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到最後 越要悟好法 同化法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2月13日】

師父講,「隨著功力的提高,考驗心性的魔難可能來的更猛烈、更突然。」[1]現在我們也都體會到,修煉越到最後要求越高,對心性的考驗越來越嚴,這需要我們越到最後越精進,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學好法,悟好法,同化法。人心、負面思維一出就要馬上滅掉。這其中有的可能是自己頭腦中想的,也可能是外來干擾,無論哪一種都要排除滅掉,保持正念。如果放任負面想法,可能很快就會招來麻煩和痛苦,甚至不可挽回的損失。
 
運用搬運功

在2019年紐約法會期間,我入場證明身份的證件不知怎麼就丟失了。之前,我太太多次提醒我,別掉了。我也很注意把證件放在一個自認為特別安全的地方以防丟失。可是法會結束回家後還是找不到這個證件了,並請人幫忙到我去過的地方找也沒找到。

我知道,證件丟失是因為我動了一個不好的念頭,不過當時我很快意識到這個念頭不對,趕緊在心裡向師父檢討。雖然檢討了,但證件還是丟失,說明我不是犯了小錯。那麼,是什麼不好的念頭呢?

師父在那天的講法中講:「幫助大法弟子從魔難中走出來,這是我們的責任,是應該做的,沒有錯。但是如果這個人的自身不發生變化,完全靠外在是絕對不行的。他自己在你們的幫助下,他越來越正念,再加上你們外力的作用,就越來越起作用。」[2]

師父還講:「如果大法弟子碰到什麼魔難或者消業,他一定是有前因的,找找自己。是,找到了之後馬上做好,那個情況會馬上轉向好的方向、向正的方向轉化。有的人一說到他的不足之處就不願聽。尤其在魔難中的學員,他已經很難受了,你說「你一定有問題」,他就更難受了,他不願聽。不願聽,咱們就注意點方式方法。」[2]

我聽了師父這些講法後,心中暗喜,覺得自己已經是經常在幫助魔難中的同修 ,且比較注意方式方法。還說了一句,我做的和師父講的一樣了。不過我很快意識到,我這話講大了!師父講的法有無邊的內含,還有很多是我沒有認識到的。我的理解只是我所在層次的認識,怎能說和師父講的一樣了。發現自己的錯誤後,我感到無地自容,趕緊在心裡向師父檢討,巴不得扇自己幾個嘴巴子。

那幾天,我幾乎天天為這個不該有的錯誤懊悔。有一天,和一同修談起丟證件的事,她說用搬運功試試。師父雖然在法中講了搬運功的形成,但具體怎麼用我心裡沒底。晚上在發12點正念後,我接著就用搬運功找證件,當時也沒有結果。我太太說別急,過些時再說吧。結果,在用搬運功的第三天,也就是法會後的第8天晚上10點多我在回家上樓時(我家住三樓),在靠近二樓的樓梯上我發現一張卡片躺在那裡,仔細一看就是我那丟失的證件。

證件丟失後,我們每天步行上下樓梯,是必須低著頭看腳下的,也就是說樓梯上有什麼東西都會隨時發現。證件丟失8天回來,裡面有很多我要悟和修的東西 。師父講的法博大精深,對師父和法一定要崇敬,自己一定要謙卑。用搬運功找證件也是不能馬上見到證件的,如果那樣會勾起我的很多執著心。證件失而復得我也沒有特別高興,提醒自己保持平和。相信師父的一切安排都是最好的,都是以弟子的提高為目的的。無限感恩師父!

