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特殊身份的老闆

司徒鳳


【正見網2019年09月18日】

中共從建政以來,不僅迫害法輪功,這麼多年來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幾乎迫害了中國每個階層的人,總人數達到八千萬,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而且這些受迫害的都是好人。我講一個自己在工作中親身經歷的小故事。

我是碩士學歷,1998年開始學煉法輪功,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受益無窮。研究生畢業後,我進入一家全國知名的大型企業工作,在研究所分析室為新產品建立質量控制方法。剛到公司沒幾天,我們老總就專程從外地飛回來,給我們新員工及實習生開會,會上他說:「我做公司有個體會,做人首先要提高自己的道德修為,當我的道德達到相當高的水平後,能力自然會提升,公司在整個行業內自然沒有匹敵。」當我聽到這裡,心裡在猜測,這位老總是不是也跟我一樣是修煉人呢?因為只有修煉人才會把提高自己的心性作為第一位的,也能更深刻的理解德行與命運之間的關係。

聽了老總做的報告回來後,公司同事笑著問我:「是不是覺得聽了老總的講話,感覺自己都能做個副總了?」我笑著點了點頭。同事說:「老總為人特別好!對員工也很夠義氣,公司掙的錢,老總都儘可能的分給每位員工,你可能在過年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存摺上多了十萬塊錢。」我心想,在現在唯利是圖的社會,一般的老總都是儘可能的壓榨員工,這樣慷慨的老闆確實少見。同事又說:「老總認為每個人都有其用武之地,不是員工不行,是老闆不會用人,所以哪怕總公司開除的人,我們公司卻會接納他,老總因材施用,總有最適合他的崗位。這麼多年唯一一位被開除的,老總還多付了三個月的薪水。」 「在別的公司都是員工罵老闆,我們公司里的員工都是堅決不離開公司,因為老總為人太好了,公司就算有難,我們都不離開。」聽到這裡,我心中更是感佩。同事又接著說:「老總的妻子在相隔幾千里的外地,老總卻從來沒有男女關係上的事情,他為人很正。只是他喜歡喝酒,經常喝的爛醉才回來……」聽了公司員工們對老總的評價,我心中充滿了疑惑和好奇,這位老總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真的有如此正直嗎?他又有多大的心結,導致他要這樣經常借酒澆愁?

在公司上班期間,我用法輪功的高標準要求自己,兢兢業業的工作,經常加班到夜裡11點,把研究所所有的新產品都及時建立了質控方法。我的為人和工作成績得到了公司所有人的肯定。公司有個新產品兩年都無法投產,原因是新產品中某個重要成分結構複雜,建立質控方法非常困難。我用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解決了難題,使產品得以順利投產,每年為公司創造上百萬的利潤。老總對我的工作非常滿意。我在工作之餘,也向同事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有人明真相做了三退(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但是,我們分析室有位跟我關係非常好的同事小菊,我給她講真相,她卻私下裡偷偷的舉報了我,不僅把我舉報給了老總,甚至舉報到了省國安廳。明真相的蘭姐告訴我:「小菊是因為妒嫉你的職位才這麼做的。」老總為此找我談話,我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後,他說:「你太了不起了!這麼年輕敢於揭露中共的邪惡。你放心的在我這裡工作,我會盡我最大努力保護你。但是中共非常邪惡,我不一定能保護的了,我一個小小的企業家,中共根本就不會把我放在眼裡。」老總說出這一番話來,也印證了其他同事對他為人的評價——非常正直。我們公司幾乎所有的領導對法輪功學員的評價都跟老總一樣:「非常了不起,敢於在中國大陸堂堂正正的揭露中共。」

後來老總給我談了他的人生經歷,令我震驚,他說:「我是89年六四學生運動的組織者,我們是為了反腐敗,為了中共好,才向它提意見,中共卻動用部隊鎮壓我們學生,我的很多同學被中共的坦克碾壓致死,血流成河。自此,我對它徹底死了心,在中共的統治下,中國不會有任何希望。如果誰有能力推翻它,我願意拿出我所有的錢……」望著眼前這位令人肅然起敬的老總,我終於明白了他為什麼常常借酒澆愁。一個對國家和民族的未來有遠大抱負的人,看著中國在中共的統治下生靈塗炭,道德下滑,國已不國,他又無能為力,他怎能不痛心?回想起跟自己曾經朝夕相處的同學,同樣懷揣著復興中華的夢想,卻橫死於中共暴政之下,還要背上中共強加的「學生暴亂」的污名,他怎能不痛心?在這個人人都追名逐利的社會,老總內心的想法可能已經沒人能懂了,他又能跟誰說?也只有一醉解千愁了。六四事件,以前我只是限於聽說,當這位學生領袖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時,我才知道那批大學生全都是德才兼備的優秀人才,我更深刻的理解了《九評共產黨》所說的「在共產黨邪教來看,人只是實現目的的手段,殺人也是一個手段。所以共產黨迫害起人來,毫無顧忌,誰都可能成為迫害的對像,包括黨的支持者、黨員、黨的 領導人在內。」

在我被小菊舉報沒多久,省國安廳就找到老總,並說只是想見見我,欺騙老總把我交給他們。老總就私下裡通知我了,並提醒我的手機已經被監控了,不僅SIM卡不能用了,連手機也不能再要。正在此時,我得知舉報我的小菊在醫院裡查出了晚期淋巴癌,我知道她是因為舉報我遭了惡報,我非常擔憂著急,打她的手機已經聯繫不上她了,後來好不容易才聯繫上她丈夫,我急切的想儘快見到小菊,只要她能及時明白大法真相,她會好起來的。可惜,她丈夫堅決不允許我見她,而且同時國安廳多次到公司騷擾,預謀綁架我,無奈之下,我只得離開當地。後來沒過多久,就聽說小菊過世了。小菊是中共對法輪功污衊宣傳的犧牲品,她的離世讓我非常難過,直到今日,想起她來,心中還是隱隱作痛。

幾年之後,我輾轉來到一位高中女同學的公司里工作過一段時間。在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最嚴重時期,她曾是中央電視台的編輯,我說:「你們中央電視台就是刻意製造假新聞污衊法輪功。」她默認了。由於她厭倦中央電視台的氛圍,說人人都在找關係傍後台,她不願意干那種事,就辭職了。她還告訴我,那個新聞聯播的男主持人非常假……辭職後,她從事自由職業,收入不菲,時間自由,很符合她率性的性格,日子過的很不錯。

在這裡,祝願普天之下善良的人們,都能夠了解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認清中共的邪惡,早日退出中共組織,走向美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