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故事

向上


【正見網2019年12月03日】

匈牙利警察阿帕達.貝拉

1989年8月19日,匈牙利開放了通往奧地利的邊境,首次讓民眾到奧地利參加「泛歐野餐」。這天還不到下午3點邊境上就擠滿了人,但大部份都不是匈牙利人,而是前來度假的東德人。他們把車停在路邊,只提著少量的食物,拖家帶口的沖向邊境的鐵絲網。其目的很明確,那就是進入奧地利然後到西德,再也不回來了。

因此,還沒等匈牙利的警察完全打開邊界的水泥柵欄,男女老少的人潮就把鐵絲網沖開了一個口子。路邊的小車排起了長龍,沒有人惦記它們和車中的行李。什麼都不要了,只要早一點踏上自由的土地。攝影鏡頭為當年的人潮留下了永久的定格:人們摩肩接踵的從狹窄的邊境柵欄通過,黑白照片的右側,人群把兩個身穿白色制服的匈牙利警察擠到了鐵絲網前。但他們無動於衷,低著頭往地上看,對人潮視而不見,嘴角似乎還露著笑意。

兩名警察中的前面那個叫阿帕達.貝拉(Arpad Bella),是當時的值班警官,帶著手下5名警察正當班。按照以往的規定,對任何企圖越過邊境去西邊的人,警察都可以開槍射殺。只因為他的一句命令「不許開槍」,使600多名東德人得以成功逃往西德。開始的時候,貝拉受到了同事和上司的歧視。但不久柏林圍牆倒了,隨著那幅歷史性的照片的廣泛流傳,他成了德國家喻戶曉的英雄。

一個德國秘密警察

電影《竊聽風暴》的故事發生在德國,該片榮獲79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影片講述東德一個有良知的作家,在紅色恐怖之下同朋友一起發表了一篇文章,喚醒了民眾。

這個愛國作家所不知道的是,他一直受到國家安全局的全面監聽。而監聽他的特工被他和他的朋友的熱情感動,隱瞞了他們寫作和發表的計劃,並為此被關在地下室干糊信封的活兒4年多。柏林圍牆倒塌後,作家才驚訝地得知自己家裡布滿了竊聽器,他終於明白了幾年之前是誰保護了自己。

電影的結尾是:又過了兩年,一個郵差(即前特工)在大街上挨家送信。經過書店,他被一個大大的海報吸引了——是那個作家的新書。他走進書店,捧起書,打開扉頁,上面寫著:此書只獻給×××(特工當年的代號)。付款時,書店的店員問書是不是送人的,要不要包裝。特工說:不用包裝了,這本書是給我的!

柏林圍牆守衛因格.亨里奇

1992年2月,柏林圍牆倒塌兩年後,守牆衛兵因格.亨里奇受到審判。在柏林圍牆倒塌前,他射殺了企圖翻牆而過的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

在後來的審判中,亨里奇的律師辯稱他僅為執行命令,別無選擇,罪不在己。然而法官並不這麼認為,審判時嚴正指出:「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力,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這個世界,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衝突之時,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尊重生命,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最終,衛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殺無辜平民被判刑,且不予假釋。

中國大陸的警察

 楊永利,男,五十多歲,河北香河縣國保大隊長,警號078286,老家香河縣劉宋鎮慶功台村。香河縣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非常嚴重,可是曝光到國際網際網路的卻很少。因為幾乎每個被迫害者都遭受威脅:不許上明慧網曝光,否則就面臨高額敲詐、勞教、判刑等。楊永利利慾薰心,曾叫囂「不交錢就勞教,沒有法律,哪兒你都告不贏。」

翟化夫,男,原河南許昌市公安局長,是安陽、許昌兩地迫害法輪功的惡首之一,致使眾多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遭受到被非法抓捕、關押、罰款、關洗腦班、開除工職、勞教、判刑等迫害。如,許昌市禹州市教師進修學校中文教授,62歲的法輪功學員孫冠洲,2008年3月3日被禹州市公安局國保警察從家中抓捕,9日便被迫害致死,兇手至今仍逍遙法外。2016年10月翟化夫在胰腺癌、陰莖癌的痛苦折磨中喪命。