幫助難中同修

2019年,不少同修身體出現不正確狀態,我幾乎沒有停止過幫助他們。我們知道,讓同修走出魔難,從根本上講是師父和大法,我們幫同修就是讓同修感到溫暖,有信心,有正念,從理性上認清法理,真正的信師信法。同修有了正念,自然就容易修去執著,走出魔難。

有一次,我在發正念時突然看到一個黑手(黑衣人模樣)正拿著一塊木方對著一個同修胸部砸去,我立即呵斥它「你怎麼打人呀?!」,它轉身說,「我要把她的正念打出來。」隨即就消失了。

第二天早上碰到這位同修,她說她這些時日確實胸口不適。可見,我們修煉中保持強大正念是多麼重要!邪惡迫害的藉口竟然是嫌我們正念不足。

在幫助難中同修過程中也是在修煉我們自己。需要我們法理要清楚,要有強大的正念,不能有一點負面思維。只能我們去帶動魔難中的同修,決不能被同修的表象帶動。而且要有耐心和細心。不能時間長了就失去耐心,要始終抱有希望。哪怕同修只有一丁點兒希望,都要盡百分之百的努力。我們心性到位了,也會悟到很多高層次的法理,體會到很多超常的神跡。

在這過程中,我也體會到,師父是希望我們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修煉我們,成就我們,所以就不能有任何干擾。但是畢竟我們是在人世這個迷中,還有業力,很難一下就做到位,達到標準,就需要我們不斷地學法煉功發正念提高上去。最好的情況是在做好「三件事」中,推出來的業力還沒等我們感覺到就已經消下去了,轉化成了德,演化成了功。

如果還有人心,沒有完全在法上,可能就會有身體不適或出現什麼事故、或與人發生矛盾等等,這時我們向內找,並從根本上去掉執著,情況馬上就會發生變化。如果再不悟,心性總不真正提高,難會越積越大。等巨難來了再去闖關,如果沒有紮實的修煉基礎,也很難真正的放下自我,放下生死,巨難是很難闖過去的。

換句話說,正法進程是不斷向前推進的,如果我們勇猛精進,在舊勢力下手之前就衝破了它設的那個關口,舊勢力就沒轍了。如果我們懈怠了,就會落入舊勢力的掌控中。

幾點體會

通過一些身體出現嚴重不正確狀態的同修,我體會到,我們在修煉中要特別注意以下方面:

一、是修出更大慈悲心

師父講:「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當然,慈悲的能力隨著層次的增長而增長,所以他也決定於層次的大小。力量決定於層次的果位的高低,這也是肯定的。」[3]

我們是修善的,越到最後應該越善,也就是越慈悲。「當我們慈悲心出來的時候,可能看到眾生都苦,看誰都苦,」。[4]所以,就越會生出救人的心,主動把「三件事」做的更好。

修煉中我們知道,我們生生世世的業力大部分由師父承擔了。師父說:「說是所剩無幾,那還是相當的大,你還是過不去,那怎麼辦呢?就把它分成無數的若干份,擺在你修煉的各個層次之中,利用它來提高你的心性,轉化你的業力,長你的功。」[4]

我們按師父講的法修好了,提高了心性,有了更大的威德,那些債主也就不會干擾了。如果我們慈悲心沒有達到更高層次的要求,就沒有那麼大的威德和能力,有些債主可能會不滿意再來索債。

受到病業假象干擾的同修都知道師父講過:「你可以發出這麼一念: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擾我證實法的,我也都可以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成為未來的生命;想善解的就離開我,到我的周圍的環境中去等著;如果你真的無能力離開我的,也不要發揮任何作用干擾我,將來我能夠圓滿,我會善解你們;那些個完全不好的,還在干擾我的,按照標準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如果你發出這樣的一念,對一些極低生命來講是太慈悲了。對那些還在干擾的清除起來也會容易。」[5]

如果我們念頭不純,僅僅只是想自己儘快解除痛苦,走出魔難,而不是真正向內找自己的根本執著,提高心性,從內心深處是為了更好地證實法,救度眾生,即使把師父的這段法背的很熟,也很難達到預期效果。

同修A本來修煉,做證實法的事都不錯,但被病業假象干擾近一年。我們也在幫助發正念清除干擾,但沒有明顯效果。一次,我在定中發現,就是有一個充滿怨氣的生命一直不願放過她。發正念也不見明顯效果。

原來A同修曾經是一個王后,她有一條珍愛的漂亮金腰帶找不到了,她懷疑是一位宮女拿了,逼這位宮女交出來,但宮女是被冤枉的,哪裡交得出來?但王后就是不相信,最後宮女被逼無奈,上吊自盡了。

