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矛盾中向內找 修自己

雲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0月08日】

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煉的,二十一年來,我從一個卑微無知的生命,成為法輪大法中的一名修煉者,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感到無比的幸福和榮耀。同時也深感修煉的不易,救度世人之難。今天我與大家交流的是「在魔難、矛盾中向內找 修自己」

一、放下親情

我父親是一名受學生愛戴的特級教師,桃李滿天下,他是在一九九六年開始學大法的。一九九八年一天,父親將我和妹妹叫到跟前,對我們說:「我現在修煉一種高德大法,是按照「真、善、忍」要求做好人,做一個超常的人的功法,叫法輪功。」他希望我們都能和他一起修煉。父親是我和妹妹都十分崇敬的人,又看到他修煉法輪功後的變化:修煉前十多種病症完全消失,紅光滿面,精神飽滿,身體健康,待人更加和氣。我和妹妹毅然走入了修煉。剛剛得法那段時光真是幸福難忘,我們一起學法、交流、一起在大法中提高。父親是非常清高的人,他教出了許多高才生,以他們為榮,常常抱怨我和妹妹不爭氣,才是中專生,在同行面前感到低人一等,他向他的那些高才生洪傳大法,卻沒有一個走進大法修煉的。後來反而以我和妹妹都修煉大法而感到很自豪。

二零零九年妹妹向世人發放真相資料遭綁架判刑後,我父親在妹妹身陷囹圄期間,由於許多常人的執著放不下,被動承受著來自家庭、社會、邪黨各方面的壓力,身體出現病業狀態,最後沒有從魔難中走出來,於二零一三年底離世了。父親的去世對我和妹妹的打擊非常大,我們就像失去了主心骨一樣。像師父講的:「他母親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1]我深陷思念父親的情中,一度非常消沉,修煉也不那麼精進了。經過一段時間學法,我才把心態調整過來。

我和妹妹的感情本來就非常好,得法後更是親如一人,無話不說,經濟上不分彼此,誰有困難都是鼎力相助,個人又是事業有成、家庭和睦、相夫教子、孝順長輩,家人看在眼裡,喜在心頭。但是自從妹妹被綁架判刑後,本來對大法就不理解的母親、妹夫和我丈夫三人聯合在一起,只要看到父親或我就謾罵,還說一些對法、對師不敬的話。妹妹遭受了兩年半冤獄回到家中,帶著一種虧欠、彌補過失的心態和他們相處,沒有看清舊勢力的險惡用心,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放鬆了修煉,怕心很重,迎和著妹夫和母親,也不敢再向世人講真相。雖然後來也走出來和同修配合發放真相資料,卻是始終沒有去掉執著的心,二零一六年三月,妹妹來例假流血一直不停,她終究未闖過生死關,隨後也離世了。

短短三年半的時間裡,我痛失了兩位在這個世間上深愛我而我也深愛他們的親人同修,這種傷痛無以言表,感情一直放不下。師父講:「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2]那時雖然也認識到不能執著這些親情,但是對父親、對妹妹的情就是放不下。那時我是流著淚一遍遍的學法,直到有一天,我因思念妹妹,淚流滿面的上了公交車,走過來一位男士問我他可以坐我旁邊嗎?我抹著眼淚跟他打招呼,他告訴我,他在附近的村子裡當個村官。我說:「共產黨靠農民起家,但迫害農民是最狠的,剝奪了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不顧百姓死活。為了打壓法輪功,二零零一年自編自導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挑動老百姓仇恨佛法,法輪功講『真、善、忍』,共產黨講『假、惡、鬥』,我們的生命是神給予的,可不能發毒誓把生命獻給共產黨啊!」他說:「你講的對啊,現在這個社會多亂,可我們是平頭百姓,沒辦法啊!」我說:「神來度人啦,給每個人一個機會,那就是廢除你和邪黨簽下的契約,把你入過的黨、團、隊退出,保命、保平安。」他說:「那太好了,我還入過黨呢,你幫我退一下吧,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說:「真為你高興,謝李洪志師父吧,是他讓我告訴你真相的。」看到世人明白真相,我由衷的為他們高興,從這次講真相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對親人的情。師父講:「你只要是三界之內的生命,無論一切事物,它都能滲進去。換句話說,你就在這個情中泡著。不被情帶動,誰能說不被情帶動,那他太了不起了。不被情帶動的也只能是修煉的人。」[3] 「我知道沒有情那是啥感覺,(師父指心,笑)對眾生它是慈悲的,與情是完全是兩回事。它是一種廣義的,但是對那個情的感覺是一種多餘的東西、厭煩的感覺,就像你聽到感覺到反感的東西、你看到不該有的東西一樣,是排斥它的。」[3]通過這件事後,我才體悟到,光為情而放情是很難的,但是一旦認識到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擔負著救度眾生歷史使命,還有許多眾生盼望我們去救度時,就感到自己的那點放不下的情就非常渺小,非常可笑。當我悟到這些法理時,突然感到全身一股熱流,全身一身輕,思想一下開朗起來了,這大概是我的慈悲心出來了,他取代了我執著的那個親情。我知道是師父把我執著的那個情的物質拿掉了。

二、去掉對母親的怨恨心

我從小個性很強,脾氣很倔,隨著年齡增長,我喜歡收拾打扮,喜歡吃、玩、享受,追求完美:完美的工作,完美的生活,完美的婚姻,和朋友完美的交往……。但是由於我的個性強,從小就與母親感情不好,不愛聽她總要教訓人的那種口氣,從小我都恨她,她對我非打即罵,我做多少事,她從來沒肯定過一句。就是修大法後,我仍然一直和她扭著勁,互相看著不順眼。加上後來妹妹被迫害,她非常害怕邪黨,對我們修煉更不支持,說怪話、狠話、甩臉子。二零一六年,我在街上對路人講真相發資料時被保安誣告遭到綁架,從拘留所出來,妹妹把我接到她家中,一進門,母親就對著我吼:「這回知不知道厲害了?好吃好在的日子過煩了?要去過鐵窗生活?你是不是發神經了,簡直是個神經病……」罵了整整兩小時。

