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負歷史賦予大法弟子的責任

鍾萍(雪梨)


【正見網2004年12月19日】

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從大法弟子的責任來看,有許多事情還需要更深入的去做,特別是講清真象。更深入的把講真象的這件事情做得更好,關係到未來的人得法,關係到眾生的得救,關係到對舊勢力的否定,關係到消除邪惡與這場迫害,也關係到個人的圓滿。」

7.20 DC法會後,得知宇宙間的正邪大戰將在北京和紐約的曼哈頓進行。海外有條件成行的大法弟子,都珍惜此次萬古難逢的機緣,前往曼哈頓講清真象,除惡滅魔,救度眾生,完成助師世間行的大願。

可那時的我,卻覺得自己沒有條件成行,當時正忙著找房搬家;手頭還有固定每天完成的大法工作,工作單位業務繁忙,又處於人員調整階段,不能申請休假。每天的事把我拴得死死的。

美國的一位同修打來電話,談到此次曼哈頓大戰的意義,提醒我到曼哈頓的重要性時,被工作生活種種煩事所累的我卻說:「我去不了。」

8月初,搬家後剛一個星期,看到明慧網上有關曼哈頓的消息,有一篇文章談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已在曼哈頓上空聚集,但大法弟子參與人數很少,正邪較量力量懸殊。我突然明白此時發生在我身邊的種種瑣事其實就是干擾,阻礙我前往曼哈頓講真象。

想起2002年前往俄羅斯之前我的狀態與此次相似,那時我正忙於找工作,最終沒能成行。而大法弟子整體在德國、俄羅斯、冰島、芝加哥和休士頓除惡大戰前,都有被邪惡干擾、抑制的狀態出現,表現的狀態也與我此時的狀態相似。

當時是師父的新經文《神路難》點醒我:「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鍊金體 何故步姍姍」。

跳出人的羈絆,站在法的基點上再次審視,腳下的路一目了然。

在曼哈頓講真象,直接檢驗著我們作為一個修煉人對法的理解,慈悲救度眾生的純淨心及實修過程中的正念正行。

我理解,我們應該拿出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最大智慧,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去完成助師世間行的使命。而我們在任何時候,身邊所碰到的任何人,都是我們救度的對像,不管他(她)們是否接資料,不計他(她)們態度如何,我們都不錯過一次機會,清理所遇到每一個生命背後的邪惡因素,一次一次,滴水穿石,絕大多數人總會在不同機緣的促成下,聽聞到「法輪大法好」的真象。發資料的多少不是目地,講清真象才能啟迪眾生久已塵封的善念。

於是,從住地坐火車到曼哈頓的路上、公園裡、街道上,任何時候都是我發資料、展示大法好的機會。我想到,我們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也應該讓更多的上班族看到或感受到大法的如意祥和。「百聞不如一見」嘛。我們的酷刑展從早上11點開始,在清晨9點前發完第一輪資料後,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利用。於是,我就來到35街的街心公園煉功。周圍有不少的上班族或遊人正三三兩兩坐著吃早餐或喝咖啡,我就坐下打坐。當我打坐完畢,起身挨個發資料,所有的人都會接。我告訴他們,我剛才煉的就是法輪功,法輪功使人身心健康,等等,加深他們對法輪功的美好印象。有時我去洗衣店洗衣時,我也把大法真象資料送給店裡的所有顧客。並告訴她們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有多麼邪惡。不管時間多短,我都會說:「真善忍,記住法輪大法好」。因為我知道,我們發出的每一張傳單、我們喊出的每一聲「真善忍」或「法輪大法好」、我們的每一個正念正行,在另外的空間都在清理著邪惡爛鬼及一切不正的因素。在直接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千萬年的等待啊,眾生能否留下的機緣就在這寶貴的幾年,也許就在此時此刻。我碰到的人,也許都是與我有緣的人,一定要給他們機會。正如師父所講:「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

在講真象中,我發現對許多生長在西方國家的人來說,是很難理解只因為煉功做好人就被關進監獄受迫害的。而同修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在交流中談出的通俗易懂的例子、思路都可以借鑑到我講真象的過程中,在很短的時間內,儘量讓世人能了解大法的美好和莊嚴,了解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是在維護人類的根本利益,喚醒人心中的善念。他(她)們也會成為傳播善的使者,為他們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為更多眾生得救度創造機會。

