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省委「610」主任被刺暴露了什麼?

李寂然


【正見網2018年07月18日】

據大陸各大網站報導,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下午兩點左右,吉林省省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科員石某某,進入省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孫恆山的辦公室對其行刺。孫身中數十刀,不治身亡。石某某自首後供述,他因對二零一四年度考核不稱職被降職分流一事不滿,故持刀將孫恆山扎傷。發生在「610」官員間的刺殺暴露出哪些信息?我們一起來一探究竟。

第一、暴露出中共「610」官員的變態心理

有必要先解釋清楚的是「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這個名字。這個所謂的辦公室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是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一個類似於希特勒蓋世太保與文革時期的中央文革小組的特務組織。這個部門凌駕於憲法與法律之上,不在中共的政治架構之中,卻能操控中共的各個部門對法輪功展開迫害。這個部門直接對迫害的元兇江澤民、羅幹、李嵐清等人負責。為了隱藏其罪惡,這個辦公室就被命名為「610」辦公室。在中共黨內,只要一提「610」,指的就是它。「610」這個部門有一個獨立的系統,從中央到地方,包括其它黨政部門,大都設有「610」辦公室。它既受本部門的垂直領導,又受中共各級黨委的領導,而因其政治上的特殊性,中共各級官員皆對其懼而遠之。

中共成立這樣一個部門就是為了迫害法輪功。法輪功修煉者是信仰真、善、忍的,自律性都很強,是無條件做好人的。要想把這樣一個群體鎮壓下去,迫害者的心理得多麼的變態。可以說,只要稍有人性,他就做不了這份工作。要想按照中共的要求對這樣一個團體展開鎮壓,「610」的官員們就必須得泯滅人性。在長達十九年的迫害中,這個組織的人員就是這樣完全喪失人性的在為中共賣命。從另一個方面說,人性不完全敗壞的人也很難被中共安排到這樣的部門裡。即使有一些良知尚存的人,在這個部門久了,他要麼調走,離開它,要麼隨波逐流,自甘墮落。而要想在這個部門獨善其身、潔身自好,那幾乎是不可能的。這是一個專門迫害好人的部門,對於不想作惡的「610」人員,是極難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下去的。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遠超世人的想像。其所用的手段集古今中外所有罪惡之大成。迫害者絕非正常的人類,其內心齷齪、陰暗、毒辣、瘋狂、殘忍。儘管「610」的官員在人前往往裝的比較正經,道貌岸然,可是當他們面對法輪功學員時,他們兇惡的一面則完全顯露出來。只有內心完全變異的人,才會對法輪功學員做出種種慘絕人寰的罪惡來。當然,一個完全喪失了人性的人,對任何人做出不法的事情都絕不是偶然的,包括對待自己的同事,因為他們的內心已沒有了善念。

第二、暴露出「610」官員的不擇手段

據悉,這個石某某刺殺孫恆山,連刺數十刀。這得多大的仇恨,才使得一個人完全失去理性。中共官員中下級殺上級並不是一件稀罕事,可是大多數這類的刺殺,是因為下級覬覦上級的權位,大多都是雇兇殺人。而石某某刺殺上級則與之不同,那完全是為了泄私恨。

通常來說,即便是為了泄私恨而殺人,作案者也大都會選擇時機以隱藏自己的罪行。石某某的殺人也絕不具有好漢做事好漢當的個人英雄主義色彩,他表現出的完全是一種惡毒與殘暴。

如果人們知曉中共暴徒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多麼的兇殘時,就自然能理解這些人為何會如此的不擇手段。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達數百種,甚至為了牟取暴利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滿腦子裝的都是如何害人的人,他怎麼不會做出極端的事情來!吉林省「610」辦公室主任孫恆山及其主任科員石某某,因其所處的位置和級別,他們大多是在幕後操控著公檢法司等部門的人去作惡。沒有他們在背後的操控,對法輪功的迫害就不可能那麼兇殘。他們洞悉所有迫害好人的伎倆。對省級「610」官員來說,隨便寫個數字,就可能枉判法輪功學員多少年;點下頭,一個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就可能被摘除;打個電話,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的惡警就能逍遙法外。任何一個黑社會都無法與之相比。他們習慣了迫害好人。他們是中共邪黨迫害好人的具體操刀手。在這種情況下,誰要惹了他,他掂刀殺人,為發泄而連刺數十刀,不就顯得很正常嗎?

