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年修煉證實法重生之路

台灣新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3日】

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八十四歲了,一九九八年得法,那一年我六十二歲,是個乳癌病人,感謝師尊,讓我得到健康和重生。

一眨眼,得法已經滿二十一年了。回顧這二十一年來,我因為修煉大法而重生,也用我重生的生命來證實法和洪法。在這些不算短的歲月,發生很多奇蹟和神奇的故事,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讓我和大家交流交流。

一、二十年沒用過健保卡,隨時隨地證實法

當年六十二歲的我是個乳癌病人和藥罐子,那時候新店才只有三個同修修煉,兩人都在上班。因當時我在消病業,就大量學法、背法,煉功時間加倍,八個月後,我煉第五套功法已經能雙盤兩小時。

得法前,下樓梯我的膝蓋會酸會痛,得法以後竟然完全恢復正常;和乳癌長在同一邊的右腳掌上突出的一塊骨刺,煉第五套功法雙盤一段時間,竟然消失了!

還記得:十年前我七十多歲,早上煉完功,和同修一起到健康早餐店吃早餐。老闆娘要大家先用測量器檢查健康狀態,她很驚訝我的血液活動力是38歲的標準。問我怎麼保養,我說:「我煉法輪功。」我隨時隨地都在證實法,無論是在菜市場買菜,在百貨公司、賣場購物,和鄰居碰面,或是在客家同鄉會聯誼會上,都有人因為我的證實法而得法。

有一年過年,兒孫們都回來團圓,大兒子六十歲,小兒子五十八歲了。先生給大家量血壓,結果兩個兒子和先生都有高血壓。先生看我已有十八年沒找醫生看病,想知道我的血壓是否正常,我說:「我很好,不需要量。」先生說:「量了正常,我才相信。」我就讓他量,結果,全家血壓我最標準。

我先生常對親友說:「我太太以前講話會騎到我頭上,現在我怎麼講她、罵她都不在乎,象變了一個人,法輪功很好。」先生因此也把法輪功介紹給朋友的太太。

兩年前,我八十一歲,在前往九天學法煉功班的路上,趕時間,騎腳踏車被摩托車撞了,腿站不起來。當時我不痛、也不害怕,我拒絕上救護車,拒絕西醫方法,我打電話請同修帶我回家。回家後,我看了一下傷口,只有腿上有小指般大的小洞,沒有血。清洗後,一覺到天亮。隔天,我的腳腫得很大,兩腿無力,無法行動。我受傷躺在床上,心裡牽掛的是九天學法煉功班和神韻推票工作,必須安排同修代替。

躺在床上,我意識到我不能不動,就在床上躺著煉第一套功法,手腳用力抻。再繼續煉第二、第三套;第四、第五套功法坐在床邊煉。兒子不放心,帶我去照X光,才發現脛骨骨折、腓骨裂開,醫生要我馬上用石膏固定。我說:「我要用中醫方法,我有煉功。」醫生很嚴厲的一直罵:「不要跟我說中醫!現在不治療,再來就要開刀,你已經很嚴重了。」我聽著,沒有往心裡去,要兒子帶我回家。

受傷躺在床上煉功十天以後,我開始站起來用沒受傷的一條腿煉功。我每天把所有重量放在一條腿上煉一小時功,第五套功法坐在床邊用單盤煉。我感覺煉功後,腿一天比一天好。醫生說要六個星期才能好轉,還要長期復健。結果,我只煉功,在第五個星期就不痛了。

感覺踩地不痛,想用雙腳煉功,我兒子說:「有人好得太快,骨頭沒長好,又去開刀。」兒子帶我再去醫院檢查照X光,醫生說我的骨頭很正常,我好開心,回家馬上煉雙盤,再苦也要把腿盤上。

短短五個星期,可以行走,也可以騎自行車去買菜。不到一年,第五套功法恢復雙盤兩個小時。我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我也再次感受到健康的可貴。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今天的我,感恩師父救度。

每天上菜市場、百貨公司、賣場,我都會騎腳踏車自由來去。遇到鄰居和親朋好友,常常有人誇我皮膚漂亮有氣質,我會順便說:「我八十四歲了,二十年沒用過健保卡,我在煉法輪功。」我隨時隨地都在證實法,都在想怎樣證實法。

甚至在客家同鄉會千人的大會上演講,我也公開我的年齡。好幾位理事長夫人問我:「每年看你精神都那麼好,越來越年輕,你是怎麼保養的?」我說:「我在煉法輪功。」

二、助師正法,國內國外洪法講真相

為了讓更多人得法走入修煉,得法三個月後,我就開始洪法。修煉一年多,開始成立新的煉功點。當年,每天一大早騎著腳踏車,四處找適合當煉功點的地方。當新煉功點滿十位學員,就交給當地學員負責。為了到更遠的地方建立煉功點,每天一大早,我趁先生還在睡覺,瞞著他開車四處尋找適合的地方和輔導煉功,在先生上班前再把車開回家。沒想到有一天車子停在路邊,被小偷打破了車窗,終於,被先生髮現了。先生關心我的安全,禁止我開他的寶貝車,因此,成立了八個煉功點後就停了下來。

