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作惡,殃及家人

初衷


【正見網2020年02月24日】

善惡有報是天理,從古至今都沒有改變過。報應的程度與人作惡的程度有關,一人作惡,還會殃及家人。

古籍中記載了一則元末明初曾經世代橫行在義州和遼西的慕容氏家族,不到半年時間消失的故事,印證了一人作惡,殃及家人及家族。

遼寧錦州義縣有一座聞名遐邇的古寺奉國寺。奉國寺原名咸熙寺,是遼聖宗皇帝耶律隆緒為紀念他的母親蕭太后,在母親的家族封地所建的皇家寺院,是遼代遺留至今的三大寺院之一。

奉國寺的主體建築大雄殿是遼代遺存至今最大的佛殿,大雄殿論建築規模是中國第一大雄寶殿,為世界上現存最大的純木質結構佛殿,被譽為千年國寶、無上國寶。

殿內供奉的佛像與眾不同,高大的佛壇上排列著釋迦牟尼佛與過去六佛: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婆佛、拘留孫佛、俱那含牟尼佛、迦葉佛。正中的毗婆尸佛塑像最高,合座高度為八點六米,向兩側依次低下,諸佛像體態端莊,高大慈祥,莊嚴殊勝,無比的美好。

這七尊佛像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大的泥塑彩色佛像群。因此當地人都習慣稱奉國寺為大佛寺或七佛寺。這座巨大的寺院在金滅遼、元滅金的改朝換代戰爭中都完好的保存了下來。

然而這座宏偉的佛寺在元末明初卻遭了一次劫難,使得除了供奉七佛的大雄殿外,其它殿堂全被惡人拆毀,當今奉國寺內的其它建築均為清代續建。

義縣歷史悠久,一千六百多年前,鮮卑族慕容部在此建立燕國,史稱前燕,雖然後來被前秦所滅,但慕容家族眾多的人口歷經北魏、隋、唐、宋、元各朝長盛不衰,直至元末明初兩朝交替之時,慕容姓氏在當地都是大姓,當時的義縣一帶叫「義州衛」,據說有十三萬餘人,其中慕容姓氏就占一萬多人。

公元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在南京始建明朝,擁有地方武裝的慕容氏家族,號稱接到大明聖諭,推舉慕容羌做了州官,府衙上下從大小官員直到衙役,清一色儘是姓慕容的人。

慕容羌上任後嫌舊官衙不夠氣派,就在民間到處拆征磚瓦,大興土木,為自己修建新的官衙。而當時的奉國寺不幸成了強拆的目標,慕容羌看中了奉國寺的好磚好瓦好木料,不顧僧人阻攔,帶著當衙役、兵丁的家族子弟們開始強行拆毀這座遼代古寺。

一時間鍬鎬碰撞、煙塵四起,巨大的古寺遭了劫難,被拆的只剩下大雄殿了。此時,一貫橫行霸道的慕容羌看著高大的大雄殿與其中威嚴的七尊巨佛,心頭忽然沒由來地一陣陣發怵,不敢再繼續拆毀,大雄殿便因此保留下來。

數月後,青磚琉瓦、金碧輝煌的新官衙建成了。這天,慕容羌在衙內大擺宴席,請來慕容家族的大小分支、近親遠門的頭面人物一百多人為自己慶賀。

第二天早起,慕容羌就發了病,開始覺得周身不適,胸悶氣短、高熱不退,到了下午,身上開始出現點點紅斑,而且衙內的許多人都出現如此症狀。

這時有人來報:昨天參加酒宴的人十有八九發病,還沒等慕容羌細想原因,只見他重重喘了幾口粗氣,接著就大聲咳嗽,不一會兒便口鼻噴血、一命嗚呼了。隨後不到一個時辰,慕容家族的人陸續死了百餘人。

由於慕容氏家族平時依仗人多勢眾,經常欺壓外姓人,極不得民心。尤其是拆毀奉國寺大建官衙更是讓百姓敢怒不敢言。見天降災禍,百姓們無不拍手稱快,奔走相告:「慕容家族拆廟得罪大佛,現在遭報應啦!」

慕容家族的死者還沒有下葬,又有一批人感染髮病,不到一天又死亡了一百多人。第三天、第四天仍然如此,不到五天,慕容家族的人員已經死亡近千……令人不解的是,這種病只在慕容家族中傳播,外姓人沒有一個患上的。

