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下走時對自己的安排很重要

大陸弟子


【正見網2020年02月04日】

看了正見網上《過於「堅持自己」的沉重教訓 》一文,感觸很深。以前見網上有好文章時我最多看兩遍,這篇文章我看三遍,內容對我有很大的借鑑性。作者談到她母親在下走時曾發過一念:「在人間用最苦的方式成就和錘鍊自己。」又說:「這句話當時看是對的,可是,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下面層層因素都會安排的。」舊勢力抓到把柄層層設難,理由是:「這是她要的。」或「這是她當初就這麼選定的」。正因為有了這種當初看似「高境界」的對自己的安排,才有了得法後的重重苦難,這是自己求來的。

我想,我在下走時肯定也說過一些話,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絕不會啥不說瞬間就下來了。但不管當初說了啥?都是那時我生命境界所為,對自己再好的安排都沒跳出「我」和「私的範圍。」我回想自己在這些年修煉中,也是磨難重重,走的很艱難,這裡肯定有歷史原因,但我一直找不出這個原因。我感覺我在修煉上挺精進,學法、發正念、煉功和做證實法事挺努力,為什麼狀態時好時糟呢?有時很糟,感覺好像有種東西在籠罩我,有時我努力到極限了,可仍然改變不大,明顯是爭鬥心、怨恨心、色心重,為一點小事就發火、生氣、爭執。近三個月來,幾次大關都沒過去,師父點化:提干總提不起來。我感覺在很深層空間好像有種東西箍著我,我又說不清?看了這篇文章,我立即想到:自己在下走時也肯定說過「給自己有什麼安排」的話,於是當晚我發了兩次正念:「徹底否定我當初要下走時和下走過程中說過的一些給自己安排的話,將那些因素徹底剷除!一切以師父安排為準,絕不允許舊勢力抓住把柄給我增加磨難和干擾,請師父做主!」

發完兩次正念後,心裡有種輕鬆感,覺得有個「死角」東西清掉了。睡前我求師父點化:「弟子發正念是否管用?」師父真點化我了:夢中我好像在一個城堡裡,怎麼使勁也出不去,後來我來到了一層,猛勁一拉大鐵門,出去了。外面是一條馬路,剛過來一輛公交車停在那,車上只有一個乘客(我),那乘客把司機起訴了,說讓他停車他不停車,司機被處理了。馬路前面是一條河,兩個人在釣魚(色慾),其中一條大魚被開膛,夢很清晰。我悟到:我從舊勢力禁錮的機制中出來了,走出城堡的枷鎖,機制(司機)也被清除了。

一直以來,我的「自我」很重,跟同修接觸時,心裡有種強勢東西壓不住,眼裡儘是別人缺點,刺激人、棒喝人是常事。有一次,我聽說有個老年同修,她得法晚,雇同修當保姆時不滿意就換人,換好幾個了,同修有意見也不敢當面說。我聽後那個「自我」勁很足,心想:「修煉人擺啥譜?欠修理,沒碰上我。」有一次,在一個同修家我碰上了她,我問:「你就是某某吧?」她說:「是呀。」我心想:可碰上你了,我當場把她好頓修理。老太太直點頭,說:「你說得對,我就是不會修。」我說:「不會修你就好好修,法學哪去了?哪個給你做飯的同修不比你修得好?」當時我不是善意提醒,而是強制人,想改變人,口氣咄咄逼人,自我的不能再自我了。

事隔不久,另一個同修跟我說:「某某老太太走到哪都說你。」我說:「說啥了?」「她說你修得可好了,真服你。」當時我有點無地自容,把一個新學員逼到牆角算啥能耐?我不是體諒她,慈悲她,而是抓住她的缺點不放,她有缺點,我強大的「自我」又是什麼?我倒是修20多年了,比她強多少?聽同修說:她面對面講真相和三退人很多,曾把認識的商業圈人幾乎都三退了,只是修煉上不會向內找。師父沒嫌棄她,我為什麼這麼強勢訓她呢?我想,如果有機會再見到她的話,我一定誠摯向她賠禮道歉:「同修,對不起,我錯了。」

我發現,怨恨、爭鬥、妒嫉、不服、色慾、強勢等人心,根子都是「自我」,找來找去都離不開這個「自我」。也許當初下走時我曾經說過這樣的話:「到人間時我要怎麼辦?我想要干什麼?我要自己……」不然為什麼「自我」那麼強呢?現在身上厚厚的「自我」一定與那時候我有這樣的「自我安排」有關?我又想起一件事,有一次我寫文章,署名是「大聖」,當時意思是取「齊天大聖」之意。後來我突然想到,師父在《洪吟》裡有「聖者」一詞,我署名「大聖」,這不凌駕於師父之上嗎?這了得嗎?我的「自我」都到自然了,也想低調,就是低調不起來,總覺得「不一般人」,說說話就站到講台上了,好為人之師。不放下骨子的「自我」,就不夠大法標準,還容易招來磨難和迫害。

同修文章中說:「修煉不能強迫或者強制誰聽誰的。儘管我們覺得自己的對,在法上,也不能強制別人聽從,什麼事情得對方願意,從內心認識到才行。否則都不行。還有就是,現在同修是被邪惡迫害,此時你再埋怨他們,那你就站在了舊勢力迫害同修的一邊了,不應該這樣。此時應該怎麼幫同修否定迫害才是正理。」「修煉者做任何事都講「勸善」,做什麼也不強制別人。無論自己的想法怎麼對,也不能過於強加於人,更不能在修煉的環境中散播自己的情緒和觀念,那樣是絕對不行的。那樣絕不是一個修煉人的做法……」

我覺得同修文章中這些話真好,我缺少的就是這些。但我相信,我一定會儘快把自己身上那些「自我」修乾淨的,好好歸正自己,跟師父回家。

以上是個人淺顯的一點感悟,供同修參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