後來,王后在房間一個隱秘的角落找到了金腰帶,但宮女死了,滿身的怨恨一直未消,總想找機會報復。王后這一世修煉大法後,在師父的安排下本可以化解這段惡緣,讓宮女成為其世界的眾生。但宮女發現王后慈悲心到現在還沒有達到更高層次的標準要求,所以出來干擾她。

如果A不僅僅只是看這一世的過錯和執著,意識到了歷史上還傷害過更多生命,確實從內心深處深深地懺悔,對生命生出更多的憐憫,更大的慈悲,真正認識到自己修好了,這些生命也可以得救,才有可能很快渡過難關。師父說了,「慈悲能溶天地春」。[6]

二、是不能固守某一層次的認識

師父曾指出:「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7]

師父在講釋迦牟尼時講:「他在整個四十九年的傳法當中,也是在不斷的提高著自己。他每提高一個層次的時候,回頭一看自己剛剛講過的法都不對了。再提高之後,他發現講過的法又不對了。等他再提高,他發現剛剛講過的法又不對了。整個四十九年,他都是這樣不斷的昇華著,每提高一個層次之後,發現他以前講過的法在認識上都是很低的。」[4]

這實際上也是告訴我們,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法對我們有更高的要求。需要我們緊跟正法形勢,不斷地往上突破,不要固守在已有的認識上。

B同修出現嚴重病業假象,我去給她發正念時,發現她身體周圍有一層很堅硬的殼,功很難打進去。這時《西遊記》裡面黃眉怪用金鈸將孫悟空扣在裡面的影像出現在我腦海裡。發完正念我回家就一直琢磨為什麼出現這種景象,這是在提示我什麼呢?

我努力回憶《西遊記》裡講的黃眉怪的事,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黃眉怪本是彌勒佛身邊的一個敲鈸的童子,它下世為妖搞出一個小雷音寺讓唐僧誤以為到了靈山,認為裡面有佛就要進去參拜。黃眉怪還妄想自己成佛。這是暗喻在修煉路上在一定層次上看到什麼,悟到什麼不要以為這就是終點,從而影響進一步前行。所謂看到的東西也許是魔演化出來的。黃眉怪用的金鈸暗喻我們修煉中對一定層次的認識容易形成的一種觀念,因為這種觀念是在修煉中形成的,帶有一定的法力,它很堅硬。它把人扣住後,很容易讓人誤以為這種觀念符合法,或者以為以此就可成佛,很難突破。但最終必須是自己放下成見,從裡面突破出來。

黃眉怪還有一個很厲害的武器是人種袋,它將天兵天將都能很輕易地吸引進去。我悟到並不是人種袋有多厲害,而是暗喻人在迷中不知就裡,追求人世中的事,不由自主地往裡鑽,最後就被困住。

黃眉怪最後被彌勒佛降伏時是在孫悟空手上寫個「禁」字,讓孫悟空將黃眉老怪引到瓜地。就是說,我們修煉中是絕對要禁止出現上述情況,否則就會招來魔難。只有徹底清除上述思維誤區,才能走出魔難。

當我明白這層法理後,我接著給B同修發正念,先將她的那層殼軟化,然後將殼撬開一個窟窿。在撬開殼的瞬間,一股濃濃的黑氣從裡面噴射而出。後來,我將這些情況和B交流,她說怎麼不早這樣交流啊?!可惜的是,最後她對此還沒完全悟透就走了。

三、是不能把做事當做修煉,特別能力強的同修更要注意放下自我

師父說:「工作不是修煉,但是你的修煉會反映到工作中去。」[8]。但我們有時候在時間緊事情多的情況下,很容易陷入做事當中,特別是在做大法的事情時總是想多做點,結果有意無意把做事當作了修煉,代替了修煉。這樣,可能煉功少了,學法少了,或者學法時還在想工作上的事,致使學法不入心,走形式。還會掩蓋很多要修去的人心。

特別要注意的是,能力強的同修要檢視一下自己,是放下自我在做事,還是帶著人心在做事。能力大小只是在人這一層的表現,神不是看我們的能力大小來衡量一個生命的層次的,他是以放下人心的多少來看的。所以,能力強的同修更要注意放下自我。

