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紀實:步步驚險 見證師恩(二十一)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07日】

師尊一開始就告誡弟子修煉是極其艱苦、非常嚴肅的。這些同修最終還是沒有走完師父給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當然這裡有舊勢力的瘋狂干擾,也是史無前例的,也是不被師尊認可的。「悲忿在心頭 爛鬼不可留 外來惡除盡 還我弟子還我統籌」(《洪吟五 祭》)師尊成就一個大法弟子得需要多大的心血,師尊統籌正法得付出多麼巨大的精力,師尊為每一個眾生安排未來得操多大的心,而這一切都被不知深淺的舊勢力給毀了,它們真的不配。師父在《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中點出了大法弟子不是一般的生命,「可是大法弟子在歷史上就在奠定著今天你能成為一個大法弟子的這個機緣、奠定著基礎;在歷史上你們承受過很多很多,才能成為今天的大法弟子;而且還有生命最根本的來源不一般的問題,都是不簡單的。」很多真相、實質舊勢力根本看不到,它們什麼也不是,也許它們只是你穹體內的一個細胞,也許只是你體系中低層的佛道神魔,可是卻自以為是的指手畫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一面的執著,破壞著師尊正法的有序推進,一個大法弟子在世可以解救多少眾生!所以它們的罪也是不小的。從另一方面來看,大法弟子沒做好應該做的,沒能認清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沒能徹底否定而被它們迫害甚至早走,說起來也是很可惜的。

先走的已然成為事實,不可逆轉,說再回來助師救人是不可能了,只是給人世間的同修留下了教訓,提醒我們一定要按照師父指引的大道往前奔,才能圓滿完成自身的使命。當然絕大多數大法弟子都能按照師父的要求,精進的做著三件事,可是仍有一些同修不珍惜師尊用巨大的付出延續來的時間,表現出各種各樣的執著,更有甚者滑到了危險的邊緣,這些突出的表現應該引起我們的警覺。

最普遍的一種不正心態就是求結束之心強烈,包括很多在其它方面做的相當不錯的同修都存在這種執著。有的學員,學法、煉功、發正念、參與各個救人項目、找回昔日同修、協調開展營救等等方方面面都很精進,只是偶爾表現出一些怕心,要說在當前大陸的環境中能做到一點怕心都沒有,恐怕沒有多少人能完全達到,大小不同而已,但是我看到在這種怕心裏面還包含著怕一不注意掉下來、怕前功盡棄、怕時間太長信心不足等等負面思維,這就導致有的學員期盼正法早日結束的心時不時就會流露出來,有的還熱衷於看新唐人電視台的評論,給人的感覺好像從迫害沒開始他就一直說馬上要結束了似的。

後來他又遇到幾次騷擾,有的還挺嚴重,當然這個同修雖然有執著,但是堅修大法的意志始終沒有動搖。

把這種心剖析開來,說淺點是為己為私,不考慮眾生,以自我感受為基點,不符合新宇宙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標準,師父講過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你想著早點結束,不去救度他們,那他們不就沒有未來了嗎?不就隨著舊宇宙淘汰了嗎?我們的慈悲心何在呢?為什麼正法結束不了啊,你都達不到新宇宙的標準,師父不是在等著你嗎!要是往深里說,這種心是不是希望師尊按照你的想法正法啊?你想什麼時候結束,封閉狀態下可能只是這樣去想,如果放開你的功能神通,你有了那種能力、那樣的本事,你會不會發展到也像舊勢力一樣左右正法吶?這不危險嗎?

現在表現出來的形勢雖然眼花繚亂,其實師尊早已進行了有序的統籌,早就把舊勢力會搗亂的因素納入在內了,所以才有了將計就計,在法中也或明或暗的提示給弟子了。只是有些人執著太重,沒深入學法,沒順著師尊的引導去想而已。比如說有人恨不得邪黨明天就倒台才好呢,他看到的輿論導向也是順應了他的執著,其實不管大法弟子的媒體對常人怎麼說,(有時也僅僅是為激勵常人而指出大方向而已)師尊自有安排,「眾生醒來存正義 全民三退惡黨斃」(《洪吟三 紅潮末日》)這才是邪黨滅亡的因果,你不去講真相,不去救世人,不去勸三退,那邪黨能一下子撲倒在地嗎?不太可能吧。

