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肅然起敬的人與最可憐的人

初衷


【正見網2019年12月07日】

在法輪功真相的感召下,很多世人清醒了,有了善念與勇氣,在善待大法弟子中,表現出的不凡言行令人肅然起敬。

2019年11月28日的明慧網有篇大陸大法弟子的文章《我的二表哥》,作者的二表哥不是法輪功修煉者,其所作所為卻令人肅然起敬。原文轉錄如下:

二表哥是我姨的二兒子。媽媽只有姐妹兩人,爸爸差不多沒什麼親戚,所以我姨家應該是我們家唯一的親戚了。

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媽媽和妹妹流離失所的時候,二表哥接納了她們,安排她們在同一個城市居住,並且象照顧自己的媽媽、妹妹一樣的照顧她倆,二表嫂和他們的兒子也是這樣。這是因為二表哥全家都聽過媽媽給他們講的真相,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由衷的認同大法。

這一幫助就將近二十年。期間經歷了許多事情,包括後來,我在遙遠的南方被迫害,二表哥都陪著媽媽往返於東北和南方之間,包括面對惡人對我的迫害,他都當面大聲抗議,毫無懼色。

一、妹妹被非法勞教,媽媽得照顧

我和媽媽還有妹妹都修大法。「七·二零」後,先是妹妹被非法勞教兩年,七十多歲的媽媽既要經常去勞教所看妹妹,又要獨自一人面對艱難的生活,二表哥就每周給媽媽打電話,每到颳風下雨、下雪,天氣惡劣,就細心叮囑媽媽注意安全。並且每月從外地乘火車去看我媽,解決幾乎所有生活上的難題,這一晃就是二十年,堅持到現在。雖然現在妹妹和媽媽住在一起了,但表哥仍然堅持每月至少來看我媽一次。

二表哥非常細心,在妹妹第二次被非法抓捕迫害直到判刑期間,媽媽已經是八十多歲的人了,還要艱難的營救妹妹、反迫害。我在南方工作,只能每年去看媽媽一次。二表哥則經常去照顧媽媽,解決生活問題。怕媽媽年紀大了記憶不好,生活細節上出差錯,特意列印了許多提醒的大字,如門上貼著「出門別忘記帶鑰匙」等等。

這樣的事情堅持一年兩年已經不易了,堅持二十來年就太難能可貴了。妹妹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後,共開庭四次,每次妹妹被非法開庭時,二表哥都是全家從外地趕來參加旁聽,正氣十足。

二、陪媽媽到南方營救我

後來,我在南方被惡人非法抓捕,八十五歲的媽媽一個人從東北去南方營救太艱難,二表哥陪著媽媽多次往返於東北和南方之間。開庭時看到惡人給我戴了腳鐐,他憤怒的大聲抗議:「我弟犯了什麼罪要戴腳鐐?!」開庭後,當法官不同意媽媽見我時,二表哥又對法官說:「你說你不讓老太太見兒子,要是你們判他三年五年,老人那麼大歲數,如果真有個三長兩短見不著最後一面多遺憾哪!」

二表哥不僅是幫助我家,一次他在街上看到一個老年女大法弟子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常人抓住手不撒開,揚言要舉報,他機智的把老人的手從那人手裡拽出來,救下老人,又馬上給老人叫了計程車,對司機說:「快把老太太拉走,能走多遠就走多遠,」並給了司機十元錢。老太太的女婿後來多方打聽到二表哥家的住址,帶著禮物登門道謝,被二表哥婉言謝絕。

妹妹第二次被綁架後,二表哥又在街上遇到老人,還特意請老人幫助發正念:「我妹妹被綁架了,快幫我妹妹發正念!」二表哥在單位也經常給同事講真相,勸人三退。

好人有好報

媽媽經常對我和妹妹說,不知道和二表哥一家是什麼緣份,他和他們全家人都太善良了。當然他們一家因為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也得到了大福報。二表哥本來是幾個兄弟姐妹中身體最弱的,現在卻變成身體最好的,雖然六十多歲了,還跟年輕人一樣每天從早忙到晚。

二表哥的兒子技校畢業,那所學校的畢業生從來就沒分配過工作,可到他兒子畢業時,那一屆畢業生都被當地一家大型國企招收去,成為正式員工。之前沒有過,之後也再也沒有了。

原來二表哥家的居住條件特別差,住在一座幾乎和危房一樣的舊樓里。就在前幾年,表哥意外買到了一戶超低價的寬敞明亮的新樓房。

二表哥的兒媳婦是個大學生,善良賢惠,對老人非常孝順。親家就是看中他們家人的善良正派才同意與他家結親的。如今老倆口每天哄著小孫子,安享天倫之樂。

就在前幾天,我去東北看望母親,二表哥因為擔心路上不安全,一再叮囑母親,我一到家馬上給他打電話。我是凌晨三點到家的,二表哥就一直等著,直到接到媽媽的電話才放心。

這就是我的二表哥,雖未得法修煉,卻令我肅然起敬。

這是一篇完整的展現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的故事,作者的二哥能在法輪功學員遭受巨難的情況下,不懼中共邪黨的謊言蠱惑與暴力打壓,勇敢的善待法輪功學員,其勇氣和善行值得世人尊敬。

