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無絕人之路

銘刻


【正見網2020年02月13日】

天無絕人之路,很多人都聽說過,很少有人仔細思考過其中的緣由。受黨文化的毒害,不相信有天地神佛,遇到危難時刻,即使絕處逢生,也不會去思考上天如何給人出路。

人是神造的,神佛無時無刻的在看護著人,人注重道德修養,多行善事,不做惡事,積下大德,神佛給人大福報;人在迷中,看不到天理的展現,在一時的貪慾、惡念帶動下做了壞事,神佛不會立刻就報應人,會通過各種方式點化人,勸人回歸正道,走上福報之路。

清朝很有名的學者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記載了一則不孝子聽從冥府官吏的勸解,潛心悔過得善終的故事,能很好的詮釋天無絕人之路是神佛對人的慈悲,現摘錄如下:

有個行為惡劣的年輕人,一次得了寒症,在昏沉中,魂魄出竅,離開了家門,但是卻悵悵不知前往何處。忽見有人往來,便隨著前行,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冥府。在冥府中,他見到了一個官吏,恰好是自己昔日的朋友。那個官吏為他查看了生死簿後,皺著眉頭說:「你經常虐待父母,犯了忤逆不孝之罪,根據冥府的律法,將來要下湯鍋的。但是現在你的壽命還沒有到,你先回去,到時候再說。」

年輕人十分恐懼,便跪下來請求官吏告訴自己解脫的辦法。官吏搖搖頭說:「你的罪業太大了,沒有辦法解脫的。」年輕人痛哭不止,再三懇求解脫的辦法。

官吏沉思了一會兒,說道:「你聽說過這樣的一個故事嗎?有一位禪師登壇講經,在開講之前,提了一個問題:老虎的脖子上掛了個金鈴鐺,什麼人能把它解下來?眾人都答不出來。這時,一個小和尚說:為什麼不讓系鈴的人解呢?你得罪了父母,應該真誠的向父母懺悔,或許可以免除你的罪業吧。」年輕人擔心自己的罪業深重,不是一時半會兒就可以解脫的。那個冥吏笑著又講了一個故事:「你聽說過有個姓王的殺豬的屠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故事嗎?」

隨後,官吏派人將年輕人送回人間。年輕人赫然驚醒,出了一身汗,寒症也痊癒了。從此他洗心革面,孝敬父母。父母也非常愛憐他。他後來活到七十多歲才去世。

也有不聽善言,行惡遭報的,一而再的斷絕了上天給予人的出路。清朝雲南人阮祥三十八歲,有兩個兒子,四個孫子。他從不作善事,專門以欺詐勒索為業。有朋友勸告他說:「積善者昌盛,積惡者遭殃。你為什麼不拿古今聖賢因果之書看看?」阮祥說:「我常看你所說的書,覺的書中所說的善事和我的心意不合,所說的惡事倒與我相投,我讀它有什麼用?」

一天夜裡,阮祥夢見有一穿紅衣、戴黃帽子的神人對他說:「你的朋友勸告你為善,你為什麼毫不在乎?如果你再不改惡從善,必遭天誅。」

這個夢過後不久,阮祥的兩個兒子考上了秀才,而且家裡越來越興旺,十年過去什麼壞事也沒有發生。阮祥得意忘形的說:「人都說神仙的話靈驗,我認為不足為信。」

過了一兩年,阮祥患瘋病而死,活了不到五十歲。他死後家道也敗落了,兒子孫子相繼都死了。(摘自《太上感應篇》)

神佛是慈悲的,平等的慈悲對待每一個人。人在無明的迷中,看不到另外空間的真相,看不到神佛,看不到善惡必報天理的表現形式,很容易被人的貪念與慾望帶動下做壞事,甚至做下大壞事,造下更大的業,即使這樣,神佛都給人出路,通過各種方式點化人,喚醒人的善念與良知,希望人人能得到福報,而不是惡報。

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因為法輪功的真、善、忍,映照出了中共假、惡、鬥的本質。中共的邪惡本性與毀滅人類的罪惡目的決定了它要迫害法輪功,想利用迫害法輪功斷絕人的生路,把世人徹底推向毀滅的深淵。迫害中,都是謊言與污衊,帶動著世人參與到迫害法輪功中,各種的酷刑與卑鄙的流氓手段,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勾當都乾的出來。人在中共謊言帶動下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神佛的罪業足以毀掉無數的眾生。

