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第7章 誘惑

紫韻


【正見網2020年08月24日】

父親看到我態度轉緩了就繼續勸我看書,我也有很多新的疑問想解開。就又拿過來看,誰知看了沒幾頁就開始拉肚子,一整天都忙著跑廁所,沒吃一點東西。這次我總算有些悟性了知道是師父給清理身體,我的脾胃很弱稍微吃點油膩的東西就克化不了,因此嚴重偏食,很多家常便飯都不吃,去走親戚時人家都發愁,這不吃那不吃的都不知道該給我吃什麼了,當然首當其衝的調理腸胃了,就沒當回事。

只是又趕上了值夜班我有點犯難,班上廁所離得遠,深更半夜的拉肚子咋辦?母親也說要不請假吧別去了,一天都沒吃東西了怎麼上班,給你煮幾個雞蛋吃吧。我勉強吃了兩個雞蛋,想到書裡說過清理身體消業時不耽誤上班,就咬咬牙去上班了。十多分鐘的路程我走了半個多小時,真是舉步維艱,兩腿發軟沒有一點力氣,一步一挪的磨蹭著走,半路還把剛吃進去的雞蛋都給吐出來了。

好不容易走到班上,誰知腳剛一邁進門就精神了,一改來時的萎靡不堪,跟換了個人似的,啥事都沒有了,肚子也不餓,神清氣爽,一身輕鬆,想想剛那難受勁不是做夢吧!這一腳門裡,一腳門外的,只是瞬間就天壤之別,如同穿越了兩重天,恍若隔世,法輪大法太神奇了!晚上看了會書,這次睡覺時我把書放到了枕頭底下,感覺枕著書睡覺才有安全感,有生以來第一次有了被保護的感覺,身心妥妥的安穩,終於可以放心的睡個安穩覺了。

熟睡中突覺眼前一閃,床邊現出了個白鬍子老頭,白須白髮白道袍,頗有些仙風道骨的樣子,要教我些本領,拿著浮塵向後一甩,伸出手指教我學習隱身術,指著幾個穴位示範給我看,手指那麼一掐就真的隱身不見了。我很好奇一下就醒了,忙四處看了一遍,這次沒有害怕,感覺老道所帶的場還有些親近,知道是師父來搶徒弟了,心想現在知道來找我了,早幹嘛去了,晚了我已經看了大法書了!雖然還沒決定要正式修煉法輪大法,但是有比較了別的法門肯定是看不入眼了。

不過隱身術確實很有誘惑力,想到學會了起碼去游遍名山大川不用買票了,連路費也能省了,甚至還能去吃霸王餐,反正別人看不見了,可以想干什麼就干什麼了,嘿嘿好處多多……那這世界豈不對我免費了,可以不勞而獲了……越想越心癢難耐,一時間慾望膨脹,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有些躍躍欲試的衝動。卻突然打了一個激靈想到《轉法輪》腦子瞬間清醒很多,又想到書中所講的不二法門的問題,知道這樣想不對,想得正法就要經得住誘惑。從而想到小時候看過的動畫片《嶗山道士》中演的一個道士上山學藝多年,終於師父傳授給了穿牆術,學會了下山,不顧師父的叮囑不能做壞事,起了貪心,半夜就穿牆進去民宅偷人家的東西,結果穿進去拿了東西,念著咒語往牆上撞得滿頭大包都不靈驗了,穿不出去了,還驚醒了熟睡的家主,當賊給拿了貽笑大方。

想到這裡不覺又一個激靈原來……原來我還這麼貪啊!以前怎麼沒有發現自己有貪心呢?心術不正學會術法做壞事,一念不正就前功盡棄一毀到底了,怪不得法輪功師父說「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呢!還講了煉功為什麼不長功的兩個原因:「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轉法輪》)只是一個好奇心就勾出了隱藏很深的貪念,叫我自己看清及時打住。哎呀這不就是書中所講的向內找嗎?剛看了書知道了高層次的法就能順著法理去思維,不知不覺的找出不足,將貪心給掐滅了,歸正了人心不就提高了心性嗎?心性提高了,境界不就昇華上去了嗎?這不就是修煉嗎?看來修煉也不是多難,做個好人總是沒錯,最起碼能夠無債一身輕,心裡的天平已經傾向了法輪功。