遼寧省瀋陽市法庫縣秀水河子鎮三家子村人牛占華,七十多歲,是個孤老,九十度駝背。在
修煉法輪功前一身疾病,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疾病全都消失。2018年5月12日半夜,當地秀水河子鎮派出所所長程子龍、副所長邢雪東、警察王洪偉等六、七個人,破門而入,將牛占華和到他家串門的周建國戴上手銬綁架到派出所後腳上加戴腳鐐,整宿沒讓休息。警察蓄意構陷牛占華,在非法審訊過程中,警察明目張胆地說:「冤也得判你,我們得完成任務,湊名額。」

陳雲南,男,原江西宜春市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據公開資料顯示,自陳雲南進入宜春市公安系統,就積極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犯罪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據銅鼓警方消息,陳雲南在上任銅鼓縣公安局長僅半年時間,就要求組成聯合工作組,逐村逐戶排查,打著社會治安整頓的幌子,要求嚴厲打擊「×教,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地毯式敲門行動。2018年8月15日,江西宜春銅鼓縣公安局原局長陳雲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在中國大陸,這樣的警察故事太多了,每天的明慧網都有大量的報導。相信讀者閱讀了這些故事後,很容易判斷出孰正孰邪,應該當一個什麼樣的警察,遇到迫害善良群眾時應該如何把槍口抬高一厘米。

警察的職責是保護良善,打擊犯罪,除暴安良,為一方百姓創造平安的居住與人文環境,但是在中國大陸,執政的中共卻把警察變成了打擊良善,保護犯罪的惡警、魔警,好壞不分,是非不明,成了助中共為虐的幫凶。

在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遇到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都會給予褒獎和支持,執勤的警察都會出於本能的保護法輪功學員免遭攻擊和侮辱,保護法輪功學員集會、遊行、講真相等基本權利。

但是,在中共這樣一個獨裁暴政國家裡,做好人是要受到打擊迫害的,一心向善只為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不僅遭受著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摧殘,還遭受著被活摘器官謀取暴利的罪惡迫害。中共的警察首當其衝,充當幫凶與打手,在江澤民密令下利慾薰心,善惡不分。

不讓做好人,把正常人的思維改造成變異思維,把除暴安良的警察變成了除良助暴的惡警,這麼反常的舉動,如果說中共背後沒有什麼邪惡目的,沒有人會相信。

 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不是大紀元的「九評編輯部」連續推出三本揭露中共魔鬼真相的書,如《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相信很多人還迷失在中共「黨媽媽」的謊言裡,還把中共當作一般意義上的政黨,無論經受過中共多少次的欺騙,還在夢中相信中共明天會變好。真相是:中共是魔鬼,是中共邪靈在人間的組織形式,根本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政黨,是魔鬼黨,披著政黨組織的外衣,它就是為了毀滅人類而來。人有正常思維,都相信人是神佛造的,都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都順應真、善、忍而行做好人,中共毀滅人類的陰謀就會落空。所以中共要變異人的思維,人只有在善惡不分下才能把善當作惡,把壞當作好。迫害法輪功本是罪大惡極的事,但是中共黨文化下很多人當作工作的一部分;活摘器官是殺人行為,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但是那些參與者「心安理得」的認為是科學實驗,在救人,更甚者有人把法輪功學員當作「階級敵人」,為中共賣命是做好事,是「愛國」行為……

人沒有了正念,中共的假、惡、鬥理念才能乘虛而入,中共真的害人不淺,如果不是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中共的陰謀早就得逞。法輪功真相在喚醒著人的正念與良知,有很多警察醒悟了,拒絕迫害,很多在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有很多世人醒悟了,看清了中共的罪惡本質與魔鬼真面目,目前已有3.46億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這次的香港反送中事件中很多香港人醒悟了,看清了中共的魔鬼嘴臉,有人代表香港人投書大紀元,為自己誤解法輪功學員,在法輪功真相面前麻木不仁的表現向法輪功學員致歉……

善惡一念間,明白真相,拒絕迫害,拒絕中共邪黨,「槍口抬高一厘米」,善待法輪功學員,就是生路;拒絕真相,跟著中共一條道走到底的,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就是絕路、死路,中共精心布置的毀滅之路。

識破中共魔鬼的真面目,選擇真相,正其時也,珍惜這個萬古機緣,就是珍惜自己生命的未來,一旦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來臨,錯過了這個萬古機緣,後悔都來不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