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的話 做一個真修弟子

黑龍江大法弟子 慧悟


【正見網2020年01月02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修煉二十多年了,回故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離師父的法的標準相差太遠,太遠。可是在大法中得的太多太多。

我從小就很自私,把錢看的很重,只認錢。心胸狹小,認為家裡人都對我不好。由於長年心裡怨恨、不公,把自己搞的滿身是病。婦科病、膽囊炎、神經官到症、神經衰弱,整天整宿睡不著覺。瘦的不到八十斤,半拉身子涼、類風濕、心臟病、子宮積瘤、胃潰瘍、胃下垂、胃炎,幾乎整年穿著棉褲。蕁麻疹,每次犯病的時候都休克,後腦勺麻等等,從來都不知道沒有病什麼滋味,整天藥不離身。

一九九八年五月份的一天,我弟媳婦拿一本《轉法輪》給我丈夫看,我也想看看,弟媳婦說:你太自私了,你修煉不了。弟媳婦認為我做不到《轉法輪》里對心性的要求,不給我看。我丈夫接過書沒看,把書放到炕上。我好奇的拿起來看,我弟媳婦說你看也行,但你不能上學法點去。晚上我看了會書就躺下了,夜裡十一點多我覺得腦袋轉,我睜眼看,沒什麼東西,就又睡下。不知多長時間我又被腦袋轉醒了,連轉了一個多小時,當時我不懂是怎麼回事。第二天我還堅持看。我想,這功一定是好功法。第三天我就背著弟媳婦去了煉功點,跟著同修學煉功。不到一個月我滿身的病全好了。每天都感到一身輕,到現在二十多年沒吃藥了,不知道用什麼語言感恩師尊。

一、    提高心性

我們家三代人,可以說是三個家庭的組合,我和丈夫及兩個女兒一家四口、婆婆、還有我小叔子家的兩個男孩子。(我四小叔子去世,媳婦改嫁)共七口人。

我每天上班,下班還得做飯,洗衣服、做家務。我婆婆有病,不能幹活。我丈夫身體也不好。我丈夫姊妹多,她們把扶養費交給我婆婆,婆婆卻從來不給我們。小姑子們經常來我家吃飯。不管咋忙我都得自己拿錢買菜做飯。從來沒有人幫忙,大姑姐小姑子還經常挑我的毛病。我修煉後,知道這些都是前世的業力輪報,我應該時時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把自己當作煉功人。

有一次,我大姑姐來了,吃飯時,她問我為什麼沒給她弟弟買鞋。那時我家就我一個人做買賣掙點生活費,我丈夫有病,孩子上高中,生活很困難。我說錢緊。我丈夫當時覺的很沒面子,拿起一碗飯就扣到我身上,我婆婆嚇的把我丈夫拉走了。我強忍著心裡的怨氣,我為這家付出那麼多,你們還對我這樣。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裡,我是修煉人,得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我怎麼能跟常人一樣呢,心放下了,心裡的怨氣也沒了。

可人心執著在另外空間是物質存在的,只要沒完全去掉之前,還會反應出來。有一次,過端午節,我頭一天包了十斤米的粽子。第二天我下班回家,一進屋我婆婆就說,她小兒子又拿十斤米讓我包。我當時就急眼了,跟我婆婆吵了起來,婆婆也生氣了,摔盆子砸鍋蓋。我說:是不是拿我不識數,我一天多累!怨氣達到了頂點。

正在我們吵的不可開交時,我大伯哥的兒媳婦哭著來了,說跟她婆婆干杖了。我當時一驚,這不是師父在點我嗎?我是修煉人,怎麼還能跟婆婆干杖呢,事情的發生這不是給我提高心性嗎?我向內找自己,找到不讓說的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我趕緊對婆婆說:我錯了,您老別生氣了。都是我的錯,我以後再不惹您生氣了。婆婆不理我,我不跟她計較,該幹啥還幹啥。

有一天晚上,我從同修家學完法回來,一進屋我丈夫就打我,煽我嘴吧子。問我為什麼拿他的鑰匙,我是什麼目地。我家剛搬的新房他有一個抽匣,鑰匙始終不離身。我一翻兜,兜裡邊確實有兩把鑰匙,我趕緊解釋,自己拿錯了,我沒什麼目地。可任憑我怎麼解釋也不行,丈夫還打我,當時我外孫也在我家,嚇壞了。我心裡很平靜,師父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事情發生了,一定是自己執著心不去招惹來的,我老是好奇他的抽匣里鎖的什麼東西,對丈夫的情很重,對他的疑心很大。我不吱聲,默默的清理我空間場上的情、色慾、怨恨等人心、執著。一會他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外孫問我為什麼不還手。我說:你姥爺給我提高心性呢。外孫從內心佩服大法弟子,相信大法好。

