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漫步:中藥炮製與藥性之二

胡乃文

【正見網2005年03月17日】

「黃連解毒湯」這個處方裡有黃芩、黃連、黃柏以及山梔子四味藥,這四味藥為什麼叫解毒呢?古時候的毒,常常指的是熱毒濕毒,黃連解毒湯是解熱毒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處方。它所用的這四味藥都是苦寒的藥,苦寒的藥幾乎都是會傷胃的,因此古時候的先聖先哲的醫生們就想到了一個辦法,把這些藥物的毒性給去掉。古時候有這麼一句話,所謂的藥即是毒,《黃帝內經》裡也提到過,必齊毒藥攻其中,?石針艾治其外,就是說用毒藥來治腸胃裡頭的病,也就是說所有的藥都是毒,既然是毒,我們老祖宗醫生們就已經告訴我們怎麼樣去掉毒性,這就是炮製以及配伍,怎麼樣炮製怎麼樣配伍,可以使這個藥物的毒性減到最低,甚至於沒有毒性,反而藥性全部出來。黃芩是瀉上焦火的,上焦就是我們身體從橫膈之上的胸腔部分,黃連是治中焦火的,中焦火就是橫膈之下到肚臍這個地方,黃柏是治下焦火,下焦就是肚臍以下的腹部,也就是說胸腹這個地方,我們稱之為上焦中焦下焦的,上焦裡頭有肺、心臟、氣管、支氣管等等,中焦有肝、膽、脾、胃,下焦裡有大腸、小腸、膀胱、腎臟、子宮卵巢等等,也就是說我們身體的五臟六腑都在這上中下三焦,這三味藥就可以治上焦中焦下焦,再加上一個山梔子,它是治上中下三焦火的藥物,你看,把上中下三焦的火全部一起去掉,這就是黃連解毒湯的主要的作用。

先談黃芩,黃芩治上焦,但是治上焦火它也得要用炮製的方式讓它上到上焦來,不但如此,炮製了以後,也讓它不傷損脾胃。黃芩主要的性味就是苦寒,能夠傷胃,過服會損胃,所以我們在使用的時候,就得要用各種方式,例如酒炒上行,酒炒過了的話,它可以上到上焦,治肺、心臟這些地方的病。假如說我們為了特別的目的,讓它要治療肝膽的火怎麼辦呢,就可以用豬膽汁炒過黃芩,那麼個藥就可以入膽了,入肝了,而治肝膽火。朱丹溪曾經說過,黃芩是治上中二焦的一個藥物,那麼它在配伍的時候,它配到不同的藥就有不同的作用,例如黃芩配到柴胡的話,可以退寒熱,有一個處方叫小柴胡湯,就是去肝膽的,去少陽的寒熱,它是能夠和肝膽的一個藥方子;黃芩配芍藥可以治痢疾,那麼配芍藥治痢疾,有個方叫黃芩湯,另一個方叫芍藥湯,都是用芍藥配黃芩止痢;另外黃芩碰到了厚朴,可以止腹痛,碰到厚朴以及黃連也可以止腹痛。黃芩、黃連本身是傷胃的,可是遇到了厚朴卻能夠治療腸胃的這種疼痛,那麼它遇到了桑白皮可以瀉肺火,遇到白朮可以安胎。由此可見,古人對於藥物的共同的作用都能夠了解到那麼深入。

第二個藥是黃連,黃連是治中焦火的一個藥物,古人非常重視它的出產地,例如出產在宣州的叫宣黃連,宣黃連長的樣子是肥肥白白的,我們揀選藥物都得要注意,宣州的是肥白的。另外有一種比較好的黃連是川產的,就是四川這個地方產的,它是瘦瘦的,狀類鷹爪。它比較瘦小,而且樣子像老鷹的爪子,鷹爪是瘦瘦的,而且關節都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得到的,那麼狀類鷹爪,而且還要連珠,就是一支一支一支連著這樣子長的,這種黃連才算是好的,所以我們大部分看到醫生的處方都寫川黃連。假如寫川黃連還不要緊,要治上焦中焦下焦,我們還有特殊的炮製的方法,例如藥往上行,我們還是用酒來炒過,假如說我們要為了怕它有虛火,那麼就用醋來炒過,不但如此,而且我們在取這個黃連的時候,就要先把黃連上的毛去掉,所謂毛是什麼呢?用植物學的觀點來看,就是鬚根,這個黃連本身就是根,根上面還長了一支一支的細小的這種小的根,這種根我們稱之為鬚根,要把這個鬚根去掉,去毛然後用醋來炒過,可以治虛火。假如說要為了特別治療肝膽火的話,我們用豬膽汁來炒過黃連;假如說為了上上焦,去上焦火用酒炒,為了要入到中焦的話,我們可以用薑汁來炒過;假如說讓它入到下焦,我們可以用鹽水炒或者是童便炒,所謂童便就是十二歲以下的男孩子的小便。用童便來炒過的黃連可以入下焦,來治下焦的火,或者用鹽水來炒,也可以入下焦治下焦火。假如這個人他吃了東西積在腸胃裡頭不消,這叫食積火,食積火我們可以用黃土來炒過;假如治療濕熱在氣分在血分,我們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治,例如濕熱在氣分,我們可以使用吳茱萸湯來炒過,左金丸就是用吳茱萸與黃連做成的;假如治療血分的濕熱的話,我們可以用乾漆水來炒過,乾漆本身也有毒,可是利用乾漆的水來炒黃連能夠治療這種在血分的濕熱;假如要點眼睛的紅,可以使用人乳、人奶來炒過這個黃連。除了這以外,在食用黃連的時候不要跟豬肉一塊兒吃,否則的話犯之作瀉。

