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虎作倀 罪責難逃

向上


【正見網2019年06月24日】

當年納粹法官執行希特勒的命令,枉法審判猶太人時,不會想到有一天他們會站在審判席上。二戰後,納粹法官站在被告席上,有一段獨白振聾發聵,直到今天仍然有借鑑意義:我們不是納粹,可是我們比納粹更不可饒恕,因為我們知道他們是誰,正在干什麼,可是在良知與利益面前,我們還是選擇了為虎作倀。

其實,在良知與道義面前,為虎作倀的何止是法官們,當年在納粹集中營里的參與作惡的各種人員都沒有逃脫絞刑的懲罰。網絡上有一張很醒目的照片,參與作惡的護士們在絞刑架下,雙手背縛著,脖子上套著繩索,吊起來很高。看上去很殘忍,可是與她們的罪惡比起來,這樣的懲罰也難以抵消其犯下的無法形容的罪惡。

1963年,德國開始審判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管理人員,審判地點選在了聯邦德國境內的法蘭克福,主審法官為Fritz Bauer。審判原則很簡單:服從上級命令即謀殺共犯。

法蘭克福審判針對的是奧斯維辛集中營的22位中下層軍官,多為黨衛軍與蓋世太保成員,其在集中營中的工作為看管犯人,進行甄別與訊問等。審訊全程有359名證人被傳喚到庭,其中包括210位集中營倖存者。

在審判中,所有被告人都辯稱自己「只是服從上級的命令」,而且因為自己僅從事看管或者甄別犯人的工作,並沒有親手殺人,故而不能構成犯罪。法庭則並沒有網開一面。根據德國刑罰第211條關於謀殺罪名的規定,法庭宣布,如果被告人是出於上級命令而殺人,或者雖然沒有殺人,但是因為服從上級的命令,參與了集中營日常的管理運作的,即須承擔謀殺共犯的罪名。

最後,22名被告中有11人被判處謀殺罪成立,其中有6人被判處終身監禁(聯邦德國最高刑罰),另外11人被判為謀殺共犯,入獄時間不等。

自此,「服從即有罪」原則被國際社會普遍接受。「執行命令」不能作為行惡的藉口,不分善惡是非的盲目執行命令,就在為虎作倀,就是幫凶。當年文革中,北京公檢法中七百多積極參與整人的軍管幹部,妄圖通過整人的手段「立功」、受獎、發財、升官,可是在文革結束後,中共為了平息民憤,要把這些人當作「替罪羊」殺掉。當時紅極一時的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自殺」逃避報應臨頭;積極效忠「造反路線」的793名警察、17名軍管幹部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事後只給家屬一張「因公殉職」通知單。積極執行命令並沒有得到長久的利益,反而惹來了殺身之禍。為虎作倀,充當中共的幫凶,遭受惡報只是早晚而已。

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江澤民下達了很多密令。2000年,當地的國保大隊長曾對我說:「你知道江澤民怎麼對待你們嗎?」我說:「不知道。」他說:「我們都有文件的,不能叫你看。」後來從真相資料里,才知道江澤民的迫害密令多麼的邪惡,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對法輪功不講政治」等,後來曝光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密令,這樣的密令邪惡之極,人執行這樣滅絕人性的命令,不是在赤裸裸的行惡嗎?!

中共迫害法輪功有一個秘密組織,叫「610辦公室」,從中央到地方都有這樣的機構,類似於二戰時期希特勒的納粹組織,可以調用社會上的一切資源與機構,對法輪功學員有隨意虐殺的權力,而且級別高,工資高,待遇好,到法輪功學員抄家來的資產可以自由支配,但是結局是什麼呢?

