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惡黨的清零行動」

大陸弟子


【正見網2020年05月23日】

近期,本地同修傳說:某地搞「清零行動」,街道和派出所又騷擾大法弟子讓簽字,不簽字就如何?聽到這個風聲的同修都在互相傳:「風緊了,惡黨又要開兩會,得注意點,發真相資料是否暫時停一下?」有的說:「把書藏一下,家裡留一本就行。」還有一些同修嘴上沒說什麼,行為上很慎重,不想在最後留下污點。

理智和注意安全是對的,但我覺得,同修的行為是否有點正念不足?顯出很重的怕心。「清零」?誰給誰「清零?」迫害20多年了,邪黨一直搞「清零」,當初大魔頭提出「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之後的20年裡什麼招都用盡了,結果咋樣?就拿近幾年來說,2008年奧運會前後邪乎不?訴江之後警察騷擾邪乎不?記得那時候,警察、街道、610、政法委……幾乎是地毯式的對同修騷擾,結果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不了了之。前年和去年,河北省掃惡打黑時總結出經驗:把法輪功和黑惡勢力捆綁,在全國推行,結果咋樣?搞下去了嗎?不是人說了算的。師父說:「這個邪惡要想在全世界剷除法輪功,已經是做夢都不敢想了。在中國大陸剷除法輪功它們已經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了,而且人民在覺醒。」(《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

拿眼下正法形勢來說,第一波瘟疫在世界還沒有消停,各國要求惡黨經濟賠償的聲浪已是此起彼伏;不少國家把企業從大陸撤走,這對惡黨經濟是致命的打擊;大陸失業潮的涌動和老百姓對貪官及惡黨的痛恨,惡黨已到了窮途末路,驚慌不已,真到了一吹就倒的時候了。這個時候搞「清零」,不是說大話嚇唬人給自己壯膽嗎?惡黨「清零」清了20多年了,越清大法弟子越堅定,人們越來越覺醒,不斷的有新人入門。惡警惡人遭惡報的越來越多,這可是現實吧!

惡警、惡人表面咋呼的背後是邪靈,現在邪靈還有多少呢?能操縱惡警惡人騷擾大法弟子的背後不過是蟲子和細菌之類的東西,一立掌一片一片死,這些東西的力量在大法弟子正念面前啥也不是,當人背後邪惡因素沒了時,邪惡只能是瞎叫囂,它敢騷擾你嗎?

今年是百年紅潮死期的結點,眼下這場大瘟疫的天象已經把惡黨搞得什麼都顧不過來了,挺屍將死之時勉強擠出一聲「清零」,你還當真了?正邪大戰即將落下帷幕,現在不是前些年了,前些年是腥風血雨,現在是勉強刮點陰風,毛毛雨都不算,你怕啥?這個時間是留給我們救人的,就正念十足的救度眾生,完成史前大願。

還有,邪黨所謂「清零」也是對著我們怕心來的,多發正念剷除自己空間場怕的物質,解體講真相、發資料、寫揭露迫害文章等就遭迫害的「觀念」,把自己清理乾淨了,達到大法的標準,然後發正念清除邪黨邪惡因素,把這個紅魔「清零」了。發正念是管用的,記得本地有個惡黨黑名單上的重點同修,訴江時警察給她打電話:讓她到派出所,不來就拘留她。同修嚴詞拒絕,幾乎發了一宿正念,第二天又接著發,警察一直沒有找她,不是人要對你怎麼樣?操縱警察背後的邪惡沒了,人就老實了。

還有一點,我們把邪惡看大了心才不穩,心裡不要老突突,掉幾個雨點也緊張,見一片烏雲也緊張,心裡沒怕,就不會有怕的因素騷擾你,警察也絕不會找你。附體上身也是先看你臉色行事,「它一開始不敢上,它先給他點功試試。他有一天突然的真追求來功了,還能治病了。它一看挺好,就像演奏的樂曲來個前奏:他願意要,那麼我就上去吧,上去給的多,給的痛快。」(《轉法輪》)怕就是在求,越怕越容易招邪,越不安全,因為舊勢力看的清楚:「這人怕心這麼重,夠神的標準嗎?得修理呀?」我們不要給邪惡鑽空子。

一點淺見,不在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