想起《轉法輪》中講的真善忍,真和善都好說,就是忍不容易做到。也許是上學時武俠小說看多了,有了些俠女情節,笑傲江湖,快意恩仇多痛快。忍嗎?小小不言的可以忍,但得有個限度,我從不找事,但事要找我小忍可以,畢竟我怕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過份了必當奉還。因為這涉及到尊嚴和智商,我可以不介意別人怎麼看我,但我很介意別人侮辱我的智商。看我不順眼可以當面說,我很清楚自己幾斤幾兩,說對了會改正,錯了也可以一笑泯恩仇。要是跟我玩陰的,當面一套背後一套什麼的,那絕對當仁不讓,什麼陰謀陽謀,真不能慣著,我不較真還好,要較起真來也都能接著,管他什麼小心眼都不能叫掉地上。我為人處事的原則是簡單透明,不願意去猜誰太累,更不願去揣摩人心,太勞神。畢竟我胸無大志,不管你有什麼身份地位背景,你那裡都沒有我所求的東西,對我構不成誘惑也自然不會去在意,我只想生存而已,只會為生存而取食,有一偶之地足矣,並不奢求什麼。再說這世上誰又比誰心眼多?不過五十步笑百步罷了,所以你要認為這種淡泊名利,與世無爭是傻,缺心眼,好欺負,那我會很介意,說不定就讓你聰明反被聰明誤,明白不是誰比誰心眼多的問題,而是使出來使不出來的問題,畢竟做人要有底線,人心需要道德的約束,人性更需要靈魂的滋養,不隨波逐流,克己復禮,敬天重德,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所以書中所講的大忍之心我怕是很難做到,觀念上一時也不能完全接受。再說了修煉還講不二法門,要我放棄道家的東西實在是難以割捨,疑惑是解開了,卻有太多的放不下。當時就想到既然得法修煉,就要按師父的要求無條件的去做到,既然做不到又何必去練,當個混混有意思嘛。我還是能看到修煉是嚴肅的不是兒戲,不是牆頭草,兩面派,不可以挑三揀四左右搖擺,三心二意,要一心一意去修這個選擇是要有取捨的。

所以第二天下班回家,我把書還給了父親說了兩個字「不煉」。父親沒有放棄,過了段時間看我準備去上夜班,又拿著書站在門口遞給我說「師父說了這本書看一遍就有一遍的收穫,不如你再看看吧!」心想反正我晚上無聊要看書的,看什麼不是看,就接過來把書放進了包裡。這次我重點看了關於功能的事情,我閉著眼只能在睡夢中看到東西,醒著時偶爾睜著眼能看到東西,閉著眼卻什麼也看不到了,不知道這算不算開天目。其實到現在我也不認為自己是開著修的,與生俱來的東西就是人的本能,本就應該有的,被特異出來總覺得的不應該。儘管我一進修煉的門就求師父把功能都給我關了吧,我想憑悟而圓滿,不需要功能來添亂。但總是關不嚴,功能何止千萬,天目只是最普遍的一個,隨著修煉境界的提高很多功能還會伴隨而來,只是功能不好掌控,人心更難把握,心不正會隨心而化真假難辨,干擾也會隨之而來,所以開著修很難,容易大起大落,不修口亂說就會遭下口業,一念不正就容易思維跑偏栽個大跟頭,甚至邪悟了會帶偏別人,所以如果可以選擇,我寧可什麼都感覺不到,平平靜靜的修煉,沒有另外空間雜七雜八的東西摻和,悟性一定會更好,現實卻是我沒有選擇的空間。