現在的人越來越明白,「610」是個高危險崗位,死亡職位。中共第一任610主任李嵐清的外孫女婿在瀋陽機場被警察打死,次任主任劉京得了絕症,接替他的李東生又被中共法律判無期徒刑。各省、地、市、縣的610人員遭報而死的已是成千上萬。

何止是610人員,執行610命令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公、檢、法人員遭報應的更多。第一個枉判法輪功學員的法官陳援朝,因為「執行命令」枉法審判法輪功學員「有功」,被記所謂的「二等功」,結果在2003年9月在萬箭穿心般的肺癌煎熬中死去,時年51歲。

2014年7月10日,遼寧省瀋陽市瀋北新區法院副院長柳曄,與同事外出辦案,走著走著突然就不行了,腦出血死亡,時年56歲。柳曄是該法院第三個因腦部疾病死亡的法官,他生前多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和判刑。

山東沂南縣公安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孫立,曾對很多法輪功學員無度行惡,是個雙手沾滿法輪大法學員血淚的惡棍。他憑此惡績獲得晉升,更加賣力殘害善良。2004年6月29日,孫立在孟良崮得意洋洋的做完全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驗」交流後,突然摔死在百米山谷中,費盡周折才找到屍體,其狀慘不忍睹。

遼寧省大連莊河市光明山鎮派出所幹警孫學忱,多次出謀劃策參與綁架當地法輪功學員,致使數名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孫多次在公共場合污衊法輪功,謾罵法輪功創始人,並揚言:「這個報應,那個報應,怎麼就不報應我。我這不是很好嗎?什麼『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我就不退,看他能把我怎麼的,我就跟定共產黨。」2008年1月25日,孫學忱突發腦動脈血管破裂死亡,時年57 歲。知情者披露,他死時口不能語,目不能視,手腳不能動,極度痛苦。

某市法院與檢察院在同一幢樓里辦公,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樓里出現了咄咄怪事,檢察院死一個人,法院一定會死一個人;法院死一個人,緊接著檢察院也會死去一個人。互相彼此埋怨對方「臊氣」,於是法院搬離,到另外地方辦公。明白人都知道是迫害法輪功的報應,只是不敢明說而已。

正如同希特勒當不了納粹組織的靠山一樣,中共也不是人間的主宰,也決定不了那些忠實執行密令者的幸福未來,善惡有報才是天理,才是人間萬事萬物的主宰。順應天理行事,就是福報;逆天理而行就會遭惡報。按照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密令行惡,最終只能得到惡報,連中共「賞賜」給你的利益都長久不了。

近日,在美國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日前被告知,美國政府意在更加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籤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籤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並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 2019年5月31日明慧網發表《通告》,要求提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610人員、公檢法司人員及其家人的詳細情況,為美國下一步制裁人權罪犯提供依據,這等於徹底堵死了這些人最後的一絲妄圖移民海外逃避懲罰的僥倖心理。

納粹戰犯直到今天還在被全球通緝,只要被發現,不管其年齡多大,一定會追查到底。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堅持的原則是:誰犯罪誰承擔、集體組織犯罪個人承擔、教唆迫害與直接迫害同罪。根據這一原則,所有在組織、單位、系統名義下所犯的罪行最終將落實到個人承擔。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人將被徹底追查,並被繩之以法。

這絕對不是紙上戲言,人間發生的一切不正在一步步兌現嗎?執行命令,就是為虎作倀,就是中共的幫凶,最終難逃天理與人間法律的制裁。任何僥倖的小聰明作法只會害人害己,只有聽從法輪功學員的善言勸告,認真的了解法輪功真相,真誠悔罪,積極的加入「三退」大潮,提供迫害罪證給追查國際,把參與迫害者的詳細信息提供給明慧網,就是在將功折罪;有餘力的廣傳真相救人,就是積德善舉,會給生命帶來不一樣的美好未來。

附明慧網《通告》全文:

                     通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在美國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日前被告知,美國政府意在更加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籤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籤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並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

請海內外大法弟子立即行動起來,更完整的收集、整理和向明慧網提交迫害者名單,包括迫害者本人及其親屬、子女、資產的信息,以便定位迫害者。

同時,請美國大法弟子順便收集和提交那些在美國參與中共海外迫害者的個人信息,比如在神韻藝術團和神韻交響樂團演出劇場外、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場外,在法拉盛、真相點、邪惡網站等場所參與中共海外迫害者。台灣、香港、韓國、西班牙等其它國家或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也請提供當地參與中共海外迫害者、其親屬、子女、資產信息。
收件信箱: ReportFugitive@minghui.org,ErRenBang@minghui.org

 明慧編輯部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