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師父的看護 我的生命獲得了奇蹟

德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1月11日】

我是一名越南人,自一九九零年起生活在烏爾姆市附近的地方,自二零一九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雖然我修煉的時間很短,但是我和我的家人對大法是萬分感激。李洪志師父指引給我一條修煉的路,教會我如何改變人生,讓我走上一條佛家修煉的正道。我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遵循著宇宙的特性。師父指給我回家的路,同時讓我從痛苦的癌症中解脫出來。我想和所有的大法弟子分享我從師父那裡得到的慈悲,分享自從修煉起我身上和我家裡發生的變化。

我和我得的癌症

我是一名電子工程師,在越南完成學業。一九八八年來到德國,一九九零年和現在的德國丈夫結了婚,此後一直居住在德國烏爾姆市附近的一個小城裡。一開始在一個陌生國家工作有些困難,但是漸漸的我們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建立了一個幸福的家。我們在一九九零年八月有了一個兒子,二零零一年時,兒子已經夠大了,我就開始正式在一家德國公司當電子工程師。如果不是在二零一五年我得了不治之症,那麼我們的生活是幸福的,一切都是我們期望的那樣,雖然我們不是那麼富有。

二零一五年夏季,在一次手術中,醫生髮現我得了癌症,而且還是一種少見的癌症,當時立刻停止了正在進行的手術。幾個月後雖然繼續做了手術,但是我身上的幾個器官被摘除了。

這個手術後,我的身體直線下滑,體重從53公斤降到41公斤。因為身上的疼痛,我就如同生活在地獄裡,我沒有一絲體力來照顧自己的生活。我的消化系統失去了功能,我只能獨立走幾步。之後的八個月我只能呆在特護病房來維持生命。

二零一六年我接受了血液注射,補充了些體力,醫生們給我做了直腸手術。然後我嘗試了各種藥物和烈性藥,身體條件在一年內卻沒有好轉。

二零一七年初我決定重新去工作,因為我不想呆在家裡等死,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哪天就會死掉。雖然我每天只工作六個小時,原公司也願意要我。我的工作不累,我所在的工作小組很好,很珍惜我。我只需要想辦法擺脫思想上的問題。在家裡或單位里我必須承受疾病帶來的痛苦和疼痛。當在工作時,我比呆在家裡要活躍,這樣我的健康不會比呆在家裡變的更壞。

二零一七年夏季我因為右腰進了醫院做了緊急手術,幾個月之後我又因為觀察癌症和接受治療的原因住進醫院。院方告訴了我專家會診的結果,這是在癌症觀察結束後所做的診斷。最後一次的超聲波和正子斷層照片顯示我身上的癌症又復發了,癌細胞擴散了。他們建議我接受化療,但是不能保證可以阻止癌細胞擴散。人人都知道化療會極大傷害身體,採用這個方法只是抱著一個希望。所以我拒絕了醫院的治療建議。

二零一八年初我回到二零一五年接受手術的醫院,那家醫院說他們可以對我再做一次相同的手術,會仔細的重複第一次的手術。在沒有結果的檢查後,過了兩天,我因為疼痛難忍,就近住進了我家附近的醫院裡。當我被轉移到臨終關懷醫療機構時,我的肚子大到象懷孕七個月的樣子。臨終關懷醫院是專門為得不治之症而且沒有治療價值的病人設的地方。因為他們不能治療我的病,不能解決疼痛的原因,只能給我嗎啡,減少疼痛。

在有了那麼多疼痛的經歷之後,我決定不再使用西方醫藥,開始接受我的命運,即和疾病共生。我常常聽到人說「生、老、病、死」和「命運」的詞語,雖然我不明確什麼是命運,但是我相信它是真的,沒有人可以避免。我知道我的病是治不好的,我接受和它共存到我的最後一天,不想再象以前接受出院後的護理那樣讓自己受罪。

必須承認的是,治療我的醫生和醫院都是好的,他們很認真的照料我。醫療保險也很好,都給報銷了。但是用化療或手術的方法來延長我的生命,對我就像治療一種植物,總是痛苦的,對我和我的家人是無用的。

我的家人不想放棄我,但又不想看我為了活著承受痛苦,於是他們也同意了我的想法。如果我在家裡就只有痛苦相伴,所以儘管我還帶著疼痛生活,但是我一直堅持去工作。如果是太疼的情況下我就不工作,服用止痛藥來減輕疼痛。所有會帶動我腹部肌肉的動作,如走路,咳嗽,打噴嚏,汽車上下坡,下蹲等等,所有的這些都會帶給我疼痛。因為疼痛,在夜裡睡覺翻身都困難。我先生接手了絕大部份家務活,我只能站著或坐著做飯,這樣我腹部肌肉不用動。

二零一八年底到二零一九年初,疼痛加劇了,我覺的自己活不到年底了。

到了今年(2019年)四月,一個奇蹟降臨到我身上:一個我的家人和朋友都為我祈禱的奇蹟,儘管他們都認為是不可能出現的。這個奇蹟就是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我如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帶給我身體健康上的變化和帶給家人的快樂