第三遍看完《轉法輪》時我已經都能接受了,但還是舉棋不定。要改換門庭進入佛家修煉,正如師父書中所講「因為它牽扯很大的問題,牽扯的歷史淵源很深,牽扯的面也很廣,涉及的問題也很尖銳。」(《轉法輪》)我的脾氣,性格,思維都融入了太多道家因素,被這些觀念先入為主了,要徹底放下談何容易,所知障已經根深蒂固了,障礙著我的得法機緣,令我看書三次都得其門而不入。

雖然還沒正式入門,師父已經開始給我灌頂了,還是似睡非睡中,會感覺一股暖流從百會穴灌入,迅速浸入大腦,順著經絡蔓延全身,直到腳底湧泉穴,銀白色光芒籠罩全身,四肢百骸都暖融融的非常舒服。灌頂後身體純淨了,五感更敏銳了,以前的書都不能看了,只看個封面就頭痛,對不好的信息解析度很高。上班時包包裡只能裝著《轉法輪》看了,每當值夜班時我都會把書枕在頭下安眠,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樣做是對法不敬。原諒我二十多年沒有安全感,常常半夜驚魂,實在是給嚇怕了,好不容易碰到了能保護我的大法書,當然是妥妥的枕在頭下睡覺,心裡才安穩,久違了的安全感一經得到就想當作護身符一般,片刻不離。

我不著急得法修煉,可父親著急啊!一個勁勸我「既然已經能夠接受大法了,為什麼不抓緊修煉呢?這真是能度人的法啊!早一天得法修煉就是多賺一天啊!」我聽著無法反駁,雖然我還沒加入修煉行列,師父可真把我當弟子帶了,一次次的灌頂點化,總不能裝聾作啞吧!但心裡還是有些不捨道家,明知道末法時期道家已經不能度人了,想要得度,改換門廳是早晚的事,還在猶猶豫豫,就搪塞到「得法修煉這麼大個事,能隨便嘛,不得挑個好日子啊!」父親趁熱打鐵的說「那你說個日子吧,哪天?」我隨口說道「這不要過年了嘛,就辭舊迎新,過年那天吧!九七年新年的第一天我正式成為大法弟子」,從一個普普通通常人的一生改變成了正法弟子的一生。

轉眼到了過年那天,晚上守歲家人湊熱鬧一起打夠級,就拉我充個數,我是從不湊熱鬧,也不愛打牌,想著大過年的別掃了興,就湊回熱鬧吧。誰知我這不會打牌的,手氣卻好得很,亂出牌還連贏了幾回頭把,別人好不容易摸個好牌還要給我進貢,很不情願就嘟嘟囔囔的說些風涼話,我當仁不讓,反唇相譏,又不輸宅子不輸地的,玩不起別玩,很快就吵吵了起來。父親在旁邊冷不丁的來了句「還大法弟子呢,第一天得法修煉就沒守住心性!」我聽了一個機靈,才意識到我已經是大法弟子了,就要對得起這個稱號,從此以後不能任性而為而是要在大法中改變修心性了。

真善忍看似簡單就三個字很好理解,可是真要做到確是望山跑死馬,真的是一山更比一山高,修到現在也總覺的與師父的慈悲相比我也只是沾了個邊,師父的慈悲波瀾壯闊,浩瀚無邊,我的慈悲總是有些局限,每當提高心性後境界也相應的得到了昇華,不待歡喜就發現離更高的標準還差多了,我的慈悲心還是缺斤少兩的,差十萬八千裡呢!

也正因為如此我生命中第一次有了長性,不管怎麼往上修,開智開悟後沒有登頂的滿足而是發現遠處雲霧繚繞中更高的山峰若隱若現的在向我招手,我的興趣不會枯竭而是更濃了,一次次的挑戰極限超越自我,體驗一次次開智開慧的美妙殊勝,找到更真的自我,還原生命的本性,返本歸真才是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