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像的誕生

張崑崙

【正見網2005年05月20日】

點擊下載高精度圖片

我從小就酷愛藝術,而且一直想通過藝術來表達自己對真理的追求。1979年,我曾雕塑了一尊裸體少女手扶書卷在急流中靜思的雕像,意思是我要不受任何社會潮流、世俗觀念和政治偏見等的外界衝擊和影響,以少女般純真無邪的心靈去靜靜的思考和感受宇宙人生的真實意義到底是什麼?然而實際生活中並無法賦予這尊雕塑所表達的內涵。首先,靠人的肉眼凡胎,只能看到事物的表面;其二,靠僅幾十年的短暫的人生經歷,儘管加上一代代的經驗積累,但對於浩瀚莫測的宇宙和窮奧無比的生命來講,膚淺而片面的可憐,甚至是把謬誤作為經典指導著自己的行動。特別是在中國這個特殊的環境裡,謊言與欺騙充斥著每一個角落,邪惡的黨文化硬性灌輸著、浸泡毒化著,並被強行進行長期洗腦的中國人,誰都很難不帶觀念的去對事物思考和得出正確的認識。如在現在的中國,誰若敬仰神,就被視為無知和封建迷信,就會遭到批判、鄙視、打擊和迫害。共產邪黨無神論的教育,從中國人的心目中徹底的否定了神佛的真實存在,而使道德觀念急速的下滑著。

從小到老一直在共產邪靈的控制下,受著黨文化影響的我,看問題都是帶有色眼鏡的,哪裡還能找到真正的自我?哪裡還能用那純真的心去尋找宇宙真理?記得1989年我作為訪問學者去了加拿大,對一些青年學生、教授、學者去教堂虔誠的禮拜很不理解,認為那是愚昧無知,就問他們:「難道你們真的相信有上帝嗎?」 回答是:信就有,不信就沒有。我便以黨文化的思維方式得出一個錯誤的結論,認為他們所感受到的「有」,是迷信所造成的幻覺。

然而自1996年我修煉法輪功後,那博大精深的法理,解開了我對宇宙人生中所思考問題的所有鬱結,在修煉中那美妙殊勝的感受與體驗,已使自己時時都沐浴在幸福溫馨的佛光之中。

他能使無數的危重病人重獲新生。我的一個學生的哥哥得了無法治癒的綠菌病,走遍了中國幾個大城市的醫院都無法治療,就在等死的情況下,修煉了法輪功,不到三個月,變成了完全健康的人,醫生都感到神奇。對法輪功打壓一開始就把我學生的哥哥扣留起來,嚴密封鎖這樣的消息,不讓人知道。我的朋友馬貴林,得了淋巴癌,吃藥打針、電療、化療等所有方法都用上了,也無效, 最後骨瘦如柴,皮膚紫黑,頭髮脫光,也是在被醫院判了死刑的情況下修煉了法輪功。不到三個月,他也恢復成了強壯有力的健康人。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他能使一些一字不識的虔誠修煉者一夜之間就能通讀18萬字的《轉法輪》,因為修煉法輪功,和我一起被關在王村勞教所的一位學員的太太就是這種情況;他能使一些什麼辦法都無法教育好的犯罪青年變好。我因修煉法輪功被拘留一個月,和那些殺人犯、詐騙犯關押在一起,這些人只要放出去就是犯罪,因為他們以此為生。實踐證明靠共產邪黨的監獄是無法把人教育好的,然而當他們聽到了不失不得,善惡有報,生死輪迴等法理的時候,都後悔自己遇到法輪功太晚,要早聽到這樣的道理,他們絕不會犯罪被關到這裡。並表示一旦被釋放出去,也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有的已被宣判了死刑的犯人,說已無機會重做好人,要求將自己的器官捐給醫院,以彌補自己的罪過。

不管什麼人,只要接受了法輪功的理就會變成比好人更好的人。人都有佛性的一面和魔性的一面。當你克服了魔性的一面而發揚了佛性的一面時,他就會變成好人。當然這得靠大法的威力。如此等等,這一樁樁,一件件神奇無比的事實就擺在我的面前,我不能不正視他,也無法不相信他。這是非人的力量所能及。大法洪傳的佛恩浩蕩使我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神佛的真實存在。無比偉大的主佛正以慈悲的微笑迎接著,引導著那些善良的有緣人走向無限美好的未來。他正在慈悲的救度著整個的宇宙眾生。共產邪靈無神論的欺騙已被修煉後所得到的真知徹底粉碎。於是我便開始了對神佛的敬仰。我懷著無限崇敬的心情,塑造了這尊我心目中佛的形像。

作品是藝術家內心世界的真實流露,是全部修養的總體體現,他帶有作者的全部信息。所以只有作者道德觀念和人格的提高才能創作出好的作品,只有從作者靈魂深處生髮出來的藝術構思所形成的藝術作品,才能從靈魂深處引起觀眾的共鳴。我通過修煉法輪功,不斷的修去了自己在常人社會中長期形成的那些不好的思想,觀念,自私和偏執,我修出了真,修出了善,修出了忍,能寬容別人。一步步的返本歸真,顯露出了自己純真善良的先天本性,我的心才能慢慢的貼近那慈悲偉大而崇高的主佛,並在他的光輝沐浴下,化掉了內心的和外界的一切煩惱而盡享其樂。同時我也很想通過自己的藝術作品,將自己內心的感受和喜悅與大家分享。當然,我還是一個修煉中的人。我憑自己修煉出來的那點有限的思想境界,去表現那無限慈悲崇高光焰無際的主佛形像是遠遠不夠的。但是我相信我會塑造的越來越好,因為我在修煉中不停的提高著自己。

每件藝術品都在以自己不同的形式和內容形成不同的場,散發著不同的能量而影響著觀眾,或者受益,或者受害。我希望我做的這尊佛像雕塑,能將主佛的慈悲帶給觀眾。

添加新評論