引導人得法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輔導新學員修下去,讓他們溶入法中。我一直很珍惜剛得法的新學員,特別關心照顧他們,鼓勵他們精進實修。為了留住有緣人,鼓勵剛得法的新同修繼續修煉,我家開放給剛上完九天班的新學員學法交流。

中共打壓迫害前,我經歷一年多美好的個人修煉證實法的時光,煉功點、學法點常常爆滿有四十多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打壓迫害法輪功,很多同修失聯不再繼續修煉。為了世人不被中共宣傳誤導,早日停止迫害,我參加國內外多場洪法講真相活動和徵簽,去了將近十個國家。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俄羅斯,零下二十幾度,一下飛機就像走進冰箱。同修們刻苦耐勞,住最便宜的舊旅社,每日在雪地走一整天,發資料講真相。公園椅子都是雪,沒得坐。背包里水壺裡的水都結冰了,麵包凍的跟石頭一樣硬。一整天下來,回到舊旅館才吃泡麵。這樣持續八天。有一天在大賣場看到中國人擺攤賣東西,倍感親切,向前發資料講真相。沒想到後來被俄羅斯警察帶到辦公室,沒收我們所有人的護照,那時很擔心回不了台灣。緊急時刻,有人打電話到台灣辦事處,我們才獲得釋放,平安回到台灣。

十多年前我母親生病,需要有人照顧。我請了越南外傭,順便教她煉功。在她期滿要回越南的時候,我送她一本越南文《轉法輪》,把我自己用的教功帶送給她。她好開心,答應我要把大法帶回去越南,幫助家人、朋友和鄰居煉功。後來,她真的做到答應我的事,把大法介紹給一些人。第二年,也修煉大法的堂弟,他很熱心邀了幾位同修去越南洪法。我捐了一百本越南文《轉法輪》,托他送給當地學員。後來聽說越南有一千多位學員。

三、神韻藝術團來台巡演,深耕客家同鄉會推票

在神韻藝術團來台巡演第五年,我為了推票,加入新店客家同鄉會。我認識了好幾位理事長,我想開發這個客家團體。聽說新北市就有五十三個聚會點,小則會員五百多人,大則將近兩千人。沒想到,第一次想接場介紹神韻,就被拒絕。有一位資深理事長不願交換名片,也不願跟我握手,我覺的很尷尬。他說:「五年前就有人來找我推神韻,他們都是法輪功的人!」

我被拒絕卻不灰心,就一個想法:要把神韻推入這個團體。我想了一個方法:找我認識的理事長商量,每場捐贈贊助金,上台介紹傳統文化和神韻五分鐘。陸陸續續有幾個聚會點接受了我的條件。我一個字一個字準備上台的講稿和背稿,把握介紹神韻和神傳文化的分分秒秒。後來也送每位理事長《大紀元時報》,看報以後,理事長和夫人們明白法輪功是好的,不是象大陸宣傳的那樣。

一開始,理事長和會員代表們以為神韻是一般的表演,不願意花上千元買票。我邀請理事長和夫人看了神韻演出,他們很高興的在大會上幫忙宣傳,鼓勵會員一定要去看神韻,豎起大拇指比贊。後來好評口碑傳遍五十三個聚會點,最近幾年,我每年接二十場以上的神韻介紹會,包括展位、餐會等等。好多次是我上台去介紹,感謝師父給我智慧和加持,讓演講得到很多稱讚;客家鄉親們知道了神韻的美好,也了解法輪功是好的,更佩服我們志工的付出。

為了深耕客家同鄉會,我找機會介紹修煉法輪功的好處,也送書、送錄像帶給理事長和代表們。當我看到理事長夫妻變年輕了,我猜他們也修煉了,果然我們成了更親密的同修。還有一位總會長、前文化局長,他們見到我都豎起大拇指對我說:「我看你上台六年了,很佩服你的精神,客家人以你為榮。」

感謝師尊,不斷給我證實法的機會。我也不忘時時提醒自己,記住師父在《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這篇經文中所講的:「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

四、結語

回顧這二十一年來點點滴滴,我因為修煉大法而重生,也用我重生的生命來證實法和洪法。師尊說:「所以越到最後對你們的考驗也越嚴峻、越關鍵。」[1]我常以這段經文鼓勵自己。最後,以師父的一段講法,和各位同修一起互相鼓勵、共同精進,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的心。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裡,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裡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裡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2]

以上個人修煉心得交流,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尊!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真修〉

(二零一九年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