師父說, 「神不是看你的辦法起了作用才給你提高層次的,是看你在這個問題上的認識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層次的。這就是正法理。」[9]

師父還說:「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10]

師父早期還提醒我們:「工作的成功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現形式,而能使人得法和大法的洪揚是大法本身的威力和法身的具體安排。沒有我的法身做這些事,別說洪揚,就是負責人自身的保障也難得到,所以不要總是覺的自己如何了不起。大法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官當,就是修煉。」[11]還說「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12]

同修C工作能力很強,做出來的東西得到廣泛好評。但近年來出現嚴重病業假象干擾。她也在不斷學法煉功向內找,對法也很堅定。在身體很不好時都在說決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堅信自己一定會好的。一直到最後都表現出了比較堅強的意志。

有同修和她交流感覺她骨子裡的自我還是沒有放乾淨,沒有真正做到無我。給她指出存在的問題,她口頭上也說是,要去掉,但內心深處仍然沒有真正去掉。

以前,我和C沒有直接交集,在她身體很弱後我才參與幫助。交流中她告訴我,工作中她常常要把好的經驗和做法留一手,不願全心幫助別人,這是自私。

我一次在定中發現,她也有一層柔軟但很有韌性的皮殼,用外力刺這層殼它會隨著改變,但因為韌性很強很難破除。這也很像她的性格特點,表面做的圓滑,內心仍然固執己見,總覺得自己是對的。

在定中我發現,她曾經也是一方諸侯,但很固執己見。有一年由於聽不進大臣的意見,做出錯誤決策,導致民不聊生,許多人在一個陰雨連綿的冬季受凍挨餓而死。有個忠心耿耿的身材魁梧的大臣也因為意見與之相佐被削去官職打入大牢。幾乎在我看到這些的同時,C說她做了一個夢,有個身材高大魁梧的人在打她。

C雖然在歷史上造了不小的業,但她與大法有緣。如果她在大法中修煉能真正完全放下自我,進一步升起對眾生的慈悲,達到更高的標準要求,不光修去這一世形成的人的思維方式和習慣,憐憫這世所認識的生命,還憐憫那些曾經受到傷害的生命,做好證實法的事,也可以使惡緣得到善解,從魔難中走過來。由於這一魔難沒有走過,曾經與她有緣的生命也因此失去了得救的機緣。

四、是要注意清除共產邪靈的干擾

我們除了要修好我們自己,還要幫助家人及身邊不修煉的常人清除共產邪靈,做好勸退工作。有時邪惡一時動不了我們,它會從我們身邊人下手,如果我們被情帶動,邪惡就會得手。這樣的教訓太深了。

同修D做了大量證實法的事,熟知的同修都認為她修的好。但她近年身體受到嚴重干擾。在家休息一段時間後也沒有明顯好轉,有同修提議讓她溶入集體環境中,大家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並力所能及地做一些事。這樣,她真的有了明顯好轉。可是邪惡對她還是虎視眈眈,沒有放過她。先是讓她婆婆生病住院,她就離開集體環境回家了。同修本想再接她回到集體環境,可就在這一天她母親扶她下樓梯時摔倒,斷了三根肋骨,也得住院治療。自此,D身體每況愈下,幾天後就永遠離開了我們。

對於她的這一切,我們很清楚就是舊勢力布的局。看一時動不了她,就找她的薄弱環節——親情。在婆婆、媽媽先後生病,遭受痛苦時看你動不動心,只要一動心就上了它們的套。這期間,也有同修不斷地與D交流,發正念,但D終究還是沒有突破舊勢力的安排,被拖走了肉身。

師父告訴我們,「邪黨背後的因素就是那邪惡的生命,表現上是以紅色惡龍為形像,但它有許多分子、粒子,還有一些低層的爛鬼生命吧,污七八糟的攪在一起,舊勢力就是在利用這些東西在干擾著大法弟子。」[13]

