,對我們態度冷漠,因為迫害給我們家庭帶來不少負擔和麻煩,丈夫為了躲避非法抓捕,連兒子的婚禮都未能參加(警察在婚禮上蹲坑)。剛結婚的兒媳不理解,覺得我們當老人的沒有正事,一提起來讓人笑話,有了孩子也不讓我們看。我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來感化他們,讓他們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終於明白了真相。現在都非常願意讓我們帶孩子,照顧家,前幾天兒媳還主動說,等他們有錢的,把房子後面全用鋁合金扣棚,省得年年扣塑料布,怪麻煩的。

浪子回頭的丈夫

修煉以前的丈夫,脾氣暴躁,野蠻不講理,胡搞男女關係,跟過的女人很多,還總把那樣的女人領回家裡。他憑著自己身強力壯,橫行鄉里,在外面誰也不敢惹,在家裡對我非打即罵,自己吃喝嫖賭啥都干,卻總過分疑心我如何如何,總提著菜刀威脅我。我曾為了生計買了縫紉機,想做點縫紉活,結果剛起步就結束了,有個活是一件給出具體尺寸的男士外衣(不是我量的),丈夫回來看見了,火冒三丈砸折了縫紉機一條腿,把做好的衣服撕爛了。和我一起做活的女的,為了方便做活,在我家吃住,結果我看見她被丈夫抱在懷裡。類似這樣的事情太多了,我心裡受到太大的傷害,身體每況愈下,真的沒有活路了。

丈夫是在我修大法後,看到我身心的巨大變化才走入大法修煉的。自從修煉大法後,丈夫改變了。剛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警察來我家,要我勸丈夫不煉,我說:「我有毛病嗎?原來吃喝嫖賭什麼都乾的一個人,現在因為學大法變好了,我現在讓他不煉還接著打我唄?!我不是有病嗎?」警察也笑了。

兒子會走了

兒子四五歲的時候,我們發現他不能走路,是醫學上始終沒有明確診斷出具體名字的病,伴隨症狀是心臟血管狹窄,再其它什麼症狀也說不明白,就是走不了路,走幾步就得停下,心跳嚴重、迷糊、眼前發黑。醫學上成為迷,我們花了很多錢,採取各種辦法,到瀋陽大醫院、各種部隊醫院都走遍了,也沒弄出個究竟。後來就到民間想辦法,各種巫醫神漢全看過,都不好使。霸道無邊、不可一世的丈夫在這件事情上徹底軟了,他說,這孩子走到哪裡我就背到哪裡吧,十幾歲的時候,他還背著兒子。     

我修煉大法後,丈夫得法,也想讓兒子修煉,可是因為動功是需要站著的,兒子站不了幾分鐘,所以,基本上不願意煉功,我們逼迫他學了幾天,他實在不願意承受,所以也就放棄了。即便這樣,奇蹟再次出現了。大約十五年後,丈夫那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多沒回家,在裡面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兒子。結果,丈夫還在非法關押中,突然有一天,兒子自己說:「我能走了。」師父講「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這是真的!很快,我兒子正常結婚生子,維持生活,上班打工掙錢,這都是我們過去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法輪大法的法光照耀下,兒子雖然不煉功,但是這些年基 本沒犯病,他很相信大法好,在大法中受益良多,做人儘量按照大法法理要求自己,不貪不占,得到老闆的賞識。現在身體健康,工作順利,家庭幸福。

大法修煉提心性,家族「三退」保平安

我們兩家雙方姊妹兄弟多,我這邊是六七個,丈夫那邊是六個。晚輩更多,這樣親戚之間走動也非常頻繁,這些事都很麻煩,我們都處理的很得當。他們都對別人講我們修煉後象變了一個人一樣,左鄰右舍都說丈夫變了,都為此認可大法,對大法交口稱讚!鄰居說:「沒修煉的話,誰敢惹他(指丈夫)?你看現在,人家房前屋後,誰占他家地,他們都什麼也不說!」。鄰居認為能把丈夫這樣一個耀武揚威、毫不忍讓的人,改變成一隻綿羊,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只有法輪大法有這種力量。

面對社會上對法輪大法的非法打壓和不明真相民眾的誤解,我娘家大哥說:「這個法輪大法好不好先不說,反正我這個妹妹病是都沒了,不用我們操心掛念啦。這個可是真的,我們親眼看到的。」這些年我們娘家婆家五十多人「三退」。我最頑固的那個妹妹臨終幾天前也同意「三退」了。目前只有大哥家的兩個孩子還沒同意,我再找機會努力吧,一直多年相距幾千里地之外,太遠了,沒機會見到。剩下的早都退了。

我妹妹今年大年初二離世,離世前五六天,我又給她耐心的講了真相,,她終於同意「三退」了。之前這麼多年,她始終不同意,但是我對她照顧有加,總去看她,因為我們這些年因為迫害,經濟條件遠不如人,但是我們夫妻無論怎麼艱難,人情過往都儘量做到盡善盡美,不讓人對大法弟子在這類事情上講出不好的話。妹妹和我一個小姑子都是癌症,她們兩人無論任何時候想吃什麼,餅、餃子,啥的,我都及時給做好送去,她們對我很滿意。妹妹最終受到感化,同意「三退」。

我小姑子現在肺癌引發四種癌症,並且還有腦血栓,醫生早就給判了死刑了,但是小姑子同意「三退」,還聽大法真相廣播,所以,一直以來活得挺好。我想這也是她及時明白真相後得到的福報啊。

法輪大法在我們身上發生的奇蹟太多了,說也說不完,其實聽別人說再多,不如自己親身體驗,法輪大法好不好不是哪個政權隨便下個定義就能說明得了的,事實擺在眼前,我們希望更多的人能夠明白真相,更多人早日受益於法輪大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