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法中修自己,講真象中救世人

東北地區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5年04月16日】

各位同修大家好!非常高興有這樣一個機會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起交流,取長補短共同提高。

我是中國東北地區大法弟子,修煉已有8個年頭了。回顧過去的8年,前3年和大家一起沐浴在大法中修煉。在遭受迫害的這5年,我和中國大陸千百萬大法弟子一樣,在持續的迫害中證實大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同時修正著自己。我也越來越感受到修煉的嚴肅,也越來越成熟了。我和中國千百萬大法弟子一樣,師父的洪大慈悲震撼著我、激勵著我往前走。通過自己親身經歷證悟了師父講的法理,是偉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下面談一談我在五年來在證實法、救度世人中的點滴體會。

一、集體的力量

1、上訪之後

我們一家都修煉,丈夫是我們地區的義務輔導員。1999年4月25日當一聽說天津大法弟子被非法抓走,我們一家三口來到了北京中南海信訪辦上訪,親身經歷了4月25日上訪的全過程。7月20日,江××為一己之私發起了對信仰「真、善、忍」的修煉者的瘋狂迫害。我們一家五口打車來到了省政府上訪,四周都是警車,一打聽說我們來晚了,上訪的大法學員都被非法抓走了。回家後煉功點的同修一起商量,有三個同修自願去北京上訪。剩下的同修繼續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每天大家照常去煉功點煉功,下午到我家大家集體學法。天天如此。雖然每天都能聽到外面同修被非法抓捕的消息,我們大家也沒有怕,每天去煉功大家都沒有想今天自己能不能回來,這樣大家很坦然,只覺得應該這樣做,應該維護法。

第八天,派出所一個姓王的片警打電話說有人說我出去煉功了,我說誰說的,他說他看到了,我說你看到了還問我干什麼?你看到什麼就是什麼。他又說沒看見。第九天我和愛人預感到有事發生,我們還是和往常一樣去煉功,大家剛開始煉功,突然來了兩輛警車把大家包圍起來。抓起我愛人就往車裡推(他手中拿著煉功用的錄音機)接著讓大家上車。我心裡想:「我不去。」剛這樣一想,我母親說話了:「我們小孩在家睡覺呢,你們講不講人性。」一個不知名的象幹部模樣的人說:誰是她母親回去,我說我是,他說你回去吧。我說我回去取孩子再找你,既然來了,我就不怕你,你說到哪去找你,他告訴了派出所的名字,不是我們地區的派出所。

就這樣我和母親回到家中叫醒孩子,簡單收拾了一包衣物,跟母親找車來到派出所門外,大門緊鎖著,四周靜悄悄的。我在窗戶外一看,裡面正好坐著我丈夫,警察好像在問他什麼?我用手敲了兩下窗戶問他們怎麼進去,警察惡狠狠的罵了我一句,說我再搗亂就抓我進去。

丈夫說:「你該干什麼就干什麼去。」我一聽覺得話裡有話,是不是我有什麼事情還沒有做完。就跟母親說:「我們到處看看,那麼多人關在哪了。」我找了一個矮牆爬上去,一看大院子裡站著不少人,院子裡有輛警車,裡面坐著警察在那看著。大家看我來了,都跑過來讓我把鑰匙送回家告訴家人一聲。

我手裡拿著同修給的鑰匙一家一家的送,母親帶著孩子回家了,等我把最後一把鑰匙送完回家,在樓下看到了每天偷偷監視我們的居民主任,我對他們說:「這回你可不用黑白盯著我們了。人都被非法抓走了。」其中一個主任說:「我們知道了,就是你剛才派出所打來電話說,讓看到你後告訴他們一聲,我們都說沒看見。」這時我才知道母親回家後也被派出所的人非法抓走了。

晚上幾個功友來到我家,去北京的功友也有兩個回來了,另一個在北京被非法抓走了。大家一起商量明天還去不去煉功,最後大家一致決定明天還繼續堅持煉功,早晨我和往常一樣起床,到了煉功點來了五、六個功友,我們就煉了起來。煉到最後一套功法時,孩子光著腳跑來找我,我把我的衣服給孩子穿上。就在這時一輛黑色轎車停下來,下來一個人,我一看是昨天那個派出所的所長,他讓大家上車,大夥上去了(當時沒有悟到抵制迫害),我沒有上,他說你怎麼不去,我說你沒看到孩子沒穿鞋嗎?我得回家給孩子穿鞋,我就走了。

