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使我從微觀到表面的改變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7日】

一、帶小弟子背法

2004年我開始走入修煉,記得經常自己在背《轉法輪》中的<論語>,有一天剛剛十五個月大的女兒,突然也坐在兒童車上開始背<論語>,我聽了大吃一驚,因為她還剛剛開始學說話,一開口居然就是背〈論語〉。我意識到孩子是來得法的,不能放鬆帶孩子背法。那時孩子會說的話也不多,但是經常一到晚上天黑了,她不睡覺,就說:「我要回家。」我只好抱著她在客廳里走。我說:「這就是家呀,我們就在家裡呀。」但是她還是不睡,睜著大大的眼睛,嘴裡喃喃的說:「我要回家。」那時我經常在半夜裡抱著她在客廳里一圈一圈的走,她只說:「我要回家」。後來我就說:「媽媽知道你是來得法的,媽媽一定好好修,我們都跟師父回天上的家。」最先帶她背的是<論語>、《洪吟》,她三歲的時候,就會連貫的從頭到尾背誦七十二首《洪吟》,很快的《洪吟二》也能連貫的背下來。後來我送她上學的路上,每天都背,有時候她不想背,我就自己背,背到哪了,或者哪裡背錯了,她都會提醒我,大法已經深深的種在她的心裡了。後來孩子七歲的時候我被非法關押了兩年。在這期間她姥姥帶她,姥姥也是大法弟子,就繼續帶她背法,那時她把《洪吟三》中的詩詞部份背下來了。孩子的狀態和大人不一樣,同化法很快,背過的法不會忘,我也沒見她怎麼複習,隨時隨地我會抽查她考她,只要是她背過的法,無論哪一首她都能準確無誤的再背出來,不會錯不會忘記。

二、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背法

我曾經被非法關押兩年,剛開始我感受到來自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及迫害的壓力非常大。後來我開始背法,這讓我有了強大的正念。由於不「轉化」我被單獨關押,經常讓我面對牆壁,從早到晚一坐就是十七八個小時,坐在高凳子上不能動,由兩個包夾看著我。我就每天背法、發正念。我把《轉法輪》中的<論語>、《洪吟》、《洪吟二》每天在心裡背,還在牆上用意念及目光,把一個一個字寫出來。一遍一遍的背,一遍一遍的寫。在那種高壓的環境下,我卻沒有感到恐懼,感覺自己的一些功能都被師父打開了。警察為了要「轉化」我,成立了攻堅小組,定了專門的計劃。奇怪的是她們想問的問題,想對我做什麼,我都能提前知道。她們提出的問題我都能對答如流。另外空間的生命還通過警察的嘴,專門用法理上的問題來考我對法的理解,來考驗我是否堅定。我都一一做了回答。最後一次警察問我:「你師父說過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宇宙。我們不是很容易就抓你了嗎?動你不是很容易嗎?」

我回答:「我們師父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

然後我又說:「你看我在家是修煉,你們把我非法抓來了,我不還在修煉嗎?你們不也沒有能『轉化』我嗎?我師父給我安排的這條修煉的路,你能動的了嗎?你動了我的人,可是你能動了我的心嗎?根本不可能!」到這時候,邪惡對我的思想「轉化」以失敗而告終。緊接著我被轉到數千公里之外的另外一個勞教所繼續非法關押。

在那裡我們被安排從早到晚每天十幾個小時的勞動,但是我已經不是被單獨關押,而是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那時就能看到很多大法經文。由於環境特殊,能傳到我手中的經文就非常寶貴,還要保護好,避免被勞教所的警察收走。於是我又開始背法,只要傳到我手中的經文,我都儘快背下來。也不能自己選擇,給我啥就背啥。

我背法是採取背完第一句然後接著背第一第二句,再連貫的背第一第二第三句。再連貫背下去,以此類推,直到一整段背下來。段與段之間也是如此,第一段背下來了,就第二第三第四段連貫的背。直到整篇經文都背下來。這種背法的好處是,背的比較紮實,記得牢。因為是連貫的背,背到最後前面的內容會越來越熟悉,因為每天都在不停的重複。背到後面的段落就多重複幾遍,有時候重複幾十遍、上百遍,就會和前面的段落同樣熟練。由於是連貫的背,能看懂一些、能明白一點師父講法的連貫性,同一個問題師父從不同的角度講,從不同的層面講,同一句話背後都有著不同的內涵。

晚上在勞教所的宿舍里,有時候有一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我就背法,給全宿舍的人聽,普教也聽的很認真,眾生都沐浴在大法的洪大慈悲中。

那時我背下了《洪吟三》、《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什麼叫助師正法》、《二十年講法》、《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曼哈頓講法》、《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還有一部份《精進要旨》內的講法。後來師父又鼓勵我們,把《轉法輪》陸續送進來了。於是我就開始背《轉法輪》,由於之前背法打下的基礎,結果我花了四個月的時間背了六講《轉法輪》。

在那裡其實我每天都早上五點起來去地里幹活,然後吃完早飯就去車間幹活,一直到晚上再去地里幹活。每天十幾個小時的勞動,夏天頂著烈日,冬天狂風呼嘯,每天都是在戶外勞動。但是由於每天大量的背法,整個人沐浴在法中,心中始終有一種愉悅,看誰都是樂呵呵,警察都覺得奇怪,這麼苦怎麼還挺高興的?都說我心態特別好。

是啊,滾滾紅塵,不管是什麼階層什麼職業,眾生都在苦中,又怎能理解生命被救度後的喜悅呢?我結束非法關押回家後去學校接孩子,同學的家長都問我:「兩年不見,你是不是去韓國做整形了?怎麼變漂亮了?」我笑著和有緣人講著真相。