二、丈夫被打後

有一年除夕,我們在小叔子家過年,我丈夫跟他的哥哥弟弟打麻將,說話說急眼了,他哥哥喝點酒,就拿起裝菜刀的實木刀架打在我丈夫的鼻子上。我丈夫的鼻子當時就出血了。我一看嚇了一跳,但馬上冷靜下來,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 我把心放下,陪丈夫上醫院拍片,結果是鼻樑三處骨折。我大伯哥的女婿是骨科主任,我家人因堵氣,不讓我們找他的女婿醫治,讓我們上外地醫院看。我告訴我丈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跟丈夫說:花多少錢我們自己拿,不讓你哥拿。

在外地醫院做完CT,大夫說非常重,七天消腫之後做手術。回來我就跟丈夫說:鼻子骨折手術可疼了,你受不了,我修煉法輪大法,你支持我修煉,我們師父會幫你的。你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出現奇蹟。丈夫聽了我的話,就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第七天早上,丈夫鼻子上的腫全消了。我丈夫說鼻子咔咔響,我心想師父幫他接鼻骨呢。

我們到醫院,主任先看CT片,再看我丈夫的鼻子,說是不是片子拍錯了,片子那麼重,現在鼻子是好的,真不敢相信。醫生只給我丈夫的鼻子塞了點棉球,我們就回家了。回來路上我就告訴我家的親友,是我們的師父給治好的。回到家之後,我大伯哥來了,給我們拿了一千塊錢。我說:你弟弟的鼻子,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的,是我師父給治好的,我們也沒花多少錢。你這個錢我們不要,你拿回去吧,你也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你得謝謝我們師父,你弟弟才沒遭那麼大罪。

三、外孫同化大法

我外孫從小身體就不好,三歲那年,得了胸膜炎、肺門結核,病情非常嚴重。女兒自己是大夫都沒辦法,怎麼打針都不退燒。女兒就找歪們邪道的去看,說認個大石頭乾媽,就好了。我知道後告訴孩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長時間孩子的病就好了。從那以後孩子一有什麼毛病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非常相信大法,有好多神奇的事就不一一說了。

外孫上高中了,他只要到我家來,就給師父上香、磕頭。他不學法,但一有什麼不會的題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了。到了高三以後外孫的學習成績下降,無論女兒怎麼嚴管都提高不上去,最後對他高考不再抱太大希望了。

差七天考試的時候他上我家來了。外孫給師父磕頭、上香。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跟師父說:我外孫相信大法好,他若考個好成績可以證實大法。到出分的那天半夜,外孫迫不急待的打電話告訴我說考了460分。按照他平時的成績考400來分就不錯了。我姑娘、姑爺受邪黨無神論的影響,不相信大法。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上姑娘家去了。到了他家之後,我說:你兒子考的好,你高興吧!你感到意外是吧!他相信大法,是師父幫他了。我和孩子都不敢告訴你,他從小就相信大法,三歲有病,鼻子咂壞,眼睛手術,等等,都是我們師父救了他。我姑娘說,這次要考不好我就完了。我說你就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你看我二十多年沒吃藥。你知道我一身病,你當時上大學我讓你學醫,就是為了我看病方便。可我一次也沒找你看過病,你省多少心,這法就這麼神奇。這回你相信了吧。我見女兒心情好,就說你以後也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身體好,工作順心,平安健康得福報。姑爺這回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相信大法好了!

四、師父的安排是最好的

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其中一件就是救人。我發小冊子、發九評、貼不乾膠、打真相電話,都做過。可就是不敢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去年,我女兒給我們拿錢讓我們去三亞玩,我不願意去,求師父不要讓我去三亞。可拗不過家人,最後還是去了。離開了當地的整體修煉環境,我對自己要求不嚴,出現嚴重的病業假相。

後來碰到一個當地同修,鼓勵我面對面講真相,說每天講一個,一個月還能講三十個呢。我開始跟著同修學著講,慢慢的自己也敢講了,後來我覺的面對面講真相真好,不受地域限制,在哪裡都能救人。從那以後我每天都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一開始講賣菜的,歲數大的,慢慢就開始講大學生、中年人、學生、老師,我都能很自然的去講,師父的安排是最好的,這時我才體量到了師父用心良苦,師父安排我到這來,就是要我突破面對面講真相的障礙,同時也修去了對同修的依賴心,謝謝師父。

回到家鄉以後我就天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還帶著同修講。與同修一同走在助師正法路上,我還有很多很多的執著心,與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我一定會修好自己,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