第二天,聽回來的功友說:抓你們的那個派出所所長很邪惡,他打電話告訴我所在地派出所,要求他們到我家去非法抓我。我地派出所的警察說:「為什麼抓她?」他說:今天早上她又帶大夥去煉功,片警問:「你看到她煉了嗎?」他說:「我去的時候她正在給她孩子穿衣服,沒看到她煉。別人說她也煉了。」這個警察很有正義感的說:「你沒看見,抓人家干什麼嗎?」

2、營救同修

當天晚上,市裡的功友打來電話說明天他們去市委上訪,問我去不去?我說去。第二天早晨,我和沒有被非法關押的幾名功友打車來到市委,一看周圍一個人也沒有,大夥問我去不去,我說:「既然來了,咱們就進去吧。」在門衛,一個幹部模樣的人攔住我,問我找誰?我說:「我想求見市委書記。」他說:「什麼事。」我說:「關於法輪功問題,我的母親、父親,丈夫都被派出所非法抓走了,現在正在拘留所絕食抗議這種非法關押。」他說:「市委書記不會見的,你在哪住?」我告訴了他。他又說:「你到你們分局找姓王的科長。你快走吧,我告訴你的是好話。」

我們一行幾人又坐車來到分局,很順利見到了王科長,他問我什麼事,我說:「我的父母家、家人因煉功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現在正在絕食抗議這種非法關押。」他說:「你不要胡說,你聽誰說他們絕食了,我說我到拘留所送衣物,他們不讓見。聽在拘留所外居住的一個老太太說:「拘留所的大煙筒好幾天都沒冒煙了。」我又說:「你是『人民的公僕』,我是人民中的一員,希望你本著為人民負責的精神,調查一下此事,人命關天,出了事,做為家屬誰也不會讓的。」他很邪惡的問我是那個單位的。

我告訴他:「我是一個家庭婦女,沒有單位。這件事情發生後,我也認真的看了《憲法》《刑法》《民法通則》,違法的事情我們是絕對不會做的。通過學習我發現我們也沒犯法呀!《憲法》中不是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嗎?」他又說煉功使人得病了等電視中講的一些謊言。我身邊一位老年功友不緊不慢的說:「這位大哥,我不怕你生氣,我就是煉法輪功身體煉好的。」

他聽後,啞口無言,只是說:「你們先回去吧,我再調查調查(其實他是知道的)。」

回到家中,幾個功友的兒女找到我,讓我代他們給他們父母送衣物,我們又一同去了拘留所,到那一看院子裡有很多警車,一邊點名,一邊讓大法弟子上車,不知到要往那裡送。據說,是抓的煉功人太多了拘留所裝不下,準備轉移到外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我要求見父母,他們不讓見,我在門外看著。一輛警車從我身邊過,我看到車裡有父親在和我招手。

幾經打聽,說送到外縣看守所,我們地區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都在那。於是我們幾個家屬打了兩輛計程車去了外縣看守所。到那聽說他們已經絕食四天了。我們要求見家人,看守所所長不讓見,說是不歸他們管,得找我們地區的政保科長。我說人可能有危險,要不為什麼不讓見。他一聽,很生氣,也很害怕,說是給我們聯繫。

一會出來一個幹部模樣的人,我一看是那天我上訪看到的那個王科長。他一看我,氣得說不讓見,轉身走了。我們不走,又過了一會,我們地區的片警從裡面出來了,把我父親和其他功友放了,我愛人和另處兩名功友沒有放。

第二天我又要上訪,還沒等我走出家門愛人和其他兩名功友也無條件釋放了。那時他們已經五天沒吃沒喝了,只是人瘦了些,精神很好,身體也很好。接他們回來的警察也感到很吃驚,說大法弟子不是一般人,法輪功真神奇;他一頓飯不吃都餓得不行。