不到半年,曾經世代橫行在義州和遼西的慕容氏家族已經不見蹤跡。

歷史上迫害佛法與修煉人的報應最為慘烈,慕容家族拆毀廟宇,破壞人的正信,其罪業達到滅族的程度,報應已經很慘烈了,足以引起今天人的思考。

馬克思被中共奉為鼻祖,馬克思主義被中共奉為經典著作,並拿過來殘害了無數的民眾,今天的中國人還在深受其害,特別是對宗教信仰的迫害超越古今中外,對法輪功的迫害,其手段之惡毒、卑鄙古今無出其右者,給中國大陸帶來了無盡的災難,今天的「中共肺炎」肆虐大陸,危及全球的大災難,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帶來的報應。

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 馬克思的罪惡之大一定會殃及家人:馬克思的兩個女兒和一個女婿自殺了,另外三個孩子死於營養不良。馬克思的女兒蘿拉嫁給了一名社會主義者拉法格,她埋葬了自己的三個親生骨肉,然後與丈夫一起自殺。另一個女兒愛琳娜決定和她丈夫做同樣的事時,她死了,而她丈夫卻在最後一刻退縮了。

中共迫害法輪功時,很多參與迫害的中共公、檢、法人員,在中共密令的蠱惑下,對待法輪功學員毫不手軟,也給他們奠定了惡報的種子。一人作惡,殃及家人的事例有很多。

貴州六盤水市公安局紅岩分局局長盧成柱迫害大法學員,親自燒毀大法書和大法資料,他的惡行殃及妻子、兒子。二零零三年,他的妻子患癌症死亡,死時四十歲左右。二零零八年九月,六盤水市修建「大世界」商場時,盧成柱的兒子和兩個同學一起經過該工地時,從上面掉下一塊磚,正好砸在他兒子頭上,當時腦漿四溢,在他兒子左右的同學未受傷害。當時他兒子正在讀高中。

李京生,時任北京市監獄管理局組織處長,1999年7.20後,升任市監獄局610頭目,揚言:煉法輪功的只要到了我這兒,就算到頭了,只要我一句話,就能讓其進監獄。時隔不久,李之惡言惡行殃及父母,本來身體好好的老倆口,竟然在自己的家裡被煤氣活活熏死。

王勇,北京海淀區公安分局局長(正副不詳),密雲縣西田各莊鄉卸家山村人。自從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他為了名、利,緊追江氏流氓集團,造成大批海淀區大法弟子遭受了各種各樣的殘酷迫害。他作惡禍及家人。

王勇的母親,夏季里的一天,老人一人在家,她感覺心煩,就從臥室出來,坐到客廳的沙發上休息。突然房子坍塌,一根大柁正好砸在了王勇的母親的身上,鮮血四濺,當場死亡。姐姐王鳳英,得了乳腺癌,花了很多錢醫治,還是危在旦夕;二弟王真,因打羽毛球抻斷了一條腿筋,行走拄著雙拐;妹妹王鳳玲,原本好好的一個人,九九年以後得了精神病,到處瘋跑,罵人罵街。她丈夫把她送到精神病院,經過治療,反而成了一個殘廢人,不吃、不喝、不說話、不認人、大小便不知。  

占澤貴,2003年前後任湖北麻城市政法委書記,是麻城迫害法輪功的主犯之一。在他任期內, 「王華君被自焚」、「摩托車拖活人」等慘案震驚世界;黃建勇(二十多歲)、李長茂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虐殺。迫害最瘋狂的時候,有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到他家講真相勸善,他一意孤行,給江澤民團伙充當打手,現在中風四年,臥床不起;老伴也中風偏癱坐輪椅。一家兩個癱子。

海南定安縣「六一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主任王忠俊,先後把當地法輪功學員十多人非法送勞教,判刑,2003 年11月,王叫嚷:「你們說的報應在哪?我抓了你們不少人,我還是瀟瀟洒灑、白白胖胖!」結果不出一月,其獨子因液化氣泄漏中毒身亡;2004年5月其妻跳井自殺死亡,家破人亡。

看到惡報要早回頭。中共的目的是毀滅人類,迫害法輪功就能達到中共毀滅人類的目的,所以中共至今都不放棄迫害法輪功,即使在今天「中共肺炎」導致大陸無數的中國人陷入其中,這個傳染病致死多少武漢人,因為中共的謊言掩蓋,中國人並不知情,反而使更多的中國人遭難,而且中共並沒有放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是沒有解決辦法,善待法輪功真相,善待法輪功學員,眾生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解了此難。但是中共還是在迫害著法輪功學員,利用維穩的手段打擊迫害揭露真相的民眾,利用謊言掩蓋疫情,只能使中國人遭受更大的劫難。

那些被中共謊言帶動著迫害善良民眾的,不僅自己會遭受報應,還會禍及家人。真的到了那時候,後悔就晚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