二零一八年八月,丈夫因不堪忍受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壓力,怕受牽連而和我離婚。那一刻,我深深的感到情是多麼的靠不住,一切看透了,放下了。

過了幾天,母親打電話給我,說是妹夫要結婚了,她再不住那個家了(我父親去世後,她一直和妹妹在一起生活)。我就在自己家附近租了一套兩居室,把母親接來單獨住。這一年中,師父苦心安排了多次心性提高的機會,但我的心性把握的時好時壞,由於我的執著心放不下,被舊勢力找到藉口,使我出現了像我妹妹一樣的病業表現,在生死關頭,我跪在師父的法像面前,對師父說:請師父加持,弟子一定要放下多年來與母親的積怨。通過向內找自己,認識到與母親關係緊張的原因是自己造成的,我從小就對母親不尊敬,特別是修大法後,遇到矛盾也不是找自己,也總是看母親的不對,而且還責怪她對大法不敬,對我和父親、妹妹修煉不支持。其實這都是師父利用這些矛盾來暴露我的執著,讓我修自己、提高自己,但是我一直不悟,還把矛盾推在母親身上。最後我通過背法,痛下決心不再錯過修煉機緣,無論吃多大虧、丟多大的臉我都儘量忍著。從開始強忍,到不動心的忍,在幾次被母親追著大罵以後,我發現我根本不用忍了,因為我根本不會動氣了,也不動心了,好像沒有任何感覺,隨之慢慢的我與母親的隔閡消除了。

一天,有同修來看母親,母親笑著說:「我這姑娘小時候就很倔,從來不會認錯,所以我整她,現在煉法輪功,會認錯了。我是一輩子不會認錯的,昨天罵了她,今天她還來向我道歉,還幫我做家務。法輪功教的好啊,她會認錯咯!」隨後母親也開始認同師父,認同大法了。妹妹的女兒從國外回來探親,看到我借賣東西的機會和旁邊的路人講真相;看到我把自己的小店經營的有聲有色;看到我身體健康臉色紅潤,消除了因她媽媽離世而對大法產生的誤解,她感嘆:「姨媽,你的經歷讓我看到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好啊!你要是不修大法的話,像你這樣一個曾經多愁善感、追求完美人生的人,怕是承受不了這麼多的魔難,早就抑鬱了。好好救人吧,他們需要你。」

三、向內找消除與同修的間隔

由於邪黨文化「恨」的毒害,加上自己的性格原因,長期以來心中對一切不合自己意願的人或事會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怨恨。所以常常為了一些小事也會和同修搞起矛盾,產生了間隔,互相指責,互相看不慣。

有一天,因為一點小事跟同修鬧起矛盾,發展到互相不搭理:同修到我開的店鋪里,要了一套茶具,看到我用了多年的一個杯子,也不是值錢的東西,我只是用來裝雜物的,她提出要我送給她。我猶豫了一下,她就不高興的說:我們做了多年朋友,真不真心,一下就看出來了。這句話刺激到我的自尊心,心裡很不舒服,和她爭了幾句,最後還是把杯子給她,她卻不要了,我就非要給她,最後鬧得不歡而散。她被氣走後,開始自己心裡放不下,但是我馬上意識到,一定是自己的哪顆心沒有放下,師父以此來點化自己。師父講:「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4]我平靜下來,找自己的執著,我不斷想,為什麼像類似的事情我和其他同修也發生過多次?我找到了自己隱藏的利益之心,常人中的攀比之心,追求常人享受之心,做事不為別人考慮的自我之心,以自己是老學員好像別人就得尊重自己之心和小心眼等等的人心。找到自己的問題之後,我主動向同修道歉,希望同修諒解,但是同修還是不理睬我,這時我沒有責怪同修,還是向內找自己,找自己還有什麼心沒有放下,後來我把發生這件事情的本身和生出來的心都徹底放下後,同修主動和我聯繫,我們又和好如初。

師尊講:「我講了,我們這一法門是直指人心,不是從物質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什麼。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這種物質利益當中去魔煉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你這顆心能夠放的下,你就什麼都能放的下,在物質利益上叫你放,你當然就能放的下。你的心放不下,你什麼都放不下,所以真正修煉的目地是修那顆心。」[1]大法弟子證實的是新宇宙全新的修煉方式,是真正的人成神之路,法的機制能保證我們在常人社會中提高上去,我悟到:只管去我的心,環境由法去改變。我做到兩點,忘記母親他們以前和我之間糾結過的一切痛苦往事,告誡自己不能怨恨他們,世人只是可憐的眾生,我必須慈悲的救度他們。

這一路走來,跌跌撞撞,是師父用法理啟悟我,慈悲的呵護著我,在妹妹遭受冤獄時,我能夠擦乾眼淚,不再消沉,修去怕心,堅定的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面對家人的無理指責,人身攻擊,親情綁架,我心淡如水,放下名利情,想著還有太多的人要救,自己那點人的感受什麼也不是。

讓我們謹記師父的教導:「師父開創了這個輝煌,給你們領入了這個歷史時刻。你們修好自己,盡情的在救度眾生中展現你們自己、做的更好吧!」[5]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修者忌》
[3]李洪志師父《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4]李洪志師父《洪吟》(三)•(少辯)
[5]李洪志師父《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