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知自己命運的馬游秦

劉豐


【正見網2016年06月17日】

不管人們怎麼努力,往往結果是一樣的,似乎一切都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把握著。古人信神相信命運,所以活得相對輕鬆些。

吏部令史馬游秦,開元年間,因在任年滿應當另選官。當時的侍郎裴光庭,按老規矩從舊官吏中選拔。問馬游秦有什麼要求,游秦不回答,裴光庭一再追問,游秦說:“我早就知道自己要當什麼官了,不再說什麼了。”光庭說:“你當什麼官由我決定,你怎麼會知道。”游秦不回答,也沒有害怕的神色。光庭氣憤地說: “既然知道,可以說說嗎?”游秦說:“此事可以記下來,不能說出來。”於是就讓他寫出做什麼官,收藏在楹棟之間,等到批註宣布之後再拿出來。後來太上皇到驪山,鑾駕車馬親到那個地方,就改會昌縣為昭應縣。光庭認為以前沒有昭應縣的名,游秦沒有辦法知道,就補游秦為昭應縣錄事。等到公布任命官職敕令那天,把藏在楹棟里所記下來的文書打開一看,則與馬游秦所說的完全相同。

人算不如天算,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想和天鬥,看來誰也不行。

原文:吏部令史馬游秦,開元中,以年滿當選。時侍郎裴光庭,以本銓舊吏。問其所欲,游秦不對。固問之,曰:“某官已知矣,不敢復有所聞。”光庭曰:“當在我,安得之?”游秦不答,亦無懼色。光庭怒曰:“既知可以言乎。”游秦曰:“此可誌之,未可言之。”乃命疏其目,藏於楹棟之間,期注唱後而發之。後老君見於驪山, 鑾輿親幸其地,因改會昌縣為昭應縣。光庭以舊無昭應之名,謂游秦莫得而知也,遂補其縣錄事。及唱官之日,發棟間所誌之書,則如其言爾。(出《前定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中國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