當我完全不帶自己人的觀念,大法開啟的智慧就像潮水般涌動,這時講清真象的效果是無求而自得的。記得一天下午在世貿大廈處,我在台灣同修的點上發資料,一位婦女聽完我講法輪功的美好及遭受迫害時表示,她為逝者惋惜,但覺得這樣做不值。我告訴她:「法輪功學員這樣做不是為自己,當一個統治者把好人關進監獄,中國民眾已開始遠離正常做人的原則。當今中國,在街上碰到搶劫、殺人,看到有人跳水、自殺,眾人都在圍觀卻無人伸出援手,壞人壞事沒人管,生活在這樣一個社會,不是人人自危嗎?人人都是受害者。所以這場迫害是在摧毀人類社會道德。法輪功學員能夠捨去個人的利益甚至生命,維護正義,呵護善良,是真正為國家、民眾的根本利益著想。在海外,他(她)們把負有一千多條人命的獨裁者告上法庭,尋求法律公正,維護正常社會秩序。他們所做的一切,是為全人類免於受害,也是為避免更多人失去生命。如果每一個人都能認識到這一點,從心裡發出支持法輪功的正念,這場迫害就會停止。」這位女士聽完後,走過來擁抱著我說:「祝你們好運。」 我請她把所了解的法輪功真象告訴她的親朋好友,如果她願意,她也可以給她選區的議員或總統寫信,表達她對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支持,她說她會這樣做。

9月21日下午,我和兩位澳洲同修來到42街第六大道發資料。4點鐘以後,下班的人很多,但接資料的人相對仍是小比例。但我注意到大約百分之二十的人面帶笑容對我們說:「我已經接到過資料了,謝謝。」望著我身邊川流不息的人群,我突然想到海外西人學員跨越千山萬水到天安門證實法的壯舉。事隔三年,我從澳洲也跨越千山萬水來到曼哈頓救度眾生。今天能活在世上的每一個生命都是那麼的可貴!不由自主的,我輕聲唱起了《為你而來》,心中為所有同修捨生忘死、助師世間行的偉大壯舉而感動。此時此刻,對師父層層下走為所有眾生的巨大付出與承受有了更深的理解和體會,心中升起無限的慈悲和感激。我極力抑制住奪眶而出的淚水,只感覺我的心扉全部打開。

我周圍的場奇妙的在改變。許多路人在綠燈亮後仍駐步不前,久久觀看著我們的展板,更多的人走過來接資料,我回頭看看同修,伴著煉功音樂,一人在煉功。一位同修雙手高高舉起酷刑展牌,我們三人配合得恰到好處,6點鐘不到,我們所帶的資料全部發完。這時才覺得站了一下午的雙腿很沉。我開始煉第一、二套功法,抱輪時感受到師父強大能量的加持。煉完功後,身上所有疲勞一掃而空,輕鬆異常。

10月中旬,有一個星期都連續下雨。一天清晨,我來到34街發資料,雨中人人手中一把傘,還有皮包,很少有人接資料。我下到地鐵口內,看到有台灣同修在那裡發資料。我就一直向前走,最後來到長島到曼哈頓的總站。早上7-8點鐘,上班人群象潮水般高漲,人流急速的移動讓我有目眩的感覺。面對眼前看不到盡頭的密集人群,逆流行走都很困難,但救度眾生的使命感使我升起強大的正念,無所畏懼。我站在三條路的交叉點上,身穿黃色雨衣印有法輪大法好字樣的我就是一個活展牌,我把手儘量伸直,把資料舉起,嘴裡一遍遍呼喊:Falun Gong for you,Falun Dafa for you。

想起國內同修隻身在天安門打橫幅,喊出法輪大法好的一幕幕,我感到此時自己就像一個頂天立地的大金剛,神聖莊嚴,巍然屹立。大法的力量通過我,通過我所攜帶的場傳遞給我身邊走過的行人。我希望所有在我身邊走過的人都能聽到法輪功三個字,我希望所有的眾生都有機會得救。人流隨時間一點點稀疏,我一點點向前移動,迎向人流密度最大點。一個小時的時間,大約有兩萬人從我身邊走過。雖然拿資料的人很少,但每一個走過的人,都能看到,聽到法輪大法好和法輪功三個字。一次一次,滴水穿石,所有操控世人的邪惡爛鬼在我們每時每刻的正念正行中,不斷的被滅絕,世人得到機會不斷的覺醒。我們的每一次努力都有著非凡的意義,我們助師世間行的每一個行為,都在為宇宙間的生命開創著未來。

直到一位女警察走來告訴我這裡不允許發資料,我才離開。來到街上,我發現我的右臂酸痛得撐不起雨傘,但我知道,在另外空間今天早上我打了一個漂亮仗。

在曼哈頓講真象的日子,我有很多時候作為記者出席各種會議採訪,有機會接觸到專家、學者和商人。如何利用好這些機會講清真象,也是自己不斷學習、放下自我、突破自己的修煉過程。