聽愛人說:功友在看守所裡面表現很好,不寫保證,一點也不配合邪惡。加上外面功友、家人的積極營救,大家形成一個整體剷除邪惡。這就是集體的力量。

二、正念的威力

1、清理邪惡利用孩子干擾,堅定的發正念

由於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小雲(化名)和女兒來到我家,她們母女二人8個月前從醫院正念走出後流離失所。三天前她的母親(指婆婆)也是大法弟子,在家中突然暈倒去世了。聽到消息,我覺得很吃驚,小雲說她母親流離失所後一直在資料點工作,她家就是資料點,法也在學,功也在煉,怎麼會突然去世了呢?漏出在哪裡呢?是什麼讓邪惡鑽了空子?」她無意中跟我講說:她母親有半年多沒發正念了。我問她:「你母親為什麼不發正念呢?」

她說:「一發正念小孩就狠勁哭,母親心疼孩子,另外也怕影響大家發正念,所以就不發了。」我問她:「小孩為什麼哭?」她說:「不知道,只要一發正念小孩就哭喊著要拉屎,等了半天也沒有拉,這時發正念的時間已經過了,每次都這樣。」

我對她說:「因為小孩小,在發正念前十分鐘你把一把她。到發正念的時候給她拿點東西玩。她要是再哭再鬧,你不要管她,那是邪惡利用親情干擾你發正念。」

從那以後,小孩每天發正念就專門哭鬧她,往她腿上坐,往她身上躺,一看不管她,一立掌馬上大哭、像瘋了一樣不讓她立掌,把手往下拉。她還不鬧別人,我睜眼正視她,她看都不敢看我。有一天,我在廚房做飯,一看快6點了,大家都在屋裡發正念,我心想把菜放好馬上就來,這時聽小孩她媽說去找姨姥(只是稱呼)去。小孩立即不哭了,來找我。當我放下手中的活發正念時,小孩又哭鬧著去找她媽。我問她,小孩一哭你為什麼就不發,或者發不下去了。她說:「我放不下孩子,怕孩子哭壞了身體」,她又說我媽媽也說:「你看看,家的人是被抓的抓(小孩的爸爸因講真象被非法判刑),死的死,你別再把這孩子也……」

找到了原因,我倆就在一起交流,我談自己的認識說:「你認為你發正念會害孩子嗎?你放不下孩子,你是為孩子好嗎?你也會害了她,你因為她而修不成,你認為她是做好事嗎?她是不是也有罪過啊,你母親不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嗎?前車之鑑啊!應該清醒了。」她似乎也明白了一些,就是心裡還一時放不下。通過一件小事,她明白了。有一天晚上,我們在一起發正念,孩子說她要睡覺,小雲對我說:「嬸你自己發吧!我哄孩子睡覺,省得影響大家休息。我也不好說什麼,大約哄了半個小時,一看小孩睡了,就跟我說:「嬸,咱們再發一會吧!」我說行。

剛說完,小孩馬上睡意全無,喊了聲我不睡了。小雲一看這下全明白了,就是干擾,就說:嬸,咱們繼續發正念。發完正念後,小雲對我說:「嬸,你說這孩子在我肚子裡就聽法,出生後跟著我到處學法、洪法,她是怎麼回事呢?我對她說:「師父不是說:世上的人都是為法來的嗎?」我想有來同化法的,也有破壞法的,這都是生命自己的選擇。這小孩出生咱家,也是緣份,得讓她同化法。我們大家一起幫助你,共同剷除背後的邪惡因素。這才是真正的為孩子好,愛孩子。小雲又把孩子帶到師父法像前,讓小孩對著師父法像說:「師父,我不破壞大法,要同化大法。」原來我們讓孩子說「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小孩就是不說,這回她說了。

就這樣經過兩三次清理,最後我們大家一起發正念時,通過孩子干擾的邪惡因素解體時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救命啊!」從那以後大家發正念,小孩再也沒有干擾過她媽發正念,有時還跟著發正念。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學法是多麼重要,一定要明白法理,師父在每次講法中都教導我們要「學好法,多學法」。只有學好法,才能更好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才能減少損失。我把這件事情講出來,就是想告訴同修們能引以為戒,真正的重視發正念。

2、「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

師父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在五年的風風雨雨中通過實踐我對師父的法理有了更深的認識。

