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長春市三公安局頭目同一天遭惡報

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


【正見網2019年10月16日】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吉林省消息,吉林省長春市公安局前副局長董世年、市公安局二道區分局局長宋今東、市公安局寬城區分局局長張國臣涉嫌違紀違法被調查。三人在長春市公安系統長期任職,共同點是均參與了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今年六十二歲的董世年已退休兩年多,二零一零年二月至二零一六年三月,董世年任長春市公安局副局長期間,據不完全統計,僅二零一五年一年,長春市就有兩人被迫害離世;至少有法輪功學員閆景友、張萍、孫亞君、李桂芹、張秀香、劉岩、錢玉久、牛亞芬、肖薇薇、王淑艷、劉香閣等十一人被非法判刑;付燕飛、張曉明、辛立、荊鳳偉等五人被長期關押面臨非法判刑;一百三十六人被綁架,被上門或電話騷擾遠超過三十九人次。董世年對此負有重要責任。

今年五十一歲的張國臣,二零一六年九月至被查前任長春寬城分局局長。二零一八年九月初,長春市公安局寬城分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穆君奎、張玉梅、李艷,穆君奎、張玉梅遭暴力毆打。穆君奎被非法關在長春第一看守所,律師會見時,穆君奎說,寬城分局國保隊長何偉用拳狠打他的頭和左臉,體檢時又被分局警察楊光打了一拳頭,並被銬緊手銬,手被勒腫。張玉梅在寬城區公安分局遭寬城國保楊光扇耳光毆打,胳膊被扭傷,體檢血壓150/170,送到第四看守所時,看守所拒收,楊光又扇了張玉梅十幾個耳光。被打傷的張玉梅被劫持到長春市二零八醫院做CT,費用卻無理的由張玉梅自付。

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長春市寬城公安分局國保警察、遼源市六一零(「六一零」是江澤民成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犯罪組織)、國保等闖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孫士英家中,未出示警察證、逮捕證、搜查令,不由分說將孫士英和她的兒子王洪岩、女兒王洪艷強行抓走並非法刑拘,理由竟是孫士英一家收留了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九年冤獄、剛剛被釋放的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呂永珍老太太。警察搶走了家中的法輪功書籍、筆記本電腦、印表機、護照等私人物品,至今不給任何扣押物品清單。四月十日,孫士英母子三人被寬城公安分局以家裡有法輪功書籍為名構陷到寬城區檢察院,六月二日轉到住所管轄區長春市朝陽區檢察院公訴科。朝陽區檢察院認定證據不足,將案件兩次退回到寬城公安分局,寬城分局不但不予釋放三人,反而繼續構陷。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朝陽區法院不通知家屬和律師,偷偷開庭宣判,終致孫士英一家三人被誣判兩年零六個月。

張國臣早年任農安縣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期間,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參與長春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劉成軍在吉林監獄被迫害得脫相,吐字說話已經很困難,醫院下了病危通知,監獄不得不辦理保外就醫手續,這需要農安縣德彪派出所蓋章,報告送到農安縣公安局時,公安局與「六一零」辦公室故意拒絕蓋章,延誤了時間,導致劉成軍失去生命。

今年五十六歲的宋今東,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五年五月任長春市公安局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期間,長春法輪功學員王玉環被長春刑警大隊一處的高鵬和張恆等綁架,拉到淨月潭的一個山里酷刑逼供。王玉環在老虎凳上過了三天兩宿,被每隔五分鐘上一次大刑,汗水、淚水和從傷口裡流出來的鮮血浸透了王玉環的頭髮和衣褲,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她一次次昏死後,被警察用滾燙的開水或冰涼的冷水澆醒後繼續受刑,被警察用電棍電擊面部至焦糊;被折磨得腳腕露出了白骨,手臂筋骨也被警察反覆劈而折斷;被用電棍電擊面部至焦糊,被罩鐵桶用煙嗆,用菸頭烤眼球,用細竹棍插雙耳致失聰;門牙打掉了兩顆,全身血肉模糊,骨瘦如柴,二零零七年在長春市中心醫院去世。法輪功學員趙小琴亦被一處綁架,被迫害得做了開顱手術,神志不清,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勞改醫院。

上述實例,只是長春法輪功學員二十年血淚的小小一部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次規模最大、最荒謬、最邪惡的迫害。目前長春市已有多個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遭到了惡報。本文提到的孫士英一家三口,主導誣判的朝陽區法院刑事庭庭長賀維民,已於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在家上吊自殺身亡。長春前市委副書記、提拔了一大批賣力迫害法輪功的政法系統惡人的楊子明,退休近三年後,於二零一九二月二十五日落網。長春市原政法委書記肖志華,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學員是一群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那幫跟中共跑、出賣良心迫害好人的人,即便一時躲過了法律的懲罰,也躲不過天理的報應,各種災難隨時會降臨到其頭上。人類自古存在著正義,這場註定失敗的迫害結束後,將來的人也絕不會放過曾經參與過迫害的人,無論其是誰,無論它跑到天涯海角。希望那些聽信了中共謊言而對法輪功抱有惡意的人,和良知尚存的人認真了解一下真相,不要在無知中干傷天害理之事,為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