第三味藥是黃柏,黃柏瀉下焦火,黃柏也是非常苦寒的一個藥物,久服傷胃,所以胃的狀況不好的人不要服用。還有就是尺弱,尺是什麼地方,尺就是管著下焦的地方,尺弱者也是一樣禁用。我們在取用黃柏的時候,最好取用川產的黃柏,所以你看中醫師處方裡頭,常常會寫川黃柏,川黃柏就是四川產的黃柏,以肉厚、深黃色的這種黃柏為最好。黃芩、黃連、黃柏都是苦寒的,因為寒能瀉火,用現代醫學的講法,所謂的火就是熱,就是現代講的發炎,發炎常常都是由於有細菌或者是其它的一些感染,細菌黴菌或者是病毒等等的感染,這些都可以利用這些瀉火的藥來瀉掉這種火,消掉這些炎。黃柏它的炮製的方法也非常有意思,生用可以降實火,就是生用黃柏它可以降掉我們身體的實火,我們講寒熱虛實,就是你有實而且有火的,那麼用黃柏要生用來治實火。假如說我們明明知道黃柏會傷胃,我們在生用的話它會傷到胃,怎麼辦呢?蜜炙可以不傷胃,就是用蜂蜜來把它給搽在上面,然後去烤過就叫蜜炙;假如把黃柏拿來炒黑的話,可以止婦科的崩帶,崩就是血崩,帶就是帶下,白帶黑帶赤帶等等,這些帶下可以用炒黑了的這種黃柏來治療;假如說我們要治到上邊,明明知道它是治下焦火的一個藥,可是要讓它治上的話怎麼辦呢?用酒制,就是用酒把它炒過;假如要治中焦的火可以蜜炙;假如治療下邊的還是一樣,可以用鹽水來制,黃柏這一味藥能夠治下焦火。有一個處方用黃柏跟土茯苓把它打成粉,來治療我們現在稱之為香港腳的黴菌感染,它的效果也是非常好的。有的人就因此而把這種不好的腳氣給治了。它也可以用來治療口瘡,我們一般認為口瘡是胃火,那麼黃柏也可以治療胃火的口瘡,它怎麼樣做呢?蜜炒,用蜜來炒過,蜜炒就治中焦,把它研磨以後,放在嘴裡面含著。凡口瘡用涼藥等等都治不好,我們大部分都要用瀉胃火的藥方去治。假如說這些都治不好的話,用黃柏,就是用剛才講的蜜炒過了以後,把它研成粉末,然後放到嘴裡含著,這樣就可治療。黃柏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特性,就是古人發現,黃柏跟知母是一定要放在一起用的,為什麼要一起用呢?這也是很奇怪的,知母沒有黃柏不行,黃柏沒有知母也不行,所以說知母佐黃柏,可以滋陰降火。有一種講法說,黃柏無知母,猶水母之無蝦也,就是說黃柏要是不跟知母擺在一起呢,就好像水母沒有蝦子在一塊兒,那就不行,而黃柏可以制命門膀胱之火,而知母能夠滋腎水之化源,所以兩個要相須相行放在一塊兒,那麼這個作用才是最好的。

再下來講的是最後一味瀉火的藥梔子,其中以山梔子是最常用的。梔子是苦寒的,瀉上中下三焦之火。這個藥本來色赤,所以可以入心,因為它長的比較輕飄飄的,像肺,因此它可以治心跟肺的火。不但如此,而且可以治療三焦的鬱火。它也有特殊的炮製方法,因為它也是苦寒的,所以它也可能會傷到我們的身體,因此,要把它炮製過才行,它怎麼炮製呢?假如生用的話可以瀉火;假如說要止血,按中醫的想法,就要把藥炒成炭,一般都能夠止血,例如蒲黃可以止血,荊介可以止血,棕櫚可以止血,地榆可以止血,都是把它給炒黑。這個梔子把它炒黑也能止血,薑汁炒可以止煩嘔。內熱的話,可以用梔子仁;假如表熱,也就是說可以用皮,也就是說在炮製在揀選的時候,我們都得知道。當然這也就考驗這個醫生,對於藥物的性能功用的的知識了解多少,當然一個醫生,他了解的越多,他炮製的方法也就越精良,這樣治病的效果也就越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