2003年十六大前夕,我和往常一樣和愛人在家裡做講真象用的小冊子,突然外面傳來急促的敲門聲,我隨口問了句「誰?」他說:「開門吧,我是派出所的。」

我當時很鎮靜的說了句:「等一會,我穿件衣服」,同時告訴愛人,把冊子放好,不要放亂了,我去開門。

開門一看門外來了五個人,他們大步往屋裡走,我說:「你們就這樣進去了。」他一看說:「你家很乾淨,我把鞋換了。」說著順勢就坐下來了。有兩個街道主任站在門口,我笑著說:「你們也進來坐,我拿了兩把椅子,站客不好答對(方言)。」我也隨著坐下了,他們說:「這是新換片警,來你們家看看。」我問他們是每家都去,還是專上我家。他很乾脆的說:誰家都去。過一會一個警察又說:「你們原來不是煉法輪功嗎?我問你現在還煉不煉了?」

我說:「你問我這話干什麼?你還不如問我吃不吃飯。」他說:「你到底煉不煉了?」我說:「你說呢?」他不吱聲了。我又說:「我知道你來干什麼,我想我好、你好、大家都好,多好啊!」他又問我:「你愛人在家嗎?我說:「在家哪,正在休息呢?咱們不要打擾他了。」他說:「好吧,就走了。」

我向內找,他們為什麼周六來我家,原來我倆在做書的時候有一念,今天是休息日,邪惡不會來干擾,這一念不正。下午我們正在發正念,突然又有人來敲門,我愛人要去開門,我說:「不開,不管是誰也不能干擾發正念。」發完正念,我到樓下去打聽,原來片警上午沒有看到我愛人嚇壞了,怕我們上北京上訪。下午所長親自來了,新換的派出所人,我們都不認識。我們沒給他們開門,氣得他們用腳踢兩下門就走了。

五年來,我愛人和父親都是兩次被非法抓入拘留所,三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母親也是兩次被非法抓入拘留所,一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我來往於派出所、分局、公安局之間上訪、講真象。現在610頭子看到我之後跟我講:「我也管不了你了,你煉就煉吧!你能不能配合我們做點工作啊!」大法弟子當然不能配合他們干破壞大法的工作,這也是為了他們少犯罪、為了救度他們。

三、破除常人的觀念,講清真象

在五年來的講真象中,我遇到過各行各業的許多人,也碰到過幾次干擾,但由於當時沒有怕心,在師父的加持下,通過破除常人的觀念,講清真象,最後都是有驚無險。

1、由於光碟比較少,有的常人家中沒有電腦、VCD,所以光碟我都是面對面發給常人。我在發光碟時問他們家中有沒有電腦、VCD。這樣就保證了光碟大家都能看得到,但也有常人沒有電腦、VCD,可是家裡親朋好友有,他們也就要了一張。

記得有一次我騎車帶孩子冒雨在市場買菜,我一邊買菜一邊發光碟,我對賣魚的人說:你家中有沒有VCD?他說有,我說:「給你一張光碟拿回家看看,挺好的。」他用手接過去,剛想說:「謝謝,」這時在他旁邊站著一個男人說了話:「是不是法輪功的東西,給她、別要。你說你發它干什麼?我們開會讓抓你們呢?」那個賣魚的一聽,氣憤的把光碟還給我。我接過光碟對那人說:你說法輪功好不好?他說:「好」他又說:「我是××黨員。」

我說:「你不是一個好黨員,黨說有三大法寶,批評與自我批評,實事求事,走群眾路線、為人民服務(為了符合常人狀態而講)。這三樣你一樣也沒做到。」他臉一紅說:「快走吧。」旁邊的人說這個人看著挺好的。當然,我現在認識到我的這種說法是不恰當的,因為共產黨本來就是邪惡的,所謂的三大法寶本來就是騙人的招牌。

第二天,我又去那個市場找不讓我講真象的那個人,沒有看到他。又過了幾天,我又路過那裡,看到了那個人,我對他說:「你認識不認識我了,我是上次發光碟的那個人,今天特地來謝謝你,感謝你沒有抓我。」他說:「上邊開會了,說抓到發真象的有獎金,你要注意點。」我說:「謝謝。」他又說:「你們發東西我都看,挺好的。」