中共否定神佛,只是在利用謊言掩蓋真相,並不代表神佛不存在了,神佛的慈悲仍在, 天無絕人之路,古今同理。所以神佛不會無視中共的罪惡目的而不管。神佛安排處於魔難中的法輪功學員不斷的告訴人真相,中共的迫害一日不停止,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就不停止。中共在利用謊言蠱惑人迫害法輪功,在害人;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在不斷的喚醒人的善念與良知,在救人。

人一旦善念回歸,就會認同法輪功真相,就會作出正確的選擇,就會善待法輪功學員,善待法輪功,從而生命出現奇蹟。大陸大法弟子發表過一篇文章《誠心改過見奇蹟》,能見證神佛對人的慈悲。為了能使讀者明白這前因後果,筆者轉錄如下:

我(作者)在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遇到過這麼一件事。有一個刑事犯人叫大山(化名),對佛教很信,但對大法的態度始終受共黨謊言及邪說之影響,不是那麼太好。有一天中午,我正在做針線活,聽到他們幾個人在那談話,好像說了句「×教」,而且他們正在談我。過後,我問大山:「你們剛才談話,是不是談大法不好的話?」他說:「沒有啊。」我說:「我好像聽到你說了句難聽話,你可千萬別對大法有壞的想法,電視台對我們都是誣陷。」他當時也沒說什麼。

第二天中午,大山突然找到我,指著鼻子大叫:「啊!你別誣陷我。我可沒說你們壞話。」我說,那更好,沒說更好啊。他暴跳如雷,大聲喊:「你什麼意思!你們有什麼了不起的,你們師父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向他解釋,他也不聽,還罵起了大法。我說,有火你可以對我發,你不能罵大法,罵我們師父。他一聽更生氣了,罵得更難聽了,而且指著師父名字罵。

又過一天,也是中午,大山突然躺在床上不會動了,連手指都不會動了,但能說話,也沒有人理他。後來他要上廁所,也沒人幫他,急得他直哀求大家,在惡黨監獄那種人吃人的環境,誰幫誰呀!還是沒人理他。於是我過去背他上廁所,他很尷尬,也很激動,連聲道謝。我說:「你罵我們大法弟子不好,到關鍵時刻還得大法弟子救你。」他只顧道謝,好像裝沒聽見我說的話。我把他放在便池上,他表示很不好意思。

回來後,我又給他講真相,這次他認真聽了。後來,家裡給他送來了針藥,可是一點也不管用,還是不能動。後來就停藥了。干挺了一個多月,監獄也不管他。

有一天我和同修談話間突然意識到,是不是他罵大法遭惡報了。於是我和同修就勸他說:「你是不是做什麼錯事了?」他苦笑說:「干什麼壞事了,我也不知道啊。」我說:「你那天罵完大法,你就倒下了,你向我們師父道歉如何?」他說:「能好使嗎?」同修說:「你試一試,要誠心點。」

第二天早晨剛起床,他就把我喊過去,高興的對我說:「你看我能動了!」說著便伸手伸腳給我看。他說:「我昨晚上心裡向李老師道歉。道完歉我就覺得漸漸好轉,大法真靈啊。」

到中午開飯時,他自己就能坐起來了。他又把我叫過去說:「我要煉法輪功。」我說那好,你不怕呀。他罵道:「我什麼都不怕,我怕他們那些混蛋玩意,願咋地就咋地,現在就煉。你給我背法。」

於是,我給他背寫了一本《洪吟》。他就天天拿著看。沒幾天他就自己能扶著牆上廁所了。他信心更足了。

有一天他又把我叫到床前說:「這書真奇怪,有一股香味!」我接過來一聞,是有一股很大的檀香味。他激動地對我說:「我一定好好煉,如果能出去,讓我們家人也煉。」

在監獄裡,象他這樣癱瘓的人太多了,沒錢沒人,根本就不可能保外就醫。監獄裡有一個犯人姓張,擁資上億。在監獄裡象「大爺」一樣,沒有病,想保外,辦了兩年多才辦成。可是要釋放的時候,又有新說法,因為張某太有錢,誰都知道,如果只辦他自己保外,會明顯被看出問題。正巧這時大山被犯人用車推去接見,一下子就把大山挑選上了。就這樣,大山沒花一分錢,保外回家了。所有犯人連獄警都議論,大山太幸運了。