記得9月份在參加2004年世界領導論壇會議時,我作為記者出席會議。會議第一天的主題是有關中國經濟發展的研討。我以前沒有參加過此類活動,能想到的只是在會議期間對個體講真象,在會上集中精力做好記錄,寫出好的報導就行了。然而,會議的每個議題後,都有時間給與會者自由發言提問。一位台灣學員,利用自由發言的機會,談到中國人權現狀的惡劣及對法輪功的迫害。使與會者聽聞了真象。但這一話題並沒被保持住,有關中國經濟的話題仍在繼續。這時我想到我應該提問,讓與會者有更多的機會了解法輪功。如果有更多的人提到這一話題,與會者對法輪功的印象就會加深。而這時,我的怕心出來了,心想自己平時很少看英文資料,許多內容不知如何表達,談國際追查組織對江氏的起訴詞彙不熟悉等等。就這樣,在應該發言和英文能力不夠間徘徊。很快就休會了。

我採訪了4、5個參加會議者,其中與紐約市大學的一位系主任談到中國經濟時,我告訴她江氏集團把近國民經濟總收入的1/4用來鎮壓法輪功,在會上,作為專家學者或從事研究的人員提供的中國經濟增長率是否準確呢?她聽後很吃驚的說:「你應該在會上告訴大家這個信息。」

我當時愣了一下。我是應該在大會上堂堂正正的講真象救度眾生的。這些與會者,正是我們在曼哈頓講真象的重點,在街上要等多少機會、發多少資料才能讓每一位與會者知道法輪功啊!他(她)們中,有遠道從德國專程飛來,但我卻坐失此珍貴機緣。

深挖自己,在我的怕心後面,隱藏的是一顆為私的心。用常人心看重對方的身份地位,怕自己失面子。當我站在常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時,自然被常人中的理所束縛。但我來到曼哈頓是為救度眾生而來,不是為證實自己。師父在講法中曾多次提到不看重人在常人中的地位、學識、階層、只看人心。對所有今天生活在世上的眾生而言,對大法有正念,能在法正人間時免於淘汰是最最緊迫的大事。而大法弟子,所肩負的就是這樣嚴肅的歷史重任。每一時刻,我都應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問題,在救度眾生中純正自己。

在新的環境中,採用不同的形式證實法。針對自己在人這一層面的知識或技能的不足,我就事先花些時間做好準備,在採訪中,用心抓住機會,自然的介紹大法或引出有關法輪功的話題。許多的記者、教授、經理就在會議中,聽聞了真象。這批生命,都有很強的思考能力,不排斥來自任何方面的不同信息。只要從與他們的利益相關的角度切入法輪功話題,他們都願意聽,並接受資料。

隨著大法弟子在曼哈頓不斷的講真象,紐約人的正念也越來越強。在42街的酷刑展點上,我遇到過許多明白真象後的世人成為真象的傳播者。一位音樂家來到展板前做筆記,她告訴我,她要寫一首以法輪功受迫害,而法輪功學員堅韌不屈揭露迫害的歌曲放到網站上給世人免費下載,並簽名表示對法輪功的支持。在59街的資料點上,兩位大學生前來希望能約個時間採訪我們學員,她是大學校刊的一名編輯,想寫一篇報導在曼哈頓法輪功學員揭露迫害的故事。還有律師前來表示願意免費在美國幫我們起訴江××。也有的人特地來告訴我們,他們辦公室的人都在議論怎樣來幫助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並感謝我們到此使他們知道了在地球另一端發生的這種慘無人道的群體虐殺,希望這場迫害儘快停止。在我講清真象的過程中,有好幾次,世人拿錢給我表示支持。我感謝她們的好意,告訴她們我們不接受任何財物,但我非常高興看到她們支持正義,反對殘害生命的善舉。還有更多的人以擁抱、握手的形式來表示他(她)們內心深處同情善良,反對迫害的正念,他們很真誠的詢問「我能為你們做些什麼?」

所有明白了真象的世人都是法輪功真象的傳播者。正念之場在曼哈頓日趨形成並壯大。

* * * * *

在曼哈頓講真象的一個半月時間裡,每一天都能看到世人在改變,看到同修們在法中精進實修的心性昇華,曙光已在曼哈頓人的心中升起。但我們講清真象的力度和深度,距離師父的要求還有差距。如何更加用心用智慧去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完成我們助師世間行的歷史大願,應是我們更加努力的方向。

能在大法中修煉的生命是幸福的,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一個生命最大的福份。珍惜這萬古不逢的機緣,珍惜我們助師正法的每一天。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4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