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感恩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3年12月29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二零零四年得法至今,每每想提筆投稿,但都被安逸心給擋住了;通過學法,我悟到,要誠實面對自己的修煉,特在此向師父匯報,與同修交流。

一、讀《轉法輪》多年的眼疾不藥而愈

年輕時眼睛常常過敏、發炎,需依賴消炎眼藥水,長期下來產生副作用,眼睛變的非常脆弱,怕風、怕光、怕髒空氣等。走在路上需戴護目鏡,醫生交代,眼角膜潰爛,要慎防失明。當時我幾乎無法上班,更別說照顧孩子,常自問為何有如此的人生。

有一天,離職的同事打電話給我,很開心的告訴我,她正在煉一種氣功,對身體很有幫助,而且很巧,學法點就在我家樓下。我問:什麼氣功?她說:法輪功。我聽到這個名詞,突然很想掉淚,覺的很開心又想哭,真是奇妙,就這樣參加了九天班。向同修借了一本《轉法輪》回家看,什麼也不想,睡前就讀一個小時。

幾天後,半夜睡覺時突然聞到一股惡臭,象蒜頭腐壞的酸臭味,我被臭醒了。起來檢查家中的蒜頭,沒壞。奇怪了,先生和小孩都睡的很熟,為什麼只有我聞到,難道是自己身上發出的?馬上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因為我們往正路上帶你,在世間法的修煉過程當中一直在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淨化身體,直到被高能量物質完全轉化。」

第二天醒來,我的眼睛流了黃色的膿,從此眼睛日漸好轉;困擾我十多年的眼疾不治自愈。從此,我再也不用戴著護目鏡走在路上了,心中無限感恩。

二、香港行

隨著學法的增加及對救人法理的理解,我參加了腰鼓隊,帶著腰鼓跟著同修到香港遊行、洪法講真相,看到這麼多的大陸眾生不明真相,也讓我感受到救人的緊迫。

二零零七年正值香港移交十周年期間,台灣很多學員組團到香港參加「七一遊行」。但在中共的指使下,香港政府無任何理由的遣返約五百位台灣同修。聽到這個消息,我原計劃隨腰鼓隊前往香港開始猶豫了。怕被遣返、怕上媒體,怕被公司老闆、同事知道了怎麼看我?一下子怕很多的事。

想起師父在《精進要旨三》〈走出死關〉中提到:「怕心會使人干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是啊,我在大法中重生,比起大陸同修的魔難,這點事算什麼呢!依照原訂計劃出發吧!

隨之而來的是親情關的考驗,先生對於我參加大法活動一向不會阻攔,但就在我要出門前一刻,他希望我不要去。我以堅定的語氣告訴先生,腰鼓隊的隊伍已經排定,我不會有事的,去去就回來,他不再說話。我背起我的腰鼓,堅定的走出家門,我知道我過了這次的親情關。

到了中正機場沒想到風雨大作,全部的航班都無法準時起飛,有的甚至停飛。我的航班飛行中幾次顛簸,機上乘客頻頻尖叫,就在我不斷發正念中,抵達香港機場,也在師父的保護下安全通關。但是我落單了,本應帶路的同修,還在台灣的機場等飛機起飛。我必須趕上最後一班機場接駁公車,才能到香港同修安排的宿舍。

我硬著頭皮上了公車,車上沒有標示站名的指示燈,全聽司機喊到站的站名,乘客再按下車鈴,我根本聽不懂廣東話。我找了位置坐下來求師父,接下來怎麼辦?這時一位年輕的男士拖了兩個大行李箱上車,看他站的很辛苦,我揮手示意請他坐在我旁邊的位置,於是我們聊起來了。我正發愁聽不懂司機的語言,他說跟我在同一站下車,太好了。

下車後他陪我走到同修家的樓下。我問他,你家在哪兒?他才跟我說他家在前兩站,只是為了送我,現在他要再搭車回家。

看著他拖著兩個大行李箱,在細雨中漸漸離去的背影,我知道是師父一直在弟子身邊保護著,謝謝師父!

三、與中國古典舞的第一次接觸

從小我就喜歡音樂與舞蹈,婚前常常參加舞蹈比賽,得法第三年時,知道新唐人電視台舉辦中國古典舞大賽需要推廣人員,立刻自我推薦參與推廣。當時對新唐人一知半解,更不知道什麼是中國古典舞,就這樣開始認識中國古典舞與媒體。

台灣重視升學,學藝術的環境並不好,很多人學舞蹈是作為才藝學習而已,對學生要求也不高,要找出在中國古典舞投入的老師或學生就更難了。當時白天要上班,只能利用晚上或假日拜訪各個才藝班。正想著用什麼理由請假時,就讀小學的女兒得了所謂的腸病毒,發高燒,我剛好可以請假在家陪女兒。於是跟女兒說,媽媽要去做很神聖的事情,你可以打起精神跟媽媽一起去找有緣人嗎?從小就教女兒學法煉功,相信她明白的一面知道,於是她乖巧的跟著我到處拜訪學校。

我體悟到,是師父看到弟子想要救人的心,加持我們。女兒不象發高燒的孩子一樣昏睡,而是幫著我發傳單。就這樣選手找到了,女兒也退燒了。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位才藝班的老師。我去拜訪她時,她說,她的學生參加了第一屆的比賽,之後到中國大陸演出時受到阻礙。問我為什麼會這樣。我當時想師父要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容許干擾。我的這一念,正念如山,我對她說,我並不清楚中國大陸為何懼怕一個藝術賽事。不過我知道中共是極權政府……就算沒有去,也不必覺的遺憾。為純善純美的藝術努力,是我們想要做的。沒想到她立刻改變前幾分鐘的態度,表示她在美國看過神韻的演出,非常認同神韻的宗旨,很願意幫我們推廣中國古典舞,並立刻交代才藝班的同仁代為宣傳這個賽事。

這讓我體驗到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中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謝謝師父!

