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 一生福祿壽 命中早已定

陳意

【正見網2017年10月21日】

有人說人生出來都是一樣的,一生的命運都是後天努力,或者是遇到什麽機遇的結果。如果是這樣,那為什麼有人出生在貧窮地區、有人出生在富貴人家;有人生出來就缺衣少食,有人生出來就吃穿不盡呢?那時候他們還都是孩子,他們又是如何努力爭取的呢?再說機遇,為什麼都是大學畢業,甲當了大官而乙還在邊疆吃苦呢?怎麼機遇都讓甲碰上了而與乙卻一點無緣呢?其實,一個人生出來,他一生命運就已經定好了,過去要講宿命論可能會說是迷信,其實人的一生富貴貧賤、福祿壽數真是已經定好的,有宿命通功能的人能說出一個人的一生。君不信,且聽我給你講講歷史上的幾件事情:

《定命錄》中有這樣一段記載,唐朝武則天當皇帝時,崔元綜任宰相。令史奚三兒對他說:「您從現在六十天以內,要被流放到南海;六年之中有三次該死,後最終不能死。從這以後,你將更換官職,最後還會官復原職,壽數是一百歲,最終要餓死。」

經過六十天,果然獲罪被流放到南海以南。幾年後得了一赤痢病長達百日,到了最重的時候非常危險,然而並沒有死。幸遇大赦才得到回京的機會。

回京途中,乘船過海時遇到大風浪,船被淹沒,一同乘船的人都死了,只有崔元綜一個人抱住一塊木板,隨波漂蕩,忽上忽下,漂泊到一個小島上,被風浪推到蘆葦叢裡。

但他抱的那木板上有一個大釘子,正好刺到脊背上,扎進身體有幾寸深,那帶釘的板子在上面壓著他,他哪裡還有力氣,只好在泥水中晝夜忍痛呻吟罷了。這時忽然遇到一船人來到這個島上,聽到呻吟聲,就可憐他,把他救起來扶著上了船,並給他止血拔釘,很長時間才甦醒過來。盤問他的姓名,他說是原來的宰相,眾人更可憐他並給他糧食,他只好一路討飯吃。有一天他正在船上躺著,看見一個穿青綠色衣服的官員,後來認出是他當宰相時的令史。他便招呼他和他說話,那官員又周濟給他一些糧食,這樣他才回到了京城。

六年以後,選曹司把原宰相情況上奏,則天皇帝下令破格給他官職。等到進宮拜謝那天,他被帶到殿堂上問話,因崔元綜穿著青綠色的衣服,則天皇帝見到後認出來曾見過,問元綜得到什麼官職,他就把實情說了。則天下詔給吏部,讓他們任命元綜為赤尉。又等到進宮拜謝那天,則天又特敕給他御史職務。中宗時,累遷尚書左丞、蒲州刺史。

這年崔元綜已經九十九歲了,他的子侄都死了,只有他獨身一人,有病臥在床上,喚奴婢拿飯粥,奴婢們欺他年老病重,都笑而不動。崔元綜已沒有能力責罰他們,感嘆氣憤之下不吃東西,幾天後死了。

有人說機遇,碰到機遇就能當官,其實看你命中有沒有,如果沒有,即使皇帝想提拔你當官,你還是當不了。

據《太平廣記》記載, 唐朝的王顯,與唐太宗有嚴子陵與漢光武帝那樣的童年夥伴的交情。經常扯褲子玩,拿帽子取樂。皇帝還沒有顯貴時,常常開玩笑說:「王顯到老也不會作繭。」等到皇帝登基坐殿時王顯前往拜見,趁機上奏說:「我現在可以作繭嗎?」帝笑著說:「不知可不可以呀。」於是召王顯的三個兒子,都授予五品官職。

王顯的官職趕不上他們,請皇帝也授給他官職。皇帝說:「你沒有貴相,我並不為你可惜。」王顯說:「哪怕早晨當官,晚上就死也滿足了。」當時僕射房玄齡說:「陛下您既然同他有老交情,為什麼不試試給他官作?」於是皇帝授予王顯三品官,又叫人拿來紫袍金帶賞給他。當天夜裡王顯就死了。

王顯的機遇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吧,可是他命中有沒有呢?強求的結果就是命喪頃刻。

那麼人一生的命運為什麼千差萬別呢?因果報應!據《三世因果經》講:「爾時,阿難陀尊者,在靈山會上,問釋迦牟尼佛因果時,佛告阿難言:……是故世間一切男女,貧賤富貴,受苦無窮,享福下賤,皆是前生因果之報。……」

「若問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若問來世果,今生作者是。」從這一點上講人的一生貧賤富貴都是自己上一世的言行所定,是你自己選擇的;而你現在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也都是在選擇你自己未來的命運。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