我也笑著說:「你了解真象了,可是你身邊賣魚的不一定了解真象,你不讓我給他光碟,這回我還找不到他了。他說:「他們在那邊賣呢。」我說:「那你有機會就給他講講吧!」

2、還有一次,我騎車回母親家,上坡路上有一個騎摩托車的大哥停下車一問路,我告訴了他。同時我從兜裡拿出一張光碟送給了他。他用手接過去後放進衣兜裡,然後他說:「你家在哪住?」

我一聽覺得不對勁,就對他說:「你問我這個干什麼?你這一問我還挺害怕的,你要不要就給我,朋友送的光碟,我家沒有VCD也看不了。我覺得咱們有緣才送給你。」他說:我看完後怎麼跟你聯繫?我一看這個人心術不正,就對他說:「不用聯繫,這是宣傳片。他又給我講了他來這裡的目地。

聽完我就走了。師父說:「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3、有一次,我到早市買菜,給賣菜的講真象,旁邊站著一個男人說「法輪大法好」,我說:「對,法輪大法就是好。」那人拿出手機說:「我給派出所打電話。」我笑著說:「我告訴你號碼。」他一聽就笑著把話題轉移了。

4、由於講真象一直做得很順利,自己不知不覺中起了歡喜心。有一天晚上在市場發傳單,給了一個買雜品的老人。一看老人挺忙,我放床位上就走了。他回頭一看是傳單,馬上大喊我站住,一邊追一邊喊,追上我之後氣呼呼的把傳單給我後走了。我一看整個市場的人仿佛都在看我,我笑著收起來。回家後,我向內找,怎麼會出現這個現象,是自己的什麼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我一想,剛才自己起了歡喜心,拿的真象傳單一會就一張一張發完了,而且都是面對面給的,到老人那是最後一張。

因為這個市場就在我家附近,很多人都認識我,也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想:「我要救度他,同時不能被邪惡的表面嚇住。同時用行動告訴市場其他人,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不怕他們知道,不管你支持還是反對。第二天下午,我利用空餘時間去找那位老人,從昨天回到家中到今天去找老人這段時間,我基本上整點都發正念,剷除操控老人的舊勢力黑手、爛鬼。我找到老人笑著對他說:「大爺,你怎麼生那麼大的氣呀!」

我又說:「我一向對老人是比較尊敬的,因為老人有一生中經驗的積累,過去老人講的話有許多都靈了。我不知道你對這個問題是怎麼個看法?你老給我講講,如果對,我會聽的(針對常人的執著講的)。」他一聽我這麼一說,就重複很多從電視中聽到謊言。他一邊說,我一邊發正念剷除操控他的舊勢力黑手、爛鬼。停下來後我跟他說:「大爺,你說法輪功不治病,可是我父母怎麼通過煉功身體都好了呢?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呢?他隨著說也有煉好的。說完後又後悔的說:「我跟你說這些干什麼?」說著連床位都不看了自己走了。

大夥看到他那個樣,都忍不住要笑。這時他旁邊賣東西的人說:「你走後我們大家都說他來的。」

有的人講真象,一講就能明白;而有的人受毒害深,加上害怕中共株連九族的迫害,再加上幾千年來形成的觀念,一次很難講明白,所以我們要慈悲他們,要堅持不懈的說明真象。

四、結語

通過幾年來的講真象,我體會到:講真象時心態一定要純淨,就是為了救度眾生,不要起任何心,在講真象的路上要先發正念,清除你所到之處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遇到突發事件,心一定要穩,不要怕,也不要動不好的念頭。當然這得有長期修煉的基礎。師父說:「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修煉是嚴肅的,一定要遵照師父的法去做,認真學好法,重視發正念,堅持不懈的講真象。

我用了4個多月的時間把《轉法輪》背了一遍,現在正準備背第二遍。師父新來的經文我一般都要背一背,短的一般都要背下來。我建議大家都能背一背法,心中有法,有法來指導,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為什麼而做是很重要的。其實師父在法中什麼都告訴我們了,怎麼樣講真象?應該什麼樣的心態?為什麼要講真象?舊勢力是什麼回事?它們是怎麼形成的?我們怎麼樣做才能剷除它們?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告訴我們了。

最後讓我們以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來共勉:「大法弟子的主體是在中國,那麼那裡的大法弟子應該做得更好,應該在教訓中更加理智、更加清醒,走得更正,應該叫更多的眾生得救,應該發揮大法弟子主體的作用。」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