我在幫同修發正念的過程中,也確實體會到了那些低層的爛鬼生命是怎樣在干擾大法弟子的。如在得知D同修媽媽摔倒後,我們立即發正念清除邪惡對他們一家人的迫害。發正念時,我發現在她媽媽空間場有一隻肥肥的癩蛤蟆趴在其身上。我意識到就是這個邪惡的傢伙在幹壞事,馬上將其爆斃了。此前我對D同修了解不多,對她家裡情況更不了解,所以第二天我問熟知D的同修,「D同修家裡人是否認為江澤民是好的?」果然,她的父母都還沒「三退」,還在說江**怎麼好,天天在家看CCTV電視。

至此,我徹底明白,江**確實是大魔頭。雖然在人這個層面上,它已老朽不堪,但它是人間邪惡的總代表,它在另外空間還有很多徒子徒孫,這些邪惡的東西還在禍害人。我們絕對不能認可它,一定要堅決剷除。在人這一層面要起訴江**,舉報江**。也一定要勸家人及身邊的人「三退」,只有退出共產黨組織,他們就不歸舊勢力管了,邪惡就很難再干擾了。

在幫D同修發正念時,我還發現她有個空間裡有些黑手在搗亂,意識到她家裡可能不乾淨,有其他宗教或者氣功方面的書、音像製品等。隨後請當時在她家裡的同修幫她清理一下,果然發現有很多不應該有的東西。

我在幫C同修發正念過程中,也發現她空間場有很多大約1厘米左右的紅色小蟲,發了幾天正念仍然還有。後來我放大一看,這些紅色小蟲竟然是龍的形像。由此我知道了是這些東西在干擾C,讓她總按照舊勢力安排的思維方式思考問題,總是突破不了。哪怕C學了師父的法,但沒有從根本上清除這些東西,一旦遇到問題還是按照原來的習慣方式思考。所以與直接參與迫害的邪惡生命相比,更邪惡的是舊勢力在她的思維方式上植入了邪惡因素,讓她很難認清、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我體會,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不是嘴上說不承認就可以破除的,得實實在在的按師父講的法修,切不可固執己見,一定要徹底放下自我,清除各種觀念。嚴格按照師父講的:「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14]。「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5]同時,注重清除黨文化,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共產邪靈和中共惡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

五、是遇到不順心,不如意的事,特別是覺得不公時,不要有怨氣

過去有個說法叫「順則凡,逆則聖。」修煉就是在魔難中修,看我們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所以師父說:「無論碰到了什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 [13]

遇到不順心,不如意的事,從人的這面看也許是別人做的不對,但很可能是前世欠了人家的,要還債;或就是需要我們提高,看我們遇到不公時能不能寬容,能不能冷靜地以善心對待。如果我們都能在法上去悟,向內找,修去執著,提高心性,這都是真正長功的機會,真的都是好事。

碰到問題繞道走或往外推,找其他人或客觀原因,都不可能真正提高。現在,我們一思一念都帶有很大能量,如果產生怨氣,不僅傷害別人,也很容易傷害我們自己,而且還會給共產邪靈注入能量,很容易造成身體上的不適。我發現,到最後出現大難的同修幾乎都或多或少存在這樣的情況。也有同修看上去很有涵養,從不表露不滿或氣憤,但不等於心中沒有怨氣。

我還發現,遇到不順心,不如意的事,如果一時想不通,心裡過不去,主動找同修交流,將心中放不下的執著講出來,也是在曝光邪惡,在同修的開導下,很容易過去,就能提高。相反,總是將心門封住,生怕別人知道了自己的執著,將不平和憤懣壓在心底,這樣的同修容易招來邪惡對身體的干擾,甚至很難走過。

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16]我們生生世世的業力是因為修大法,師父幫我們承受了。但如果我們還有氣恨、抱怨的心,起碼在這時仍在惡者的行列,舊勢力和一些邪惡生命認為這是機會,馬上就會迫害我們。

「為私、為氣、自謂不公」是妒嫉心所致。師父告訴我們,「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 「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4]

最後,以師父的經文與同修共勉:「路漫漫已盡 霧迷迷漸散 正念顯神威 回天不是盼」[17]。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
[2]李洪志師父新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 華盛頓 DC 國際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6]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法正乾坤》
[7]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8]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9]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10]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1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猛擊一掌〉
[1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13]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14]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15]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16]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17]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新年問候〉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