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厭食症(二)

玉琳

【正見網2004年07月28日】

「我從十歲就非常的敏感和注意自己的身體了。我的母親和家族史中有肥胖症,我們是東歐人種,體重一般都超過200多磅。在我幼年時,我玩的娃娃和家裡的裝飾品上,全是苗條的女孩的形像。母親一直給我灌輸女孩子不能胖的概念,她給我買的所有的衣服都比我的身體尺寸小一號。當我發現穿上衣裙時身體總是顯得肥胖,有時還緊的透不過氣,或彎不下腰來時,我就又緊張又害怕,這大大的傷害了我的自尊心。後來我被送到芭蕾舞學校去受訓練,我本來與同齡的孩子相比就比別人大一圈,在那些又小又瘦的芭蕾舞學校的孩子中,我象一個小鴨子在一群小雞中,總是顯得胖乎乎的。母親經常指著別人的孩子對我說:『你看那個孩子,她真瘦小的可愛。』我仿佛聽到的是:你真是不爭氣,怎麼那麼胖!為了使自己合乎她的要求,我就開始噁心食物,吃了就吐,吃多少吐多少,還為自己的決心所感動。我以為自己是天下在食物上唯一的一個無論怎麼吃都不會胖的人,因為食物到胃中不到一個小時就全部出去了。」

海蒂向我述說自己患厭食症的歷史原因。

「那你母親知道你有這個習慣嗎?」我問她。

「我們從來不談這個話題,哪有母親會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剛剛吃過飯後就關在洗手間不出來的?」她痛苦的表情令人難受。

對於一個來自不同的國家,不同的經濟背景的人來說,發揮人的最大的想像力恐怕也難以相信人吃下去的好飯好食之後再找個地方吐出去。這是為啥?我也是一陣迷惑。

記得我小時候,有一次看見哥哥在體育課跑步時昏倒在操場上,我奔過去一問,知道是因為餓的緣故,心裡難受了很久,那時家裡困難。後來我會時常想起那個場景。

「我母親一方面不許我發胖,一方面又不停的做烤肉、炸土豆條,餐桌上擺的沒有一樣是不讓人吃了發胖的食物。我實在是太喜歡吃了,所以,就越吃越多,一頓晚餐我可以吃別人一家吃的食物,自己怎麼也控制不住,一邊吃我一邊想,等滿足了口欲之後,我會自己控制的。」海蒂接著說。

「長期的嘔吐使我的牙齒幾乎都被胃酸腐蝕了,於是我裝了瓷牙。我身體的尺寸也是忽胖忽瘦,從中號到特大,我幾乎各種尺寸的衣服都有。我看人的第一眼就是這個人身體的尺寸,由於我對身體和衣服的嚴格要求,致使我的雇員們都非常注意自己的外觀。公司事業的成功,體力的充沛,在這一切外表之下,我有一個無法啟口的苦衷,誰也不知道為了這個堂皇的表面,我夜晚是受怎樣的折磨。……」

「你去尋求過治療的途徑了嗎?」我問。

「一直沒有斷過,但無論怎樣治表,裡面的真正的因素是取決於我自己的改變,而我並不想改變。我一直以為也許不同的治療方式會帶來不同的結果,最終奇蹟會發生的。但35年過去了,我一點改變也沒有,每天還是吃完飯就關上門吐乾淨。」

「那我能為你做什麼呢?」我問她。

「你幫我戒了煙,戒了酒。」她感激的說。

「那是你自己想戒,我不過是按照一般治病的原理,給你調理一下。」我回答。「你這病不屬於中醫治療範疇。」實話說,我還真的沒有看過治療這種病的任何案例。

「你想擺脫我嗎?」她問我。

……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