二零一九年四月,我以前大學的教授聯繫上我說,我得讀《轉法輪》。他曾勸我必須嘗試所有方法,不要因為認命放棄希望,他知道他的一些朋友修煉法輪大法,這個功法對健康很好。於是他把我介紹給他的朋友,讓我能夠修煉,因為這個也許會治好我的病。實際上我的一個朋友,他知道我得重病,在一年前給我講過他也修煉,因此在一次摩托車事故中,他避免了截癱的遭遇。當時我從網上下載了《轉法輪》也讀了幾頁,但是讀不懂,就放棄了繼續閱讀。那時我也不相信有治癒我的奇蹟,一直到我的導師肯定我應該讀《轉法輪》。他的朋友聯繫了我,鼓勵我,還做了很多解釋。因為我很尊敬我的大學導師和他的朋友的心意,兩個人又都是讓人尊敬和很友善的人,我決定從新閱讀《轉法輪》。謝謝神允許我在那段時間得到法輪大法,謝謝安排這件事的神讓我走向法輪大法。

在讀《轉法輪》頭幾頁時,我就立刻找到我一直在尋找的三個字:真善忍。我都因此屏住了呼吸。我曾在好多處看到這三個字,但是不知道他們從哪裡來的。我只知道人們必須遵循真善忍從而做一個好人。我總是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隨著我繼續閱讀變的越發高興,因為這就是我想遵循的修煉的路。我閱讀時沒有再想我的病,而是希望我的餘生可以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在李洪志師父教的修煉路上走下去……我於是請求師父允許我走上修煉之路。當我請求師父讓我修煉後,一股熱流通灌全身,從頭頂開始貫通了整個身體,很不尋常。我的身體發熱,我繼續閱讀,帶著一種異常激動的心情以及希望師父收我當弟子的心。我沒有求師父治癒我,而僅僅是讓我修煉法輪大法。我能感覺到師父同意了收我當大法弟子。

那幾天我的病症也不穩定,身體上發炎的部份用疼痛故意折騰我,我必須吃大量止痛藥,但是藥效時間很短也只起一點作用。四月九日那天我正在學《轉法輪》第一講,感到師父接受我了,同時我看到自己身體發生了神奇的變化。

第二天我覺的身上的疼痛還是很劇烈,但是不如頭一天那麼厲害。於是我馬上停止了服用止痛藥,直到幾天後疼痛減弱。在以後一週的時間內我通讀了師父的所有講法,身上的疼痛只剩下以前的三成。我有了力量照著師父的教功視頻學煉功法。當我告訴大學教授的朋友我開始修煉時,他高興的哭了。

在兩週後我才跟我先生和孩子做了交談。告訴他們這條修煉的路對我是個奇蹟,我身上的疼痛在我不服用藥物的情況下減輕了,腹部上的動作已經沒什麼疼痛的感覺了。我就像一名重生的人,從痛苦中解脫的人。看到我能自己感覺很好,不受那麼多疼痛的折磨,我的家人非常高興。看上去,我擺脫了陰影,又活過來了。漸漸的,我回到了以前的自己,體重還長了兩公斤。

那位引導我修煉的大學教授的朋友,當時在越南,他建議我參加當地的集體煉功。我上網找,發現在烏爾姆有一個煉功點。在一個周末我通知了當地的同修,從此開始參加集體活動。我很高興烏爾姆的同修友善的問候我,支持我,接受我,就像我是他們的家人一樣。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和家人的變化

雖然我只修煉了六個月,但是我確定這條路我絕對不會放棄,儘管路上會有艱辛。堅定按照師父講法中教的那樣修煉是報答師父的唯一方式。我學法越多,認識到的也越多。師父博大的才學和無限的慈悲是那麼閃亮。我和同修都覺的能看到師父直接的講法實在太幸運了。

就像其他同修一樣,我修煉後精神和身體上都有很大變化,但是同時也犯錯誤遇到困難。在修煉中會因為無知犯錯。用師父的講法對照永遠能找出錯誤,改正自己。永遠記住師父向內找的法是很重要的,同時在提高心性上嚴格要求自己,珍惜師父給大法弟子的東西,認真學法煉功。

在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後,疼痛不存在了,我變的越來越強健,生活幾乎步入正軌。但是按照我的理解,正如師父講的,我還要償還我的業力。我身體上和腹部還是會有疼痛和不舒服,因為我必須還業。現在我對疼痛都無所謂了,一點也不關心為什麼還會疼,我平靜的承受它。我因為做過膽囊摘除手術,所以會有腹瀉,但是我不服用止瀉藥粉。這樣我必須頻繁上廁所,肚子也疼,總之不舒服,但是通過這種方式,我可以償還業力。

我的家人很喜歡法輪大法祥和的氛圍。我先生和孩子們很支持我修煉,因為他們希望我重獲健康的願望得到了實現。雖然他們沒有那麼幸運得法,但是我先生總建議他的朋友和熟人應該象我一樣修煉大法。他總送我去同修那裡或任何我參加大法活動的地方。

我對我家人的態度也改變了,我不再設法取得我想要的東西,我不再和我先生或孩子那麼計較,不再執著,如果他們做錯什麼事,我都輕鬆的原諒。對我的孩子,我認識到他們有他們的命運,就算我想把我所有好的東西給他們,也不行。送給他們最好的東西是引導他們自己積德,做一個好人,樂於幫助他人。我欣慰的看到我的一個孩子已經讀了《轉法輪》中的幾講。希望他也有得法的緣份,能夠跟隨師父。

我一直和老朋友們保持聯繫,相互幫助關心。我的朋友們都高興見到我通過大法神奇恢復健康,他們支持我修煉,我就是一個讓他們認識大法美好的活見證。我向他們講述大法的美好,解釋為什麼在中國大法弟子被迫害,告訴他們現在還發生著無人性的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罪行。通過我正面的變化,我建議我的朋友們也象我一樣修煉大法,希望他們中的一些可以有緣走上修煉的路。

我不知道我可以在修煉路上修到什麼程度,但是我一直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去修煉。

(二零一九年德國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