第三、暴露出中共「610」的勢力及「油水」

「610」在迫害法輪功極度猖狂時,真可謂權勢薰天。它不但對法輪功學員能夠生殺予奪,對一些單位領導的升遷也能干涉。在任何一個單位,它只要是打著迫害法輪功的旗號進去的,誰都不敢不給他臉面,都得看著他的臉色說話。

許多網友在看到這一刺殺消息時,直言不諱的指出刺殺是因為分贓不公,真有一定的道理。「610」辦公室可不是一個清水衙門。這個部門要錢的門路很多:它可以向財政要錢,還可以向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所在的單位要錢,還會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基家屬要錢。它辦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動輒就要幾十萬;搞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一要那就是上百萬,甚至非法通緝一個法輪功學員都要開銷一二十萬。它制定一個制度,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要給迫害者獎金兩萬元,這錢不管是地方財政出,還是省財政出,它只要說出口,財政就得撥,因為這牽扯到政治立場問題。

我們看下面幾個事例,就能明白「610」該能多撈錢?

一、一位「610」官員透露,在一次小範圍的所謂〝慶功〞宴會上,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劉京給陪酒的吉林省和長春市公安局「610」官員透露,在「610」編制和鎮壓經費大規模擴大上,江澤民逼迫時任中共黨魁的胡錦濤〝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二、二零零零年時,「610」辦公室的負責人劉京曾多次往返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促使江澤民決定撥專款六百萬人民幣給馬三家教養院,命其速建所謂的「馬三家思想教育轉化基地」。工程造價一千萬元,不足款項由遼寧省自籌。

三、迫害法輪功初期,雲南省政府一次就撥出四百萬元作為「轉化」法輪功學員啟動專項經費。

四、因「河南省第三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得力,成為河南省「強制洗腦轉化基地」之一,司法部為表彰其「業績」下撥迫害法輪功專款「一千五百萬」。

這哪一筆資金,不管是從哪來的,哪撥的,不都得經「610」管理和調配嗎?

如果「610」是一個清水衙門,其官員都巴不得調走,早點分流才好呢,誰還會起那麼大的仇恨心!就是因為油水太大,都想在其中撈一把。這個組織系統里的人,思想敗壞到如此地步,你敢斷他的財路,他就找你玩命!誰能說石某某的罪惡思想與罪惡行動不是在「610」這個部門培養成的呢?只是他這一次的犯罪對像變成了自己人而已。

第四、「610」主任被刺身亡再次證明這是一個死亡崗位

「610」主任這個職位早就被公認為是一個極度危險的職位,是一個死亡崗位。為什麼這麼說?最主要的就是這個職位上的人道德大都十分敗壞,真可以說是人性全無。在這個職位上,你不能有同情心,面對七八十歲的老人,他可能只是發了幾張法輪功的真相資料,就會被投入監獄;也不能有公正心,一個人無論多麼優秀,是行業的骨幹,可是只要修煉法輪功,職稱、職位不但不能升,還可能要往下降;有公德心也不行,有的法輪功學員,在別人落難時能不惜自己的生命搭救他人,可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就可能被實施酷刑;連正直都不能容忍,有的法輪功學員出於責任給國家領導人寫信,陳述法輪功利國利民,這是何等高貴的品質,可是「610」知道了,就非得查出這個人並進行迫害不可。這些官員長期生活在仇恨、惱怒、妒嫉、暴戾的情緒中,他怎麼能有健康?長期處於罪惡思想中的人得重病的幾率比正常人肯定要多的多。

中國傳統文化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可不是人信不信的問題,你不信並不等於不存在,你不信並不等於這個天理不會作用於你。你以為遵守的是黨的命令,可是這個邪黨能代表天理嗎?一個省「610」主任,級別相當的高,他的一紙命令就可能令無數好人遇難,使無數家庭家破人亡。他迫害了多少好人!所以人們今天看到的是他被刺殺,如果翻開他的歷史來看,人們就會發現他被刺殺,是惡報的另一種表現。

省委「610」主任,是正廳級官員,相當於地級市的市委書記。他作惡時人們極少能從表面上看到,可是隱匿得再深,那能躲過神的眼睛嗎?

吉林省是法輪功的發源地,法輪功最初就是從吉林的長春傳出的。在長達十九年的迫害中,吉林省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是慘絕人寰的。吉林省「610」主任被刺身亡,也是在向還在作惡的各級中共官員發出警告:迫害了好人必遭天譴!雖說中共的「610」辦公室在今年三月份被裁併了,可是它的職能還在,被政法委與公安完整的承襲了下來。這樣一來,更高層的迫害者的身份隱匿的更深了,可是他所犯下的罪惡卻是無法抹去的。就像吉林省這個原「610」主任一樣,他可能已經卸任了,然而作過的惡所必定要遭到的惡報,到時候還會找到他。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