也有明白真相的警察善待法輪功得福報的。一位在110大隊工作的警察說:「有一次我值班,接到舉報電話,說有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我有意拖延時間,等到了現場後,我老遠還能看到那兩位法輪功(學員)老夫妻,我有意再拖延,直到他們離開才去處理事兒。」後來,這位警察夫妻及其母親都明白大法真相三退了,日子過得很紅火。不久,他被調到看守所,妻子升職,兒子健康、英俊。

他就職到看守所後,碰上多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他有意提供機會讓他們煉功,且早上還送雞蛋給大法弟子吃,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到期釋放時,他還囑咐大法弟子以後注意安全。

也有很多拒絕真相,遭受惡報成了最可憐的人的。

遼寧省大連某一個刑警隊長,自製一個鞭子專門打大法弟子。一天晚上睡著,被鞭子抽醒,看看沒人,就覺的有鞭子打的感覺,非常痛。第二天他告訴朋友說:見鬼了,晚上睡覺就覺的有人拿鞭子抽我,抽的我直滾,疼痛難忍,那時真有些受不了,想死了算了。話說第二天,上任新隊長死在家中,被煤氣熏死。上任不到三個月才36歲,造孽踏上一條不歸之路。

重慶市江津區賈嗣鎮派出所所長周立波,出生於李市鎮黃桷鄉,年四十餘歲,因患皮膚癌於2010年12月16日痛苦不堪地死在醫院病床上。據當事醫生講,周臨死時哀叫:「我不再整法輪功了,饒了我……饒了我吧!」

1999年7月22日晚八時,當時江西省共青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楊得全和手下竄到轄區法輪功學員家強抄法輪大法書及相關物品,共抄搶法輪功書籍三百多份,咒罵大法,行惡直到23日下午六時。楊得全開著吉普車裝運被抄搶的法輪功書籍到達共青城分局大院後,突發腦溢血暈倒在座位上,一直不醒。開發區邪黨書記余修炎從南昌接二位專家來搶救,然而楊得全一直不醒,至半夜一點,跟家人說了一句:「神找我來了,不用救了。」說完立即死亡,僅43歲。余修炎指示讓共青電視台和報紙宣傳說楊得全是抗洪搶險疲勞過度,不得報導楊得全死亡過程及本人死時所講的話。

原山東省乳山馬陵鐵礦姓宋的二把手,家住貿易城。其妻、丈母娘家有好幾位修煉法輪大法,並且都從中受益匪淺。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乳山的惡警緊隨其後,大搞株連政策。作為領導的宋也受到了相當大的壓力,在這種情形下,宋無視家人在修煉大法後得到身體健康,人心向善,不是保護親人,而是時常責罵家人,誹謗大法,並撕毀大法書籍。家人勸說也不聽。

2004年,原本身體健康的他猝死。死後墮入地獄,才知原來大法弟子說的都是真的,法輪大法是佛法,誹謗大法和迫害修煉人業大無邊。於是,他就找到正在上小學的外甥鐵柱 (小鐵柱從小天目就打開了,能和另外空間的靈體溝通),告訴鐵柱,說他錯了,讓鐵柱告訴他妻子和家人,說他不該撕壞大法書籍,干擾家人修煉,並請求鐵柱告訴他妻子,讓他妻子拿上他的照片,到他墳前,至少喊100次「法輪大法好」,才能超度他,減輕他在地獄所受層層苦難。

誰是最可憐的人?被中共謊言拉入地獄的人才是最可憐的。他們拒絕真相,被中共謊言牽著鼻子走,把迫害法輪功當作工作的一部分,等到報應臨頭才知道後悔。

一正一邪的比較,相信讀者心裡自有一桿秤。法輪功真相能救人於危難之中,中共卻是想著法子迫害法輪功,把人拉入地獄中。

善待法輪功學員得福報,在法輪功學員受難中,人還能明白真相,還有善念與良知,敢於站出來支持法輪功學員,發自內心的尊敬法輪功師父,其善言善行不僅令人肅然起敬,而且會得到神佛的護佑,會得到神佛賜予的大福報;相反,拒絕真相,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囂:「我是共產黨員、無神論者!我就是不怕遭報!」「有報應就讓我遭報應吧,我不怕。」「我什麼也不信,共產黨給了我錢,我就是要為共產黨賣命,怎麼就沒見報到我頭上。」「法輪功能平反我就去死!」「我不幹了還有我兒子干」等,繼續跟著中共迫害法輪功,最後的結局一定是慘烈的惡報,不僅成為最可憐的人,還會禍及兒孫,這不是人為的,是善惡有報天理的必然。

人在世間,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順應天意、天理而行,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而行一定是福報;背離天意、天理,詆毀真、善、忍,按照中共假、惡、鬥為人處世,結局一定是可憐、可悲又可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