是不是不可思議?明慧網有更多這樣的故事,人在法輪功學員遭受巨難中能出善念,在神佛眼裡,這樣的生命閃閃發光,太了不起了,能善待法輪功學員,這是積大德的善舉,人如果能出修煉的心,那是佛性出來了,更了不得,神佛更願意幫人出神跡。

人就是不出修煉之心,人能明白真相,敢於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出現不同程度的福報。有很多是人在危難中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沉船中逃生,在大地震中、大爆炸中、險象環生的車禍中奇蹟般的逃生,還有在大火快燒到自己門前時,因為誠心敬念這九字真言,大火拐了個彎,自家啥事沒有,這樣的故事在明慧網,在法輪功真相資料,如《真相》、《天賜洪福》、《明白》等,有太多的事例可以證明。

相反,也有很多一而再再二三的拒絕真相,無視神佛的慈悲,走到惡報地步,成為中共邪黨殉葬品的故事。

吉少春,男,生前曾先後在曲周縣河南町派出所任指導員,侯村派出所任所長、縣公安局三中隊隊長。曲周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多次給吉少春講法輪功真相,勸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但吉少春根本聽不進去,反而叫囂說:「我就迫害了你們法輪功,迫害了你們法輪功弟子,迫害了你們的老師,為什麼還不報應我?」2012年8月23日,吉少春一人開警車,在肥鄉縣路段撞到前方的拖拉機上當場死亡。

黨殿軍,男,邯鄲市邯山區公安分局政保科長,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異常邪惡,根本不聽勸善。一次迫害法輪功學員蘇學玲時,他帶領三個惡警對她拳打腳踢,電擊,腳踩蘇學玲的頭和胸部,致使蘇學玲昏迷兩個多小時。黨殿軍還口口聲聲叫喊:「我黨殿軍是共產黨員!無神論者!我就是不怕遭報應!」黨殿軍不怕遭報應卻不等於不遭報應。2004年黨殿軍得癌症死亡,死時才四十多歲。

河北曲周縣西馬連固袁宏現,聽信了中共造假的謊言,當著眾多人的面,說一些栽贓法輪功的話,並說「我才不上法輪功的當呢,到北京把人都燒死了。」2006年10月20日,他去陰的莊趕廟會,借了鄰居買的準備迎新娘的摩托車,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走到橋上,和一輛三馬車相撞,他本人當場死亡,媳婦和兩個孩子分别致傷,送進醫院。他娘是個啞巴,看著他的死屍,內臟也被人挖走了。

遼寧省大連莊河市光明山鎮派出所幹警孫學忱,多次出謀劃策參與綁架當地法輪功學員,致使數名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孫多次在公共場合污衊法輪功,謾罵法輪功創始人,並揚言:「這個報應,那個報應,怎麼就不報應我。我這不是很好嗎?什麼『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我就不退,看他能把我怎麼的,我就跟定共產黨。」2008年1月25日,孫學忱突發腦動脈血管破裂死亡,時年57歲。知情者披露,他死時口不能語,目不能視,手腳不能動,極度痛苦。

海南定安縣「六一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主任王忠俊,先後把當地法輪功學員十多人非法送勞教,判刑,2003 年11月,王叫嚷:「你們說的報應在哪?我抓了你們不少人,我還是瀟瀟洒灑、白白胖胖!」結果不出一月,其獨子因液化氣泄漏中毒身亡;2004年5月其妻跳井自殺死亡,家破人亡。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這樣的例子,到今天太多了,至今報應都沒有停止,武漢肺炎肆虐中國大陸與全球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帶來的惡報,法輪功學員講出來都是痛心的,世人就是這樣被中共的謊言帶入到惡報與毀滅的深淵。即使這樣,天無絕人之路,法輪功真相就是世人逃生的保障,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世人逃生的秘訣,就看世人如何對待法輪功真相了,在大災大難面前如何選擇了。

天無絕人之路,看似普通的一句話,在人間卻完整的體現出神佛對人的慈悲。人不珍惜,如果一而再的無視神佛安排給人的法輪功真相,報應來時也是慘烈的,特別是被曝光出來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人參與其中就是作惡,人不相信法輪功真相,不願意自救,惡報到來時也是慘烈的。

可敬的中國人,認清中共要害死人的魔鬼嘴臉,早日明白真相,在大災難面前,選擇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保平安,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抓住了神佛給予人的得救機緣,人生路上一定會出現生命的奇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