邪黨覆滅的具體方式我們從經書中也可以找到一些論述,師尊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中開示:「因為邪惡對大法迫害的同時也安排了運動中利用其邪黨當今的頭子自己從邪黨內毀掉該邪黨與其政權。這是被操縱者與世人看不清的。」邪黨不是被別人打倒的,而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倒了,怎麼打倒的?我們理解,當初迫害大法的邪黨頭子想當然的認為三個月戰勝法輪功,而現實無情的打破了它的幻想,同時它也看到即使作為黨魁,它也突破不了邪黨的幫規,不能一直執政下去,就安插黨羽到各個機構、部門、領域,形成血債幫體系,占據邪黨要害位置,妄圖始終把控全局,但是邪黨後來繼任者,一方面不願意替它背鍋,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收繳權力,所以不可避免的會出現兩派以致多派的廝殺角逐,一會這派占了上風,一會那派伺機反撲,誰也消滅不了誰,最終結局就是邪黨從內部自行瓦解。但是這個過程卻一直被神操控之中,想讓它撐不過五年,它就撐不過五年,想讓它撐不過十年,它就撐不過十年,目地是看世人被救度的進程和數量,根本上還是要看創世主的意志。

假如真的如你所願,邪黨明天咔嚓一下解體了,那會出現什麼形勢?對只想著自己減輕壓力而沒把重點放在救度眾生的那些學員來說,情況也不會好到哪去,弄不好還會適得其反。這一點師尊在法中已經提示給我們了,說不定舊勢力會造出什麼更邪惡的東西來考驗大法弟子,因為它看到你的心性不到位,你沒有完全或者沒有盡力兌現你的誓約,你都沒有達到它設的標準。真出現這種情況,說不定又會毀掉多少學員呢,所以師尊把握著形勢,不讓其再節外生枝。

從交流中我們也發現,有人曾經把希望寄託於某黨魁,現在又寄託於某總統,其實都是對法理認識不清,沒能擺正大法弟子與常人的關係,沒把自己擺到「主角」的位置。那個黨魁上來後客觀上是做了一些有益於大法的好事。但是我們別忘了他是處在邪黨最高位置,邪靈對他的控制要超出對普通黨徒的許多倍,即使他本性不是那麼壞,他就能輕易的自動站在認同大法的行列中來?怎麼可能呢!你要想使他走向正路,你得對他近距離發正念,你得給他講真相,你得救他!讓他不受邪靈控制,真正明白過來,才能達到目地。可是有幾個人這樣做了?那個大魔頭迫害大法之初,每天要燒掉幾筐大法弟子申明情況的信,那麼有多少人給當今黨魁寄過勸善信呢?只有寥寥無幾的若干個前朋友、前同事、前秘書等幾個人勸導過他吧,顯然是遠遠不夠誒。大紀元也曾刊出過針對他的專題評論,問題是他能看到嗎?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學員還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舊勢力看到了是不是還要促使他走向負面?一旦他沒有按照學員想像的路徑去走,一些人還生出埋怨甚至怨恨,這不是又往下推了他一把嗎?你指望他掌權,不外乎想讓他拋棄邪黨,現在看來不太可能了吧,就算他在狗咬狗的內鬥中勝出,充其量不過也就是從內部改良邪黨,這是我們希望達到的目地嗎?邪黨反宇宙、反人類,打壓正法罪惡滔天,神能允許留下它嗎?這樣看來問題是不是出在我們自己身上?對於那個總統也是一樣,就算他如何反共,那也只是為了配合大法弟子在世界範圍內加強正的因素而已,真正的主角是大法弟子。

師尊教導:「你們就是神,你們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師尊也講過,大法弟子的來源不一般,將來有幾千萬弟子圓滿,這是不是對應著未來的宇宙構成呢?師尊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為我們描述了新宇宙的概況,「龐大的新宇宙天體巨大無比、前所未有的美好,正法已經是在最後的最後在做了。因為天體體系非常的穹大,大的不可思議,就是這麼大的體系還是由幾千萬這樣的龐大體系組成。」我個人體悟,構成這幾千萬龐大體系的就是那在正法時期即將圓滿的大法弟子!我們將成為這大穹之主,那龐大的體系就是我們的身體!這麼高的榮耀,這麼大的使命,將來要成就這麼偉大的生命,我們現在不做好能行嗎?!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