三、在海外做項目的同時堅持背法

來到海外我直接就進了媒體從事銷售工作,還參加了天國樂團。由於修煉環境的變化,工作忙,還要參加學習及照顧家庭。總是難以平衡好修煉與生活和工作的關係。有幾年曾經中斷了背法,只是保持和項目人員一起的集體學法。後來漸漸的放鬆了修煉,身體出現了病業假相的干擾。

在手臂和腳底長滿了大膿包,疼痛難忍的時候,我以前背過的法顯現在腦中:「怎麼是幻象呢?這實實在在擺在那兒的物體,誰能說它是假的呢?物體存在的形式是這樣的,可是它的表現形式卻不是這樣的。而我們的眼睛卻有一種功能,能夠把我們物質空間的物體給固定到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種狀態。其實它不是這種狀態,在我們這個空間中它也不是這個狀態。」(《轉法輪》)

我悟到,身體出現的都是假相。心中升起了對法的正念。可是身體上我還是實實在在的疼痛難忍,腋窩和腿部的淋巴都腫起來了。這時又想起背過的法:「因為功的演化過程是極其複雜的,人的感覺什麼也不是,不能憑著感覺修煉。」(《轉法輪》)

我悟到,連痛的感覺也是假的。後來我很快就突破了病業假相,師父在夢中給我展現了震撼的一幕,我遇到了一個巨大的關難,師父在夢中讓我看到師父用身體替我承受了這個業力,夢中的我哭了,醒來後用盡人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及感恩師父展現出來的「佛恩浩蕩」的一面。

那時我又開始背法,我採取的方法是,利用一切碎片的時間背,比如開車的時間,在辦事中等待的時間,坐地鐵的時間。甚至我能一邊背法一邊微笑著給眾生髮資料。除了每天和項目中的同事一起面對面學法,我利用所有的時間背法。我背下了《轉法輪》,想起以前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曾經背過很多經文,那是師父的鼓勵,今天我依然會穿插著背《洪吟》、《精進要旨》及新經文。

最近背完了《飛天大學中國古典舞教學講法》,師父讓我領悟到在史前的遠古時期,神就奠定了用神傳文化救度世人的內涵,生生世世輪迴中我們當過文人、武士。人中的角色就在神的文化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都在神鋪墊的文化中。感受到了師父對所有生命的珍惜。

師父給我展現了神傳文化內涵與價值。神傳文化是具有包容性而不是排他的,這讓我看到自己在平時有維護自己的項目的一顆私心。讓我更能站在整體的角度看待各個項目之間的各自發展和互相補充的重要性。師父又教會我,不要局限在自己在常人中的銷售經驗,而是吸取其中的精華,走出一條獨特的媒體銷售的路,要做好銷售,做到最好,做到極致。

背完這篇經文,再學《轉法輪》,師父又給我展現:「這還不算什麼,那要煉到什麼成度?要使人的身體百脈都在逐漸加寬,能量越來越強,變的越來越亮。最後使上萬條脈連成一片,達到一種無脈無穴的境地,整個身體連成一片,這是通脈最終達到的目地。」(《轉法輪》)

一連幾天我無論是走路、吃飯、睡覺都被一層外在的氣機包圍在一種強大的能量中。第一次感覺到發正念被暖暖的能量包圍著。第一次悟到只能意會而不能言傳的法的內涵。

四、背法給我帶來的改變

幾年堅持背法帶來了由內而外的改變。背法讓我的主意識更強,不容易被環境的變化帶動。背法讓向內找的機制深埋在體內並且不斷加強,自動的就在自己的意念中時刻找出人心,歸正不正的念頭。背法讓我能在繁忙的工作中,珍惜時間,利用好時間。

在背的過程中有時會遇到,心煩,背不下去了或是睏的不行,我就開始找自己,有哪些人心被帶動了,卡在哪個心性關上,等提高上來了,又能流暢的開始背法了,往往師父又給我展示了新的法理和內涵。我悟到背法和修煉是息息相關的,實修中放下人心,背法中才能領悟及提高。

背法讓向內找修自己也向更細微處展開。比如修去利益心,通過學法及實修悟到,除了要放下對錢財、利益的執著。在去利益心的過程中尤其在「新買的東西、名牌、價值貴的東西,付出過辛苦努力的東西」,在面對這些東西的取捨時,更能容易引起我的執著。

比如有一次女兒不經意的問我:怎麼會忘了給她買東西?為什麼會忘?總得有個理由吧?我馬上想到,是啊?為什麼呢?此時體內向內找的機制就開始啟動。發現我會把要做的事情自動在腦子裡排序,根據給事情排序的先後順序,來安排我的行動。從我認為重要的事情中我看到了我執著的地方,我執著個人利益,執著安穩的生活,執著眼前的利益。對眾生有分別心,計劃好了才去救人,背後有強大的私心。

背法也給我帶來了外在的改變,看我十年前的照片,輪廓是扁扁的典型的中國人的五官特點,現在我五官變的更有輪廓更立體,多年不見的朋友說我變化太大了,在街上一定認不出我了。

回想起從國內到海外的經歷,感覺到師父給安排的修煉路有序而又緊湊。在哪裡已經都不重要了,在法中才是生命巨大的保障。師父給每個弟子都安排了一條獨一無二的路,在我的這條路上,感謝師父一直在提醒我背法再背法,以前我覺得我在背法,後來才悟到是師父在往我腦子裡壓進這部法,壓到我生命的微觀處。隨著背法的深入,深切的體悟到師父說的:「什麼是修煉?其實沒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它真正的含義。修煉哪,就是成就生命。」(《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在大法的無邊內涵里,自身那個小小的「自我」在融化。

以上是自己背法修煉的一點體悟,個人所悟、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