四、有序安排的誓約

因為推廣了中國古典舞大賽,對神韻有了更多的認識,第一次帶著全家一起觀看神韻,當時兩個小孩還是小學的年紀。回程車上問兒子喜歡哪個節目,本以為小朋友喜歡的多是小和尚或西遊記的舞劇,沒想到兒子竟然跟我說:「媽媽,我喜歡的是有一個節目就是演好人遇到危難時、遇到壞人欺負時,天上的神會來救他。壞人願意變好,我也會原諒他……」

我永遠無法忘記兒子在說這句話時純真的模樣,他的臉上散發著光芒。沒想到一場演出能讓他釋放掉曾被霸凌的恐懼,能讓小朋友悟出這麼深的道理。這讓我更明白神韻演出救人的意義。

此時,新竹神韻推廣團隊慢慢成形,且井然有序,我也加入了推廣團隊,從路邊發傳單到擔任主講。初擔任主講時從按照同修提供的素材背稿開始,到自己製作投影片及寫講稿。

過程中失敗的挫折感使我想放棄,但是想到師父相關講法,神韻救人的力度……師父說:「大家看到了啊,神韻藝術團演出中每一場最少幾百人,普遍的都是一千多人,甚至有兩千人、三千人的,多時五千多人一場,就看劇場大小。可是看完神韻的人哪,百分之九十以上對大法的態度都變了,對邪惡有了明確認識,人已經完全是正面的了。」(《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對啊,我怎能退縮呢。就這樣,我過了一關又一關。每做一場演說,就會更深入的了解神韻舞劇中所呈現的傳統文化的內涵。

我常常製作講稿投影片直到天亮才上床休息,第二天仍照常上班,內心充滿著正能量,一點也不累。有時回想,這是我在兌現誓約吧。

我從小就喜歡詩詞,同學下課時看漫畫,我卻讀唐詩宋詞,長大自學舞蹈,自我推薦推廣中國古典舞大賽,進而加入神韻推廣,原來所有的安排都是有序的。

五、我的家人成為了我的同修

我先生一直是法輪功之友,支持我參加大法的任何活動,但總是無法踏進修煉之門。就在前年發現他身體越來越不好,觀察下來感覺是心臟問題,也許是我的念不正,有想求的心,希望他能得法使身體健康。而先生自己認為只是工作累,對學法煉功不感興趣。直到下肢水腫,無法躺下來睡覺,體檢報告出來說有心肌梗塞的現象,而且已心臟衰竭胸腔積水了,需馬上住院。可是再隔一週就有我主講的茶會,怎麼辦?

我意識到這是干擾,立即發正念清除。我打電話與協調人交流我的狀況,也告知我會如期參加茶會主講,請協調人正念支持。先生回醫院再做一次檢查,因為心臟底部血栓過大,開刀反而有生命危險。疫情下沒有空的病房,只能在家中服藥等血栓散了再住院治療。就這樣我得以完成這一場茶會的主講。謝謝師父讓我有救人的機會,原本認為主講是個苦差事,現在分外珍惜。

在等待醫院安排住院期間,我不斷的向先生洪法。以前我總認為緣份未到,並未積極邀他一起學法煉功,這次他終於願意認真的學法煉功,謝謝師父沒有放棄他。即使他身體虛弱的程度只能維持片刻學法煉功,但在等待就醫期間,使他平安的渡過。

手術後的疼痛與不便,使先生的性情與以前截然不同,我的心性每每被挑戰。

有一天學到師父講的這一段法:「你們都能夠在強烈的語言衝擊下心態平穩,根本就不動心,你看看還有沒有這樣的因素存在了?」(《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我想,我應該做好妻子角色,為何要動心呢?之前我的個性強勢跋扈,先生始終包容,也許以前沒有做好的,現在讓我有機會做好。

當時正好要辦九天班,我試探的問他要不要去,沒想到他一口答應。因為術後的關係,他會不斷的咳嗽排痰;但在學習班上他一點也沒咳嗽,精神不錯的堅持到結束;就這樣他上完九天班。

先生恢復的速度使醫生很驚訝,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的加持。他現在每天晚上自己主動學法煉功,還提醒我煉功,看著他漸漸好轉,走入大法。謝謝師父!

結語

我理解到修煉過程所出現的考驗,事事能以正念看待,時時能在善與惡較量中擺放好自己,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不要忘了我們的生命就是為了修煉、救人而來的。

層次有限,如有不足,敬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二三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